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都市圣医 > 第1625章 杀光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两道刀气劈下。

几乎已经封堵了郭义所有的退路。

可是!

郭义又何须退路。他手指镇尺,迎着刘定山劈下的刀气而去。

“这子疯了?”

“竟然敢硬抗刘堂主的攻击,他莫不是疯了?”

“死定了。”

周围的黑衣人纷纷摇头,似乎已经看到了郭义最终的结局。同样,他们也为郭义最终的结局而感到惋惜。毕竟是一个绝世才,最强赋拥有者。如果就这样死了,那也实在太可惜了。

轰隆!

一声巨响。

摇地动,那一座山头在刘定山的这两道攻击之下,瞬间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开了,大片的山体滑坡,巨石滚落。仿佛是地震了一般。树木翻飞,百年老书也完整的从土壤里翻了出来,连根拔起。

尘土飞扬,骇人万千。

整座山头几乎都被人削平了,山头之上,一马平川。

“堂主果然厉害。”

“分神期实力果然惊动地,令人震惊。”

“是啊,刘堂主之力确实很牛逼啊。”

虽然知道刘堂主乃是分神期的境界,但是,当他们真正见识到了分神期的大修士出手,他们才发现分神期比之化神境确实强大太多太多了。

难怪有人,越往后,实力的增加乃是呈现几何基数增加。

越往后,战斗力也是出现爆表一般的数量往上增加。

人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几乎没有任何抗衡的能力。

刘定山悬空而立,手持幽黑钢刀。双目俯视着被自己毁掉的山头,他冷冷的望着这一幕,道:“这一下,你领会到了什么叫强者不可辱吧?”

风吹过,尘土飞扬。

任凭风吹雨打,却也洗不掉这一座山头的尘土飞扬。阳光肆意洒落,郭义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定山脸上露出一抹冷漠的笑容:“莫是你,就算是你背后的高人,我也一样杀之。”

凭借着一把玄铁刀,一套称心如意的刀法。刘定山硬生生的在道宫之中成为了人人尊之的堂主。可想而知,刘定山的实力确实还算不错。

分神期的境界,能够达到这境界,何人能敌?

就在刘定山准备离开的时候。

头顶上一个声音不大不:“抱歉,让你失望了。”

咯噔!

刘定山内心一震,他抬头朝着头顶上望去。没想到,头顶上竟然是郭义。刘定山吓得脸色都白了。

郭义距离自己仅有十米不到的距离,如果刚刚郭义趁机下手,也许死的恐怕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刘定山脸色都沉下去了。他整个人目瞪口呆,瞠目结舌。

“你……你竟然没死?”刘定山一脸惊愕。

“我了,让你失望了。”郭义浅浅一笑,竟然有一个浅浅的梨危阳光下,更是帅得令人仰望。

刘定山咬牙:“没想到竟然让你逃脱了。”

刘定山缓缓举起了手中的玄铁刀。

“别费力气了。”郭义轻蔑一笑,道:“就凭你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放肆!”刘定山怒吼一声。

唰!

钢刀如游龙浮在半空,刹那间,那一把钢刀猛然劈落下来。无数刀气从三面落下。

“这就是刘堂主的绝招吗?”

“没错,这就是狂风刀。”

“完全封住了对方的退路,必死无疑了。”

数名黑衣人立于不远处围观。

狂风刀!

刀如其名,刀法如风,刀气凌然。一波接着一波。

郭义脸上冷漠一笑,然后道:“执意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手持镇尺。

一尺定乾坤。

咚!

一声闷响,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晴之中仿佛响起了一道惊雷。

接着,一道看不见,摸不着的巨大手掌从拍落。

所谓的狂风刀,所谓的分神期境界在镇尺面前都如同草木一般。

“不!”刘定山大惊。

人从半空之中重重的摔下去,他的双手在半空之中挣扎,似乎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

最终,身体从半空之中重重的摔了下去。

但是,这还没结束。

一把巨大的铁尺从而降,镇尺已经超出了尺子的范畴,而是化身成为了一块巨大无比的外陨石,朝着刘定山砸了下去。

轰隆!

镇尺落下,山头顿时被削了几十米。这一座山的海拔高度瞬间降低了许多。

“我的啊,好恐怖的力量。”

“这……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太瞧这子了。”

不远处,几名黑衣人沉着脸色。

此时,一名黑衣人开口道:“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今若不斩杀此子,回去如何交差?”

“是!”数名黑衣人绕道背后,一拥而上。

郭义凌空而立,背对着几人:“为何总有人要飞蛾扑火,找死呢?”

数名黑衣人已经展开了围攻,数人拉开了一条攻击线。

“杀!”数人怒吼。

他们各持武器,手中握着一把钢刀,齐刷刷的斩了下去。

刘定山以一人之力便可以施展狂风刀。

这些人凭借联合的力量却也不及刘定山十分之一的力量。

郭义缓缓转身,冰冷的望着他们。

这些人已经感觉到了郭义眼神中的冰冷和杀戮。但是,事已至此不得不拼。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所值。

郭义轻蔑一笑。

右手陡然朝着虚空之中抓了过去。

四周的气流猛然朝着郭义涌了过去,接着,郭义手中抓着一把强大的剑气。

“剑斩八方!”郭义冷笑一声。

轰隆隆!

一道逆的剑气从儿落。

“那是什么?”

“看起来好像是……”

“不,快逃!”

黑衣人大惊失色。

等他们反应过来,一切已经晚了。那一道澎湃的剑气从儿落,瞬间就把对方劈成了无数瓣。六七个黑衣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死去。鲜血洒落一地,碎尸落下,鲜血刺激着方圆十里范围内的野兽。

一场斗争,尽数死去。

刘定山身为道宫的堂主,下落不明。而这些午门的弟子全部死光,无一生还。

郭义浮空而立,背负双手,远远的望着边。衣衫干干净净,没有丝毫尘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