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646章 得意忘形的太子,不会说话的程三郎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646章 得意忘形的太子,不会说话的程三郎

于志宁朝着程处弼拱了拱手,快步而去,脸色黑得怕人。

“简直厚颜无耻之尤,”

这么不要脸的实诚人,这辈子也就见过两位。

一位是当爹的程咬金,一个是当儿子的程处弼,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长孙家庆前几日,自己主动辞去了太子侍读一职,于志宁正为东宫里边少了一根搅屎棍才刚松了口气。

结果没有想到,这根更粗更结实的搅屎棍就杵在跟前晃晃悠悠,更特么的令人糟心。

等于志宁行远,一干左内率的精锐们,甚至那些宦官、宫女都不约而同地朝着程处弼一礼。

虽然不说话,但是他们那一张张满是敬佩的笑脸,足以说明一切。

宁忠这个时候掀开了门帘,鬼鬼祟祟地探出了头来,看到于志宁已然大步远去。

这才凑到了程处弼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朝着这位吼声如雷的程三郎恭敬一礼。

“殿下请将军入殿一述。”

#####

程处弼入殿,就看到那道悬挂的竹帘尚在,不过李承乾这位太子殿下却没个正形地歪着身子。

从帘侧探出身子来冲自己频频招手。“处弼兄,快快过来。”

程处弼一扭头,就看到宁忠正在指使着那些小宦官将殿门关上,防止有人不告而入。

程处弼这才快步来到了帘后,李承乾就乐着咧开了嘴,朝着程处弼翘起地大拇指。

“痛快,多谢兄台,给小弟出了口气。”

“殿下说的什么话,臣不过是尽自己臣下的本份。”程处弼表情很是一本正经地道。

已经悄然行来的宁忠暗暗撇嘴,老实地站到了太子身后。

这话让李承乾差点笑出声来。“也罢,兄台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不过,孤有些担心,那孔常侍乃是父皇身边信重的臣子,昔日的秦王府十八学士。”

看着太子殿下忧心忡忡的模样,说不感动是假的,不过程处弼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一下。

“殿下,他们是陛下的重臣又如何?您可是陛下的血脉,陛下与皇后所生的嫡长子,是大唐的储君。”

看着太子殿下那张纠结的脸,程处弼轻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开了口。

“有些话,本不该是臣子可以说的,不过好在殿下你把我当成朋友,所以我就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难道您与陛下的关系,还不如陛下与臣子的关系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定跟殿下你没有经常性的与陛下沟通有莫大的干系。”

“关系是相处出来的,就像陛下跟娘娘关系为什么那么好,还不是因为天天呆在一起?”

“而殿下你深居东宫,除了平日常例的参见之外,几乎再没有与陛下沟通的机会。”

“还请殿下谨记,多往陛下那里,和娘娘那里走动才好。”

而不是成日看着那几个臣子,在跟前上窜下跳还得陪笑脸,这样的太子,当得程处弼都替他憋屈。

“多谢处弼兄提点,我,我只是不太擅与跟我父皇交道。”

“不擅长没关系,陪陪你父皇吃个饭,常常去走动走动。

哪怕是装着自己书法不好,请你爹多指点指点你也行啊……”

李承乾呆呆地看着跟前唾沫星子横飞的程处弼,而耳朵支愣着,认真地倾听着程处弼的每一句话。

或许程处弼说得有些乱七八糟的,但是至少他说的不错,自己若是一味地因为畏惧父皇的威仪。

而不愿意与父皇多多交流沟通,父子之间,的确会渐显生份的。

李承乾不是傻子,甚至可以说是李叔叔的一帮儿子之中,颇为聪慧的。

只是,被那帮子叽叽歪歪的偏执文臣,只告诉他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

却根本没有站在太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去体会李承乾内心的需求。

直到程处弼口干舌燥地住口,李承乾示意宁忠给程处弼端上了一碗茶汤之后。

等到宁忠退开,这才朝着程处弼认真地道。“孤很高兴。”

“你高兴就好,不过话说回来,你高兴啥?”程处弼吸溜了一口茶汤之后,好奇地问道。

李承乾半天才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果然,程三郎还是那个程三郎。

想必刚刚怒怼孔颖达那一幕,必定是他义愤填膺之下超常发挥才对。

咦,好像还真是,据传,程三郎那两首必定能流芳百世的佳作,皆是因为生气着恼而超常发挥的结果。

程处弼就看到李承乾端坐着,朝着自己正色一礼。

“你是孤之挚友,孤此生,定不相负。”

程处弼赶紧起身,朝着李承乾郑重一礼。

“殿下以诚待臣,臣焉能不以肝胆相照。”

两人相视,旋及不约而同地大笑出声来,看得一旁的宁忠不无羡慕。

他深知,怕是如今,这位程三郎在太子殿下的心目中,比起东宫诸多属臣而言,份量更重。

不过话说回来,这位程三郎虽然颇能闹腾,可好歹他是站在太子殿下这一边的。

不像之前那位刚刚辞出东宫的长孙家庆,那家伙,简直就是个专门坑太子的玩意,不是个东西。

#####

武媚安静地侍立于立政殿内,听到了遂安夫人的禀告,得知程三郎居然在东宫狠狠地怼了散骑常侍孔颖达一顿。

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不过,听遂安夫人的意思。

那位孔常侍也着实在太子殿下跟前也显得过于无礼,以程三郎的暴脾气,他要不吱声,还真说不过去。

“奴婢终究是女子,实在不好入内相劝,所以特来禀告娘娘,望娘娘能够知晓个中情由。”

长孙皇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保持着矜持的笑容微微颔首。“”

“那奴婢就先告退了……”遂安夫人恭敬地深施了一礼,这才退下。

长孙皇后轻抚着额头,方才遂安夫人那番话,着实让长孙皇后心生不悦。

不悦的对象,自然不是太子,而是孔颖达,没想到,被夫君委以重任。

期望他们能够好好地教导太子,结果,居然将太子如幼儿一般肆意训斥。

这实在是有些不像话。

一思及此,长孙皇后缓缓立身而起。“来人,将那熬煮好的菊花茶带上,随本宫去一趟甘露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