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都市 > 金融弟国 > 第二百零八章 可以开灯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二百零八章 可以开灯

香姐姐也不知为何一定要验出野妹子的清白,这下可把新姐夫吓坏了,香姐姐的话音落地,新姐夫就头疼的低呵道,“开什么灯?还嫌动静闹得不够大吗?如果你们还有火,那就冲我发好了。”

“什么冲你发?”野妹子有点玩味的看向新姐夫,“俺这可是清清白白的纯火,你老是躲着我,让俺往哪发?”

顾不上羞涩的野妹子直接露骨的说出来了。

闻言,新姐夫暗暗一笑,“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有什么邪火可以做假的。”

“什么?又做假的?”

野妹子是第2次听到这个意思了,她最讨厌麻烦过多让人欲罢不能的了,她是干脆利索的性格,要做就做真的,绝对不会折中,做什么麸皮瘙痒的假的。

“俺不会!”

野妹子赌气似地回答着。

野妹子之所以说不会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一来是说明自己以前洁身自好,没有被污染;二来是说明自己爱恨分明不肯屈服折中;当然狡猾的野妹子也没有把话全部说死,肯定还有隐藏的第三种意思,那就是,俺虽然不会,但如果有人肯教俺或做示范,那也是可以看情况再决定的,俺说的是不会并没有说不做,毕竟现在是处于竞争阶段,且自己确实需要一场真戏假作来解决难以扑灭的饥渴。

果不其然,野妹子的话音刚落,香姐姐就迫不及待的出声了,“你不会,俺会。”

香姐姐主动的出击着,虽然只有短短的5个字,但内涵丰富,意味深长,同样也有三层意思。

一是说明自己没做过真的,只会做假的;二是说明自己以前做的都是假的,只是现在争宠才勉强重复的;当然也有第三层的潜台词,那就是你不会就别做,这可是你说的,如果我们做了,你可千万别后悔。

听着香甜组合不同的回答,新姐夫觉得效果和潜台词都差不多,甜妹子虽然信誓旦旦的抛出俺不会这句台词,但是侧重的是赌气,并没有说自己不去做。

香妹子的台词虽然相反,但侧重点却是自己不仅懂技巧且一定做,既然殊途同归,那她们的问题就好解决了。

新姐夫一阵窃喜,终于可以在女主人的闺房和眼皮子底下享受一王二后的假动作了。

新姐夫等了半天也没见香甜组合有丝毫的动静,特别是甜妹子光说不会,也没见她真的下来过,仍旧斗气似的霸骑着。

既然甜妹子没有让贤的意思,那香姐姐就是想做也无从下手,只好这样不冷不热地僵持着。眼看着被窝越来越凉,她们的关系也越来越僵,新姐夫觉得自己再不开口,别说刺激了,非得冻感冒不可,拿定了主意,新姐夫勉为其难的出声道,“都别愣着了,一起来吧……”

野妹子等的就是这句话,又扭捏的撒娇道,“都说过不会了,还来什么来?”

野妹子的语气明显柔和了许多,说着的同时也从新姐夫身上慢慢的下来,躺回了原来的一侧,给香姐姐腾战场。

感受到野妹子的顺坡下驴,新姐夫不禁心里一喜,终于化解你们的隔阂了,这就对了,你方唱罢她登场,是时候轮到香妹子指导了,“你不会可以跟姐姐学。”

新姐夫不失时机的接着野妹子的话茬,一来是认可野妹子的任性,鼓励她待会再做;二来是暗示香妹妹障碍已扫清,可以开始表演了;当然也有第三层的龌龊,终于可以坦然的享受近乎变态的快感了。

香妹子听到新姐夫点了自己的将,一阵得意:甜小样,跟我斗,你还嫩点儿,就你那三脚猫的几下子只能算是入门级别的,老姐我在超市当着大庭广众的面都能作假的,更何况是三个人的被窝?

香姐姐没有太多的犹豫和细节,新姐夫的话音落地,她就慢慢的退掉了……悄悄的坐上去了。

女人的道具都差不多,就看谁能真戏假做了,野妹子好奇的回过身来,仔细的观摩倾听,感受着香姐姐和新姐夫的每一个细节……

“切!这有什么好学的,你看我的!”忍无可忍的野妹子,也不顾香姐姐的不满和侧目,开始硬上了,反正天黑,香姐姐瞅了也是白瞅。

香姐姐猛的被推下浪尖,正想发作,新姐夫的咸猪手就到了,他安慰似的拍打着香妹妹的瓷臀,那种让她不要再计较的暗示别提多明显了。

香妹妹知趣似的躺回新姐夫的身边,不服的在新姐夫耳边埋怨到,“你就会惯着她欺负我!”声音虽然极低,但敏感的野妹子还是一字不落的听到了,一时间动作更粗暴了,仿佛在故意地炫耀着什么似的。

愉快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不多会香甜组合就轮番达到了她们想要的效果……

眼看着一主二仆的游戏就差他这个金强不倒了,新姐夫的心里开始着急了,忍不住的出声道,“香妹妹甜妹妹,这回该轮到我了吧。”

谁知,等了半天也听不到什么动静,更别提有人接话茬了,新姐夫暗叫了声不好,这是要过河拆桥的节奏啊,紧接着新姐夫又动了动腰身,迫切的想用肢体语言提醒她们该起来干活了,可是,顾涌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一个人是活的。

香甜组合像八爪鱼似的贪婪的趴在新姐夫的上下半身,根本没心思听新姐夫的呼唤,更别提起来工作的意思了。

新姐夫不服,继续拼命的用腰部的力量颠抖着身上的妖精,企图唤醒她们的良知,把剩下的美事给做完了,终于率先反应过来的野妹子不耐烦了,“新姐夫,你搞什么搞?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野妹子眯缝着满足的粉眼,口水多长的轻嚷道。

她明知新姐夫余火焚身,故意装死不理的,当然也不是真的不理,她只是想在极乐世界里多待一会儿罢了。

其实有她这种想法的何止是野妹子一个人,现在的香姐姐也从云里雾里的意境中醒来了,虽然有了反应,但她的身体却并没有任何的调整,还是和野妹子一样贪婪的趴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