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百炼飞升录 > 第五千七百一十二章 冲突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五千七百一十二章 冲突

磐黄城阻拦修士进入,对秦凤鸣而言,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以接受之事。以阵法立族的乌燕族,此种盛会自然会有极多修士前来参加。

看到许多身穿乌燕族服饰的修士也被阻拦,秦凤鸣知晓面前两名聚合修士所言并非只是针对他们二人。

秦凤鸣并不想招惹事端,但李筱笛却不会有什么顾忌。

当初秦凤鸣只是看了一眼他修炼,便要与秦凤鸣大打出手,生死相斗,足可知晓这少年行事全凭自己心意。

见到少年双目怒意显现,秦凤鸣立即挥手,制止了少年发作。

因为秦凤鸣已经神识扫视到了远处一队修士激射而至,那队修士,竟然无一不是玄灵之境存在。

听到秦凤鸣传音,李筱笛立即也注意到了前来修士,身形一闪,便与秦凤鸣一同退避到了一处所在,目光看视向肆无忌惮飞遁而至的数人,不再多言。

这一队修士,有七人,五男两女。

七饶队伍虽然不算大,可是其中竟然有三名玄灵初期,两名玄灵中期修士,剩余两人,更是一个玄灵后期,一个玄灵顶峰。

如此一波修士,无论去到哪里,都无疑会是备受瞩目的存在。

最是让秦凤鸣有心看热闹得是,这一波修士见到城门处众人排队,竟然根本没有停留,直接飞跃过了排队的数十名修士,飞遁向了城门入口。

似乎七人根本就没有在意驻守城门的众修士。

而本来拦截秦凤鸣二饶两名聚合修士,见到七人如此模样行事,表情明显显露出了怒意。

二人虽然只是聚合之境,可是在这磐黄城城门所在,二人明显是现场负责之人。因为剩余修士,均都只是化婴之境修士。

二人身为驻守之人,自然可以凭借城门处的禁制,探查到来修士具体修为。故此才直接来到秦凤鸣二人近前,亲自言一番。

此时见到七人如此肆无忌惮的不守规矩闯关,二人哪里能够不怒。

只是让秦凤鸣与李筱笛微是诧异得是,两名聚合修士明显已经有了怒意显现,但二人站立当场,并未上前去阻拦那七名修士。而是站立不动,看着那七名修士直接向着城门之内飞遁而去。

其他驻守的化婴修士见到七人来势汹汹的而至,竟也没有人上前阻拦。

就在秦凤鸣微是诧异之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出现在了面前。

就见七名修士在一名为首女修带领下直接飞遁向高大城门,将要进入城门之时,忽然七人猛然好像被无形罩壁阻拦了一般,忽地停滞下了飞遁身躯。

停顿只是瞬间,接着就见七道身影好像被抛飞出去的沙包,以一种很是急速的速度击飞而出,一闪便远离了城门。

“咦,那城门之上的禁制,竟然有一股可以禁锢我等法力的强大功效存在,那七人竟然没有丝毫反应,便像被抛死狗一般抛飞了。”

就在七人被抛飞而出同时,李筱笛口中已经惊咦出声

他话语的很是清晰,身在城门前的众人,可以听的清清楚楚。

见到此种情形显现,秦凤鸣心中立即恍然。难怪偌大的磐黄城,城门处只有两名聚合修士为首驻守,原来这城门所在有强大禁制存在,就是玄灵顶峰之人都无法轻易硬闯而过。

“我磐黄城有严令,要想进入磐黄城,需要有令牌,没有令牌之人,是无法通过城门禁制阻拦的。几位前辈要想进入我磐黄城,还请先去申请令牌为好。”

两名聚合修士转身,看向被抛飞而出的七名修士,表情淡定的开口道。

“哼,你们可知我们是何人?我们乃是云火涧之人。我等就是去到波月城,也从未领过什么令牌。速速开启城门,让我等过去,否则定然让你等好看。

七名修士身形激闪之中,纷纷施展各自术法将身躯稳定。同时一声惊怒之声传递而出。

话的是一名四十多岁年纪的玄灵中期男修。

其他六人,稳定身形之后虽然表情各异,但脸上显露怒意的,只有那名当先而行的三十多岁玄灵后期女修。

那位玄灵顶峰的老者表情依旧平静,似乎刚才被禁制抛飞,对他并未有什么心境上的影响。

“难怪这些人如醋气十足,原来是云火涧之人。”听到那名修士话语,李筱笛微是一怔,口中喃喃出声道。

“云火涧难道有一位大乘修士不成?”秦凤鸣心中一动,口中随之问道。

“不错,云火涧主人名为云火老祖,乃是万多年前刚刚进阶大乘之人。他也是乌燕族之人,是乌燕族近数十万年内唯一进阶大乘之人。”

李筱笛听到秦凤鸣疑问,立即出声解释道。

他身为玄宇界域修士,自然对玄宇界域中的情形了解。虽然未必见过云火老祖,但肯定听闻过。

乌燕族,乃是以阵法禁制立族的种族,虽然在玄宇界域之中是一个大族,有无数族人,族中玄灵之境修士不少,但能够进阶到大乘之人,自然也是寥寥。

这几名修士竟然与一位大乘有关系,难怪如此目空无人。

秦凤鸣与李筱笛站立当场,脸上均都显现淡淡笑意,一副看热闹神色。同时李筱笛目光深处,更是有一些冷笑之意显露。

乌燕族的一位大乘门下来到磐黄城,如果磐黄城胆敢让其进入,他自然也不会遵照要求前去申请令牌了。

“凭令牌进入,乃是我磐黄城无数万年来就有的规矩,也是磐黄城禁制固有功效。就算是族老到来,也没有权利将之更改,只要有令牌,就可进入,没有令牌,是谁也没有办法让几位前辈进入磐黄城的。”

就在李筱笛心中冷笑刚起之时,两名聚合修士已然冲那七名玄灵修士躬身施礼,口中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听到此名修士言,李筱笛表情微是一怔。秦凤鸣却没有任何异样显露。

这一结果,早就在他意料之郑这磐黄城禁制不简单,并非是哪位修士操控的,而是自行在运转。

看着几名手持令牌修士毫无阻碍的走进城门之中,秦凤鸣更是确信,这城门处的禁制,只有与之匹配的禁制令牌才能通过。

“骆仙子,既然是磐黄城自古就有的规矩,我们就去申请几面令牌再进城不迟。”玄灵顶峰老者听闻,口中淡淡开口道。

“师姐,先前那辈竟敢辱骂我等,我们就算要去申请令牌,也要先将那辈灭杀才可。”

然而不等那名表情冷傲的女修开口,先前那名玄灵中期的修士再次开口道。

他们口中着,身躯已经转向了秦凤鸣与李筱笛,双目怒火喷涌,紧紧锁定在了李筱笛身躯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