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小说网!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小说网 > N次元 > 殇神舞 > 第222章 搅局者116 觉得不太对啊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222章 搅局者116 觉得不太对啊

疯婆子按照屠魃的要求敞开神魂,毫不设防,任由屠魃施法将意念进入到她的魂魄之中,占据了她的思想,让屠魃能够洞察她的一切思虑活动,郑重念出誓约。

从此刻开始,她的灵魂正式成为了一个屠魃的附庸,可以被屠魃任意控制。

精神态誓约完成,屠魃并没有马上收回自己的意念,而是沉稳地看向疯婆子,脸上露出微笑,从容说道:“你该知道,从今以后,你已经无法脱离我意识的掌控。所以,我现在要对你说一些话。”

“请讲。”疯婆子道。

“我要你立下精神态誓约,并不是为了奴役你。你该明白,人族并没有那么恶毒,如果你不立这个誓,我是无法彻底信任你的,也就无法带你离开这里。你的爱人是人族,所以,你该了解我的想法吧?”屠魃问道。

“当然,老奴深深理解您,对于我这样一个神灵,您必须要能够完全掌控,不然怎会安心让我时时跟随左右?”疯婆子道。

“现在可以配合我了吧?”屠魃道。

“自然,请尽管吩咐。”疯婆子道。

“好,炼化了这么久,你也该看出来,我是在以纯元演化符文变化,来对抗‘老宰’的炼化之力,你现在先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风系符文,以及这些符文的铰接方式演化给我,助我对抗炼化。”

“是。”疯婆子立时便将自己所知一切风系符文整理一番,以神念一一演化给屠魃,各种奇妙的组合、铰接、演变,在屠魃脑海中被重新认识,被深深地理解记忆着。

屠魃的内心是极为震撼的,这一次学到风系的基本符文,不仅仅是让他走近了一个新的功法领域,而是犹如为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让他跳出了之前对神通和功法的理解。

所谓五行生克,并非物质演变的终极,只是一个大的划分,是方便人去认识世界的一个模型,是便于人去理解这世界的一个高度概括的概念。而真实的世界,出自阴阳,化于五行,显之八卦,演为万物,千变万化。

五行之道,若然可以高度概括世间一切的生克变化,但在于神通的运用上,还有着五行之外更加丰富的道法。八卦之中,就包含着巽风、兑泽、震雷、艮山等道法的演变之道,极为艰深奥妙。屠魃如同发现了一个宝藏,沉浸其中,孜孜不倦地参研起来。

屠魃用一道分神和疯婆子两个用神念沟通着,交流着关于风系符文的理解,而同时屠魃还在利用着炼化之力进行锻体。锻体,已经二十余次了,每一次都是深入经脉、透入骨髓的重塑和锤炼,如今屠魃的肌体,早就超出了学自龙靖公子《真龙吟》当中所言的龙骨十锻的境界,有时屠魃自己都在怀疑,这一副血肉之躯,能不能当神金用?

“小依然所说的那些,你现在知道真假吧?”屠魃想起一个问题,以疯婆子在认主一事上的对答,头脑很是清楚,至少刚才这一段时间思想是很明白、很有条理的,那么之前关于小依然所说的那些胡编乱造的记忆,她是怎么想的?

“自然知道,当时老奴就知道不是真的,但老奴却愿意骗自己相信,因为唯有那样,可以让心灵有片刻的安慰。哪怕是回忆起最痛苦的过往,哪怕是触及到最伤心的回忆,也让我找到一丝跟那段历程的牵连。真的,假的,反倒没那么重要。活的,不过是意念,即便是假的,对我也很珍贵。所以,对于小依然,老奴半点不怨恨,反而很愿意接受。哪怕明知她是假的女儿。”疯婆子从容道。

“嗯,你这样想,我就放心了。小依然其实对你很好的,一直都要我帮你,怕我害你,很是维护你的。我也不想对你说些虚的,未来跟着我,我必不会薄待你。你的夫家是人族,那么,我人族自然要维护你。日后我待你和他们几个不一样,他们,只是奴。而对你,将以朋友之道相待。今日之事,你没有怨恨心就好。跟我聊聊对面那老头子吧,哑眼雷神,我要想办法收了他。”屠魃开门见山道。

疯婆子捋了捋那一头白发,看向远处那呆立的盲眼老叟,想了想道:“这也是个苦命的,在外人看来,我们俩是仇敌,但其实那些都是表象,不会有人能理解。我们其实是朋友,我和他同级,打他也不能算作挑战,所以没有半点矛盾。跟他打过上百次,其实都是在帮他。”

“帮他?”

“对,他和我颇有渊源,以后我详细讲给您听。其实,他进入这里其实是追随我来的,他的眼睛也是因我而盲的。我曾经和他开玩笑说过,我若能帮他从八极境再提升一个境界,那么以后我便不用被炼魂了。到时候,我每一世都去挑战他,而他每次绝不可能真的跟我打,这样一来,赢的,永远是我。只可惜,太难了。”疯婆子缓缓言道。

“你要帮他什么?难在那里?”屠魃问道。

“八极境是个极难跨越的领域,所谓八极,要参悟的是宇宙空间之道,到了这个层次,已经没有任何功法典籍能够指导,全凭个人的感悟和理解,空间道,妙不可言,也难于表述。主人,就算我诚心想把自己的所悟讲给您,也无法说的出来。这种感悟,无法用语言描述。有无数顶尖大神终生止步于此,难以超越。所以,神界也将八极境称作止境。”

“我和哑眼的厮杀,是想通过极限的战斗来参悟道法,并非外人眼中所见的那样,但这事外人很难理解,我们也不屑于解释。哑眼的眼疾对他参悟空间之道影响很大。八极境所参的空间道,虽无典籍可借鉴,但自古就是有描述的:须借云间悟空道、登高一跃向凌霄,咫尺之间虚空步,倏忽远去已遥遥。”

“所以,八极境所参的空间之道极为玄妙,可用于战斗中的空间传送、瞬移,可以实现空间的营造、割裂、禁锢等等妙用,若是真能参透,便超越了八极境,进入天道境,那就是真正的仙境了,那是一个更为玄奇的道法境界,据说是属于时间之道。”

“八极境参透了空间,而天道境再领悟了时间之道,那时便彻底脱离了时空的束缚,即所谓的‘得大自在’,无生无死,无处不在,传说中上古天帝对于天道境的描述是‘诸天万界非玄奥,时光漫闪得其妙。苍茫天地一念去,斗转星移万古消。’”

“这意思是说,突破了八极境进入天道境可以从此超脱生死。对我们来说,也意味着有可能破解这恼人的冥狱空间。不过天道境自古以来就没有几位,真有的,都只是传说中,我辈也见不到。”

“哑眼是我那一代神灵中的佼佼者,公认的武道奇才,所以我和他对于突破八极境,还是存有一丝奢望的。我对他的攻击,都是在帮他参悟,他曾说,生死之间的一瞬,能带来极深的领悟。那一瞬,抵得过万载的参研,那一瞬最能触摸到时间的真谛。据他说,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了那个境界,但似乎与那个境界总是隔了一层模糊的纸,就是这一层纸,可能永远无法突破。”

“我打过他无数次,就是利用冥狱能够死而复生的便利条件,帮他参研这一层模糊的纸。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再打了,据他说,似乎在参悟中触摸到了什么,已经有上百世了,他都不战斗,就只是这么呆呆地冥想。”

疯婆子将自己和哑眼的底细详细说了出来,看向了远处正在发呆的哑眼。

听着疯婆子讲述这些奇异的境界,屠魃怦然心动,想象着那些神奇,那打破空间的羁绊,那超越时间的束缚,那无生无死的大自在,都让他遐思无限。

“好了,那就先不多说了,你来帮我想想,如何才能收了他。现在,听我的,开始装死。”屠魃道。

“装死?”

“嗯,装作被炼死了神魂,我要骗些魂元。开始吧。”屠魃命令道。

——————————

果然,一切照旧,疯婆子装死,“老宰”输出魂元。这一次,屠魃将神元视线延伸向上方,一直向那轮圆月探去。

经过了二十多世来用魂元的不断滋养,如今屠魃的魂魄极为强大,魂力更是突飞猛进,按他自己的估计,就算是疯婆子这样的八极境高手修炼上万年,也远远没有自己如今的魂力强大。之前和疯婆子战斗的时候,屠魃就以神元之演中的迷魂术迷惑了她一下,疯婆子觉得恍惚了一下,但因为修为相差太过悬枢,并没有能彻底将她迷惑住。但即便如此,也是令疯婆子极为忌惮,相差如此多的境界,竟然还会被屠魃迷惑了一下,可见屠魃的魂力之强。所以她后来才感叹说屠魃竟然还研究过精神类的神通,那是真心的认可。

魂力强大的好处是无论思想意识的速度,还是神念传递的速度,都变得神速。尤其是对神元和纯元的控制,更是极为敏捷、精微。

此刻屠魃一个意念所至,神元视线再不像之前那样缓缓升起,而是如同一道光线一般,瞬发而至,来到月表,并且极为轻微地触及到表层。之前屠魃已经试验过多次,这样的做法并不会被“老宰”发现,并且可以更加清楚的探听“老宰”的声音。

“哎!”一声长长的叹息,老宰的声音响起,充满了无奈、烦闷:“又死了?最近这是怎么了?这可都是神啊,什么时候都变得这么脆弱了?”

屠魃之所以一边收取魂元,一边来偷听,就是因为发现了“老宰”喜欢自言自语的这个毛病,想着要多探听一下他的想法,或者发现一些有用的消息。

疯婆子按屠魃的命令装死,一动不动。屠魃则打开早已备好的巫灵界,一边大肆吸纳那滋润灵魂的琼浆,一边继续窃听“老宰”的絮絮叨叨。

“这么短时间,都用去一半了,这才二十世啊,再这么下去,不会耗尽了吧?”

“是不是大阵上哪出了问题?”

“不行啊,再这么下去可不行啊!没了魂元,又要杀死一些神灵,长此以往,这些个破神都死了,我还玩儿什么?那我不是就......就......就孤寂了吗?那特莫不是和死了一样?”

“不行,不太对啊!?要下去查查看,看看哪里不对。”

——————————

疯婆子按照屠魃的要求敞开神魂,毫不设防,任由屠魃施法将意念进入到她的魂魄之中,占据了她的思想,让屠魃能够洞察她的一切思虑活动,郑重念出誓约。

从此刻开始,她的灵魂正式成为了一个屠魃的附庸,可以被屠魃任意控制。

精神态誓约完成,屠魃并没有马上收回自己的意念,而是沉稳地看向疯婆子,脸上露出微笑,从容说道:“你该知道,从今以后,你已经无法脱离我意识的掌控。所以,我现在要对你说一些话。”

“请讲。”疯婆子道。

“我要你立下精神态誓约,并不是为了奴役你。你该明白,人族并没有那么恶毒,如果你不立这个誓,我是无法彻底信任你的,也就无法带你离开这里。你的爱人是人族,所以,你该了解我的想法吧?”屠魃问道。

“当然,老奴深深理解您,对于我这样一个神灵,您必须要能够完全掌控,不然怎会安心让我时时跟随左右?”疯婆子道。

“现在可以配合我了吧?”屠魃道。

“自然,请尽管吩咐。”疯婆子道。

“好,炼化了这么久,你也该看出来,我是在以纯元演化符文变化,来对抗‘老宰’的炼化之力,你现在先将你所知道的一切风系符文,以及这些符文的铰接方式演化给我,助我对抗炼化。”

“是。”疯婆子立时便将自己所知一切风系符文整理一番,以神念一一演化给屠魃,各种奇妙的组合、铰接、演变,在屠魃脑海中被重新认识,被深深地理解记忆着。

屠魃的内心是极为震撼的,这一次学到风系的基本符文,不仅仅是让他走近了一个新的功法领域,而是犹如为他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让他跳出了之前对神通和功法的理解。

所谓五行生克,并非物质演变的终极,只是一个大的划分,是方便人去认识世界的一个模型,是便于人去理解这世界的一个高度概括的概念。而真实的世界,出自阴阳,化于五行,显之八卦,演为万物,千变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