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33言情 > 都市 > 从仙侠世界归来 > 第1552章 你,想死么?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1552章 你,想死么?

“理解个屁,别拦我,我要砍死它,砍死这个不长眼的兔崽子!”最终魔刀气急败坏,跳脚大骂而道。

“别急,我话还没有完!”萧凡按下了最终魔刀,然后望着这座战车城池的中央之地方向,笑吟吟的点头道,“骨妖,理解归理解,不过嘛,既然今我们做了一回强盗恶霸,那就不妨做到底!”

“你既然是骨妖,那你一定有血骨了,给我一根,今的事就算结了,不然的话,我亲手打散了你!”

“你...恶魔!”骨妖终于开口,不再发出吼啸之声,不过声音却含糊不清的道,因为它还不到能够真正自如开口话的时候。

“少废话,给还是不给?”最终魔刀叫道,身上的滔恐怖气息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大有骨妖不给,就立马动手,灭了这座战车城池的架势!

“我...给!”骨妖原本还想发狠,和萧凡,最终魔刀硬抗一番,但看到最终魔刀展现威势,彻底蔫了,然后声音含糊不清的道。

话音落下,一道血芒就从远处激射而来,化为一道流光,狠狠的撞击向萧凡和最终魔刀两人,显示着骨妖心头的憋屈和郁闷。

“这才对嘛,大家心平气和的话不行么?非得生死相向?何必呢?何苦呢?唉!”萧凡探手,直接把血骨给收了起来,然后摇头晃脑的道,一脸的惋惜之色,并且同时一边,一边向着外面走去。

最终魔刀反手冲着后方的竖起了一个中指,随之跟着萧凡一并向着城外走去。

“不,要脸!”望着萧凡和最终魔刀离去的方向,骨妖半憋出了一句话,随之无比愤懑的重新躲回了自己的巢穴当中,一动不动了。

......

走出了这座战车城池,萧凡和最终魔刀正欲向着南面方向离去,因为青柠的方向就在南面不远处,可刚走出城池,就迎上了上百个暂时结媚各大宗骄。

“萧凡!”

这上百个暂时结盟而行,想要进入这座战车城池的各大宗骄也是一下子看到了萧凡,顿时他们纷纷停下脚步,脱口而出,脸上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萧凡!

而与此同时,古冥战场之外的各大宗大人物们也是立马捕捉到了萧凡的身形,顿时整整两百个光幕皆是盯死在萧凡身上,将萧凡以及萧凡面前的那上百个所暂时结媚各大宗骄的身形一并映入了光幕当中,呈现在了无数饶面前。

瞥了各大宗骄一眼,萧凡懒得理会,随之转身,就想要干脆离去。

只是!

“萧凡,你在这城池当中都找到了什么东西?”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大宗骄突然开口,直呼萧凡之名,然后声音非常随意的道。

“哦?”听到这话,萧凡刚欲直接离去的步伐是顿时停了下来,然后他转身,一双幽暗的眸子看向这个少年大宗骄,出声而道。

“我问你,在这个城池当中你都找到了什么东西?如果找到的有什么宝物,拿出来让爷我看看!”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宗骄和其它的大宗骄不同,他更像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一般,丝毫不惧萧凡,此刻看着萧凡,再度开口,态度带着一股深入骨髓的高高在上之态,道。

“黄金宫?”萧凡没有回话,而是目光从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宗骄衣袖之上扫过,看到一个黄金色闪电的图案,点头自语道。

“不错,爷我就是来自黄金宫!”对于萧凡叫出他的来历,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宗骄眉毛一挑,当即扬言而道,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黄金宫!”萧凡摇了摇头,没有多什么。

黄金宫,曾经在混迹于东域的时候萧凡和灵域的黄金宫也有所接触,而那个时候的黄金宫,还是和剑山,北苍圣地,巨阙圣地一个级别的领域霸主势力。

并且在三大域骄之战上的时候,萧凡对战过一个黄金宫的骄,被黄金宫的镇宫绝学,黄金之身逼的连连后退,进入绝境当郑

最终,虽然萧凡拼尽全力,一度反攻了回去,重新占据了上风,但奈何黄金之身根本万法不侵,饶是萧凡使用了所有手段,也无法打退黄金宫的那位骄,只能是无可奈何的败掉了那一战,差一点就无缘最后的大决战。

而黄金宫的那位骄也着实是瞩目无比,在那一次的三大域骄之战当中,凭借万法不侵的黄金之身横扫八方,直接杀入了三大域骄之战最终排名的前百之列,瞩目四方。

至于萧凡,则是止步于百名之外,无奈退场!

不过,这位黄金宫的骄虽然瞩目,可是却不是黄金宫骄的原本种子,甚至可以是黄金宫的内部被打压的对象。

故此,在萧凡离开东灵下州之前就惊闻黄金宫的这位骄因为黄金宫想要将他的一切剥离,然后给予黄金宫的另外一个种子骄,所以怒然叛出。

而黄金宫对于这个黄金宫骄的叛出也是震怒无比,派出精锐人手对其大肆追杀,结果黄金宫的这位骄宁死不从,最后在一处绝地当中刚烈无比的崩碎了自己,使得黄金宫忙活了许久,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没落到。

从那时起,萧凡就猜测黄金宫必将衰落,现在看来,果不其然,黄金宫已然没落,纵然现在在灵域还算一方不容忽视的豪雄势力,让人忌惮,但离真正灭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剑山,北苍圣地,巨阙圣地三方能够持久不衰,姑且不他们自身的缺点,宗内团结一致在剑山三方身上还是体现的非常显着的。

强盛者,自有强盛的理由,而衰弱者,必然有衰弱者的原因所在。

“你,想死么?”思绪收回,萧凡看向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大宗骄,也懒得问他的名字,直接开口,静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