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综英美]我爸是Voldy> 第55章 禁林
    “快走。”韦斯莱双胞胎在魁地奇球场门口向外张望了一下,见没有人,就兵分两路带着安妮塔和德拉科,还有哈利,罗恩和赫敏快步穿过霍格沃滋城堡和禁林之间的草地。

    “海格是负责看守禁林的人,看到那座小木屋了吗?海格就住在那里,平时他会在木屋里时不时地查看有没有什么人试图穿过草地闯入禁林中,毕竟草地上没有什么能够隐藏的地方,很容易被抓。有时候,他也会在禁林外围巡逻,我和乔治一直怀疑禁林里一定有什么动物或植物在帮助海格传递消息,不然他不可能那么容易抓到闯入禁林的小巫师们。要知道,禁林那么大,但是我和乔治十次中有八次都会被海格抓到,这一点儿都不魔法,费尔奇十次中最多能抓到我们一两次,而在禁林抓人比在霍格沃滋城堡中抓人可难多了。”带领安妮塔和德拉科的韦斯莱双胞胎之一向他们两个科普道。

    “nicrge.(得了吧,你才是乔治。)”安妮塔说。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乔治一脸挫败地说,“我以为这次能骗到你呢。”

    “thisismagic.(这是魔法。)”安妮塔一脸神秘地说。

    乔治没有追问,虽然他和弗雷德喜欢和别人玩猜猜我是谁的把戏,还喜欢用他们两个一模一样的外表来捉弄别人,但是不得不说,有这么一个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分清他们俩的人,感觉还不赖。

    “那现在我们这么大摇大摆地穿过草地不会被海格发现吗?”德拉科不安地问。

    “看到木屋上的那个歪歪扭扭的烟囱了吗?”乔治指着海格的木屋,说实话,对于海格这么大的体型来说,木屋显得十分袖珍,很难想象海格是怎么把自己塞进去的。而且整个木屋就像是小孩子随意用木片拼凑成的,让人怀疑下一秒木屋就会倒塌。神奇的是,这个木屋在霍格沃滋的禁林边好几十年了,一直那么歪歪扭扭却完好无损地在那里。

    “海格每天下午都会在木屋里喝茶,当那个烟囱里有烟升起的时候,就说明我们是安全的。我们必须在海格喝完茶之前穿过禁林的外围,或者回到城堡里,如果我们没有找到通道的话。”乔治说。

    “那如果我们进入禁林内部了,回来的时候怎么办?”德拉科问。

    “看运气喽。”乔治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

    德拉科皱了皱眉,对于德拉科这种做事要有完整的计划,甚至很多时候还有好几个备用计划的人来说,乔治这种格兰芬多式的随性和莽撞显然不是他所欣赏的,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了。

    德拉科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安妮塔一眼,要不是安妮塔神神秘秘地说要保密,他肯定会在去禁林之前就想好完整的计划。作为一个斯莱特林,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安全都寄托在几个格兰芬多身上,要知道在这方面,格兰芬多就没有靠谱过。

    安妮塔莫名其妙地被德拉科瞪了,给了他一个疑问的眼神。

    德拉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在心里默默地决定,等回去后一定要给爸爸写信,安妮塔的某些训练可能需要重新再来一遍
[重生]弃妇难为。务必要让安妮塔记住,下一次不得不和格兰芬多同行的时候,不仅要做计划,还要做应对各种因为格兰芬多的存在而导致的意外的计划。

    “嘘,你们在这儿呆着。”在路过海格的木屋的时候,乔治示意安妮塔和德拉科在原地等他,然后他一个人轻手轻脚地走到木屋的门口,将一个蜗牛状的东西放在了台阶上。

    “那是什么?”安妮塔好奇地问。

    “一个小玩意儿。”乔治从口袋里拿出另一只给安妮塔看,“我和弗雷德做的,它能够告诉我海格什么时候离开了木屋,并且趁海格不注意爬到他的身上,之后我们就能知道海格的行踪了,行踪会在这张纸上显示出来。”乔治又掏出一张羊皮纸,上面有两个在移动的红点和一个不动的蓝点。

    “这个是我们,这个是弗雷德他们,那个蓝点就是我放在海格门口的那个。可惜的是它爬得太慢了一点儿,我和弗雷德在妈妈身上做了好几次实验,都失败了。有一次我们差一点就成功了,但是妈妈一脚把它踩碎了,可怜的小蜗。”乔治说着露出一个十分夸张的遗憾表情。

    “蜗牛?你们竟然用蜗牛为原型,当然会失败,为什么不试一下像甲虫之类的模型呢?”德拉科拿起蜗牛,仔细观察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用甲虫的话就要额外用到一个飞行类的魔纹,这会使得整个定位和查探的魔纹阵变得不稳定。”乔治反驳道。

    “不一定要用飞行类的,你们有试过飘浮类的吗?”德拉科提议。

    “飘浮类的魔纹很难掌控。”

    “而且同样不稳定。”弗雷德带着哈利,罗恩和赫敏从一棵大树后冒了出来,十分默契地接口道,就好像刚才在跟德拉科讨论的一直是他。

    “可以在飘浮魔纹和定位魔纹之间加上这样一个过渡的魔纹。”德拉科蹲下来,捡了根树枝,直接在地上画了起来。

    “可以试一下。”乔治和弗雷德围在德拉科的身边仔细研究那个魔纹。

    “不过还是没有解决飘浮魔纹难掌控的问题。”

    “或者加一个指令跟随的魔纹?”

    “这样的话就太复杂了,很难完整刻在甲虫大小的模型上。”

    “其实我们可以试着将这些魔纹折叠一下。”

    “不错的想法。”

    “这太疯狂了。”

    ……

    安妮塔看着那边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三人,再看看跃跃欲试很想加到讨论中的赫敏和一脸懵逼的哈利和罗恩,无奈地说,“你们回霍格沃滋再讨论这个好吗?我们时间很紧。”

    “我们可以回去吗?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很不好。”罗恩脸色惨白地说。

    “罗恩,我亲爱的弟弟,不用担心。”

    “哥哥们会保护你的
爱要单刀直入。”乔治和弗雷德一左一右搂着罗恩的肩说。

    “谁,谁要你们的保护了!”罗恩挺了挺胸,右手紧紧地握住了他的魔杖。

    “那我们走吧。”乔治说。

    “前面是马人的地盘,他们虽然不攻击巫师,但是也不欢迎巫师进入他们的领地,我们最好绕过那里。”弗雷德介绍道。

    “你们一定要跟紧我们。”

    “禁林里有危险的动物和植物。”

    “而且很容易迷路。”

    “特别是对于你们这种没有任何经验的新手来说。”

    安妮塔一行人跟着乔治和弗雷德在禁林里穿梭着,向更加幽暗的内部走去。

    安妮塔垂涎地看着禁林里长着的各种珍贵的草药,这个草药是制做白鲜的主要材料啊,这个草药的品相太好了,可以使福灵剂的制作难度降低一成,啊啊啊,这个草药的效果和节草一摸一样,但是它可以让任何加入它的魔药都带有淡淡的苹果味……禁林简直是任何一个魔药师的天堂。

    然而安妮塔不能停下来采摘这些魔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离它们而去,安妮塔觉得自己心都要碎了。

    德拉科紧紧地拉着安妮塔的手,防止安妮塔因为过于关注某种草药而走丢。

    “你爸爸肯定会来这里采草药的,你下次和他一起来不就好了?”德拉科提议道。

    “爸爸不会同意的啦。”安妮塔沮丧地说,连脑袋上的呆毛都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让德拉科很有揉一揉她的脑袋的冲动,“爸爸采草药的时候绝对是用百分之百的注意力,他没有办法同时关注我的安全,所以他不会带我来的。”

    “下次我陪你来。”德拉科揉了揉安妮塔的脑袋,心满意足地收回了手。

    安妮塔和德拉科后面是格兰芬多的铁三角。

    “我在书上看到过这种植物,这是两耳草,可以用来制做复方汤剂,复方汤剂你们知道吗?就是可以让人变成另一个人的魔药……”赫敏向哈利和罗恩介绍着她看到的东西。

    哈利和罗恩一脸受不了的表情,然而他们没有办法阻止赫敏,只好听她滔滔不绝地讲他们一点儿都不感兴趣的东西。

    “我好讨厌她,有什么办法让她闭嘴吗?”罗恩小小声地在哈利耳边说。

    哈利为难地摇了摇头。

    “说真的,我觉得有很多眼睛在看我们,我感觉毛毛的。”罗恩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脸色惨白地紧紧抓住了哈利的手。

    “罗恩,放松一点。”哈利安慰罗恩。

    “你会感受到有眼睛在看着你,是因为你紧张而产生的错觉,这在心理学中有一个名词,叫……”赫敏向罗恩解释道。

    天啊,又来了。罗恩暗暗地翻了个白眼。

    好吧,目前还不怎么铁的格兰芬多的铁三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