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修真)女主是金大腿> 第30章 二十九

(修真)女主是金大腿 第30章 二十九

    秋煜月拖着商子濯寻到一处安全的地方,简单为他清理的伤口,在旁边恢复。

    商子濯醒的比想象中快,眉间夹杂着忧郁。显然,这次事情狠狠给他了一顿教训。当然,秋煜月一样。

    “多谢师妹,还有这是哪儿?”

    秋煜月本打算说师兄你见多识广你去看看说不定知道是什么地方,鉴于刚出了水浔食人花的事,这个见多识广太打脸,最终她只是耸耸肩:“师兄,如何?”

    “活着就行。”

    商子濯手持罗盘,罗盘上的指针混乱摆动:“我们大概掉到一个秘境里了。”

    秋煜月抬头。

    他晃晃手中罗盘:“无论何时何地,指针永远指向的是天宜楼。现在指针混乱,我只有在去戊乙小秘境的时候遇到过这种情况。水浔食人花没开花前风吹草不折,是非常适合作为塞子的。”

    水浔食人花和涤尘花不但长相相似,生活习性也一样。他一开始以为涤尘花,完全忘记水浔食人花的存在,把从妖修哪里偷到的促使妖兽生长的灵水到在了

    水浔食人花身上,才导致了水浔食人花开花,若是手臂还在的话,他自然可以想办法把手臂接上去。他丢掉了一只手臂换来进入新秘境的资格,不知道他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他还未适应自己的独臂生活,加之这又是个新秘境。商子濯虽对天宜楼的师兄弟们感情深刻,他并不是没见过其他宗门的弟子互相残杀,商子濯感谢秋煜月当时没有弃他而去
狗血女尊穿越记。他一开始在水池边设置阵法,也有防备秋煜月的意思。

    “师妹,不介意的话,可以陪我练练手吗?”商子濯的佩剑带着一丝缥缈。不管是商子濯还是戚正雅,秋煜月都从他们的枪剑中感觉到了灵的存在。

    二人当做是在做复检,双方下手都控制不少。既然是当陪练,秋煜月只用了妒罗锦。

    商子濯的剑千形万象,更带着一往直前的豪迈气势。秋煜月与他交手时,被他的剑势所影响。

    自己变成了天空中无拘无束的小白云漂浮在天空中,然后,遇到了暮云叆叇。小白云被卷入厚厚的云彩中。

    秋煜月后撤拉开距离。

    商子濯却笑了起来:“原来秋师妹的长刀与我的剑有一丝共同之处啊。我的佩剑名为白云。”

    “长刀名为妒罗锦。”

    “师妹这刀的名字可真够随意啊。”山灵为聚也放颠,世界幻入兜罗绵。兜罗绵亦做妒罗绵,只改一字,刀的主人可真够懒的啊。

    “师兄的剑不同样的吗?”

    被对方的剑势所影响,胜负已分晓。商子濯不满意:“师妹的刀不完全吧?”

    “师兄怎知?”

    “直觉。”

    秋煜月持着双刀与商子濯交手,落败。

    商子濯皱起了眉头:“师妹,平日/你与敌交手时是以妒罗锦为主吗?”

    她点点头:“妒罗锦剑气配合我的蛮力,能直接切割不少法术。”

    “错了,反了。”

    商师兄的意思是她应该以短刀为主?

    “幼时身不足长刀,是以短刀为主。长大后,换成了妒罗锦,二者同样顺手。”

    “吼天氏虽为法器,亦是刀具。你为何就认定是法器而忘记了它的根本?”

    秋煜月身躯一震,商子濯点醒了她。秋煜月明白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为何以妒罗锦为主,吼天氏为辅。就因为妒罗锦是长刀,考虑到对敌方面,杀伤力强,所以她下意识的就选择了妒罗锦。然而最贴近她的还是吼天氏。短刀也是刀,虽然它短,不能忽视它作为刀的尊严。过于追求形式外表,却忘记了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想不到自己会犯最低级的错误。

    “师妹太贪了,一把刀都没练好,还想着舞两把。”叫你刚刚说我可爱。

    “非常感谢商师兄!”

    “你的师尊没有提醒你这些?”

    秋煜月挠挠头:“师父在我一年前筑基后就离开了宗门,现在都是我自己在琢磨。”

    “师兄的话仅供参考,毕竟这是你自己的刀。不要因为我的话而耽误自己的求道之路。”

    “煜月明白
重生之寂爱。”

    商子濯思考片刻,提出同行的请求,在不知名的地方,还是结伴同行为好。秋煜月自是答应,她可没忘记对方还有一只寻宝鼠。

    商子濯把寻宝鼠从宠物带里放了出来,小仓鼠先是表达商子濯把他塞进宠物袋里的不满。然后寻宝鼠嗅了嗅空中的灵气,短小的前肢捂住胸口,一副醉酒的表情。

    秋煜月饶有兴趣的观赏小仓鼠的肢体语言。

    “小鼠不喜欢进宠物袋,”商子濯轻咳一声,一拍寻宝鼠:“别做夭了,赶紧找找附近有什么好东西。”

    “寻宝鼠很可爱。”女修笑弯了眼:“物似主人形。”

    一点都不像好吗,师妹!

    他转移话题:“似乎找到什么东西了,我们跟着去看看。”

    寻宝鼠停在一片五彩斑斓的灵植前。

    “青虹芝。”

    灵宝找到了,那么新问题来了,到底要怎么分?

    商子濯提出:“你四我六?”

    “可以啊。”她本来是做好三七分打算。

    有了这么个寻宝神器,秋煜月不知道捡了多少便宜。知道了寻宝鼠的好,秋煜煜忍不住问:“商师兄是从哪里得到寻宝鼠的?”这货秋煜月只是听说过。

    “从妖兽的口里。”

    “诶?那算了,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她摆摆手。

    “师妹倒是坦荡随意。”看得开。

    上辈子她见多了许多求而不得,痴心妄想的事情,能不看得开吗?

    “见多了而已。又或许,我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

    商子濯笑了笑,因为失去手臂郁结于心的怨气消散了不少。这是他结下的苦果只有他自己品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哎,真麻烦。我御剑而飞时,”她指着一个方向:“那里有做宫殿。师兄,我们不如朝着宫殿前进?”

    他点点头提醒:“师妹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一枚妖丹都没有了啊。”

    秋煜月一脸郁卒。二人一边寻找妖兽和灵宝,一边朝着宫殿方向前进。路上收获丰富,与商子濯交谈,秋煜月得知了不少经验。

    直到到了宫殿门前,二人竟然没有遇到凶猛的妖兽。偶尔见到一些诸如冰缨鹤,福华兔之类的,看见他们自己就跑了。

    黑色玄木插入水中为地基,华丽的宫殿坐落在水中央,九十九级台阶不禁让秋煜月又回想到了过去。

    银色的大门自动感应缓缓打开,好似知道他们的到来。秋煜月和商子濯对视一眼,走到走到这里来了,没理由退却。

    “砰。”大门以不符合刚刚打开的速度迅速关上,这下子退路已经没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