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哈利以为自己会落在黑魔王庄园的栅栏之外,就如那些食死徒所做的一样,毕竟整个庄园都覆盖着反幻影移形咒。然而,出乎他的意料,他直接幻影移形到了黑魔王的书房,好像这整个庄园的阵法都为他让步了一样。

    哈利好不容易从幻影移形咒语的眩晕后遗症中摆脱,正对上卢修斯兴致勃勃的双眼——刚刚一对视,铂金贵族就收回了自己的眼神,垂眉肃目,装出一派正经的样子。

    “哦,我的男孩回来了~”黑魔王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哈利的身体僵住了。

    他死死瞪着面前的卢修斯,装出一副发愣的样子,非常不乐意转过身去面对黑魔王,不愿去面对那些可能的……也许是怒火,也许是谩骂,也许是失望的眼神,也许就是一个钻心剜骨……

    卢修斯默默收敛了自己的光芒,简直要缩到墙角装蘑菇了。

    “卢修斯?”黑魔王微微提高了声调。

    卢修斯简直像受了惊的兔子一样跳起来,他非常夸张、非常迅速地向黑魔王施了一个礼:“主人,请允许我先行告退。”然后半弓着身子退出了房间,脚步快得好像有什么在屁股后面追,离开的时候还顺便轻轻关上了门。

    ——简直是油滑到可憎了!哈利愤愤地想着,努力忽视房间里只剩下自己和黑魔王两个人的事实。

    “所以,男孩,你还想背对着我站多久?”

    再不能拖下去了,早砍头也是一刀,晚砍头也是一刀,哈利抱着悲壮的心情转过身,直视黑魔王。

    出乎哈利的意料,黑魔王居然没有他想象中的满脸怒火,他的心情似乎还挺不错,魔杖在手指间轻轻转圈,黑色的长发在身后随意地散开,表情一派平静安然。

    看到哈利终于转过身来正对他了,黑魔王挑了挑眉,说:“喜欢这次探亲吗?”

    “额……探亲?”哈利有点迷糊了,他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毕竟幻影移形确实挺晕的,尤其是那么远距离的幻影移形,他可能还处在后遗症里,耳朵没听清什么,也是很有可能的。

    黑魔王对着这样满脸迷糊状的哈利微微一笑,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语:“喜欢这次探亲吗?”

    “你说你想念你的教父和朋友,”黑魔王继续说,没有给哈利太多反应的机会,他的红眸中有暗流涌动,哈利几乎有些看不懂那些含义了,“那就只好让你去看一看他们了
你若安好(高干)。不然你总会在心底怪我,对不对?”

    哈利瞪大眼,看着这个把他的逃跑——虽然不是自愿的、主动的逃跑——美化成一次简单的探亲的黑魔王。难道黑魔王和邓布利多一样,有点老糊涂了?

    幸好黑魔王听不到他的心声,不然他说不定会马上甩出几百个钻心剜骨,给眼前这个敢这样大胆腹诽他的男孩。

    黑魔王在继续着自己的话语:“非常遗憾,在你最亲近的亲人朋友里,罗恩不会愿意离开他大半亲人所在的霍格沃茨,而这个格兰芬多出身过于鲁莽的男孩也不太适合待在这儿和你作伴;赫敏的出身决定了她不是太适合食死徒庄园和德姆斯特朗的环境,强行请她过来,我并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意外;不过,幸运的是,你的教父小天狼星显然非常愿意前来陪着你,他的出身、能力也挺适合待在这儿陪着你,更妙的是,他最近挺闲的,反正都是被通缉不能出门,待在凤凰社总部不如待在食死徒庄园,是不是?——所以,哈利,你要去看看你的教父吗?”

    接下来他们就一派平和地离开了书房——哈利有点搞不懂情况为什么会进展到这个地步——黑魔王为哈利带着路,离开了书房,走过了漫长的台阶,来到了一个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宫装的妇人,她的肤色很浅,金发自然地垂落在颈边。哈利在魁地奇世界杯的包厢里见过她,她是德拉科马尔福的母亲,小天狼星的堂妹,纳西莎.马尔福。

    纳西莎显然对哈利的出现非常震惊,她恭敬地对黑魔王行了礼,然后退到了一边,同时眼角一直在瞟向哈利。

    德拉科说他母亲在照顾小天狼星——所以小天狼星确实在这里吗?哈利走在黑魔王身后,不引人注目地四处张望——房间里好像并没有其他人——等等?

    哈利震惊地看到他的教父维持着阿尼马格斯的形态,被五花大绑捆在床上,无精打采地摇着尾巴,看上去简直好可怜!

    “他比你不乖巧多了,”黑魔王的声音总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所以我只好让人把他绑起来,限制了他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并且请了他的妹妹来照顾他,你看,我是多么善解人意。”

    捆在床上的大黑狗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猛然抬起头,瞪向哈利,那双大大的狗眼里闪现过绝顶的震惊——然后泪水渐渐漫上来,好像要哭了——

    “我得说,我真的是非常努力才抑制住阿瓦达他的渴望。”黑魔王对着哈利摊摊手,转了一个角度,以至于哈利如果要看向黑魔王,只能背对着他的教父。

    黑魔王的小心机实现了,哈利自然而然地转了一个角度,直面着黑魔王,背对着小天狼星。阿尼玛格斯黑狗形态的小天狼星只能可怜巴巴地盯着哈利的背影。

    黑魔王在内心深处勾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但表面上他还是一片平静,毫无笑意,甚至神色间满是抱怨:“哈利,小天狼星简直采取了你可以想象的各种逃跑办法,一次、两次、三次,屡教不改,还差点毁了我的庄园。你可以想象我当时的愤怒,要不是为了怕伤害到你,我早就钻心剜骨、阿瓦达索命一起上了。”

    “谢谢您。”哈利说,发自内心地真诚感谢——如果不是黑魔王对哈利的优待,他绝对不可能放过这样一个不断挑衅他的纯血世家的叛徒,而如果小天狼星真的出了事……他不敢想象,不愿想象……

    黑魔王笑了起来,他亲昵地揉了揉哈利的头发——小天狼星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瞪大了——黑魔王说:“哈利,你何必对我说谢谢呢?你知道,如果要道谢的话,你简直要说太多谢谢了
毒妻入局。我真的不会想要伤害到你,想要你会伤心,我就能克制住自己的怒火了。”

    哈利的脸略有些发红,耳根也有些发烫——在哈利的背后,小天狼星怒瞪着哈利红起来的耳朵——说:“我……我不知道如何感激您……我很抱歉……为了那些……”

    “都过去了哈利,”黑魔王得寸进尺地抚摸上了哈利的伤疤,动作轻柔,目光温和,如同凝视着情人的爱恋——在他的对面,小天狼星绝望地把头埋进床里——说,“你无需为你非自愿的离开而道歉。”

    “您知道——?”哈利迟疑地说。

    “我不在意,”黑魔王说,语调亲昵,态度温和,“我可以将之视为你的探亲,或者你玩心发作的出门。我不在意这一次你的离去。但是,我在意的是、我担心的是,还会有下一次吗?在下一次你遇到——也许能称之为救援——的胁迫时,你会努力去抗拒吗?你会主动留在我身边吗?”

    小天狼星猛地抬起头,耳朵高高竖起。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那些在食死徒庄园里的自由和宠溺,那些在凤凰社总部的格格不入,那些发现小天狼星被绑走日子里的痛苦和怨恨,黑魔王明显到一定境界的善意,和几乎称得上爱意的放纵……

    他早已下定决心了,在主动离开霍格沃茨的那一刻。

    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呢?两边犹疑的结果永远是两边都不靠,何况他已经犹豫了那么久。

    哈利听到自己在说:“是的,我愿意主动留在您身边,我保证。”

    小天狼星对天发出一声无声的哀嚎。

    黑魔王略带深意地看了床上的大黑狗一眼,莫测的情感在胸中涌动,但他还是很不满足地追问:“这已经是你的第三次保证了,哈利。”

    “那是因为,”哈利露出一丝略带狡黠的笑,“前两次我都是屈打成招呀,我并没有发自内心地向你保证过呢,先生。”

    狡猾的男孩,黑魔王哑然失笑,注意到哈利自然地将称呼从“主人”换回了“先生”:“所以,你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哈利也注意到黑魔王并没有对他的称呼作点评,他笑得更得意了:“绝对。”

    “既然如此,”黑魔王俯下身,在哈利的伤疤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小天狼星的眼睛直接发直了——然后直起身,“那我就相信你,我的男孩。和你的教父享受久别重逢的感觉吧。”

    黑魔王冲着哈利微微一笑,那一瞬间魅力流转,几乎不像是凡间的生物了,这冲击让那里有一刹那的愣神。

    发现了哈利的愣神,黑魔王笑得更欢了,他带着笑意走出了房间,握上了门把手,冲着哈利眨了眨眼睛,最后带上了门:“一会见。”

    “一会见。”哈利目送黑魔王离开,然后转身去看他的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