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蜜汁香桃> 第28章 委屈
    庭和从书房出来,就在廊下遇到了父亲东极帝君。东极帝君威严沉稳,矜贵不凡,庭和上前道:“父亲。”

    东极帝君嗯了一声,对着他道:“今日怎么回来了?”

    庭和在夷山支教,上回与鸿珠神女相看,就回来过一趟,未料今日又回来了
重生之王者枭雄。庭和就说:“今日休沐,庭和特回九原山看父亲母亲。”

    庭和上仙乃是九原山的独子,天界贵族和凤凰一族的后裔,其身份尊严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他自幼聪慧绝顶,悟性极高,他日怕是能成为第二个向容临那般修炼成神的奇才。东极帝君也因此感到骄傲,他望了一眼庭和,才说:“你与那夷山女妖的事情,你母亲已经告知与我,你可有什么想要说的?”

    庭和面容舒朗,认真说道:“庭和是真心想娶阿桃。”

    东极帝君的反应不像青鸾夫人那样激动,淡淡点点头,儿子总说是大人了,而且他一个修行数千年的上仙,怎么会被一个几百年道行的女妖迷惑?

    况且如今三界早就废除旧制,只要两情相悦,仙和妖照样能终成眷属,而且生出来的子嗣后裔,泰半比一般的纯种血统要漂亮聪慧的多。如此一来,天界已经有很多仙君娶了女妖为妻,世俗倒是没有偏见的。若是有,也不过是门楣问题。

    可他们九原山又不是那种看重家世的。

    东极帝君问了一些阿桃的状态。庭和在夷山的时候就曾看过阿桃的档案,一一作答:“她自幼无父无母,这些年多亏了夷山山长的照拂。不过她生性聪慧,修为比一般的妖要高出许多。”

    倒是个可怜的桃。

    东极帝君点点头:“既是如此,那你莫欺负了人家。你母亲此刻不愿,可若是你们感情真挚,她总有一日会答应的。”

    东极帝君是个明事理的,对儿媳并未有太多要求,庭和听了便说:“父亲之言,庭和定然谨记。眼下九霄阁拨给夷山拨了五个名额,以阿桃的资质,定然能入选,她若是成了九霄阁的弟子,母亲对她的成见应该会少一些。”

    青鸾夫人喜欢低调端庄的女子,那桃显然不是这种类型,自然是有得磨合了。

    这样也好。东极帝君从衣袖之中拿出一些银票来,递给庭和:“给小姑娘买些衣裳收拾,她既从小没人照顾,跟了你,你定然要对她好一些,莫要委屈了人家。”

    庭和的私产庞大,自然不缺这些个银票,而且父亲的私房钱也有限,存了数千年才存了这么一些。只是父亲的好意无法推脱,庭和无奈收下。

    就要离开九原山,回夷山,东极帝君忽然想到了什么,走过来轻轻咳了一声,低声的和他说:“今日我与你的谈话,莫要让你母亲知道。”

    庭和含笑点头。

    ·

    青鸾夫人就看阿桃捧着杯盏坐在自己的对面,坐姿不像天界女仙那样矜持端庄,弯弯扭扭的,脸上并未施粉,却十足十的妩媚劲儿,整一个妖艳贱货模样。

    她越看越不喜欢,就问:“怎么样?这样的条件,你还满意?”

    能让她出夷山,对夷山的小妖来说,的确非常诱人。只是给她找个夫君……

    阿桃玉指纤纤捏着杯盏,看着青鸾夫人说道:“上仙身强体壮,修为甚高,我用得顺手,并不打算换。”

    居然用她儿子!怎么用?用了几次
系统买身记

    青鸾夫人淡定的脸色登时有些僵住,捏着杯子的手紧了紧。先前庭和一直洁身自好,如此一来,在外面的名声极好,可她这个当母亲的,总是有些担心,目下见着桃妖说庭和身强体壮,就说明她儿子还算勇猛。

    那就好。生气之余,青鸾夫人悬着的心也略略放下了一些。

    只是这桃妖恬不知耻,当真是……青鸾夫人也是火爆脾气,若非庭和如此在意这桃妖,她也不会放下身段前来与她商量。

    敢这么不给她面子。

    既是如此,也没什么好谈的了。青鸾夫人霍然起身,满目怒火的说:“也好,你如此冥顽不灵,出了夷山也是祸害,就该永生永世被关在此处。至于庭和,我倒是想看看,他会不会为了你这么一个女妖而不回九原山。”

    说着就要起身。

    就有茶楼的小厮过来讨茶钱。

    阿桃从来不来这种地方,若是来,也不过芍药拉着她来的,身上也没有半个铜板,就淡淡的说:“我没银子。”这是实话。她的确没有存钱的习惯,也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

    小厮也是有眼力的,当即看向眼前这位站着的,穿着华贵的夫人:“夫人您看,这茶钱……”

    与长辈喝茶,竟要她付银子。青鸾夫人心高气傲,心里虽气,却也不想喝着桃妖请的茶,当下就从袖中拿出一叠金叶子,重重摁在了木桌之上,而后拂袖离去。

    见过青鸾夫人,阿桃就去流云峰修炼,等到傍晚的时候,回了学舍。

    按照平日就要和芍药一道去食堂用饭。

    自流云峰野营之后,又多了一个夜昙。

    芍药今日吃得格外的快。夜昙就问道:“吃得这么快做什么?”

    芍药俏脸一红,支支吾吾的说:“兰华师兄约了我一道去赏月……”她脸皮薄,说着就有些害羞,绞着衣袖脸涨得通红,最后捂着脸道,“哎呀,我不和你说了。”

    这便急急忙忙的用饭,然后和阿桃道别,出去见兰华师兄了。

    夜昙手里执着筷子,用力的戳着碗中的饭,阴阳怪气道:“不就是株兰花精吗?就会故作清高,骗骗无知小花罢了。”

    反正夜昙是不喜欢兰华那种说话慢吞吞,看到谁都面带微笑的男妖。

    ……中央暖炉罢了。

    阿桃却是没什么意见的,自打她救了芍药之后,那芍药便一直跟着她,如今和兰华来往频繁,她自然乐个清闲。反正有她在芍药是不会受欺负的就是了。吃了一点荤腥,却觉得这饭菜有些不对胃口,就放下筷子走了。

    不吃了吗?夜昙看着阿桃真走了,远远的叫她:“不吃归我咯。”见阿桃不应,就揽过阿桃位子前的一盘烧肉,大快朵颐。只是吃着吃着,想到那兰华,秀气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

    晚上芍药尚未回来,阿桃躺在学舍前面的大树上,郁郁葱葱,枝叶繁盛

    阿桃躺在树顶小憩,就有一阵风轻轻的吹了过来,吹得她衣裙飞扬
噩梦鬼域

    阿桃睁开眼。

    入目的则是一轮皎洁的明月,明月光辉轻洒,而明月的面前,有一个小小的黑点。

    之后那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就见一匹扇动双翅的白马朝着这边飞来,那马儿高大无比,双翅羽翼雪白巨大,扑扇起来就有风阵阵。那是天界才有的天马,尊贵无比。

    庭和上仙就坐在天马之上。

    他的身后皓月无垠,马儿飞驰到树顶之上。马背上的上仙探下身,墨发轻拂,朝着她伸手,音色清润道:“把手给我。”

    夜色静谧,他的声音有些空灵低沉之感。

    今日乃是休沐,三位仙君都回天界去了。阿桃不知他为何早早回来,倒是乖巧的将手递给了他。

    然后轻轻被他拉上了马背,坐在了他的怀里。

    先去了阿桃原先的住处,到小木屋的时候,庭和就问她:“你的户籍书在何处?”

    夷山虽然混乱,可每户妖家都有户籍书,阿桃独门独户,自然也有自己的户籍书。只是她向来懒散,小小的一本户籍书,自然不知道塞到哪里去了。

    庭和见她仿佛也忘了,明白她的性子,也就没有再继续问,让她坐到一旁。

    之后把从九霄阁捎回来的烤串递给了她。

    她在旁边吃,他就去找户籍书。

    找个整整小半个时辰,庭和才在床底找到了一本积灰了的户籍书,登时面露欣喜,掸了掸上头的灰尘,如获珍宝般轻轻纳入广袖之中。

    复又匆匆将阿桃带上了天马,出了夷山。

    夷山林木茂深,山风嚣张,与欣欣向荣的天界自然无法比拟。阿桃坐在天马之上,看着天马穿过层层云雾,顺利的冲破了结界,出了夷山。她素来淡定,可如今坐在天马之上,看着下面的大好山河,周围的月明星稀,还有路过的,一座座天邸,毕竟是六百年来头一回出夷山,一时略微睁大眼睛,倒是有些看花了眼。

    等到了天界的时候,一片白昼,才颇有一番豁然开朗之感。

    天界和夷山地处不同,有些时差,夷山那边正值黑夜,而天界却堪堪晌午。

    而此处临近天界掌管姻缘之地司缘局。

    阿桃这才扭过头问上仙:“上仙要做什么?”

    庭和见这桃妖平日对人爱答不理,私下却爱捉弄自己,方才一路过来,静静看着周围的一切,却颇有一番小女孩儿的呆萌之感。他微微弯唇,耳根却稍稍有些发烫,之后才从袖中拿出一叠东西来,递给阿桃:“这是我这些年来的私产,虽然不算太多,却也不会委屈了你。”

    阿桃接过,低头翻阅。

    竟是一串钥匙,一大堆的房契、地契、天契之类的,还有厚厚一摞十万面值的银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