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历史 > 不知不觉撩弯你> 第30章 某人吃醋
    背着季金辛收拾好的小背包,肖晓无力望天:老天爷我做错什么了?你何苦为难我啊!

    再看着前面一群排队拿牌子的人,肖晓看着这个进度等到自己可还早着呢。

    而在宫殿内的季金辛却看着下面肃立的五长老,她对五长老说:“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后果你应该明白。”

    闻言五长老诚惶诚恐的附身弯腰道:“请王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王后的,若是有何万一我愿意提首级来见。”

    不料季金辛邪气的笑着,似是在安慰五长老。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五长老忍不住哆嗦。

    “放轻松点,五长老可是我吸血族的大功臣。这件事没这么严重,只要五长老将她照顾的好好的便可以了。”季金辛虽然是这样说着,可是五长老却又哪里敢真正的放松。

    五长老悄悄的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他感觉王自从吸血以后就变得有些嗜血了。这对于吸血族而言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肖晓无聊的等待中,终于拿到了她的号码牌。

    看着手中号码数字,肖晓顿时一通无力。

    就在这时有人喊道:“五四三八是谁。赶快过来。”

    “我!”肖晓咬咬牙大声的回应了,走到那人面前道:“是我。”

    却不料那考官害怕弄错了,又核实一遍问道:“你是谁?”

    “五四三八!”肖晓实在不乐意开口说这串数字。却不料说完了那吸血鬼考官也是憋着笑,看了眼肖晓手中的号码便让肖晓进去了。

    见状肖晓才反应过了,你妹的!你自己能看还非要我说一遍,肯定是故意的。

    等进去了以后肖晓莫名的感觉到害怕,这里都是吸血鬼。而且还都是吸血族内优秀的贵族吸血鬼,自己在这里根本就是唯一的小羊羔。

    肖晓看着周围的那群人,绝大部分都是吸血鬼的模样。但是也有一小部分的人是以人类的模样存在。肖晓小心翼翼的朝那些人类模样的人群靠过去。

    “喂!你是谁?我们可都是下等的血奴,你上等的吸血鬼到我们这里来干什么?”

    肖晓闻言转过头看向说话的那人,却发现这句话时对她说的。愣了一会肖晓才反应过来季金辛给自己吃了药丸,现在在别人的眼里自己就是吸血鬼。

    于是肖晓抱着同类的心态对那群血奴说:“其实身份什么的不重要,我们都是一起来选拔的。一起参加训练的人,不管是吸血鬼还是血奴。反正上面说了会一视同仁,我们又何必有门第之见呢?”

    一名上等的吸血鬼说出这句话,马上就赢得了那些下等血奴的好感。以至于那些血奴将肖晓围了起来,可是这句话也令那些吸血鬼们狠狠的鄙视了肖晓。

    这种感觉就是一名贵族对奴隶们说:其实我们是平等的
醉血爱

    这种话对于吸血鬼而言是天方夜谭,可是那些血奴绝大部分都是由人类变幻而来的。所以对于这句话他们想起来外面的人类世界,不禁对肖晓来了兴趣。

    不过当事人肖晓却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引起了多大的轰动,她只知道刚刚哄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刚刚挤在一起的人群突然分成了两拨。

    这时有一名血奴走过来对肖晓道:“我已经是两年的血奴了,虽然资历不深可是这次选拔我不想放过。因为这是血奴提升为吸血鬼的最好途径,所以我们一起吧!”

    “诶?”肖晓见那人是对自己说,她不确定的看了看自己的身边。随后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在和我说吗?”

    对方真诚的点头,肖晓也拿出自己的真诚道:“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吧!我叫肖晓,你叫什么?”

    “我……”那人明显的犹豫了一会,最终她浅笑着道:“我叫常忆岚,你叫我忆岚就好。”

    这会轮到肖晓发愣了,忆岚?

    常忆岚就到肖晓呆愣的模样,便对肖晓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没事。”回过神的肖晓解释道:“只是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她的名字和你的名字非常相像。她叫西门……”

    “所有人过集合!”一名教官站在高台上对底下的人吼叫着。

    话说到一半的肖晓被迫停下,准备和大部队一起过去集合。没想到被常忆岚拉住,对方声音迫切的问道:“西门什么?”

    “先不说了,我们快点去集合吧!”肖晓拉着常忆岚便和人群一起去集合了。

    集合以后肖晓和常忆岚的位置被打乱了,常忆岚看着肖晓心内懊悔方才应该问清楚的。西门……

    而肖晓却盯着那个教官……

    盯着那个教官泛起了花痴!

    这个吸血鬼好帅,比电影里的还要帅。而且冷冷的,酷酷的。

    教官正在解说这次选拔的目的,和训练以后的安排。以及选拔过程中的一些规则。结果说到一半时他感觉一道异常强烈的视线正在盯着他。

    教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停下了说话四处寻找拿到强烈的视线。最终锁定在肖晓的身上,他的视线也向肖晓投去。

    就在这四目相对时,肖晓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她尴尬的笑了笑,投给教官一个抱歉的眼神。

    教官见对方是贵族吸血鬼,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他自己的出生十分低下,现在有这个成绩是当初自己努力的结果。现在面对这些贵族吸血鬼,他也不能太过放肆。毕竟肖晓也没犯错,总不能给人家定一个‘她一直盯着我看’的罪名吧!

    教官清了清嗓子,对那群人道:“这次的选拔需要三人一组,生死组合。每组内只有两人可以晋级,现在各位自行组合。”

    每个组内有三人,可是却只有两人可以晋级
极品煞星:克夫王妃。也就是说到了最后同生共死的三人还是要退出一个。肖晓不禁汗颜:吸血族真狠。

    肖晓还愣在一旁,却见其他人都自己组合好了。肖晓这才知道那些人是早就知道了规矩,所以一早就选择了搭档。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名贵族吸血鬼,他来到肖晓身边看着肖晓微笑道:“你好!我是骷,请问我能否和你组队?”

    好绅士啊!而且……好帅啊!比教官还要帅!

    肖晓果断的点头同意,并且伸出一只手道:“你好!我是肖晓,欢迎你的加入。”

    现在还缺一个人,肖晓又在人群里打量着。这时肖晓看到常忆岚在人群中孤零零的发愣,她对常忆岚喊道:“忆岚!这里这里!和我们组队吧!”

    常忆岚被肖晓的声音拉回了思绪,看到了所有人都组合好了队伍。她只能朝肖晓走去,虽然来之前也有人和她说了组队。不过现在看情况应该是那些人临时出尔反尔找了别人。

    现在肖晓的队伍组合好了,分别是:骷,常忆岚,肖晓。

    等所有的组合排好以后,人群中有一名血奴大喊道:“教官!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教官不屑的向那名血奴看去:“你被淘汰了。”

    “这不公平!你这里有三十一个人,不管怎么样都会有一个人不能组合到队伍的。”那名血奴忿忿不平,他认为自己被教官不公平对待。

    不料教官道:“你连就简单的人际关系都没有,你还有什么资格出来混?”

    “你是吸血鬼,你偏袒那些吸血鬼。如果今天剩下的是一名吸血鬼,你肯定会想办法让他组合队伍的。”那名血奴还在叫嚣。

    而教官却怒了,一步步逼近那名血奴道:“我曾经也是血奴,既然你没有先天的身世。你后天为什么不能努力?那么多血奴都可以组合队伍,为什么你不可以?”

    “我……”那名血奴似乎还想解释,却见教官怒火冲天的指着肖晓。

    对着那名血奴道:“她来之前是不知道规则的,因为她在所有人组队的时候迷惑了。可是在临时的时候她可以吸引到陌生的贵族吸血鬼前来,也可以找到认识不到十分钟的血奴前来。这就是实力,而不是你这样在这里对着我吼。”

    那名血奴虽然知道教官说的是事实,可是内心却还是深深地不甘心。

    教官曾经也是血奴,所以他在这次选拔中对于吸血鬼和血奴都是一视同仁的。现在对于这位,他也是忍着心中的怒火对他道:“你已经出局了,离开后好好想想吧!吸血族不需要只会咆哮的家伙。”

    等那么血奴离开以后,肖晓再一次回想起刚刚教官的话。她突然好佩服自己:原来我这么厉害,我这么有人格魅力!

    小插曲结束了以后,教官又开始了下一步的讲解。

    而在宫殿内的季金辛看着电子屏幕上的一切,她眉头微皱道:“把五长老找来。”

    不一会五长老便来倒季金辛跟前,恭敬的问道:“王有什么吩咐?”

    季金辛指着屏幕上的骷和常忆岚,对五长老道:“尽快查清这两个人的身份家底,看看他们可否带着面具
御夫,嫡女狠贪财。”

    “是!我这就去办。”五长老弯腰告退,却不料季金辛突然叫住他道:“你先等等。”

    五长老闻声回头来,立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季金辛的话。季金辛指着屏幕上的教官,眼神中带着欣赏道:“这是中等四级吸血鬼,现在给他提升到上等四级。”

    五长老闻声一怔,小心的对季金辛问道:“此人没有立功便得到如此大的等级提升,这是不是有些不妥?”

    季金辛想了想,找个什么理由给这个吸血鬼提升等级呢?总不能说:我看他很顺眼,所以提升。

    “本王的用意需要告知你吗?还是说本王连这些小事都做不了主?”季金辛懒得去想什么破理由,官大一级压死人。反正今天这个人的等级是提升定了,更何况从血奴一步步升到中等吸血鬼。这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给他再提升一点。这也是给自己招揽力量。

    五长老不再说话,今天的这件事的确是自己逾越了。幸好大长老不在,否则又要挨批了。

    待五长老走后,季金辛看着桌子上的等级制度。

    血奴分为上中下三等,血仆分为上中下三等。吸血鬼则是下等十级到一级,中等十级到一级,上等十级到一级。最后就是贵族吸血鬼,这种吸血鬼是世袭制。随后便是长老,长老一共七位等级也是不同。再者便是亲王,最高的就是王。

    但是在吸血族内有什么过于重大的事,就需要王决定以后交给七位长老商讨。最后七位长老内有四位长老同意则可以通过。

    在季金辛看得正投入时,突然五长老慌慌张张的进来。对季金辛冷汗直流的道:“王后出事了。”

    季金辛听到这句话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一把拉过五长老的衣领逼问道:“怎么回事?肖晓出什么事了?”

    “手臂骨折。”五长老很明显是没料到季金辛会有如此反应,诚惶诚恐了一会便对季金辛道:“这件事是我保护不当,请王责罚。”

    “怎么会手臂骨折?她活蹦乱跳那么久都没出什么意外,今天是怎么回事?”季金辛这下方寸大乱了,刚刚还能悠然自得的看着资料。现在却是心急如焚了。

    五长老只能将自己方才看到的事一五一十的向季金辛报告:“王后与某贵族吸血鬼起了争执,随后在理论过程中不幸骨折。”

    季金辛汗颜,五长老说的是理论。她怎么觉得肖晓是在泼妇骂街的过程被人伤到了。

    “找个缘由把她带过来,再去通知狐狸赶过来。”季金辛也是无奈,这里的医生都是给吸血鬼治疗的。肖晓是人类,自然需要人类医生。可是她总不能去人类世界找人,现在只能把狐狸弄来。

    五长老慌慌张张的就出去了,他怎么觉得只要王一会来她就越来越忙了。

    而在医院里看着报告的狐狸突然收到五长老的密令:速回!

    狐狸见这二字还以为吸血族出了什么大事件,想都没想就回了吸血族。在见到五长老的那一刻,五长老二话不说便拉着狐狸前往王的宫殿。

    在宫殿里季金辛看着喊痛的肖晓,她虽然心疼却也没有流露表面
魅影天下之独宠杀手妃。对肖晓冷言冷语道:“听说你和贵族吸血鬼吵了起来?”

    “你!”肖晓本来就感觉到了委屈,现在却又看到季金辛对她这幅表情。这下子肖晓泪奔了,对季金辛埋怨十足的道:“都怪你!我原本在星火好好的,你非要我来这里。我来了你又给我弄到那个奇怪的地方去训练,现在受伤了你居然不关心我的伤势。你担心的竟然是你的贵族吸血鬼。”

    面对肖晓的一番歇斯底里,季金辛抿唇不语:还有心思吼我,看来伤得不是很严重。

    肖晓见季金辛不说话,她不由得怒火中烧。在床头柜上随便找了个东西就向季金辛砸去。季金辛条件反射的躲开了。

    见状肖晓更是火大,你厉害是吧!我就不信我砸不中你,一时间肖晓将自己能够拿到的东西统统向季金辛砸去。而季金辛也纷纷躲过。

    “你!”肖晓从床上起来,她想离开这个地方。这个人也太讨厌了,结果没想到刚刚起身就被自己方才扔下去的东西绊倒了脚。

    本以为自己要和地板来个爱的拥抱,结果没想到自己掉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肖晓知道是被季金辛接住了,可是在一瞬间的愣神中。却听到门口有人道:“呀!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你们继续,我等会再来。”

    肖晓听出是狐狸的声音,赶忙从季金辛的怀里退了出来。

    季金辛却面无表情的对狐狸道:“她受伤了,你快点过来看看。”

    其实五长老在大殿内疑惑满满,为什么不用族内的医师而舍近求远去找亲王回来呢?

    虽心有疑惑却不敢发问,稍稍有些眼色的人都能知道王现在心情不好。自己可不敢现在去惹怒王,不敢五长老却还是对心腹道:“去查清楚那位王后到底是和身份。”

    犹豫了半晌,终于五长老又道:“将这件事告诉大长老和二长老,其他的先不要声张。如果有必要可以带着密令去人类世界调查。”

    “是!”那心腹离开时便已经知道自己接的这个任务,稍有不慎会令自己命丧黄泉。

    狐狸将肖晓的手臂检查了一番,一阵摇头点头的。看得肖晓不明所以,季金辛焦急的问道:“她的手臂怎么样了?”

    “这个不好说。”狐狸小声的嘀咕了一下,肖晓没听清楚而季金辛却是听明白了。

    季金辛将狐狸拉到一边问道:“她的手臂到底怎么了?”

    “你先别急,我慢慢说。”狐狸见季金辛满脸愁容,她也不再拐弯抹角的。直接对季金辛道:“前几次肖晓出了意外都是去我那里检查,次数多了我发现肖晓体内有一种特殊的东西。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是她自身生长的还是被人为放置的,但是肖晓却因为这个体制变得越来越差。”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害她?”季金辛被这番话震惊得半晌才开口。

    狐狸点头道:“有种像传说中的蛊,由于蛊根本就是半真半假的东西。所以没有什么能够具体记载,我也说不定她体内是不是蛊。”

    季金辛的眼神落在肖晓的身上,肖晓因为手臂发痛而皱起了眉头
争宠宝宝,爹爹娘亲是我的。季金辛担忧不已却又不能表露出来,自己长时间没有回来。这里的人估计绝大部分都是那些人的爪牙。有些事只能放在心底。

    这时季金辛对狐狸命令道:“不管你现在在忙什么,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查清这件事。”

    “这……”狐狸犹豫了,这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可是这是王的命令却不能不听,狐狸无奈的道:“是!我一定办妥。”

    说完狐狸拿出药交给季金辛道:“按时换药过几天就好了。”

    肖晓见狐狸走了,她狠狠的蹬着季金辛。都是这个家伙,否则自己哪来这么多的无妄之灾。于是一赌气不再搭理季金辛。

    季金辛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对向前找的那群上等血奴道:“照顾好她,有什么事立刻向我汇报。”

    待季金辛离开后便去了五长老殿,五长老看到王亲自前来自然是笑盈盈的出来迎接。

    不料季金辛的下一句话便将五长老的笑意凝结在脸上,最后换上一番罪该万死的神情。

    季金辛冷哼一声:“你好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吩咐私自派人调查王后?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也是为了吸血族着想,这位王后来历不明我们实在不够确认她对王没有二心。”五长老说的理所当然,面对季金辛时多了一股硬气。

    而季金辛跟加发怒了,肖晓此时还受着伤又听到了狐狸说肖晓体内可能有蛊。这下子又听到五长老如此说,季金辛心中犹如火烧。

    可季金辛却突然妖媚一笑,慢慢逼近五长老道:“你想造反吗?”

    “不敢!”

    闻言五长老立刻本能的跪下,这个罪名足够与他有关的所有人千刀万剐了。而且现在其他长老不在,自己到时候真的死了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那就老老实实的,不要再去弄些小动作。或者你可以试着高明一点,查的时候不要被我看到。否则你不会在存活于这个世界了。”季金辛危险的说着。

    可是她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打趣一般,若是听不到她说什么。单看季金辛的神情觉得不会想到季金辛此刻是在威胁别人。

    这时季金辛摆摆手离开了五长老的宫殿,还是回去看看肖晓怎么样了。

    还未走进肖晓便听到了肖晓埋怨的声音:“该死的纪念,别让我找到机会。否则我一定……”

    “一定什么?”季金辛料到肖晓接下来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她邪气的笑道:“我说过了,除了骂我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难不成你忘了?”

    肖晓冷哼一声,阴气不定的家伙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见状季金辛笑道:“我给你一个离开的机会要不要?”

    “你是说我可以回到人类世界?”肖晓终于面露欣喜,可是却又不相信季金辛会如此好心。

    看肖晓的那个模样简直就像是讨糖果吃的小孩子,季金辛心情终于好了些
穿越网王之筱嗳。对肖晓笑道:“当然可以让你回去,不过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闻言肖晓立刻变了脸色,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怎么好心。

    季金辛在肖晓床边坐下,面露忧伤的对肖晓说:“这次的选拔中出现了叛徒,我想让你成为我的心腹将那个叛徒解决掉。”

    肖晓着实被吓到了,看着季金辛好一会才支支吾吾的道:“你们,你们吸血鬼出现叛徒找我有什么用呢?我什么都不会,能不能顺利进入选拔都不知道。而且我们现在受伤了,说不定我已经被淘汰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就算是淘汰了我也能让你再进去。至于选拔的内容我也会提前透露给你的。”季金辛往床上又挪了一点。

    肖晓闻言倒是觉得可以考虑考虑,可是这里全部都是吸血鬼她一个人类待在里面危险系数太大了。

    “要是那些吸血鬼要伤害我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他们。”肖晓说到这里倒是显得无奈,不过语气中却带着一丝撒娇的感觉。

    季金辛讪讪的笑道:“大不了你告诉他们,你就是王后。只要这个身份说出来绝对不会有人敢伤害你的。”

    说完季金辛将自己全部挪上了床,而肖晓却已经歪着脑袋胡思乱想。她才不要承认自己是王后,到时候怕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等到肖晓反应到自己的床上多了一个人时,季金辛已经厚着脸皮睡着了。

    “喂!你起来,给我起来啊!我现在是伤员,你还抢我的地盘。”肖晓用一只手使劲的推搡着季金辛。

    可季金辛却不老实将肖晓一并拉下,静静地抱住小声的呢喃道:“别动,既然知道自己是伤员就该好好休息。”

    “这是我的床。”肖晓看着闭着眼睛假寐的人,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着。

    “这个时空都是我的,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现在,你也是我的。”季金辛突然觉得做王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至少每次都能让身边的这个人吃瘪。

    肖晓这次小小的挣扎了一下,不服气的道:“我是人类。”

    “再吵就把你变成吸血鬼。”季金辛突然睁开眼睛,盯着肖晓的脖子一本正经的威胁着。

    哼!

    肖晓不再说话:季金辛,我不是欺软怕硬。我只是现在受伤了不想和你吵,我大人有大量放过你一马。等我好了我一定饶不了你。

    季金辛的视线还停留在肖晓的脖子上,虽然刚刚只是想吓唬吓唬肖晓。可是现在却挪不开视线了,季金辛现在离肖晓如此近。肖晓体内的血液对她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疑惑。季金辛越发的朝肖晓靠近,她脑袋放空着只是觉得咬下去应该会很美味的。

    原本受了季金辛威胁的肖晓心不甘情不愿的闭上双眼准备睡一觉。结果没想到闭上眼睛没一会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抵在肩膀上。

    睁开眼睛却看到了季金辛对着自己的脖子露出了吸血鬼的牙齿。肖晓被吓得大叫起来,一把推开了季金辛。而季金辛却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清醒过来,收起了利齿看着害怕得瑟瑟发抖的肖晓。

    季金辛眼里划过一抹心疼,她只能将肖晓搂在怀里
步步升妃。懊悔的道:“对不起!我只是想吓吓你的,可是我没想到会这样。”我没想到我会失控。

    肖晓还在恐惧中,不敢抬头看季金辛。生怕看到了那个不一样的人。

    可是听着季金辛的话缭绕在耳边,肖晓一肚子的委屈顿时哭了出来。季金辛自知理亏一边安慰着一边注意肖晓不要碰到受伤的胳膊。

    在肖晓哭累了一会才趴在季金辛怀里睡着了。

    见怀里的人没了动静,季金辛才将肖晓放倒在床上。用手帕将肖晓脸上的泪水擦掉,叹了口气小声的道:“对不起!”

    就在季金辛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肖晓说:“姓季的!……“

    “嗯?怎么了?”季金辛以为肖晓又醒了,可是仔细一看才发觉是在说梦话。

    季金辛发自内心的笑着道:“这次你的梦里应该是有我的吧!”

    而肖晓却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一会痴笑一会皱眉。

    季金辛摇摇头准备离开去处理些事时,却发现肖晓的手还拽着自己的衣角。想了想干脆在肖晓的旁边躺下,那些事务等会再处理也来得及。

    五长老却在季金辛走后变得秃废,呆坐在椅子上。这时从他的宫殿内出现一名男人,看着五长老笑道:“五长老,你为吸血族任劳任怨。现在却被纪念如此羞辱,你还真的没有一点儿怨气吗?”

    “肆!你怎么会在这里?”五长老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头也不回的说着。

    而肆却笑道:“别忘了我也是个亲王,出现在你一个长老的宫殿里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你来干什么?”五长老起身直视肆,对于这个亲王要不是前任王下令不要为难。现在恐怕早就变成尸骨了。

    肆笑得令人发颤,他来到五长老耳边道:“我们要不要合作?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王虽然只有纪念可以,但是我们让这个纪念变成傀儡也未尝不可。”

    “你想造反!”五长老尽力压低声音对肆义正言辞道:“你可知道造反的后果?你不要命了吗?”

    ……

    “啊!”季金辛小小的打了个哈欠,这一觉睡得真香。似乎还梦到了自己变成了人类,在和学姐一起调查案件。

    看着身旁的肖晓,季金辛突然觉得很是心安。肖晓却又开始说起了梦话。

    季金辛仔细一听,肖晓道:“别咬我!我怕疼……”

    噗呲一声季金辛很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别人害怕吸血鬼咬是害怕变成血奴。这家伙居然是怕疼。

    摇摇头季金辛无奈的抹平了肖晓皱起的眉头,伏在肖晓耳边轻声道:“傻瓜,有我在没有人敢咬你的。放心睡吧!”

    在季金辛说完肖晓安静的睡着,也不再嘀咕那些似有如无的梦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肖晓的手放开了季金辛的衣角,季金辛起身离开了
君王侧,盛世医女。对门外的人小声的吩咐道:“醒了以后给她准备人类吃食,照顾好她给你提升等级。”

    这些血奴已经是上等血奴了,现在听了季金辛的话。不由得喜从心来,也就是说照顾好肖晓她们就可以晋级成为吸血鬼了。哪怕是下等吸血鬼,只要不是血奴就好了。

    季金辛也不理会那些人的谢恩,她快速的赶往五长老的宫殿。

    在见到五长老以后,季金辛问道:“他来了?”

    五长老对季金辛小声的道:“刚刚离开,这次来的目的还是和以往一样。企图让我和他们合作,而且这次肆明了的说了想要……”

    “嗯?”季金辛也知道五长老的后半句话是什么,不过还是邪笑道:“想要造反,控制我成为傀儡是吗?”

    五长老不再说话,只是将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直视季金辛,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借个胆子给他,他也不敢如此开口说出。

    季金辛越发笑得猖狂,眼底划过一抹厉色。对门外的人喊道:“来人,将五长老带下去看守起来。”

    五长老不由分说的被一群训练有素的吸血鬼带走,紧接着季金辛对人道:“五长老背叛吸血族,勾结异类。”

    等季金辛处理完这件事的时候,她便心情大好的回到了王后的寝宫。在推开肖晓的房门时,便看到肖晓在美食面前吃的正欢。

    “你……唔,去哪了?”肖晓的嘴巴里塞着一根大鸡腿,导致现在说话结结巴巴的。

    季金辛坐到肖晓面前,随手拿起肖晓喝的牛奶小小的抿了一口。随后正准备吃那些食物时,却被肖晓打断。

    肖晓咽下口中的食物,死死的盯着季金辛问道:“你刚刚去哪了?”

    “我刚刚去看了看我的后宫佳丽,怎么你也想去吗?”季金辛开玩笑的说着。

    结果没想到肖晓眼底的那么光亮变得暗淡下去,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腿对季金辛呢喃着道:“我这次梦里有你,你为什么不问我!”

    说完再一次啃了一口鸡腿。

    坐在肖晓对面的季金辛突然愣住了,肖晓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喂!还在想着你的后宫佳丽呢?”肖晓见季金辛犹如个二愣子一般呆呆的不说话。

    “啊?没有啊!”季金辛见肖晓语气不对,脱口而出道。

    肖晓正在狂吃鸡腿,突然听到季金辛那不对劲的语气。她抬头看着季金辛,却发现季金辛此时一脸的呆萌。

    “哈哈哈!”肖晓也不再赌气啃鸡腿,看着呆萌模样的季金辛。她心情大好的拿出自己的爪子掐在季金辛的脸上,可怜某吸血王还没弄清楚情况脸就被人家□□了。

    不管了,虽然不知道肖晓到底在干什么。但是能看到这个家伙笑了就行。

    季金辛也跟着肖晓一块傻愣愣的笑了起来,要是狐狸这个时候在。她一定会八卦的告诉季金辛肖晓刚刚的语气是在吃醋。可惜现在狐狸不在
嫡子妖娆

    一顿饭在欢声笑语中度过,饭后吃的饱饱的肖晓躺在椅子上摸着肚子。打了个饱嗝,异常满足的说:“你这里的东西真好吃,尤其是鸡腿。非常的合我口味,应该给你点个赞!”

    说完了肖晓看着桌子上的残渣,其实留在这里也挺好的,至少食物异常美味。

    季金辛见肖晓吃的欢,她也兴奋的笑着喝掉最后一口牛奶。

    其实季金辛是想喝西瓜汁的,可是害怕又被肖晓误会。她还是选择喝牛奶,因为在吸血族里喝红色液体,正常人都不会认为那是在喝西瓜汁。

    在牢里的五长老忿忿不平的看着眼前的人,他语气不善的道:“肆!你还有脸来,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被王误会?我又怎么会落到如此下场?”

    肆笑得癫狂,眼里却清晰明了。鄙视的眼神看向五长老道:“你有现在这个下场只能怪你那高高在上的王,若是她信任你。你何须在这里受苦?”

    五长老怨恨的看着牢外,对肆道:“给我点血喝。”

    肆从身上拿出一小瓶血,交给五长老。

    同情的看着正在吸血的五长老,他面上做出于心不忍的表情道:“可怜,可悲,可叹,可惜!你堂堂一个长老,今日竟然沦落成了阶下囚。”

    五长老不理会这个疯子。不过既然王说了将计就计,那么自己的戏就要做足了。

    肆继续同情的看着五长老,做出一副心疼的模样。随后对五长老好意的说:“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纪念不过是个孩子。虽然她现在是高高在上的王,可说到底她却不过二十多岁。这点年纪,这点资历对于我们吸血鬼而言。她实在是太年轻了,会做出这等糊涂事也是情有可原。五长老还是不要怨恨王!”

    “你到底想干什么?”五长老按照原定计划,对肆恶狠狠的问着。

    肆见五长老这幅语气,自认为这人已经上钩了。于是他继续道:“王是至高无上的,就算是王有何过错。误会了你,冤枉了你。你也不能心存恨意,否则就是大逆不道。”

    “够了!”五长老佯装自己被肆的话激起了心中的愤怒,他对肆毫不客气的道:“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

    虽然作为长老这样对亲王说话实属大不敬,可是现在肆却不去计较这些。只要五长老内心有了愤怒,对纪念有了怨恨。那么他的目的便达到了。

    肆不露痕迹的离开,在牢中的五长老看着手中装满血的小瓶子。

    不一会季金辛便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她看着牢内的五长老道:“事情进展如何?”

    “他基本已经相信了,不过还是有所防备。我会慢慢试着取得他的信任。”五长老对季金辛说着。

    而季金辛在看到五长老手中的小瓶子时,她微微皱眉道:“这个是他的?”

    五长老将还剩有小半瓶的血交到季金辛手中,对季金辛道:“这个是刚刚我找肆要的。”

    季金辛将那瓶血打开放到鼻子边闻一闻,随即笑道:“这个血虽然美味,可是里面加的东西可不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