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综武侠]大师兄要丸> 第48章 城
    一身黄衣,肩披□□,来人正是天龙寺的枯荣大师。

    “阿弥陀佛!”枯荣大师左手一伸,轻松收回弹回的那串佛珠,右手齐胸作竖直状,对李莫愁行礼道,“李施主,我们又见面了,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再次见到打伤自己的罪魁祸首,李莫愁冷笑着回了句:“托你的福,我还没死。”然后右手一松,“咣当”一声,短剑被丢在了地上。

    “李施主说的哪里话,当日贫僧也只是想成人之美罢了,且陆庄主也早已娶了何小姐为妻,施主你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呢?”像是在看一个冥顽不灵的人,枯荣摇了摇头,却依旧满目慈善,眼含包容,“冤冤相报何时了,爱情不过镜中花,水中月,施主又何必执着其间呢?善哉!善哉!”

    李莫愁也不急着对付对方,捋了捋肩上的发辫,慢悠悠的开了口:“枯荣,你不回天龙寺好好念经拜佛,怎的净管起这种男欢女爱之事了?这可有些亵渎神灵,就不怕佛主怪罪吗?”

    枯荣不为所动,依旧牢牢站在陆展元的身旁,道:“阿弥陀佛!施主妄言了!”

    “哼!虚伪!”李莫愁说完,没再理会枯荣,只是看向陆展元的方向,说:“陆展元!你也就这点本事了,打不过就躲着臭和尚身后,可真是给你们陆家庄长脸!”

    听到这,陆展元依旧没开口,只是握紧的双手显露了几分心情。

    边上的枯荣见此,皱了下眉,说:“李施主,贫僧记得与您有十年之约,十年之内,你不得进嘉兴城陆家庄找陆庄主的麻烦,你现在这般食言可有违江湖道义。”

    一听这话,李莫愁直接变了脸色,厉声道:“道义?你和我说道义?你这老秃驴仗着武功高欺负我个晚辈算什么道义?他陆展元欺人在前,悔婚在后,这也是你口中的江湖道义?不过是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罢了,你也配和我说道义!”

    “施主!你!”枯荣眉色皱得更紧了,握紧手上的佛珠,脸上的慈色也消失无踪,一副恼怒摸样。

    见到枯荣变色的摸样,李莫愁自己倒冷静了下来,勾起一抹蔑笑,说:“怎么?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了,不是说出家人要戒嗔戒怒吗,大师是准备破戒了!啊?”顿了顿,见枯荣怒色更重,却不知顾忌着什么没有直接动手,她更开心了,变继续道,“况且……你这回可不是我毁约,这是陆展元他自己撞在我手上的,你也只说了让我不进嘉兴城陆家庄闹事,可没说陆展元自己撞在我手上我还要手下留情,我可不是有些人,还是很守约的
新婚燕尔,总裁老公不是人。”

    说到“某些人”的时候,李莫愁瞄了眼慢慢站起来的陆展元,意思不言而喻。

    “阿弥托佛!”又是一句佛号,枯荣对李莫愁道:“施主诡辩!老衲自叹不如。”

    最会诡辩的就是你们这些和尚了,李莫愁心想,不过,今天有这臭和尚杵着,估计是动不了陆展元了,虽有些遗憾,倒也没太失望,反正,收拾他有的是时间,她不急,况且……

    李莫愁眼角看了下边上的何园园,她还有更重要的事要确认,现在姓陆的性命已经不值得她太费周章了。

    想到这,李莫愁也不耐烦再和枯荣纠缠,直视前方的陆展元,说:“陆展元,当日在婚礼上我伤你一剑,而在崖边你也还了我一剑,我们本已了清,我今日杀你,不为自己,只因你还欠了一人一命,今日,这臭和尚替你挡了一劫,但是,你最好十年之内别再出嘉兴城,否则,我李莫愁在此立誓,若让我再遇到你,无论何时,无论你身边有什么人,我定会追杀你至天涯海角,不死不休!你待如何?”

    听完最后一个字后,从刚刚开始,就一直低着头没开口的陆展元这时有了反应,原本因散发而看不清的脸也慢慢抬了起来,却是一脸的平静。

    看了看肃着脸的李莫愁,陆展元没有急着回答,反而开口问了个奇怪的问题:“他是谁?”

    陈义和钱钟:“……?”

    何园园倒是隐约猜到了些,但有有些不敢相信,觉得自己多心了。

    仿佛觉察不到右手抽搐的麻痛,陆展元觉得自己心里闷闷的,当听到李莫愁不再纠缠他的时候,心里想的不是松了口气,而是另一种懵然的郁气,就像……就像小时候自己玩的玩具,即使后来旧了坏了,若母亲要拿过去送给别人,他就非常反感的那种感觉,是他的,就应该永远是他的,即使是摔个粉碎,他也不容他人染指他的东西,他讨厌任何觊觎他物品的任何人,而现在……

    顿了顿,陆展元再次开口,这回声音更响亮了些:“他是谁?”

    李莫愁沉默了会,开口说了句“你无需知晓!”

    “呵!”不知是在笑谁,陆展元冷笑了下,说:“你不说我也猜到了!”

    “那又何必问?”李莫愁不耐的看向陆展元,继续问:“不用顾左右而言他,我刚说的你都听到了吧!”

    “好!”这回陆展元没再废话,直接干脆利落的回了个肯定,“今日这一针,就算陆某还你当日在终南山的救命之恩,你无需给我解药——”

    不等陆展元说完,李莫愁就接了句:“我本就没想给你解药!”

    “你——”

    没再听对方说什么,李莫愁干脆利落的转身,完全不管身后两人的表情,直接走向钱钟等人的方向。

    来到钱钟身前,看了看对方从刚开始一直保持的挡针靠墙动作,说:“给我开个房间,我要住这!”声音很是轻柔,仿佛刚刚对钱钟狠下手的人不是她,且话的内容,完全没有缺钱麻烦人的自觉,却又不是因高傲而无视他人,只是一种--嗯,无知者无畏吧,旁边的何园园这般想着,估计李莫愁完全没把银钱放在心里,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根本没有一种客气、礼貌的自觉
总裁专属,宝贝嫁我吧!

    如果问她,或许会回一句“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不知道为什么,何园园突然有种被对方帅到的悸动,刚刚痛打渣男的样子帅毙了,还有后来打不过却依旧气场碾压的样子也酷毙了,御姐啊!她好像被圈粉了,偶像啊!好想要签名啊!!!

    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何园园刚兴奋起来的心情立马蔫了下来,反应过来自己也只能想想了,目前为止,她还没自信对方见到她跑过来,不会一剑劈了她,果然都是那姓陆的错,何园园迁怒的想到。

    李莫愁说完,钱钟还有些恍不过神来,这李姑娘说打就打,说停就停,说住店就让他付钱,他表示,这也太……不客气了吧!他才不……

    好吧,看了看即使身高比他矮,却依旧让他觉得自己被俯视了的路姑娘,钱钟只能调整好心态,就是开口依旧有些结巴:“呃……当然,我……我这就下去让掌管再开间上房,请李姑娘稍等。”说完就转身准备下楼。

    “还有,我不想再看到后面的人!”

    “这……”看了看李莫愁身后的人,钱钟没一口肯定,毕竟这家客栈又不是他开的,而且还有天龙寺的高僧,就是他开的客栈他也没这面请动人家啊,这李姑娘也太任性了些吧!适应了对方的气场,钱钟开始有些不满了,即使,对方是大师兄交代让他照顾的朋友。

    好在后面的人也知道自己的不受欢迎,没有让钱钟多为难,陆展元直接开了口,说:“我们这就走,打搅多日,在下现行告辞了!”后面的话是对着钱钟说的。

    走了几步,路过门口的时候,陆展元扭头看了看何园园,见对方依旧是一见他就躲的摸样,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说了句:“沅君……你好好保重,等你恢复记忆,我会来接你的……我会永远等着你,等着你记起我!”像是在向谁赌气般,陆展元最后一句话说的尤其响亮,可惜……

    “放心,你负了我是你我之间的事,我不会拿她怎么样!我说到做到!”这是以为对方担心她对何园园动手,因着后面的事,她也不想何园园随陆展元离开,便主动开了口。

    “最好如此。”说完,陆展元脸色愈沉,对着旁边的枯荣大师行礼道:“大师!我们走吧!”

    “既如此,各位施主,老衲也告辞了!阿弥托佛!”枯荣行了礼,现行离开了。

    紧跟着往前走了几步,陆展元回过头看了看身后,却见李莫愁已经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门,这导致下楼时的他,脸色比刚刚更黑了。

    屋子里。

    “你……你要干嘛?”陈义有些哆嗦的护着身后的何园园,对进来的李莫愁说道。

    李莫愁直接逼近两人,进门,然后,“啪”的一声,这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钱钟下楼订房了,屋子里顿时就剩下了李莫愁、钱钟、何园园三人。

    一阵诡异的沉默。

    陈义吞了口口水:“…………”五师兄救命啊!

    何园园:“…………”吾命休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