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长生之路> 第25章 《长生辞》
    在“惊/变”这一重,云萝需要每日服用丹药来滋养丹田里的獬豸图腾。

    刚浮现出来的獬豸图腾还是只幼兽,它会在丹药的滋养之下长大,等到它长到成年,云萝便可以彻底开始修炼,踏入灵通境修士的行列。

    而这个滋养丹田的过程,也刚好需要三个月,在这个问题上,哪怕丹田再优秀,也不能急进,只能慢慢来。

    既然本来就要慢慢滋养,刚好,云萝就腾出空来帮卓立完成娱乐系统交代下来的任务了。

    而这样的一个任务,因为影响到五气连枝五个人的利益,所有人都没推卸责任,全部参与了进来。

    白洛请灵歌苑的老板吃了顿饭,让他破例收了云萝,将云萝安排到了两个月后的赛事里,还请了最好的师傅来教云萝唱歌。

    希音挑了一首五十年后在大界灵猫界名声大噪的歌,歌名为《长生辞》,他愿意在云萝表演的时候以琴伴奏。

    卓立利用群星阁的渠道帮云萝造势,为她做足了宣传。

    为了培养云萝唱歌时的情感,秦玄明动用了魂术,将歌里表达的那个故事用幻术的方式呈现给云萝,让她一遍遍的亲身感悟,体会歌中的情感。

    时光如白驹过隙,两个月转瞬即逝。

    灵歌苑每年一次的头牌歌会,开始了。

    在灵歌苑大厅里,歌台已经搭好,追风城内各种有头有脸的角色齐聚一堂,前来捧场。

    灵歌苑每年一次的头牌歌会,是许多年轻男女闲暇时的谈资,每年灵歌苑都会出现那么一两个特别亮眼的新歌者,有很多人都已经开始猜测,今年是哪个新人会凭一首歌扬名。

    歌会已经开始,去年的头牌歌者花韵儿第一个献歌,一首《幽谷寻声》唱的活泼婉转,歌声甜而不腻,入耳舒服极了。

    后台内,已经领好号牌的歌者们忐忑不已,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紧张激动的神色
男神,快到碗里来

    只有云萝面色冷淡,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云萝身上的一套行头都是白洛借来的,华丽精美的羽衣、光芒璀璨的头冠、灵光流转的皮靴……衬得她高贵了不少。

    云萝的身份早就被传播了出去,参加这次歌会的歌者都知道她是白洛的徒儿,再加上云萝脸上一直都是面若冰霜,所有人都以为云萝是胜券在握,更是不敢接近她。

    实际上,云萝比谁都紧张,只是她的脸僵,表现不出来罢了。

    别人输了,不过是输一场歌会罢了,而她输了,却有可能断送整个修炼之路。

    她比任何人都想得到胜利。

    大赛即将开始,她那四位师父也各自忙碌去了,都在为她这场演出做最后的辅助。

    在云萝身边,希音冷着一张脸调试琴弦,从他来找云萝到现在,他愣是没说半句话。

    在忐忑之中,云萝又听完了四个竞争对手的歌声。

    眼看下一个就是自己了,云萝心中愈发没底。

    其他歌手的嗓子都比她好很多,云萝虽然经过了两个月的特训,嗓音也比不上他们。

    她的杀手锏只有希音的琴,还有那首极有可能会大火的曲子。

    当云萝和希音站在了等候区时,卓立姗姗来迟。

    他一路小跑着来到云萝身旁,用手做扇,朝着自己的脸扇了扇风,抱怨道:

    “妈的,累死我了。总算是搞定了!”

    云萝问:

    “三师父,你去做什么了?”

    卓立坏坏一笑,凑近云萝,在其耳畔小声道:

    “我帮你灭了几个劲敌。九号的那个女的,我手里有她出轨的证据,我威胁她,她主动退赛了;十一号那个男的,他服用过‘绕梁散’,服用之后嗓音会比原本的好听三成,我把他举报了,现在活动方已经临时撤掉了他的比赛资格;十九号、二十三号、二十四号、二十七号这四个人,昨天我给他们下了药,他们的嗓子暂时废了,要三天之后才能恢复……”

    听完卓立做的这些缺德事,云萝吓了一跳。

    为了赢,卓立还真是不择手段。

    卓立炫耀完自己的成果之后,又幽幽一叹:

    “不过跟白洛做的事比起来,我这些都是小儿科啦!白洛已经买通了八成的评委,他们都会把第一名投给你。再加上我除掉了那几个最优秀的,这样一来,你得了第一之后就更不会有人怀疑什么了。”

    云萝不知该说什么好。

    既然大师父白洛早就买通了评委,那她这两个月来提心吊胆的练一首曲子岂不是浪费感情了?

    不过,听到这样的承诺,云萝一颗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重生之倾世帝王

    虽然搞这种小动作对其他歌者不太公平,但这场输赢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输不起。

    她倒也没什么可愧疚的。

    前一位歌者唱罢,主持者喊出了云萝的名字。

    云萝看向希音,轻轻向他点了下头,二人一同登上歌台。

    一身华服的云萝站在歌台正中,调整好扩音法宝的位置。

    希音坐在云萝身后,放好黑琴,轻轻扫了一下琴弦。

    琴声起。

    希音的琴声悠扬婉转,张弛有度,只一小段,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云萝身上,期待她接下来的表现。

    其他歌者都要先报出歌名再开始唱歌,云萝却是直接就开口唱了起来。

    她的嗓音并不甜美,是清澈而冷淡的,她淡淡的唱着,就像是一个旁观者,没有代入任何情绪——

    “青岚风沙缠,长亭烟波暖,流月帝浆满,古溪水源源……”

    “青岚”、“长亭”、“流月”、“古溪”……这些都是界名,长长的一段词,云萝唱出了二十多个大中小界的风景。

    唱风景的词,再配上云萝毫无情感的嗓音,就好像是一个人在阅读游记,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无法叫人称赞出半句。

    台下的人开始失望、疑惑、不屑、冷眼旁观。

    但当各个界的场景唱完,希音的琴声倏地一换,从悠然变的婉转深情。

    云萝口中的歌词也变了,歌词的内容娓娓道来一个小故事。

    故事的内容是一对恋人生死相别,女修生前的愿望就是走遍三千世界,而男修则带着女修的魂魄,帮她完成这个夙愿。

    为了完成女修的心愿,男修苦修,得了长生,他长生只为走的更远,带着女修的魂魄看尽世间繁华。

    三千世界,何止三千?

    最终,男修还是死在了旅途上,他寿元耗尽,却没能走完所有的世界。

    婉转动人的旋律,凄美的词境,牢牢抓住了在场听众的耳朵。

    就连云萝那种淡淡的,没有情绪似的嗓音,也格外适合这首歌的凄美,她平静的唱着,不矫揉造作,不故作煽情,却将所有听众都自然而然带进了故事里。

    “……孤身觅长生,阴阳两相远,待到繁华踏遍,身消陨,终相见。与你忘川话平生,重入轮回两不见。”

    当最后一段唱罢,希音的琴声戛然而止,就犹如歌中男修的生命无奈中止。

    云萝眺望远空,目光没有落在任何人的身上
我的除灵日常

    而歌台之下,一片安静。

    云萝沉默片刻,淡然谢幕,带着希音下了歌台。

    当云萝从人们面前消失,台下的人们才意犹未尽的讨论起这首歌。

    哪怕是最痴迷乐曲的人,也叫不出这首歌的名字,不知道这首歌是谁谱的曲,作的词。

    一首歌曲,自然有褒有贬,即便大部分人都表现的对这首歌很感兴趣,但还是有那么一小部分的人开始挑刺,数落出了一大堆缺点。

    其中,云萝的唱功最被人无法容忍,不少人都觉得要是换个歌者来唱,会比云萝唱的更感人。

    也有很多精通音律的听众对这首歌的谱曲大为称赞,曲子堪称完美,足以流传百年。

    只是,议论了好半天,这首曲究竟叫什么名字,却依旧是没人知道。

    对云萝这首歌的争论声持续了好一会儿,甚至影响到了云萝后面那个歌者,哪怕她唱的也不错,但直到唱完,也没几个人关注到她。

    而在后台,云萝已经脱下华服,换上了自己平日里爱穿的短打,她和希音卓立悄然离开,绕到了台前某桌上。

    在这桌上,白洛和秦玄明正坐在那里,饶有兴致的听着台上歌者演唱。

    云萝落座,小声向白洛提出了自己的不满:

    “大师父,既然你已经确定我能得第一,为何不早些告诉我?”

    白洛笑道:

    “如果早就告诉你了,你这两个月还会这么努力吗?我就是想看看你拼命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成果。而你的表现,也比我想象中好很多,令人刮目相看。现在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就算我没做那些小动作,今年的第一名,也注定是你的。”

    秦玄明在一旁笑眯眯地问:

    “云萝,好多人都是第一次听这首歌,在讨论你那首歌究竟叫什么名字,你为何不报歌名?”

    云萝看了身旁的卓立一眼:

    “是三师父不让我报歌名的,他说这样能增加一点话题性,让听众猜歌名也是一种乐趣。”

    卓立努嘴,指了一下旁边的几桌:

    “事实证明,这招有用。你看,他们还在纳闷这首歌为什么没名字呢。”

    云萝捧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清茶。

    既然评委早已买通,那接下来,他们只需要等待结果就好。

    一个时辰后,所有歌者都已唱完。

    很快,灵歌苑的头牌也选了出来。

    而头牌,正是云萝。

    卓立这个不大不小的劫难,有惊无险的度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