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红楼]大老爷的逆袭之路 第56章

    “这次委屈你了,若岚”贾赦拉着张氏的手,他懂张氏的委屈,第一世,他何尝不委屈,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名声却早已乱大街,他分辨都不能,如现在的张氏,贾赦明明保证三十无子才纳妾,自己怀有身孕,且长子都已五岁,现在妾室都要有两个了。

    张氏听贾赦这样说,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妾身不委屈,只要夫君好好的,妾身怎样都不委屈”张氏哽咽道。

    “你啊,这一次那两个丫头伺候我有功,我不能随意的安置她们,这天下,文人的嘴巴笔尖,比刀剑还利,如果我苛待对我有恩之人的名声传了出去,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这次还请你受些委屈,等时机到了,寻了这两个丫头的错处,再打发了她们罢”贾赦很无奈,你看,男人的保证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脆弱。

    张氏的眼泪直落,好一会儿后,才抽出贾赦抓住她的手,拿出帕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道:“夫君与我本就一体,夫君无奈,妾身怎可能不知,这次也怨妾身无能,无法守住夫君的后宅,夫君不怪罪妾身,妾身已是感激”张氏说道后面,又泪崩了。

    贾赦见状,也是心疼,他将张氏拉入自己的怀中,“若岚,对不起”。

    “没事儿的,夫君还要备考,我这身子……,正好有两个人照顾你,我也安心”张氏牢牢的抱住贾赦,她也知道这事不怨贾赦,到底她的心还是伤了。

    对于张氏伤心,一时之间,贾赦也不知如何弥补,且殿试在即,他也读了这么多年书,也想尽力一试,这种情况下,只能把自己的岳母大人叫过来,让她来开解张氏。

    “你家奶奶如何了”张母到了贾家,见过贾母后,就来了张氏的院子里,听闻张氏正在小憩,倒是没打扰,只问白蔹,张氏现在的情况。

    白蔹得知白前和白矾提成姨娘,心下恨得不行,言语中颇有对贾府的不满以及对白前和白矾两位姨娘的愤恨,“白前和白矾那两个小蹄子真是作死,还有贾家”白蔹说得义愤填膺的,好似在替张氏不满,其实自己内心中,满是嫉妒。

    张母是怎样的人,见白蔹这样,怎可能不知她在想什么,张母也没说什么,只等她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后,便默不作声了
天之九野

    白蔹见张母这样,也讪讪的,不好再说什么。

    张氏也没睡多久便醒了,见白蔹没在屋内,便想可能是在外屋,开始叫人。

    张母见张氏醒了,直接站起来,去了张氏的卧室,进去之前,还让所有的丫头留在这里。

    “母亲”张氏见张母过来了,立马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醒了,喝口水”张母见到张氏,嘴角也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她并未直接去张氏身边,而是先在桌旁到了一杯茶递给张氏。

    “母亲怎的今日来了,我都不知道”张氏就着张母的手,喝了口水,道。

    张母放下杯子,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还不是赦儿那孩子跑去府上接我,我才来的,他说你最近不好,我心里也是担忧,你初二回门都没办法回,可想你这一胎怀的不好,见赦儿过来接我,我便来看看你,也好放心”。

    “都是女儿不好,让母亲担忧了”张氏想到府里的这些事,见到母亲的兴奋就淡了。

    张母见状,倒也没表现不开心,只道:“上次我来贾府,还是瑚哥儿的一岁生日宴,后来都是你去张府看我,近些年,朝局难测,你父亲因太子被弹劾,你三个哥哥也被连累,即使做官这么多年,半步也不能进,你大哥和三哥只能求了外放,府中的几个女孩儿中,唯有你是我亲生的,日子过得也是最好的,我平日里也是放心的,所以在你身上用的心也最少,还记得你幼时,待字闺中,也是我□□出来的聪明姑娘,德言容功都是一等一的,现在怎的不如以前了呢”。

    听完张母的话,张氏沉默了。

    “我也听了白蔹那丫头说了当时的情况,赦儿病着,确实身边需要照顾的人,你婆母趁机把两个通房丫头提成妾室,那也理所当然,你心里不舒服也是可以理解,但是这件事和赦儿有什么关系,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候,赦儿马上要参加殿试,他却还要忧心你,你就是这样为他打理后院的吗?”张母道。

    张氏继续沉默,她虽然也是知道现在的情况,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如果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贾赦对她的好,那她可以从容的当一个合格的主母,为相公生儿育女,为相公打理后宅,为相公管理妾室,但是她的心都会放在孩子身上,可是她得到过一份专属于她的感情,让她放手何其困难,即使贾赦保证说不会进入姨娘的房门,可是事事都有万一,关键这两个姨娘也不是旁人,她们照顾贾赦有功,轻易又如何舍得去。

    张母也不在意张氏的沉默,道:“母亲知道赦儿那孩子很好,好到天下所有女人都羡慕,可是生活毕竟是生活,过得在好权利再大的人,心中也总有不顺心,且不说现在只是两个姨娘,如果真有一天,赦儿有了贵妾平妻,那你又能如何?”。

    “夫君如何会有贵妾平妻,女儿并无犯七出”张氏道。

    “嫉妒还不是七出之一吗?”张母提醒。

    张氏听了,又不说话了。

    “好,就不说嫉妒,如果这个贵妾和平妻是贵人赐的呢?要知道贾府在京城虽然势大,但也不是最大的,比如说皇子或者圣人要给赦儿赐人,你让他接还是不接”张母问道。

    张氏从小在张家生活,张大人是太子座师,天然的□□,且太子为了安心,张大人有好几个妾身都是太子赏的
利刃。贾赦做官后,就进入了那个局,且以贾家的势力,必定有皇子来拉拢,除非贾赦不参与夺嫡,否者无论他投靠的哪个皇子,那个皇子要给他赐妾身,贾赦还必须接着,甚至还要装作宠幸这个妾室的模样,上位者控制下属一个手段就是后宅。

    “母亲,当时我还不懂,什么叫悔教夫婿觅封侯,现在女儿终于懂了,可是女儿好苦”张氏看向张母,眼泪直接流了下来。

    张母将张氏抱入怀中,拍了拍她的后背,道:“世上对我们女子本就不公,好在赦儿是个有良心的孩子,以后你遇到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多,你记得,要守住本心,随着赦儿的官越做越大,你的年纪也越来越大,有更多的女子会盯住赦儿,你要做的不是堵,而是疏,赦儿最后不再喜欢你了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最后继承赦儿家业的是你肚子里出来的孩子”张母语重心长,说着她自己的感悟,她也是年少时嫁给张大人的,一路看着他升官,张大人现在也有很多妾室,也有庶子庶女,但是她可以保证,如果张大人要选继承人,他一定会在她生的三个孩子中选择,不仅是嫡子,而是因为那三个孩子是最合适的。

    “母亲是怎么熬过来的”张氏小时候觉得张大人和张母也非常恩爱,虽然当时张大人也有妾室,但是每次张大人去妾室那里,张母都不嫉妒生气,张氏以为张母是因为贤惠,但是现在想来不是。

    “忍呗,伤多了也就习惯了”反正她也熬出来了,她的四个孩子中,三个男子也成家立业,女儿日子过得也不错,女婿是一个好的,对女儿也不错,三个媳妇虽然平日不和,但是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至于庶子庶女,那是张大人和那些姨娘需要操心的事情,与她何干。

    张氏听了张母的这番话,沉默了片刻,道:“母亲也不容易”。

    “没什么不容易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都看淡了,只要自己的孩子好,什么都是值得的,你现在年纪轻,怀着孩子还胡乱折腾,也是不像话”张母摸了摸张氏的肚子,已经有三个月了,但是太医检查,胎都还没坐稳,证明之前张氏折腾得有多厉害。

    “都是女儿的错”张氏也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有些抱歉。

    “这孩子是瑚哥儿出生后,你好不容易盼来的,现在来了,你倒是不珍惜起来,当初瑚哥儿落水,你就把他折腾了一次,这次赦儿生病抬姨娘,你又折腾他一次,他经得你几次折腾,还好严太医医治妇科是一等一的,这才保下他,你为了他,也不能放肆了”张母叮嘱道。

    张氏点了点头,“母亲教训得极是,女儿错了”。

    “虽然知道你不开心,但是还是得自己想通”。

    “恩”。

    “对了,白蔹这丫头你用得还舒心吗”。

    “还好吧,平日里还得用,母亲为何这样问?”。

    “我瞧着着丫头小心思极多,怕不是什么安分的”。

    张氏听了,一笑,道:“小心思多也有小心思多的好处,平日里她的消息最是灵通,帮了我不少忙,其他的丫头虽然安分,到底也太老实了些”。

    “你有你的顾虑就好,但是也要注意些”张母提醒道。

    “是,母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