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等贾赦醒过来时,已经很晚了,他扭头一看,就看到了张氏正坐在不远处打盹呢。“若岚,坐在那里干嘛,来床上睡”。

    张氏听到贾赦的身体,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贾赦醒了,连忙站起来坐到贾赦的床边,道:“夫君醒了,可吓坏人了,怎么忽然就晕倒了呢?”。

    贾赦微微一笑,伸出手,握住张氏的手,道:“是爷不好,吓到了你,府里其他人都还好吧”。

    “母亲一回来就上这里来看过了,刚刚瑚哥儿也想守着你,我看孩子太小,怕打扰到你,就让奶娘把孩子抱出去了,夫君饿了吗?我让丫头们把饭菜摆上,夫君多少也用一些,周太医可说了,夫君要在床上休息两天才行,万不可再劳累了”张氏叮嘱道。

    贾赦一笑,见张氏担忧的模样,觉得十分暖心,虽然没了父亲母亲,但是还有张氏,还有他们的孩子,贾赦觉得老天对他也算不薄。“都听你的,过些天你和我,再带上瑚哥儿去寺庙上香吧”贾赦道。

    “行,正好也去给爷祈福,万不可再生病了”张氏同意道。

    “白芷姐姐,奶奶在吗?”白术走到外屋,见白芷在,问道。

    贾赦仔细辨认了一番,道:“是白术的声音,你让她进来吧”。

    “好”张氏走了出去,然后白术进来。

    “奶奶,大爷好些了吗?”白术随着张氏走了进来,目光撇到床上的贾赦,发现贾赦睁着眼睛,惊喜道:“大爷,您醒了,老天保佑,听到您晕倒了,可把大家伙吓坏了,春嬷嬷也知道了,她还想过来看你”。

    贾赦开口道:“已经好多了,你和白芍好好照顾嬷嬷,等爷好了再去看她,她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好,就不要随便折腾了”贾赦这时候的心绪很复杂,还没做好见春嬷嬷的打算。

    白术得了消息,点头出去了,其实她也不太赞同嬷嬷现在过来看大爷,大爷现在身上有病,春嬷嬷的身体也不好,两人冲撞了可怎么好。

    “对了,大爷醒过来还没告诉母亲呢?”张氏连忙走到外院,让白芷派一个小丫头去报信。

    贾赦听到张氏贾母母亲,心里也挺复杂的,知道了这个消息,又不由得想到第一世,第一世他有太多的遗憾,都是因为贾母而起。

    “谢天谢地,总算是醒过来了,你去和你奶奶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再过去看看,让她好好照顾大爷”贾母道。

    “是”小丫头告退。

    “查到什么了吗?”贾母见赖嬷嬷回来,问道。

    “没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大爷今天也没去什么地方,只去了春嬷嬷院子,可是大爷从春嬷嬷院子出来的时候还不错,但是等回到自己院子里的时候却晕倒了,周太医说,是因为大爷前段时间太过劳累,忽然松懈下来,所以才导致病发。奴婢想了想也是,那科举可不是轻易能考的,之前东府的敬大爷参加科考之后,不也生了一场大病吗?”赖嬷嬷道
黑道军官,强娶少妻

    “也是,我这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说春嬷嬷会不会把他不是我和老爷的孩子这件事说了出来”贾母问道。

    赖嬷嬷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道:“奴婢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奴婢瞧着大爷这些年对您和老爷的感情,怎么也不像知道这件事的样子,而春嬷嬷之前没说,怎么会在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而且老爷都说要给大爷请封世子了,春嬷嬷应该更不会说了”。

    贾母点了点头,觉得赖嬷嬷说的有道理。

    “太太要是不放心,等明儿去看大爷的时候,再观察一下”赖嬷嬷建议道。

    “你说的对”贾母放下心。

    等第二天贾母去看贾赦的时候,也没得到什么东西,她的心才放下来。其实贾赦三世加起来可比贾母活的时间要长,而且贾母不过是一个后宅妇人,平日里接触得最多的就是丫头婆子,贾赦真想瞒什么东西,贾母其实是看不出来的。

    “今天的天气不错,正好带你们两个外出走走,透透气”贾赦抱着贾瑚坐在马车上。

    “这也是托了大爷的福”张氏想起昨天王氏知道贾赦要带她去上学,而带着的羡慕表情,不由得有些好笑,贾母还说只是因为贾政在金陵,不然两妯娌就可以一起去上学了,张氏觉得即使贾政在京城也不会主动带着王氏去上香。

    “爹爹,那是什么”贾瑚年纪还小,贾赦见两人平日里见不到什么外面的环境,等路人不多的时候,就让车夫把帘子拉了一角,让张氏和贾瑚观看。

    “那是蜜蜂,你喜欢喝的蜂蜜水,就是蜜蜂弄出来的”贾赦没给贾瑚讲什么花粉受精,这个时代的人,还不知道这个。

    “哇,好棒,为什么我在府里没见到蜜蜂”贾瑚问道。

    贾赦心道,你能见到才怪了,这东西可是蜇人的,府里的下人见到这些东西,早就把它们给摁死了,“因为这里才是他们生活的家,所以这里有,就像瑚哥儿住在咱们的院子里,而东府的珍哥哥住在他们府里一样”。

    “哦,我懂了”贾瑚笑嘻嘻的。

    张氏见父子两一问一答,也觉得挺温馨的。

    到了寺庙,小和尚先带他们一行人去后院歇息片刻,然后再去上香,等张氏带着贾瑚上完香,贾赦便让张氏和贾瑚由小沙弥带着,随便在寺院里逛逛,他另外有事。

    张氏见贾赦这样安排,也不问什么,只是跟着沙弥到处闲逛,而贾赦却直接去找主持了。

    这个寺院算是皇家寺庙,小时候还是老荣国公夫人带他来的,贾赦依稀记得,祖母带他来的时候,给人点了长明灯,后来祖母去世,他也被陷害,渐渐的给忘了,现在回想起来,恐怕这长明灯就是给他亲生父母点的。

    “施主来了?”和尚见贾赦坐在他面前,睁开了眼睛。

    “主持别来无恙”贾赦坐在主持对面,其实主持的脸很恐怖,但是他小时候从来没有被吓到过,反而觉得主持很是和善,主持脸上有很深的两条疤,但是就看主持的长相,毁容之前,一定是美男子。

    “一转眼这么多年,施主也长大了”主持道
空姐诱惑,染指机长

    贾赦道:“长大了烦恼更多,主持,这次来想再多点几盏长明灯”。

    主持微微一笑,道:“跟我来吧”。

    贾赦跟在主持身后,道:“我给我父亲贾代承,母亲淑娴郡主,祖父贾源,祖母陈氏个点一盏长明灯”。

    主持的脚步微微一顿,也没说什么,只继续带着贾赦向前走。

    这个寺庙点长明灯的并不多,大多他不认识,不过他还是一眼看到了祖父贾源和祖母陈氏,以及母亲淑娴郡主的长明灯。

    “咦,怎么没有我父亲贾代承的长明灯”贾赦问道。

    主持微微一笑,道:“那盏灯比较特殊,等你点了之后,也会移到其他的地方”。

    贾赦想起,当时下命令的先皇,而这家名义上也是皇家的背景,不能放在这里也是可以理解的,“皇家连我父亲的一盏灯都容不下吗?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这世界上的因果怎么是能用对错来形容的,既然点了,我们就走吧”主持说道。

    “多谢主持”贾赦闷闷的,道:“主持看年纪也不是很大,您和我祖母是朋友吗?”。

    “恩,和你祖父也是朋友”主持道。

    “怪不得你会给这些人点长明灯,我都不敢去其他的寺庙,总觉得这里是可信的,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和主持很亲近”贾赦道。

    主持微微一笑,倒也没解释什么,只道:“施主用了斋饭再走?”。

    “恩,我还记得,这里的斋饭很好吃,主持也见见我儿子吧,过了年就虚岁四岁了,虎头虎脑的,特别好玩,主持顺便也给他赐福”贾赦向主持介绍他儿子。

    主持笑了笑,道:“也好”。

    “夫君,这位是?”张氏见贾赦带了一个和尚过来,看和尚的穿着,不像是普通和尚。

    “这位是祖母祖父的朋友,也是这间寺院的主持,我请他来给咱们儿子赐福的”贾赦一把抱住贾瑚,把小孩递给主持。

    主持抱过小孩,看他的知识,贾赦就表示,绝对是专业的,这个主持在出家前一定有过家室,否则动作怎会如此标准。

    贾瑚倒也不认生,他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和尚,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主持的脑袋,奶声奶气的说道:“光的”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我有”。

    张氏见到贾瑚的行为,连声阻止,“瑚哥儿,这位是大师,不能这么做”。

    “不碍事的,都是出家人,怎么还会讲究这些”主持开口道:“令郎很聪颖,可不能逼迫,尽可以放手让他自己成长,只稍稍引导一番就好”。

    “主持真是明白人”贾赦赞叹,想起第二世的虎爸虎妈,动不动就打小孩,贾赦虽然理解他们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可是这对孩子心理发展并不好,不过贾赦倒是赞同贾政教训贾宝玉,动不动就是女儿是水做的,男人是泥做的,又自诩惜花,你妹,你不也是泥做的,干嘛要去污染那些水做的姐姐妹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