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有了贾赦的吩咐,张氏马上就替史鼒张罗起来了,她先是回了张家,问张母有没有合适的人推荐,毕竟贾家这边的人脉都是武将,而张家的人脉也都是文臣那一块,张氏是见过史鼒的,觉得那孩子也挺温和的,不像一般的武将人家出来的孩子,所以张氏下意识的在想在文臣中间给史鼒找妻子。

    “你和孩子,糊涂了不是,史家是什么人家,是西北的守关将军,咱们朝廷,想来武将文臣泾渭分明,你给史家看对象,倒是看到文臣这边来了,到时候你让圣上如何想”张母听到张氏的来意,瞪了他一眼。

    张氏娇羞道:“女儿不是还年轻嘛,还有诸多不足,幸好这次是先来找了母亲,不然女儿这一次又犯了错误”。

    张母见张氏这样,心下一软,没好气道:“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当初待字闺中的时候,脑袋瓜还是挺灵活的,现在反倒是迟钝起来了,看来贾府的日子你该是过得很舒心才是”张母开口打趣道。

    “母亲”张氏赖在张母怀中撒娇,全然不觉自己是生过孩子的已婚妇女。

    张母拍了拍张氏的后背,道:“看你过得好,母亲也安心了,当时还觉得你婆婆难相处,但是仔细相处之后,还是很不错的,也没让你立规矩,虽然让你给赦儿抬了两个通房,但是即使她不说,我也会让你这么做,赦儿那孩子对你也很好,你也是有福的,嫁过去一年多,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是啊,当时知道要嫁给贵勋,女儿还被许多小姐妹嘲笑过,现在,她们的日子可没女儿的好过”张氏从张母怀中坐直,满脸得意。

    “行了,那一点事你还记着呢”张母没好气的笑道。“咦,你不是要给史家的三子找对象吗?你看你表姨夫家的表妹怎么样,她今年二十岁,模样性情也是不错的,父亲还曾是三品官员,可惜她的运气不怎么好,父亲早亡,她守完她父亲的孝后就十八了,但是她继母有自己的孩子,哪会管她,现在她妹妹也长大了,准备定亲,但是她的婚事还没解决,听闻她继母倒是想把她随便嫁了,给她妹妹铺路”,张母转眼一想,倒是真想出一个人来。

    “母亲是说孙妹妹么?”张氏倒还记得。

    “可不是,自她父亲走后,她们家也没有一个顶梁的男人站出来,所以和史家联姻倒也无碍,而你小时候和她还相处过,性情模样都是出挑的,而且年纪也二十了,只是也不知道史家这样的人家能不能看得上”张母说道。

    张氏点了点头,道:“母亲先给我打听一下,女儿小时候到底和孙妹妹相处过,不管能不能成功,知道她过得不好,女儿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到时候女儿把她接到荣国府住两天,想必她那继母也不敢随意为难她”。

    “也好”张母点了点头
[猎人]“儿子”的诱惑

    贾赦拜访过史家,也算是差不多闲下来了,他想起之前春嬷嬷和他说的话,直接向春嬷嬷的院子走去。

    “您说我不是父亲的孩子,我是父亲大哥的孩子?可是我看过族谱,族谱上确实记载,祖父有两个儿子,但是幼子不是战死沙场了吗?”贾赦不敢相信,但是随即想到第一世的种种,为什么他明明是长子,却只能缩在自己的院子里,不能住到继承人住的荣禧堂,为什么他处处忍让,贾母也不肯多关心他,甚至为什么在孝期他会被做奸在床,原来是因为他不是贾代善的儿子。

    “当年的事,确实三言两语很难说清,原本这事儿老太太交代我不能和你说,但老太爷却说,如果将来你出息,就把这事儿告诉你,如果你没什么大的才华,就不要告诉你,毕竟你不知道,老爷见你是自己哥哥的儿子,也会多加照顾,如今大爷考中举人,前途无量,我这身子也不知道还能熬多久,所以现在告诉你,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春嬷嬷道。

    贾赦的心脏突然被扭紧了,第二世,他也看过许多专家对红楼梦的猜想,说他不是贾赦的儿子,又说他不是嫡子,不过是庶出,当时他在心里还默默的嘲笑这些专家,要知道古代承袭的分量,他如果是庶出,那爵位妥妥的是贾赦的,至于不是贾代善的儿子,那更不可能,没有那个家族的家长不想把爵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原本他更倾向他是贾代善前妻生的孩子,贾母不喜他也有得解释,没想到,没看穿的是自己。

    “我父亲是怎样死的,为什么族谱上就直接一笔带过”贾赦问道。

    春嬷嬷把当年的事情给贾赦说了一下,贾赦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淑娴郡主。

    贾赦听了春嬷嬷的话,顿时沉默了,良久之后,他才找到自己的声音,“那我母亲的母家呢?”。

    春嬷嬷沉默了片刻,开口道:“大爷,你就当没有外祖家吧,不知道也好”。

    看春嬷嬷的这个模样,贾赦知道,怕是那个外祖家已经舍弃了母亲,也是,母亲只是一个外嫁女,怎么舍得为了母亲去犯灭族之罪,即使祖父祖母最后不也是妥协了吗。他们还有贾家,荣国府还有贾代善继承,或许舍弃了一个,先皇还有其他的条件来补偿。

    “春嬷嬷,你好好休息吧”贾赦擦了擦在他自己都没注意时流下的泪水。

    “大爷”春嬷嬷担忧得叫出了声。

    “没什么,我没事儿的”贾赦起身时有些无力,他慢慢走出春嬷嬷的院子,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时,一时没站稳,腿一软,直接倒地。

    “大爷”跟在贾赦身边的林之孝见贾赦倒地,连忙招呼小厮跑过来,把贾赦扶到床上躺着。

    张氏一回贾府,就听到贾赦病倒了,她急得连忙赶回自己的院子,见贾赦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太医已经赶过来了。

    “周太医,外子的身子,怎么样了”张氏见贾赦的眼睛紧闭,心下不由得一疼。

    “安心,不过是身体有些劳累,吃两副药就行了”周太医放下贾赦的手,对张氏道。

    “那就好”张氏舒了口气。

    “药吃了之后,过半个时辰估计贾大爷就能醒了,醒了之后万不可再劳累了,最好躺在床上将养两天”周太医叮嘱道
重生之H你大爷

    张氏连连点头,表示一定会按照医嘱。

    周太医见张氏保证,微微点头,“恩,那老夫先下去开方子了”周太医道。

    “多谢周太医”张氏道。

    “老大病了?这是怎么回事,伺候的奴才都去哪儿了”贾母今天也带着王氏去寺庙,一回来就听到贾赦病倒了,还没换衣,就直接向贾赦院子里来了。

    “太医说是因为太过劳累,所以病倒了,多亏守儿管事和林之孝机灵,请赖管事拿牌子把周太医请了过来,周太医去开方子了,说了一剂药就能醒了,不过这两天最好躺着修养,万不可再劳累了”张氏见贾母进来了,连忙说道。

    “恩,还好府里的奴才得用,到时候让账房拨几两银子,赏他们一顿酒吃”贾母道。

    “是”张氏舒了口气,还好夫君身边的几个下人保住了。“母亲也累了,先去梳洗吧,夫君这里有我看着,等夫君醒来,再让人禀告母亲”。

    “也好”贾母点了点头,今日为贾政跪经确实也累了,道:“王氏,你扶我回荣禧堂吧”。

    “是”王氏见贾赦病倒,倒也没敢嘲讽张氏。

    贾母回到荣禧堂后,便让王氏回去休息了,等人走了之后,叫来赖嬷嬷,道:“你去查查,今日老大是怎么晕倒的,我总觉着不太对劲”。

    “太太的意思,是会出什么事儿吗?”赖嬷嬷也是一惊,道。

    “这事儿也不是我们凭空说的,你也知道,赦儿不是我和老爷的孩子,这事儿可不止一个人知道,而老爷在那天也说了,等政儿或者赦儿再生下一个孩子后,就请封世子,到时候政儿的地位岌岌可危,我们也确实该替政儿打算起了”贾母皱着眉头道。

    王氏也觉得今天的事情有些不简单,在刚刚离开贾母的房间时,留了一个心眼,她一个人悄悄躲在了外面,没想到听到了这样一个消息,她还打算继续听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丫头走动的声音,只能连忙离开。

    “奶奶,你没事儿吧,怎么脸色这样难看”刚刚王氏让杨桃带着丫头在外面等着,现在见人出来,连忙迎了过来,却发现王氏的脸色不太好。

    “别问那么多,我们快点回去”王氏说道。

    “好”杨桃连忙招呼下人跟着王氏一起离去。

    喜鹊端了一盆水出来,没有瞧见杨桃的身影,觉得有些奇怪,不由得喃喃自语:“刚刚杨桃姐姐不是要和水的吗?怎么走了”。

    “喜鹊,你端一杯水是做什么”鸳鸯走了出来,问道。

    “刚刚杨桃姐姐要喝水,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了”喜鹊道。

    “那你瞧见二奶奶了吗?”鸳鸯问道。

    “没啊”。

    “二奶奶不是要花样的吗?走了吗?是有急事吗?”鸳鸯也觉得奇怪。

    “或许吧”喜鹊耸了耸肩,转身去把茶杯放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