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隔天,贾赦就带着张氏和贾瑚去张家拜会了,张家三个大舅兄对贾赦这一次的成绩还是挺满意的,他们教导贾赦也才三年,能有这样的成绩,证明贾赦还是有天赋的。

    “半年没见,感觉岳父更沧桑了些,岳父也得多保重”贾赦看到老张大人,鬓发都花白了,不由得开口道。

    老张大人叹了口气,道:“朝局难测,我们身在局中,有时候很多事也挺无奈的,太子近些年来,屡出昏招,最近还传出他暴戾的声音出来,当年他贤德的模样已经完全不见”老张大人不由得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贾赦以后注定是要走进朝堂的,朝局上的事情,他也要多了解一番,这样才能存在得更长久。

    贾赦眉头一皱,上辈子他没有怎样关注,他一味躲在自己院子中,不肯看一眼朝局,他仔细算了一下时间,发现离张家抄家最多还不足五年时间了。于是不由得开口道:“岳父是否考虑过急流勇退呢?”。

    老张大人微微一顿,没有开口,而坐在一旁的大舅兄开口道:“父亲身为太子座师,现在想退,谈何容易”。

    “其实岳父想退也不难,只看岳父能不能舍得”。

    “怎么说”二舅兄也开口参与进来。

    “岳父只以身体不好,告老还乡就是了,三位大舅兄选择下放地方,到时候岳父随着岳母四处走走,不留在京城也就罢了”贾赦把之前想好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并不妥,先不说父亲的年纪不大,告老还乡圣上许不许,就说父亲这些年经营的势力,随着父亲的离去,将会直接烟消云散,到时候张家要起复又谈何容易”张成仁也就是贾赦的大舅兄说道,而且还有一点他没说,如果太子能够成功上位,那老张大人身为太子座师,张家的地位将会更进一步。

    听到张成仁的话,贾赦把目光转向老张大人,道:“岳父的意思呢?”。

    因为贾赦的话,三个大舅兄都把目光转向自己的父亲,只见老张大人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这事先不急,还是先观望一番,老夫到底是太子座师,见太子出错,老夫就想离去,想必圣上那里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于以后无益”
裙下江山

    贾赦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也没再说什么,他又不是万人迷,说什么别人就会听他的,这事儿本就关系到一族的命运,如果真按他说的这么说,张家是可以保全,但是却再难挤进朝堂的前列,这个情况是老张大人和三个大舅兄都不愿意看到的。

    横竖离张家抄家还有一些时间,贾赦也没继续再提,只是说一些自己在金陵的见闻,还把甄家的事情告诉了岳父和三个大舅兄。

    “原来这一次万寿节,你们荣国府进献的那一株三尺高的红珊瑚是甄家给你的赔礼,这甄家还真是大手笔,到底是出了皇妃和皇子的家族”张成毅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他的官位还太小,不能参加万寿节,但是老张大人参加过,后来又有流言传出,他也知道万寿节上的一些事情。“你们贾家这样的贵勋,都被甄家给比下去了”

    “呵呵,还好吧,我们贾家虽然是贵勋,到底也不是皇亲国戚,日子过得下去就行”贾赦笑了笑,心下有些忧伤,张家的三个大舅子和岳父大人,为毛都看得到别人家的隐患,反而对自己家的隐患看不到呢?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贾赦和张氏、贾瑚留在张家用了晚餐才回贾府,回到自己的院子,贾赦才觉着有些累。

    “夫君先躺一下,等丫头们打水后,妾身再叫你洗漱”张氏见贾赦一脸疲惫,以为是老张大人和三个小张大人刁难了贾赦,心里不由得对父亲和哥哥有些埋怨。

    “没事儿,我坐会儿就行,现在躺下,待会儿就不想起床了”贾赦拉着张氏坐在一旁,看着张氏在灯下柔和的脸庞,不由得想到:如果他没能保下张家可怎么办?张氏会不会由此埋怨他,第一世他是完全没有能力,张氏也没指望过他,可是这辈子,他到现在也算是小有所成,整个京城的贵勋放眼望去,他算是最上进的那一类了。

    张氏见贾赦拉着自己的手,不由得羞红了脸,道:“夫君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回来这么久,每天都有不停的事,都没好好看看你”贾赦回过神,决定什么都不想了,有些事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完成的。

    “恩”张氏娇羞的低下头。

    “大爷,奶奶,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就在两人温情脉脉的时候,白芷是声音不恰当的传入房中,张氏也从娇羞的状态恢复过来,道:“爷累了一天了,先去洗个热水澡吧”。

    “好,咱们一起”贾赦牵着张氏,向净房走去。

    贾赦拜访张家的第二天,就去了史家,史家是贾母的娘家,也是贾赦的外祖家,他也理应上门拜访,史家老爷有三个儿子,史鼐、史鼎、史鼒,名字是史家老太爷问了礼部的官员定下的,史鼐和史鼎是庶子,而史鼒最小,却是嫡子,以后袭爵的就是史鼒,史鼒就是以后史湘云的父亲。

    “舅母,您的身体好些了吗?现在早晚温差很大,跟着的丫头婆子也要更用心才是”贾赦道。

    “这都是身上的老毛病了,不碍事的”史太太笑了笑,女人生产的时候就是去了趟鬼门关,当年她一直未能怀上,自己只能让丈夫的庶子出世,后来老天待她也不薄,三十二岁的时候终于怀上了,一举得男,可惜当时她已经是高龄生子,生了孩子后,身体一直不太好,连带着那孩子的身体也不太好
(清穿同人)重生附送大礼包

    “虽说是老毛病,舅母还是得好好养着”贾赦对这个舅母的感官很不错,为人很是和善,即使后来自己生了儿子后,对两个庶子也未曾打压,后来史鼒去世留下史湘云,史湘云跟着史鼐一家过活,日子却过得不是很好,贾赦也不知道史鼐知不知道史湘云的情况,但是看他给史湘云找的夫婿,又不像是对史湘云不好,贾赦只能觉得,后院的时都是史鼐妻子管的,或许他确实被自己妻子蒙蔽了吧。

    “放心,赦儿,你随鼒儿去院子里走走吧,你媳妇陪我说说话也就是了”史太太道。

    贾赦点了点头,随着史鼒出去了。

    “赦大哥,听闻你考上了举人,还真是厉害”史鼒语气里满是羡慕,但是却听不出嫉妒。

    贾赦微微一笑,“听闻你的学问也不错,如果你不是身体不好,也可以下场考考看,说不定,咱们史家也能出一个读书人”。

    “哈哈,我倒是想,母亲不会同意的”史鼒挺贾赦这么说,心下还是挺开心的,但是随即想到自己的身体,绝对吃不消,神色倒是暗淡了下来。

    贾赦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史鼒,只得说道:“你也不用这么沮丧,我这次去金陵考试,交了两个不错的朋友,到时候我去看他们的时候,带上你,你一直养在府中对身体也不好,他们住在京郊,到时候我来接你一起”。

    “真的么?”史鼒顿时就开心了。

    “恩,他们的学问都很不错,还有一个考中了第三名,相信你一定会有所收获的”。

    “那可好,京郊也不远,母亲定不会担心,赦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去”史鼒道。

    “急什么,总得过几天吧,别人也要收拾行李呢”贾赦道。

    史鼒点了点头,道:“确实,是我太心急了,赦大哥,咱们去我的书房对弈一番如何”。

    “行”贾赦道。

    在贾赦和张氏从史家回府的路上,贾赦开口道:“刚刚舅母和你说了什么,居然把我都撵了出来,以前可没这样的事”。

    “还不是为了史家三弟找媳妇的事,舅母身体不太好,也不能参加宴会去瞧瞧那些女孩,就拖我去看看,瞧好了,她再亲自瞧瞧”张氏叹了口气,史鼒的婚事不太好找,尽管他是史家今后的袭爵之人,但是他的身体注定他也只能空有一个爵位,京城中,有一个爵位尽管不能再向上升,找一门婚事也不难,最关键是他身体不好,那些好人家的女儿哪个不是千娇万宠的养大,又怎的会顺便舍出来呢。

    听了张氏的话,贾赦也皱上了眉头,他记得史鼒上辈子娶的是甄家的庶女,原本史家将来的宗妇是不能一个庶女担任的,即使甄家出了皇妃,奈何这门亲是甄妃娘娘做的媒,还求了当今赐婚,史太太心里再不乐意,也只能认了,可是这个甄家庶女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好不容易怀上了,但是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撒手人寰,史鼒听到噩耗,一时旧病复发,没过多长时间,也跟着去了。

    “史鼒的身体不好,你尽量找身体健康好生养的,模样不出挑也行,想必舅母也是这个打算”贾代善想到,如果这一次史鼒的媳妇不难产,史鼒想必就不会早亡,那史湘云也不会落到和贾宝玉身边的丫头做姐妹的境地。

    “恩”张氏点了点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