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等贾赦带着黎昕一家和周云起回到京城的时候,贾家的下人早已经等在码头前了,贾赦狠狠翻了个白眼,他第一次从金陵考中秀才回京城的时候,贾家也没这么大的动作,只是不知道,这一次迎接的是他这个举人老爷还是自家二弟。

    “守儿,你带着春雨一家和春月家的去庄子上,爷先回府了,等爷有空了,再去庄子上看他们”贾赦道。

    守儿点了点头,道:“大爷放心”。

    贾赦辞别了黎昕和周云起,就带着林之孝跟着赖管家回贾府去了。

    贾赦回府时,贾代善还在当差,并不在府中,贾赦只得先去见了贾母。

    见贾母时王氏和张氏都在,贾瑚也在,“政儿没和你一起回来?可是身体还有不适”贾母一见贾政没跟在贾赦后面进门,眉头微微皱起。

    贾赦默默无语,果真是偏心,自己考中了举人都没见先问一句,反而问落榜了的二弟,贾赦也只能回答道:“回母亲的话,我回京城的时候,二弟的病已经好了,我本来想带二弟一起回来,但是二弟说,他这次没考中,显然是闭门苦读的原因,正好金陵也是读书圣地,和学子交流必定会有所进益,所以他想要留在金陵,儿子却还要参加明年的春闱,只能一人先回京城,不过儿子回京城的时候交代过二弟不要误了过年府中团聚,想必过年之前二弟定能赶回京城,一家团圆”。

    贾母舒了口气,道:“原来是这样”,随即又瞧了贾赦一眼,觉得自己刚刚有所不妥,继续道:“你也别有多的心思,你二弟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待在金陵,即使上次给你祖母守孝,也是有你父亲在身边,这一次他随你去金陵考试,也是因为有你这个兄长在身边,现在忽然留他一人在金陵,我也是太过担忧”。

    “母亲慈心,儿子怎会不知,对了,二弟托儿子带了封信给您”贾赦把贾政的信从袖口中拿出,递给贾母。“敏妹妹呢?”贾赦问道
重生之富婆与牛郎

    贾母接过信倒也没立即打开,而是放了一边道:“她有一个小姐妹,约她去参加诗会了,你也见见媳妇儿子,都不知道盼了多少天了,你这一走就是大半年,你儿子都快不认识你了”贾母打趣道。

    “在金陵的时候,儿子也想念他们,过来”贾赦对贾瑚招了招手。

    贾瑚原本对贾赦还有一些陌生,见贾赦呼唤他,他看向自己的母亲,发现自己母亲轻轻推了他一下,他才鼓起勇气哒哒哒的向贾赦跑过去。

    贾赦一把将贾瑚抱了起来,还玩了一把抛高高的游戏,把贾瑚逗得直乐呵。“咱们的瑚哥儿重了不少,有没有想爹爹”。

    贾瑚抿着嘴闷笑,其实他对贾赦还是有些熟悉的,他的手扬得高高的,意思还要玩抛高高的游戏。

    贾赦看了远处的张氏以及贾母,小声说道:“等没人了咱们再玩”。

    “瞧你那模样,你带你媳妇回院子里去吧,好好安慰一下你媳妇”贾母白了贾赦一眼,又瞧见王氏羡慕的眼神,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其实贾母自己也挺羡慕张氏的,出生好,嫁的人家虽然不是读书人,但是贾家也是富贵的,一般的读书人,哪有他们家富贵,再嫁的相公是没的说,虽然贾赦是她的长子,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贾赦对张氏是真的体贴,不仅从来不去通房的院子,自己还是一个上进的,而张氏也是一个有福的,嫁进门半年就怀上了,还一举得男,地位算是彻底稳固。

    “母亲,留夫君一个人在金陵会不会不妥,要不要派一个人去照顾着”等贾赦和张氏离去后,王氏坐不住了,问道。

    “派谁?二房都是你在管着,你自己走不开,拍那两个姨娘,你乐意么。又或者你自己去,把管理二房的权利交给那两位姨娘,你觉得可以么?”贾母撇了王氏一眼,问道。

    王氏顿时不说话了,这两种情况最后的结局都是她亏了,如果两个姨娘带一个孩子回来,那就是二房的长子,这让她如何乐意,再如果把二房的权利交出去,那她更加不乐意,到时候她要收回这些权利,得花费多大的功夫,谁知道两个姨娘安插了多少人手在她的房里。

    贾母对王氏有些失望,还是张氏聪明,她从来不会问这种让自己两难的问题,到底是阁老交出来的女儿,即使自己不喜欢她,但是从来也为难不到她。

    “好了,政儿身边还有周瑞伺候着,这人还不错,人也细心,相信照顾得好政儿的,你且下去吧”贾母说道。

    王氏起身,刚想离开,又转头看向贾母,道:“那夫君的信?”。

    “我看了会让人转交给你的”贾母道。

    “是”王氏说罢就带着杨桃出去了。

    等王氏出去后,贾母才拆开信封,里面的话写得都还顺耳,都是想念母亲父亲,望母亲父亲身体安泰,自己为什么要留在金陵云云,但是一句也没有提到王氏,贾母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问道:“政儿去了金陵那么久,没给王氏去一封信吗?”。

    “没有,奴才有问过门房,大爷倒是给大奶奶去过信,大约一个月一封,但是二爷没有”管理这事儿的就是赖嬷嬷提拔上来的一个小厮,他还曾拿这事儿向她打趣过,她记得很清楚。

    “老爷身边的师爷现在在做什么?”贾母皱着眉头问道
重生之大神

    “大约在他的院子里吧,怎么?太太现在要给大爷回信?”贾母也是武将之后,嫁给贾代善的时候也就能管管账本,还是她嫁给贾代善之后,才学了几个字,但是你让贾母写几个字,她估计也写得不是很好看,每次贾母给别人去信,都是请人代笔。

    “让他模仿政儿的字,写两封信,这孩子,还真是没老大体贴,我也是疏忽了”贾母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觉得有些头疼。

    听了贾母的话,赖嬷嬷马上就懂了,这是为二奶奶仿照的呢。

    晚上王氏就拿到了‘贾政’的信,一共是两封,一封是刚刚贾赦带回来的,另外一封是被下人弄丢了,才找到的,王氏马上打开信封,发现里面的字,她根本就不认识几个,她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前贾母派来的嬷嬷可只是交她如何交际,如何管家,并没有教读书认字,而王家有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王氏也只能悄悄让杨桃找会认字的丫头来念这两封信。

    “我的奶奶,总算是苦尽甘来,那起子小人,合该管一管了,连主子的信都能弄丢”杨桃装作气愤的说道。

    “信找到了就好,想必太太已经处理了,我原以为夫君心里没有我,但现在看来夫君心里还是有我的,那我也就安心了”王氏抱着信娇羞道。

    “咱们奶奶生得这么美,二爷心中怎会没有奶奶,整个京城看去,能在容貌上压住奶奶的能有谁,就连大奶奶也不过是因为出身好才能嫁给大爷的”杨桃道。

    “你这丫头,快别胡说了,把信给我收起来吧,就放在我平时用的梳妆盒的夹层里”王氏依依不舍的把信提给杨桃,这次,她终于觉得在自家大嫂面前扬眉吐气,那起子小人确实过分,她倒是没想过是贾母故意把信给藏起来的,她觉得如果是贾母故意藏起来,这一次就不会把信一起交给她了,这时候的王氏倒也还保留着一丝天真。

    “对了,奶奶,杨大夫那药你吃着觉着怎么样?”杨桃问道。

    “觉着还不错,这几天觉得腹部暖暖的,不过那药可苦得很”王氏道。

    “腹部暖暖的就证明是有效果的,苦一点的话更好,良药苦口,以后奶奶生了哥儿,那比吃什么都甜”杨桃把信收到王氏的梳妆盒里,这个梳妆盒是王氏出嫁的时候,王母特意打的,梳妆盒的夹层做得十分隐蔽。

    “你这丫头,今天嘴是抹蜜了”王氏道。

    “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嘴啊,天天都这么甜”杨桃道。

    “等你嫁人了,有人治你了,看你还怎么贫”王氏打趣道,至于对杨桃会不会爬上贾赦的床,王氏是放心的,主要是杨桃长得足够普通,在整个贾府的丫头离,算是最不起眼的那一种,本来王氏特别不喜欢杨桃当她的大丫头,但是王母劝住了她,说她身边总得有一个心腹,如果一个心腹能爬上主子的床,是最忌讳的,因为她知道你很多隐秘的事,但是一个不能爬上主子床的心腹才是最死忠的,因为你和她没有利益冲突,反而她必须依附着你才能过得更好,于是杨桃脱颖而出,王氏承认,她母亲是对的,所以日后,见王熙凤身边的平儿,她心里其实是鄙视的。

    杨桃听了王氏的话,羞红了脸,道:“奶奶又打趣我”。

    “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为你找一个好的,绝对是让你对他说一不二的”王氏笑道。

    “那就谢谢小姐了”杨桃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