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老爷,赦儿这次送回来的东西,怕是不合规矩吧”贾母嫁进贾家,见过的好东西也算是很多了,这一次贾赦送回来的红珊瑚,她还真未看到过。

    “你还以为这是给你的?”贾代善苦笑道:“怕是给宫中那位的,你就不用操心了,圣人的万寿节快到了,到时候把这株珊瑚放到礼单里,一起进献给圣人,也就罢了”。

    “这东西一定要进献给圣人?我们贾府也算是富贵,红珊瑚虽然有,也没有这么大的,这东西放在自己家做个传家宝不好么?”贾母出生史家,也算是富贵人家,后来又嫁到贾家,好东西也见过不少,这世上也没多少好东西能真正能让她真正眼热了,但是眼前的这一株红珊瑚,倒是真让她觉得喜爱。

    听了贾母的话,贾代善瞪了贾母一眼,道:“妇人之见,这东西是我们这种家族能消耗,你可知道,自父亲去世后,咱们荣国府在前朝还有我能支撑,内宫有母亲为依,但自从母亲去世后,圣人的恩宠渐驰,现在正是需要向那些家族证明,我们贾家还简在帝心,这种打眼的东西,能不要留就不要留”贾代善心里微微还有些埋怨贾母,她和后宫娘娘的关系不是很亲密,以至于很多事情,明明靠后宫就能知道的,还非得花费好大的精力,才能从前朝知晓,这和母亲在时,区别真的很大。

    听了贾代善的话,贾母脸一白,只得应道:“都是妾身目光短浅,不过这东西确实不错,但是甄家也算是咱们贾家的老亲,就这样收了他们家的赔礼,是不是有所不妥”。

    “这个无事,甄家现在是江南的土皇帝,这样的东西都能拿出来赔罪,相比家中还有更好的东西,这个你就不需要为他们担忧了,再者,他们家不是还有甄妃娘娘吗?甄妃娘娘又生了个儿子,以后也未尝没有机会”贾代善微微眯了下眼睛,可惜,他们家族是不适合送女儿进宫的,当今圣上最恨的就是前朝和后宫串联,而他们荣国府和宁国府都是手握重兵的家族,圣人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那这次赔罪,我们会不会得罪甄家,甄妃娘娘会不会在圣人面前告一状”贾母问道。

    “咱们贾家也不算是小家族,甄家不会就这样和我们贾家翻脸,不过赦儿这一次确实是太过猖狂了,古语还有云:强龙不压地头蛇,他倒好,直接把地头蛇给惹了,等下我写信说他几句,也就过去了”贾代善道。

    “是,也不知这两个孩子在金陵过得好不好,听来报信的管家说,政儿已经病倒了,现在还起不来床,可怜我的政儿,年纪轻轻的,就要受这样的苦楚,就不能让政儿在京城考试吗?”贾母说道贾政,眼泪刷的留了下来
好雨知时节

    贾代善听到贾母提起贾政,心里也有些不好受,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心疼政儿,我也心疼,我身上不是还有个国子监名额吗?到时候直接让政儿去国子监读书,到时候也能直接在京城考试”贾代善也只有贾政这一个儿子,虽然没有考过,但是知道他生病了,也是心疼大过失望的。

    贾母听到贾代善的话,大喜过望,随即又想到贾赦,道:“把这个名额给了政儿,赦儿心里会不会有意见”。

    贾代善也沉默了,半响后道:“先看看赦儿这次能不能考过,再做打算吧”。

    贾母没得到贾代善的准信,心里十分的失望。

    “好了,其他的你就不用多想了,大不了豁出我这张老脸,去找几个交好的人家,要一个名额过来就是了”贾代善见贾母的脸上不好,只得安慰道。

    “我知道的,难为夫君了”贾母知道这事儿贾代善也挺为难的,现在贾家能得圣人恩宠,多半是因为贾赦存在,否则,这京中武将那么多,现在可是盛世初期,正是武将空闲最多的时期,凭什么禁军副统领的位子就让贾代善坐上了,不仅是因为老荣国公夫人的脸面,也是因为贾赦父亲的脸面。

    “都是一家人,你为政儿好,我也是”贾代善道。“你去整理一下给万寿节上的礼单,到时候给我看一下,哪里还需要改的”。

    “都差不多准备好了,本来还缺一个主要的礼物,现在有了这株红珊瑚就都齐全了,晚上礼单就可以出来了,夫君尽可以过来瞧”贾母擦干眼泪,道。

    “那行,等晚上我过来瞧”贾代善道。

    “恩,妾身会准备夫君爱吃的饭菜,夫君可不要错过了”贾母微笑道。

    “恩,你且出去吧,我还有军务要忙”。

    “是”贾母顺势离去。

    赖嬷嬷瞧贾母好半天才从贾代善的书房出来,而且看贾母现在的模样,估计心情不错,连忙迎了上来,道:“太太和老爷真心恩爱”。

    “你这猴头,知道些什么啊”贾母白了赖嬷嬷一眼,心情却非常的好。

    赖嬷嬷笑了笑,继续道:“是是是,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你这刁奴,对了,老爷说今天过来吃饭,你盯着一下”贾母虽然生了贾政,但是保养得不错,虽然长相不是拔尖的,但是娇羞起来,也是别有风情。

    “哟,这不是太太吗?太太这是去哪儿了”就在贾母心情不错的时候,李姨娘马上就跳出来找存在感了。

    “刚刚从老爷的书房出来”贾母微微一笑,但是笑意没有深入眼睛里。

    “太太不愧是太太,连老爷的书房都能随便出入,不过听金陵来的人说,政哥儿可是没有考上秀才,反而在金陵生病了,哟哟,太太想必也是心疼的吧,妾身刚刚一定是看错了,政哥儿生病了,太太怎么会笑呢?”李姨娘嘲讽道。

    贾母听到李姨娘的话,脸色马上阴了下来,连之前表面上的笑容都没了,赖嬷嬷见状,连忙开口道:“二爷年纪还小,一时没发挥好是正常的,我们大爷,可是十八岁就考上了秀才,在整个京城都是响当当的少年英才,给我们家太太脸上挣了多大的光啊,哦,对不起,姨娘没有生养过哥儿,怎么会知道生儿哥儿之后的好处呢”
重生之麒麟凶残

    “你不过一个奴才,敢这么和主子说话,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李姨娘一下子就被激怒了。

    “李姨娘,弄清楚你的本分,本太太都还没事儿呢?你就急着替我分忧,还要管教我身边的下人,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贾母慢悠悠的开口,继续道:“这人啊,就是要弄清楚自己的地位,瞧瞧那院子里的花儿,开得多么鲜艳漂亮,但是主人不喜欢了,就能让人把这些花儿给撤下去,之后能,成为更漂亮的花儿的花肥”。

    “太太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政哥儿没有考中,还不许别人提了”李姨娘嘴硬道。

    “你当然可以提,赖嬷嬷,走了,今天的太阳还真是不错,被人打扰了,就真是辜负了”贾母带着赖嬷嬷直接离去了,只是她抓着帕子的手出卖了她究竟是有多么生气。

    “恩侯,你瞧瞧哥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你肯定喜欢”甄应亨带着一个陶罐,直接跑到贾赦的书房,道。

    “哟,你这是被放出来了?”贾赦放下手,微微皱眉。

    “甄三爷,我们主子在读书呢……”林之孝跟着甄应亨赶了进来,就发现自己主子看向自己的目光有些不善,想要开口解释,却直接被贾赦的眼睛给阻止了。

    “林之孝,你先出去”贾赦道。

    “恩侯,怎么了?”甄应亨懵懵懂懂的。

    “没事儿,下人没有管教好,你找我这是有什么事儿呢?”贾赦问道。

    显然,甄应亨是少一根筋的,直接把自己的陶罐递给贾赦,道:“恩侯,你瞧瞧我新得的金将军,简直就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我还没遇到能打得过他的蛐蛐呢?这五百两花得真是值”甄应亨炫耀道。

    “你说多少?五百两?”贾赦看了一下蛐蛐,问道。

    “对啊,您看是不是非常值”甄应亨得意洋洋的。

    “就你这样的败家法,你哥没有打死你,还真是心胸宽大”贾赦看了一下蛐蛐,蛐蛐是好蛐蛐,但是喂了药就不是了,直接道:“你这蛐蛐不行”。

    “为什么?”甄应亨不服道。

    “你先坐在位子上等我吧书看完,我再告诉你”贾赦道。

    “是”甄应嘉虽然急着想知道为什么这个蛐蛐不行,但是想着之前贾赦对他的那一顿打,又瞬间不敢动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贾赦。

    等贾赦放下书,直接可以吃午饭了,而甄应亨却趴在书桌上睡了,而且睡得异常香甜。等贾赦叫醒他的时候,他懵懵懂懂道:“恩侯,你看完书了”。

    “还没,现在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你是在我这吃还是回你家府上”贾赦问道。

    “还是在你家吃吧,你还没和我说为什么我的金将军不行”甄应亨还惦记着之前的事。

    “那行,我让下人准备”贾赦对这种人也挺无奈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