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小二站在贾赦身边报着菜单,等贾赦点完,又担忧道:“客官,你还是快走吧,那甄应亨那是金陵城中的一霸,他家有姐姐现在还是当今圣上的妃子,实在不是我等能惹得起的”。

    “小二,你知道我是谁吗?”贾赦对这个小二还挺赞赏的,懂得明哲保身,又还有一副仁心。

    小二一脸懵逼,管你是谁,你还不快跑。

    “我家爷是京城荣国府的大少爷,小时候还去皇宫当皇子的伴读”林之孝从犯罪上抬起脑袋,这菜真好吃,他们家大爷对下人就是好。“你放心吧,先不说那个甄应亨没事儿,就是我们家大爷把他的胳膊打断了,那和我们家大爷也没关系”,在他跟着大爷的时候,守儿管事就叮嘱过了,在金陵城咱们大爷可以横着走,所以遇到不长眼的蠢货,不用客气,不过林之孝心里还是挺嘚瑟的,那可是甄家耶,金陵城中的霸王,结果他们家的少爷就被自家大爷这么打了,真是威风。

    甄应亨回去和现在的甄大人也就是现在的甄妃娘娘的父亲哭诉,让他派兵把贾赦抓起来。

    “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甄大人听到甄应亨的哭诉,顿时就火了,自从自己女儿成为皇妃,在整个金陵城就没有人再不给他面子了,结果今天自己的儿子就被欺负了,简直不可忍。“来人,准备人手,本官倒要见识见识这人到底有什么通天手段”甄应亨是甄大人的小儿子,对小儿子他向来溺爱。

    “是”管家听到甄大人的吩咐,连忙出去清点人手。

    管家这边刚准备好人手,甄大人准备带人出去的时候,甄应嘉就回来了,一看这阵势,脑袋忽然发黑,怒道:“父亲,你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弟弟被人欺负了,你这个做兄长的不管,我这个做老子的还不能管吗,你给我让开,本官倒是要看看是哪个小子,赶在太岁头上撒野”甄大人被甄应亨一挑拨,心里的火气也是挺大的。

    “父亲,你也该管管三弟,你知道他今天得罪的人是谁吗?他真以为咱们甄家在金陵势大就可以横行了吗?”甄应嘉简直快要被气死了。

    “是谁,还有谁在金陵是我们甄家不能动的”甄应亨开口道。

    “那是贾家的大公子,贾家,现任荣国公的大公子”甄应嘉现在特别庆幸有人来给他通风报信,不然自己弟弟闯了这么大一祸,父亲还带人打上门去,那就真得罪了贾家,现在小妹还在宫中受苦,即使小妹生了皇子又如何,皇子还小,圣人又看中太子,这个皇子以后是什么造化谁都说不清,而贾家,现在圣眷正隆,如何能够得罪。

    “那有如何,为父和圣上也算是奶兄弟”甄大人说话的底气并不足,他母亲虽然奶过圣上一场,但是他根本就没和圣上接触过,自己能成为金陵的父母官,也是圣上看在自己母亲脸上,而女儿虽然生了皇子,但是宫中有太子,这个小皇子也不得宠,想到这里,甄大人就更加心虚了
重生之麒麟凶残

    听到甄大人的话,甄应嘉翻了一个白眼,道:“您还是快别说这话了,这话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如果出去说,让圣人知道了,免不了派您的不是”。

    “知道了,知道了”甄大人本身出生不高,如果不是母亲成为了圣上的奶嬷嬷,他也没有尽头的造化,虽然平日里宠爱小儿子,但真正有什么事还是会听从大儿子的意见。

    “父亲,大哥,那我这仇就不报了?”甄应亨不服道。

    “不仅不报,你还必须给我上门道歉,接下来一个月你就在府里闭门思过,一步也不许离开院子”甄应嘉对自己的父亲还算是有耐心,但是对这个从小就被宠坏的兄弟,他的耐心可不怎么足。

    “怎么能这样,大哥,你可是我的亲哥啊,怎么能胳膊肘向外拐”甄应亨气得跳脚。

    “如果你也能向贾家大爷一样是个有才有能的,我的胳膊肘也可以向你拐,可你除了横行霸道,闹得金陵城的百姓都不安泰,你做了什么了”甄应嘉白了甄应亨一眼,接着扭头对管家道:“人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以后不许你们跟着三弟胡闹了”。

    管家瞧了甄大人一眼,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表情,只得点头应了。

    “爹,咱们回屋吧,还得准备赔礼呢,到时候您带三弟去贾府赔罪,态度好一点,到底您是长辈,他也不会太为难”甄应嘉软声安慰道。

    “行,我知道了”甄大人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什么,在圣上还没有登记,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奶嬷嬷的儿子时,得罪了人,经常去道歉,所以他并不陌生,即使成为了甄大人,他也没把自己的脸皮看得很严重,否则也不会事事都听大儿子的话,全然不管自己做父亲的尊严。

    甄应亨听到大哥说让自己闭门思过,倒也不敢不听从,他们家做主的一般都是大哥,大哥决定了的事,自己去跟着做就事了,所以在甄父和甄应嘉决定后,他也放弃了抵抗。

    “那儿子让保来跟着你们,儿子就先去见见祖母”其实甄应嘉也是有些不放心这两位的,但是如果一路上再加上他,就显得太多了,给人一种示威的感觉,但是他带着甄应亨去赔罪,显然又不够诚信,只得让自己身边的小厮跟着两人,一路提点。

    “行,你去忙吧”甄大人也是有写郁闷的,从上门问罪到上门请罪,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

    甄应嘉找自己的祖母确实有事,他比贾赦大几岁,但也大不了多少,很多隐秘的事情都是从自家祖母嘴里知道的,其实他对今天贾赦的表现也不太满意,什么都不说,直接把自己弟弟给打了,虽说自家弟弟有错在先,但是他们甄家在金陵到底算是顶尖的门楣,能这么打脸,甄应嘉觉得贾家肯定有什么底牌在手上。

    “贾赦?是贾家现在的大公子?”奉圣夫人年纪虽然大了,但是耳聪目明,人并不糊涂。

    “是,他今天和三弟闹了些矛盾,所以孙子让父亲带着三弟上门请罪呢”甄应嘉道。

    “你做得很好,贾家,至少在当今圣上还在的时候,咱们家族是对抗不了的”奉圣夫人向窗外看去,院子里的花草都郁郁葱葱,风光正好,但是她却感觉有些冷。

    “祖母,孙儿不太明白”甄应嘉在奉圣夫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微微眯了下眼睛,果然,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好雨知时节

    “这事是有人故意瞒着的,以后你会是甄家的当家人,这事告诉你之后,你千万要记得,谁都不要提及”奉圣夫人原本浑浊的眼睛,忽然闪出锐利的目光,盯着甄应嘉道。

    “祖母放心,孙儿抱着不会泄露”甄应嘉连忙保证。

    “如果你泄露了,你也活不了,这关系到皇家的一则丑闻,当年我刚刚生了你父亲,成为了当今圣上的奶嬷嬷,老荣国公夫人也生了孩子,那时候刚刚反了前朝,现在朝廷的局势还未明朗,时不时的有战乱,在一次战乱中,当今圣上和老荣国公夫人都因为战乱和朝廷的军队给冲散了,那时候打仗,也没吃的,咱们这些奶娘也没有奶水,倒是老荣国公夫人,奶水还算是充足,就喂了当今圣上,后来圣上吃惯了老荣国公夫人的奶水,倒是不吃我们这些奶嬷嬷的,又因为圣上是皇子,老荣国公夫人也就继续喂着,所以当今身上和老荣国公夫人的感情极深,与老荣国公夫人的长子感情也极好”奉圣夫人回忆道。

    “就是现任的荣国公贾代善吗?”甄应嘉问道。

    “不是,老荣国公的长子叫贾代承,继承的承,后来朝廷慢慢平复天下,贾代承也成为了真正的栋梁之才,他继承了老荣国公的衣钵,成为了边关的将领,贾代承生的极好,性格舒朗开阔,十八岁时娶了淑娴郡主,由于边关战乱,他与淑娴郡主聚少离多,一直未能有孩子,直到他二十五岁的时候,边关暂时休战,他回京述职,不久,淑娴郡主就怀上了”奉圣夫人说道这里,便停了下来,喝了口茶。

    “后来呢?为什么完全现在完全没有贾代承的消息”甄应嘉皱了皱眉,只要是这个人存活过,那就一定会留下痕迹,为什么一个人会凭空消失,所有的人都装作这个人没有存在过一样。

    “那个人死了,死得并不光彩”奉圣夫人说到这里时,语气便冷了下来,继续道:“当时先帝已老,虽说立了太子,但太子并不贤德,而先帝却想保住这个儿子的帝位,当时的局面必须要有一个贤德又有手腕的皇子当皇帝,这时候当今圣上就脱颖而出,当时贾代承和当今圣上交好,太子无法动当今圣上,于是使了一个计策,想弄掉贾代承,使当今圣上少一条臂膀”。

    “如果仅仅弄掉贾代承,也不至于抹掉一个人生活过的痕迹啊”甄应嘉不解。

    “如果下手太狠呢?又被人抓住现场了呢?”奉圣夫人苦笑。

    “什么意思”甄应嘉不解。

    “你该知道,前朝有好男风的习俗吧,贾代承长得极其出色,温雅风流,当初不知迷倒了多少女孩,结果太子亲自带人抓了他,并且在他身上用刑且玷污了他,这事还被先皇抓个正着,因为是皇家丑闻,这件事不能传出去,先帝还想继续保住太子,便悄悄摸消掉太子的污迹,让他继续当太子,可是淑娴郡主怎么肯,她当时刚刚拼死生下了孩子,连月子也没坐,直接撞死在金銮殿上,太子到底是没有登上帝位,但也惹怒了先帝,当时死的人,却只能用血流成河来形容,许多站出来为贾代承和淑娴郡主说话的大臣,都被先帝给杀了,皇家威严,淑娴郡主挑战了天威,即使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能继承膝下,只能成为小叔子的儿子,以后能袭爵,算是补偿了”。

    “那老荣国公呢?”。

    “老荣国公又能如何,死的虽是自己的儿子,但是他还有家族,还有其他的儿子,直到现在的荣国公贾代善顶替了贾代承的一切,老荣国公也只能沉默”,奉圣夫人顿了一下,继续道:“这事是皇家在瞒,现在估计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不多了,大家都以为贾代善是长子,另外一个孩子在战场战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