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回到贾府,贾赦仔细看了看手中的玉佩,事情过去的可不止十多年,他经历过两世,第一世很多事情他都差不错忘记了,久到他去皇宫当伴读的那几年,究竟发生过什么,他都不太清楚,唯一记得就是他和四皇子还挺好的,上辈子他把自己的财物送给了四皇子,贾赦觉得似乎有一个大手把他在皇宫里的那些记忆都抹去了,但是为什么他又记得四皇子呢。

    “大爷,这个玉佩有什么不对吗?你已经看了很久了”白术站在贾赦身边,问道。

    “没什么,白术,你去给爷找根绳子过来,这玉佩爷还是戴在脖子上比较好”贾赦道。

    “是”白术点头离去,她转头看向贾赦的时候,神色微微有一些异样,自从奶奶嫁进来后,她与白果和白芍两个二等丫头便过来贾赦的书房服侍,奶奶身边的四个大丫头则服侍上房,当时她们几个丫头和奶奶的四个陪嫁丫头关系都还挺不错的,后来白矾和白前两个大丫头开脸成了通房,关系就淡了,可是今天白矾和白前两位前来,让她多在大爷面前提提她们,这让白术有些为难,恰好这两天春嬷嬷去寺庙了,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贾赦看了一眼穿上绳子的玉佩,真丑,贾赦又看了白术一眼,发现这丫头有些心神不定,开口道:“怎么了?府里有谁欺负你不成,到底你是爷身边的丫头,说出来,爷替你出气”。

    白术回过神,连忙向贾赦告罪,便把白矾和白前来过的事情和贾赦说了。

    “你不用理她们,都是些后宅争宠的把戏,你瞧瞧二弟的两个姨娘,把二弟的后宅搞得乌烟瘴气的,爷可怕了这些事情,以后她们找你让你帮忙,你直接拒绝就是,再过两年,爷就把她们嫁出去”贾赦道。

    “是”白术松了口气,确实她也觉得二爷的后宅有些不像话,可是二奶奶的手段也不是很好,后宅两个姨娘都压不下去
美人咒

    “你仔细瞧瞧后宅那些把戏,再过两年,你也要成亲了,到时候爷给你指一个好的,也许后宅没通房姨娘,但是这些事情你心里也要有谱,有空多和春嬷嬷学学管家的手段,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贾赦提醒着,白术是春月和春雨□□出来的,他用得很顺手,她的性情也还不错,等到了年纪,他也愿意给这丫头体面。

    “是”羞红了脸,但是心里既伤心又开心,在她最开始服侍大爷的时候,春月和春雨姐姐就叮嘱过她,不要对大爷有什么想法,但是大爷这样神武风雅,她又如何不动心,特别是奶奶把白前和白矾两个丫头提成通房丫头后,可是日子就这么过去,大爷依然没碰那两个通房丫头,她的心也慢慢的冷下来,开始仔细思考春月和春雨姐姐的话,开始慢慢死心,直到今天,得到大爷的这一番话,她也彻底死心了。

    贾赦看白术回过神了,便把玉佩递过去,道:“既然回过神了,就帮爷重新编一个花色”。

    白术接过玉佩,看到上面的花纹,脸顿时就红了,连忙坐下了重新弄。

    “大爷,刚刚奶奶身边的白芷姐姐过来了,说小厨房有最新做了扬州那边的早点,想明天请您过去一起享用”白果走了进来禀报道。

    “成,爷知道了,你去告诉白芷,就说爷明天早上会过去的”贾赦今天气也消了,张氏还主动来请,虽然贾赦知道张氏可能真不如第一世张氏死后自己心目中的张氏那样完美,但是他还是愿意给张氏面子的。

    “是”白果得了回答就出去告诉等在门口的白芷了。

    白术听到白果的问话,心中微微有些诧异,今天她可是听说过,奶奶似乎和大爷闹别扭了,看她们信誓旦旦的,不像是假话,不过白术还是挺明白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多问。

    “张氏和赦儿闹矛盾了?”贾母逗了逗笼子里的鸟儿,问道。

    “据说是这样吧,大爷之后就出去了,回府之后就直接去了自己的书房,想来并不是假的”赖嬷嬷跟在贾母身后,端着鸟儿的饲料,道。

    “知道两人是为什么闹矛盾吗?”贾母停下逗鸟的动作,看来她对这个消息还挺感兴趣的。

    “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您也知道,大奶奶把他们院子把得很严,这个消息还是一个杂扫的小丫头听到大爷的两个通房丫头的对话才知道的”赖嬷嬷也挺无奈,大房也不比二房,全是筛子,收买个人,简直易如反掌。

    “继续打听一下,难为赦儿如此重情义,明明有两个通房丫头,也不肯踏入那两个通房丫头的门槛半步,我这个做母亲的,想赐两个丫头都不成”贾母虽然满意张氏的德行,但是贾母到底是后宅之主,张氏把大房简直是打理得滴水不漏,这对贾母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这已经在挑战贾母对贾府后宅的掌控力度了。

    “是,不如把情况告诉二奶奶,相比二奶奶会更加好奇”赖嬷嬷仔细想了想,这事儿还真是吃力不讨好,还不如让别人来做。

    “也好,也不知道政儿家的什么时候才能生下个孙子,老大家的过了年都两岁了”贾母拍了拍手,走到旁边的脸盆前净手。

    “许是缘分还未到”赖嬷嬷放下手中的饲料,在贾母净手的脸盆里洗了洗,然后让小丫头去把水倒了,自己则跟上贾母。

    “还好有赦儿家的,你也叮嘱政儿的两个姨娘,我们贾府可是不许庶长子出现的”贾母和张母接触了一段时间,和张母在闲聊的时候,说了一家庶长子和嫡子争家产的那个故事,贾母深以为然,她想了一下,反正贾政现在还年轻,过几年实在是王氏不能生再让姨娘生,这样不仅让贾政的民声更好,还能让王家更加感激贾家
妾本嚣张

    在赖嬷嬷的安排下,王氏不久就知道了张氏和贾赦闹别扭的事情,王氏顿时心情舒畅,她被贾赦对张氏的行为弄得真心嫉妒了,现在看两人闹翻,王氏是最开心的,心道:出生高贵如何,丈夫体贴如何,生了孩子又如何,现如今还不是和丈夫闹翻了,“杨桃,服侍我休息吧,明天咱们去看热闹”王氏心情舒坦,知道贾政又睡在姨娘处也没那么生气了。

    “是”杨桃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心道,大爷和大奶奶闹别扭也是暂时的,您要不要这样幸灾乐祸,二爷已经三天没上您这儿来了。

    杨桃不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种人,自己过得悲惨却从为想过自己为何会悲惨,只想别人和自己一样悲惨,别人与自己一样了,她心里也就舒坦了。

    第二天一早,王氏就起床了向贾赦的院子里走来,美其名曰约张氏一起去给贾母请安,实际来看张氏笑话,等王氏到的时候,贾赦正和张氏在用饭,而王氏就大大咧咧的闯了进来,进来后她就愣住了。

    “大、大伯”王氏一进来就看到了贾赦,心里咯噔一下。

    “弟妹来得好早”贾赦微微皱眉,这王氏也忒不懂规矩了。

    “这不是约大嫂一起去给母亲请安么,没想到大伯在,打扰大伯了”王氏看了贾赦一眼,心里顿时觉得委屈,论模样她比张氏出挑,论出生,王家也算是贵勋,凭什么她嫁给三心二意的贾政,而不是钟灵毓秀的贾赦。

    “弟妹这还是第一次约我去向母亲请安呢,平日里你可是最先到母亲那儿尽孝”张氏也觉得好笑,也不知这二弟妹是怎样想的,每次天才刚亮就去给婆母请安了,那时候婆母还在睡觉,因为她的到来,反而婆母要早早起床,几次她到的时候,公公还睡在婆母房间,几次之后,公公都不爱住在婆母那里了。

    “以后都来等大嫂一起”王氏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只回了这样一句。

    贾赦听懂了张氏的话,恐怕是昨天他和张氏闹别扭的事情被王氏知道了,开口道:“今日爷要去读书,你用完饭再和弟妹一起去请安吧,昨日出去逛街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玉钗,挺适合你的,待会儿让白术送过来”。

    “多谢爷,爷忙自己的吧,妾身知道照顾自己的”张氏露出一个笑容。

    “那好,你和弟妹聊,爷出去了”贾赦对王氏还挺无语的,大伯在,还一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回避,妹子,这里是古代,别人一张嘴就能够喷死你的古代。贾赦见王氏不肯离去,只能自己离去了,时间还真早,也还木有吃饱。

    张氏目送贾赦离去,心里对王氏很是不满,只开口道:“弟妹来得真早,还没用饭把,白芷,加一双碗筷,伺候二奶奶用饭”。

    “那就多谢大嫂了”王氏也不客气,直接坐上了。还开口道:“大伯对大嫂还真好,待会儿大嫂可得让我瞧瞧大伯送的玉钗”。

    “我们家夫君是最守礼的,对女孩儿尤为尊重,必定不会介意弟妹看玉钗的”张氏道。

    “那可太好了,正好让我见见世面”王氏也不知道听懂了没,直接回道,倒是让张氏气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