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贾大爷,我们家主子请您上去一聚”贾赦走到自己的一家酒楼,刚走到大厅,准备开一间包房打打牙祭,就有下人出来了。

    “你谁啊?”贾赦仔细想了一下,貌似他没有见过这个人,但是仔细观察这人,明明一男的,脸上也没有什么胡须,脖子上的喉结也不明显,人很白,说话的声音有点尖锐,和权儿很像,贾赦有一种感觉,这人貌似有点像宫里的公公,不过他觉得这人挺眼熟的。

    “贾大爷不记得小人了,小人小时候还给您当马骑过”来人脸上露出微笑,貌似他嘴里说的内容就像请你吃过饭一样简单。

    “咳”贾赦顿时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这人果真是宫里出来的,贾赦再仔细回忆了一番自己小时候的记忆片段,貌似自己小时候是真的很熊。

    “贾大爷,我家主人已经等很久了,那些都是您小时候的事了,您不记得也正常,咱们上去说话”来人很是执着。

    贾赦无奈,道:“你带路吧”贾赦有感觉,自己接下来遇到的事情肯定会毁三观,贾赦感觉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在家吃了一肚子气,接下来貌似又要吃一肚子气,能让宫里的公公当小厮的,不是皇子就是王爷,而他小时候熊孩子的属性,这一次可能是真的不能善了了。

    来人貌似也察觉到贾赦生无可恋的情绪,只转身道:“放心,我家主子不是坏人”。

    贾赦默默翻了个白眼,坏人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

    “主子,把人带来了”疑是宫里的公公把贾赦带到一个包间,向为首的男人行了一礼。

    贾赦来到了包间,仔细打量了一下坐在首座的那个男人,男人年纪,嗯,应该和他爹差不多吧,都是中年男人,但是男人保养得挺不错的,而他能用公公当仆人,肯定是皇亲国戚,身上的威严也挺好解释的,不过他总觉得这人怎么这么眼熟,但是又记不得了
末世肉文之女配人生

    “打量好了吗?还记得我是谁吗?”男人喝了一口茶,道。

    “呃……”贾赦摇了摇头道:“有印象,但是想不起”,贾赦仔细在脑袋里搜索了一番,确实觉得眼熟,可是他想不起来。

    “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了,当年你出宫还小,忘记也正常,况且你祖母也不是爱张扬的人,你现在学业怎么样?听你父亲说,你过年后就要去金陵考试了”中年男人问道。

    “应该还成吧,学生的三个大舅兄说学生可以下场试试了,而且学生家也还算富贵,这次考不上大不了再等三年也是可以的,学生没有什么压力”贾赦对于考不考得上都看得挺淡的,贾家到家破人亡的那一步还有二十多年呢,而且现在父亲还在,祖母也才去世不久,贾府也没犯什么大错,贾家的圣眷正隆。

    “恩,老张大人是一个有才有能的,才会有三个有前途的小张大人,三个小张大人都是进士出生,教你这个秀才绰绰有余”。

    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晦暗不明,贾赦有些拿不准这人是什么意思。

    “好了,你以后进入官场想做什么?”男人见贾赦沉默,于是转移了话题。

    贾赦脑袋里的警钟敲得更响了,想了半天道:“学生是贵勋出生,考科举去的地方肯定是翰林院,学生在那里呆几年就求父亲给学生找一个下放的路,做得几年官,再回京城去礼部或者工部当一个主事就可以了,反正学生也有爵位,再没出息也饿不着学生”。

    “你倒是乖觉”男人微微一笑。

    “呵,祖辈都出息了,学生偷一下懒也无碍的”贾赦暗自叫苦,不停的在给自己抹黑,只求这位大人,看在学生就是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放小爷离去吧。

    中年男人也微微一笑,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忽然撇到贾赦腰上的玉佩,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他放下茶杯继续问道:“你腰间的玉佩是怎么来的,可以给我看看吗?”。

    “这个是祖母留个学生的,可不能给你”贾赦不乐意了,这个玉佩很重要,第一世他被抓的时候弄丢了,第二世去了另外的世界,也没见过,这一世穿回来,没想到这个玉佩还能失而复得,确实是一件幸事。

    “我还能要你的玉佩,不过是看一下,之后就还给你”中年男人道。

    贾赦考虑了一下,守儿现在被拦在门外,房间里只有他一人,其余都是眼前这人的打手,如果这人要抢,自己也护不住,现在还不如直接拿给这个人,还有一丝还回来的可能,想到这里,贾赦摘下玉佩,递给过来拿玉佩的公公,道:“您看完后一定还给学生,这是祖母留下了的遗物,是她去庙里给学生求的,所以学生很珍惜”。

    “安心,不会要你的”男人拿过玉佩仔细瞧了瞧。

    贾赦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男人,生怕他把玉佩给摔掉,他决定了,回去就找一根绳子挂在自己脖子上,放在外面实在是太危险了。

    男人看了一会,就把玉佩还给贾赦了。“瞧你的样子,还真以为稀罕你一块玉佩是么”男人白了贾赦一眼。“行了,你出去吧,你家下人也等急了,下次再请你吃饭”男人端茶送客。

    “哦,学生告退”贾赦结果玉佩就转身离去,贾赦转身的时候,余光貌似撇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衣服,衣服上也坠着玉佩,貌似和自己这个一模一样,贾赦被吓住了
穿越到清水文里刷美男

    “大爷,你没事儿吧”守儿看到贾赦出来,急忙跑了过来,刚刚他吓坏了,那人也忒霸道了,不让自己跟着大爷进去,自己想回府搬救兵,却被那人的侍卫给拦住了,幸好大爷无事,不然春嬷嬷会扒了自己的皮。

    “没事儿”贾赦被守儿叫醒了,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玉佩,对守儿说道:“守儿,今天的事谁都不可以告诉,包括春嬷嬷”。

    “大爷放心”守儿点了点头。

    “庆得,你说那孩子认出朕了吗”待贾赦离去后,男人喝了口茶,道。

    “应该没认出吧,他连奴才也没认出”庆得就是当今身边的公公,很显然,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当今皇上。

    “这孩子比小时候倒是多了几分稳重,小时候皮实得,连太子都来朕这里告状,更别提其他皇子了,也不知这孩子拉了多少仇恨,现在可好,居然把这些给忘了,以后那些个人打上门去,说不得还得拉着朕的裤腿哭”当今的神色带着些许回忆。

    “都是好孩子,会有分寸的,再说,不是还有您在么,贾大爷真的被那些孩子欺负了,您还不是会出手”庆得也有些唏嘘,那孩子长这么大了,居然还没长什么心眼,也不知道老国公夫人教育得成功还是失败,居然还在圣上面前把自己形容成一个纨绔子弟,庆得转念一想,看现在那些皇子,各个都是有能的,怕这样的纨绔子弟圣上会更加宠爱一些。

    “也是,有朕呢,怕什么”圣上看了看手中的玉佩,嘴角微微一笑,对庆得说道:“这玉佩还是他送朕的,那时候他才六岁吧,得了两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听闻朕过生辰,就拿了一块出来,没想到那块玉佩他现在还保存着呢”圣上想起贾赦小时候送自己玉佩时那舍不得的小表情,现在长大了,还是依然舍不得。

    “贾大爷重情”庆得当然知道这块玉佩的来历,当时他就在场,看到贾大爷还那么宝贝那块玉佩他也挺意外的,六岁的小孩弄丢一块玉佩实在是太容易了,结果贾大爷居然还保留着,就凭借这一点,圣上宠爱他也是有理由的。

    “这点和他父亲很像,他父亲也很重情”。

    圣上的这句话庆得没有应,他当然知道圣上说的贾赦父亲并不是贾代善,那人确实挺可惜的,虽然读书不好,但是兵法却极其精通,长相精致却不女气,个性豪迈,喜欢交朋友,特别喜欢打抱不平,还是沙场的一位悍将,可惜就那样死了,死了之后别人还不能提及,包括他所有的一切都被抹去,连他的孩子都变成了弟弟的孩子,直到现在还无人供奉,那样的一个人物,最终也不过一柸黄土。

    圣上想了想,对庆得道:“把这个收起来吧,那孩子被他祖母教得很好,对他朕很放心,可惜贾代善和贾代化活了一把年纪却还不如那个孩子”圣上提起贾代善和贾代化的时候神色非常冷漠,一点也看不起那两人是他心中的肱骨之臣。

    “是”庆得从圣上手中接过玉佩,心里默默吐槽:贾代善和贾代化确实挺不像话的,贾家已经极尽富贵,还妄想再进一步,两人都被手中的权势给遮住了眼睛,现在居然还没一个孩子看得清楚。虽然庆得理解贾代善想给自己二儿子谋一个出路,但是也得看看是不是打了圣上的眼。

    “回宫吧,那些大臣差不多该等急了”圣上起身道。

    “是”庆得连忙跟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