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大哥,你好慢”贾敏不开心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要去坐秋千吗”贾赦问道。

    “去”贾敏马上开心了,要知道秋千只有贾赦和贾代善敢带她玩,贾代善平日要当差,能带她玩的就只有贾赦,她都已经很久没有玩过秋千了。说起来这个秋千还是贾赦要求扎的,专门给贾敏玩的,下面铺了厚厚的一层,贾敏摔下去了也不碍事,但是那些丫头婆子也足够小心,等闲不会让贾敏玩,真要出了事,她们谁都付不起责任。

    玩过秋千之后,贾赦和张氏一起把贾敏送到荣禧堂,贾敏现在还很小,就住在贾母院子的碧纱橱里。

    “母亲”贾敏看到贾母,大声叫道。

    “这么精神,看出了一头汗,鸳鸯,给敏儿换身衣服,别又生病了”贾敏道。

    “是”鸳鸯带着贾敏去了,此时的鸳鸯当然不是日后的金鸳鸯。

    “赦儿家的,你来得正好,你二弟也十四岁了,该想看人家了,这几个你就辛苦一些,帮我一起看看,等政哥儿娶亲,我这心啊,也就差不多可以放下来了”贾母道。

    “母亲这是什么话,不是还有敏妹妹么?您啊,还是要继续操心”张氏很有眼色的不提贾赦那三个庶妹。

    “儿女都是债,明天你来帮我看看吧”贾母道。

    “媳妇愚钝,最是不会看这些,但是一些小事也是能帮母亲分担一些的”张氏的宅斗技能也挺强的,她一听就知道,这事不是她能揽下的,但是她什么事情都不做,这就是不孝,还不如主动揽下一些小事,既成全了名声,也不至于让贾母忌惮她此时就要□□。

    “还是你孝顺”贾母笑了,道。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贾赦开口道:“有什么事情你不好出门,你就找我,不要一个人扛着”贾赦活了三辈子,依然对后宅的弯弯绕绕不懂。

    “夫君安心吧,我应付得来”张氏笑了笑,贾赦的关系,让她很窝心。

    “对了,有一个朋友,给我送了礼物,你来看看,喜不喜欢”贾赦带张氏去了书房,把盒子里的东西递给她。

    “这是琉璃镜,还有西洋首饰,大爷,你这朋友好大手笔”张氏惊愕道。她家在京城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家族,他们家只有一块琉璃镜,她祖母在用。

    “也不算什么,这主要看运气,前两年我也得了两块琉璃镜,后来回京城送给母亲和敏妹妹了,本来还想买一块当聘礼,没想到居然没有找到了”贾赦也挺无奈的,京城就是达官贵人多,贾家也只能算是二流,一流是那些皇子宗亲,一般好东西都被他们给瓜分了。“这事儿你不要说出去啊,就说这个琉璃镜是你的陪嫁”贾赦也有些无奈,这破镜子放到第二世,10块钱都要不了,现在,居然价值千金,还有市无价,真想竖中指。

    “好”张氏见过贾赦的书房,对这个镜子也不客气了,反正这镜子保养得好的话,还可以当女儿以后的嫁妆。

    张氏第二天一早就去贾母那里报道了,此时的贾母也不是贾代善死后,要媳妇立规矩的那个贾母,她这时候对自己的媳妇还是挺慈和的,再说,有时候贾代善也会去她那里吃饭,媳妇站在一旁立规矩,并不是很好,所以每次吃饭的时候让张氏意思一下也就罢了
仙路芳华

    “你来得倒早,你父亲刚刚出去”昨晚贾代善住在贾母这里,所以贾母一早的心情不错。

    “还好媳妇来得还算巧,不然打扰了您和父亲可就不好了”张氏打趣道,不过很显然,张氏是算好了时间再过来的,她还不至于那样没眼色。

    “太太,二小姐来了”喜鹊走了进来禀报。

    “让二丫头进来吧,正好我这里忙不过来,让二丫头和赦儿家的帮我也是好的”贾母对喜鹊道,很显然,后面的那番话是解释给张氏听的。

    张氏心中了然,这是打算捧二小姐呢?李姨娘也是一个蠢的,自己有两个女儿还敢在主母面前嚣张,听春嬷嬷说,当初祝姨娘也嚣张过一段时间,后来见自己生的是女儿,又流了一个孩子,再不能生育了,就慢慢开始变成隐形人,半句话都不肯多说,张氏心中也挺佩服自家婆婆的,这偌大一个国公府,硬是让两个儿子都出自她的肚子,但是国公妾室又有孩子出生,你也不能说主母不慈和,容不下妾室。

    “母亲”贾慧进来,乖乖的给贾母行礼。

    “恩,过来坐”贾母点了点头,对贾慧还是挺满意的。

    “赖嬷嬷都和你说了,你和你大嫂帮我管管家,这段时间我要给你相看二嫂,有些忙不过来”贾母漫不经心的翻着手中的资料,目光一直没分给贾慧。

    “我会努力跟您和大嫂学习的”贾慧有些激动,她就知道,听母亲的没有错。

    “赦儿家的,你带带二丫头,咱们府上的丫头婆子都是老人,你一个新媳妇恐怕是管不好这群刁奴,你带着二丫头管针线房和厨房”贾母抬起脑袋,看向张氏。

    “您让儿媳管管针线房就可以了,厨房这事儿,还是母亲您自己来管理比较好”张氏来之前贾赦就告诉她,不要她管厨房,能在厨房当管事的基本上都是贾家的家生子,这些人在贾家枝繁叶茂,真得罪了他们,在你吃饭的菜里下点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贾母看了张氏一眼,这似乎是她的真心话,“也罢,厨房里的那些奴才也一个个的厉害的很,你就先管针线房”。

    “好的,母亲”张氏笑了笑,到底是侯门富贵,水真深。

    “二丫头,你跟在你大嫂身边,好好学学”贾母道。

    “好,多谢母亲,多谢大嫂”贾慧起身道谢。

    “你看这几个姑娘怎么样?”贾母给张氏递了几张纸,问道。

    “这……媳妇怎么能看”张氏连忙推迟。

    “不要紧,让你看你就看,又不是让你说什么,过几天,西宁王府会举办菊花宴,这几家女儿应该都会去参加,你到时帮我相看相看”贾母道。

    “恩,这个媳妇还是可以的”张氏现在好歹也是家人了的媳妇,谈这些话也并无不妥。

    贾慧在一旁,心中微微一动,随即眼色又暗淡了下来,西宁王府举办的花会,如果母亲能带她去就好,如果自己好好表现,再加上贾府的势力,她一定能嫁一个好人家,可惜这是去给二哥相媳妇的,母亲她们一定不会带上自己,贾慧暗暗决定,一定要讨好贾母还有大嫂
相媚好

    张氏看到贾慧暗淡的模样,微微有些不忍,道:“母亲,要带上二妹吗?”。

    听到张氏的话,贾慧的眼睛亮了起来。

    贾母看到贾慧的神情,心下微微一笑,果然是大了,对自己的婚事有了想法,“下次吧,这次是去办正事的,而且二丫头的年纪也不算大,再过一段时间”贾母可不希望因为贾慧表现不好,害得政儿跳不到好媳妇。

    “那二妹还不快多谢母亲,再自己多准备一些才艺,参加那些聚会时用得到”张氏提点道。

    “多谢母亲”贾慧微微有些失望,但是有了贾母那句话,她还是觉得有盼头的。

    “恩,你下去吧,我和你大嫂谈些事情,你也好好琢磨琢磨,明天你就去你大嫂那里,让她教教你”贾母提点道。

    “是,女儿记下了”贾慧随即就离开了。

    “母亲,二妹挺聪明的”张氏看着贾慧离去的背影,道。

    “也就那样了,她母亲和她都挺识趣的”贾母对这两母女挺无感的,倒也不会亏待两母女,“你来看看这两家,你觉得怎么样”。

    张氏仔细看了两家,不着痕迹的撇了贾母一眼,心道:婆婆的心真大,东阁大学士的孙女魏思兰,武英殿大学士的外孙女冯慕青,都是文官之首,这两人,在自己未嫁时,可是和自己并称京城三姝,而她嫁给了贾赦,那两人还好好嘲笑了自己一番,说什么嫁给了一个贵勋,但是现在相公对自己很好,不过以两人的年纪,应该定亲了。

    “这两家都是极好的人家,不过儿媳记得,这两家的姑娘和儿媳差不错,应该已经定亲了吧”张氏放下纸问道。

    “这两人一个比政儿大两岁,一个比政儿大一岁,定亲应该会说出来的,我瞧着两家人家的条件很不错,就是大政儿一两岁也无妨”贾母道。

    “我儿媳所知,这两家人家都很挺低调的,您还是派人去打听一下,如果真定亲了,我们这里不是白忙活一场么”张氏道。

    “你说得对,那你再看看这两个,虽然条件没那两家人好,但是也还不错”贾母道。

    张氏再此被囧住了御史大夫郑大人的女儿,吏部尚书的孙女,户部侍郎的女儿……,全是一些文官中的高官,真不是张氏看不起自己的小叔子,这个小叔子以后也不袭爵,十四岁了,身上连个功名都没有,文官本来就不喜欢和武官结亲,自己也是因为圣上做媒,才嫁给贾赦的,张氏看到这份名单,真心觉得婆婆的希望不大。

    “我觉得这些人家都挺好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张氏不得不泼自家婆婆冷水。

    “嫁给我儿还能不乐意?”贾母马上不乐意了,他们荣国府,要权利有权利,又简在帝心,自家能看得起对方,是他们家的荣幸。

    “您说的是”张氏无语了。

    其实贾母也是魔怔了,她总是觉得贾赦能娶到阁老的女儿,贾政也不能比贾赦差太多,虽然她心里有个想法,可能不会成功,但是她总要为自己儿子努力一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