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黎昕没让贾赦等多久,才三天,就听到了黎家把黎昕过继过了一个已经去世的堂叔,这个堂叔不过是一个穷苦农民,美其名曰不想这个堂叔百年之后无人供奉,私底下又说,是因为他们是商贾之家,而黎昕走的是科举,士农工商,对他以后的官声不好,这一明一暗的说法,到是把一干人给糊弄住了,真实情况,只有贾赦和黎昕父子心知肚明。

    贾赦仔细考虑了一番,后来决定,把春雨嫁给黎昕,春雨做事稳妥,即使黎昕过继,也少不得和黎太太打交道,春雨经常帮他打点关系,这还是能应付的,春月性子跳脱,有些天真,而周云起家庭简单,正适合春月。

    和两家交换庚帖,又把婚期定下,婚期在贾赦考试完后,这一次考试,黎昕和周云起都没准备参加乡试,乡试就是考举人,他们两人都觉得自己还欠缺一些火候,现在倒是不急,成家立业,两人觉得现成亲倒也还成。

    “接下来你们两个的任务就是好好养生子,到时候争取半年就怀上孩子,爷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等也考上秀才,你们两个身价又高一些”贾赦道
梨花又开放GL。贾赦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这两个丫头的,都才十七岁,就要怀孩子,这放在现代,那就是花季少女,还未成年呢,怎么可能就做妈,可惜这里是古代,人们最看重的就是子嗣,即使女人再优秀,把整个家里打理得妥妥帖帖,自己家里背景再殷实,你没有孩子,也是可以随便休离的女人。

    “大爷,你又取笑我们”春月红着脸,白了贾赦一眼。

    “好了,不说笑了,你们有什么跑腿的事情,就让守儿去,王大夫不是就住在我们府上吗,到时候我让守儿和王大夫说,多开些滋补的药,把你们的身子调理好,等也考完,你们就安安心心的当你们的新娘子吧”贾赦笑了笑,道。

    “大爷您也休息一会儿,不要熬坏了眼睛”春雨摸了摸眼睛,道。

    “好,你们都下去休息吧,爷在看会儿书,马上要府试了”贾赦道。

    “好”春雨和春月就下去了。

    贾赦考试很是顺利,毕竟这只是考秀才,贾赦也没故意装成平明百姓去考,知道他身份的官员,看到贾赦的试卷,只要不是太差,就都会给过,贾赦一直想不通,这么简单的试卷,为毛自己弟弟就能考了那么多年还考不过。

    县试、府试和院试俗称小三元,这个小三元一般情况都是给那些有背景的,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不然差不多的文章里,凭什么你就第一名,不就是因为背景深吗?贾赦在金陵考试也并没有上下打点,但是因为他的背景强,别人也不敢把他刷出去,但是基本上他的排名都是很靠前的,府试他就是第三名,院试他也是第三名。院试考上的那一刻,他就是秀才了,当然,这个消息贾代善更快知道,对此他还是挺满意的。

    “别哭了,都已经是出嫁的人了”贾赦考完后,就把春雨和春月两个丫头嫁了出去,周云起家里条件还是比较困难,但是贾赦可以给对方左脸啊,他悄悄塞给周云起五百两的银票,让他去置办聘礼,又另外准备了房契,让周云起当新房,只让他称是父亲留下来的,别人倒也没有怀疑,有了贾赦准备的银票打底,春月的嫁妆也就没有那么显眼了,更重要的财产,都是贾赦私底下交给春月的,春雨就没那么多顾忌了,黎昕家里条件不错,给的聘礼也挺实在的,贾赦看到倒也还满意,让两个丫头好好过日子,贾赦就准备回京城了。

    “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以后如果去京城就给爷打招呼,爷是那里的地头蛇,不要不好意思,如果那两个人欺负你们,你们就给爷写信,爷给你们出气”贾赦瞪了周云起和黎昕一眼,他真的感觉自己有一种嫁女儿的郁闷感。

    周云起和黎昕真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觉得自己挺无辜的。

    “我们都会很好的,大爷也要注意好自己,大爷现在身边只有守儿,守儿也要注意一些才是”春雨叮嘱道。

    “你们安心吧,不是有白术吗?这丫头还是你们两个亲自挑的,再说,爷回京城之后,还怕没人伺候,行啦,你们都回吧,爷也走了”说罢贾赦就登船,站在船上,看着陪自己长大的两个丫头,心里还真的有些酸。

    春雨和春月两人站在码头上,看着船离去,随即两人都哭倒在自家夫君怀中。

    贾赦看着江面,心里有些惆怅。

    “大爷,您舍不得春月和春雨两位姐姐,完全可以把她们留在身边”守儿道。

    “那爷更舍不得,把她们留在身边,就必须把她们配管事或是小厮,管事和小厮都是奴籍,她们以后的孩子也还是奴籍,这让爷如何舍得,现在把她们嫁出去,她们好歹也是正头娘子,以后丈夫出息,少不得一个诰命,这才是对她们最好的安排,守儿,她们不比我们男人,我们男人做错什么,不过得一句浪子的名声,她们做错什么,就是搭上一辈子”贾赦道
仙路芳华

    “大爷思虑周全,春月姐姐和春雨姐姐必定感念大爷”守儿笑了笑,道。

    “你放心,你我也安排好了,等你成亲之后,爷就让你去爷的铺子上历练,然后当一个掌柜,到时候把你父母接出去照顾”贾赦用扇子敲了敲守儿的脑袋,道。

    “多谢大爷”守儿笑得开心。

    “你以后多跟那些掌柜接触,学学他们,多攒些经验”贾赦对自己人从来都是大方的。

    “我会的,谢谢大爷提点”守儿开心得快蹦起来了。

    船上的日子很平静,在金陵这几年,贾赦又在船上自我解析了一番,觉得自己已经有足够勇气去面对京城的狂风暴雨,所以当船靠岸,他再次踏上京城了一片土地的时候,他的心情倒十分平静。

    “赦儿,你回来了,恭喜啊,已经是秀才了”贾母早接到管事的消息,她正等在荣禧堂。

    “母亲这是取笑儿子呢?家里还好吗?父亲呢?之前儿子想留在金陵参加科举考试,没有送父亲上京,实属不孝”贾赦一回到荣国府,就去了荣禧堂见贾母。

    “都是一家人,哪里的话,家里都挺好的,你父亲今天要值班,应该已经收到你回来的消息了,晚上定能看到他,你在金陵可还好?看你都瘦了,我们贾府也算是豪门贵族,那还需要子孙这样拼搏,你父亲也是,也不知道心疼心疼自己的孩子”贾母道。

    “这是儿子自己的主意,不怪父亲,而且儿子比之前还重了两斤,哪像母亲说的,过得那么苦”贾赦笑了笑,继续道:“二弟呢?敏妹妹呢?我给他们两人带了礼物”。

    “你二弟去读书了,之前不知道你今天到,所以就没请假”贾母扭头,对赖嬷嬷道:“到时候赖嬷嬷去通知一声,晚上一起吃晚饭,接赦儿接风”,接着又继续对贾赦道:“你敏妹妹正在午休,刚刚才睡着,倒是不好吵醒,不然又该哭闹了”。

    “既然如此,那先把给太太的礼物拿出来,父亲、二弟、敏妹妹的礼物晚上再给他们”贾赦对白术道。

    “好的,大爷”说完,白术就走了出去,等她再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两个力气很大的老嬷嬷,两人抬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

    “这里是给母亲准备的一些小玩意儿,虽然金陵的东西没有京城的大气,但是也别有一番易趣,这里有两副头面,都是金陵现在比较流行的款式,还有一些胭脂水粉,金陵靠近江南,这是我派他们去江南采购的,江南的这些东西都比较细腻,母亲可以试试,这都不算什么,最巧妙的是遇到了一个西洋来的商人,买了两块琉璃镜,母亲一块,再敏妹妹一块”贾赦笑了笑,心道,贾政回去的时候,是他送的,当时他才刚刚出孝,肯定没空逛金陵,更别提带什么礼物了,而贾代善,能让他带礼物的也就贾母一人,儿贾代善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他跟在贾代善身边那么久,还真没发现他去买什么礼物,除非他让下人去置办的,否则,三个去金陵的男人中,就只有他一个人带了礼物回来。

    “还是你有心”贾母笑了笑,但是眼神有些复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