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人送走了?”贾赦喝了杯茶,问刚回来的守儿。

    “送走了”守儿对那两人的感官特别不好,来金陵时春嬷嬷叮嘱过他,一定要看好大爷,不能让其他人把大爷引导窑子里去,这两人偏偏什么规矩都不懂,还想带坏他家大爷,还是读书人,就这好色的模样,还读什么书。

    “你去打听一下,我的座师的本家是不是京城和我有婚约的那个张家”。

    “不是吧,这个张大人是未来少奶奶的亲戚?”守儿睁大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道:“大爷,奴才去查了,您先去休息吧,犯不着为这两人生气”。

    “我知道,去吧”贾赦笑了笑,道。

    “时飞兄,我们就这么告辞了?”杨树看着贾府的宅子,不满道。

    “来日方长,第一次见面,留个印象就好,你还想第一次他就会对你推心置腹吗?这位少爷可是京城的豪门望族,而且还是顶级豪门,这种家族教导出来的孩子,哪里是那么容易攻下的,第一次你太过心急,反而得不偿失”贾雨村说的一脸笃定。

    “还是你高明,确实不能心急”杨树笑了笑,最后看了一眼贾府,转身离去。

    “夫人,看到明志来的信了吗?这下你安心了”文渊阁大学士张大人把信递给自己的夫人,笑问道。

    “这字确实不错”张夫人顾左右而言他。

    “都说了,贾赦这孩子不错,这孩子四岁就去了上书房学习,十岁祖父战死,贾赦回去守孝,他从小就长在祖母身边,那位夫人可是当今的乳母,那时候□□和贾老将军四处征战,当今的母妃又早亡,当今可以说是贾老夫人一手养大,就凭借当今对老太太的感情,作为老太太最宠爱的孙子,他只要不犯什么大错,都能平安无事”张大人把这一隐秘告诉自己的夫人。

    “照这么说,确实是不错的联姻对象”。

    “我派人去查过,贾赦这孩子现在还没有通房,这也许是他替祖母守大孝的原因,但是既然他能守得住,我也能相信他是能托付终身的,当然,他贵勋出生,确实以后要做官,清流这边会很难接受,想现在的贾敬,不是被打压得厉害吗”张大人叹了口气。

    “反正两家已经交换庚帖,这个媒还是陛下私下做的,也无从更改,只希望他能继续下去,只是苦了我家若岚”张夫人道
重生之邓芯的空间

    “女儿养大都是别人家的,你这又是何苦”张大人也心疼女儿,据他所知,贾府现任当家太太根本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婆婆让媳妇立规矩,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张家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是不代表贾家知道,“老爷,你看你,一个人回来,把赦哥儿留在那里考什么秀才,这怎么让人放心得下”。贾母亲自服侍贾代善更衣,娇斥道。

    “这是他的决定,我也没办法干涉,让他试试也好,这个爵位是我从大哥手上接过来的,这事儿是在皇上那里留底了的,以后爵位一定是赦儿的,但是赦儿越好,以后我为政儿谋划就更容易,以后针对赦儿的事情就不要再做了,我也算是看明白了,和皇上一起长大的不是我,他的感情也不是给我的,我如果强行取而代之,恐怕会被当今厌弃,于整个家族无益,若贾家倒了,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政儿也没出路了”贾代善叹了口气,他回到京城这么多天,上上下下也在活动,堂兄也有帮他,但是当今当做没看到又有何用。

    “怎么会这样,您明明也是老太太的儿子”贾母抱怨道。

    “这怎么能一样,你和王家的姐姐交好,但是你从没和王家的妹妹接触过,你对王家姐姐的感情和对王家妹妹的感情能一样吗?”贾代善道。

    “那这样就没办法了吗?”贾母不平道。

    “或许等赦儿从金陵回来才能有转机”贾代善也无奈了,恐怕这也是当今在敲打他吧。

    “这赦儿也是,咱们家已经够富贵了,还留在金陵考什么秀才,你看看隔壁的敬儿,考中的进士又如何,还不是不得志吗?要我说,到时候买一个官也就是了,家里又不缺吃穿,现在还害得相公久久不能复职”贾母抱不平道。

    “你这又是在说傻话,这天下那有永远打仗的,没有仗打,以后就是文人的天下,我们武将在朝中的地位只会越来越低,以后慢慢就没有说话权”贾代善叹了口气,文治国武定邦,现天下已定,哪还有什么武将展示的平台。“好了,不说了,后宅你做得很好,辛苦你了”。

    “这都是妾身的本分,哪谈得什么辛苦”贾母微微一笑,脸上还有些得意。

    “对了,赦儿房里的东西你没动吧”贾代善问道。

    “妾身哪里会动他院子里的东西,春嬷嬷看得那么紧,再说,妾身好歹也是侯府出身,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贾母白了贾代善一眼。

    “春嬷嬷可是母亲身边的老人了,你以后对她也尊敬些,她当初也随着母亲在当今身边照顾过”贾代善皱了皱眉头,道。

    贾母稍稍有些愣住,随即又恢复过来,道:“到底是母亲身边的人,妾身怎敢怠慢”。

    “恩,这些事你自己知道就好,歇息吧”贾代善上了床,道。

    “是”贾母也爬上床,心中却久久不能平静,她转头看到已经睡熟的贾代善,又把脑袋转了过来,看向天花板,心中恨恨的,她日日都要在老太太身边立规矩,老太太却还是只喜欢贾赦那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什么好东西都只给贾赦留着,她的政儿呢?明明是老爷的儿子,却不能袭爵,现在就连在当今身边伺候过的春嬷嬷都赐给了贾赦,老太太心中有她的政儿吗?贾母觉得自己必须有所行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