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赦儿,你的东西收拾好了吗?”三年的孝终于守完了,贾代善迫不及待的想回京城,他离开权利圈子太久了,即使有堂兄在,那也不能保证他马上能得圣心。

    “父亲,我暂时还不打算回京城,儿子马上就十七了,张家的姑娘也十六岁了,张家毕竟是清流门第,儿子想考一个秀才之后再回京城”贾赦装作害羞的样子,道
百花一叶[陆小凤]

    “确实,你的婚事也该操办起来了,你有把握吗?”贾代善在母亲在时,并没有看到贾赦有多用功读书,但是在金陵的路上,确实有看到贾赦有努力学习,可惜他是一个粗人,对于读书这件事,他也一窍不通,也不知道贾赦的情况。

    “只有三层把握,儿子在金陵一只守孝,也没什么名师教导,所以不敢保证,但是,不管能不能考中,儿子都想试一试”贾赦说道。

    “既然你决定了,就好好考,也给政哥儿做一个榜样”。

    “是的,父亲”。

    等贾代善离开后,贾赦就开始为最后的考试做准备,府试和院试一般就是考基础,策论这一块考得很少,所以一般不偏题,院试考中后就是秀才,所以考一个秀才还是很容易的,第一世他就是学的古代中文,后来他做了考古教授,三天两头的向陵墓里跑,可是也是因为这样,他见过的古籍也挺多的,还有专业的古籍教授一字一句的讲解,对于考秀才,贾赦真的不担心。

    考院试之前要先参加县试,成为童生,县试考五场,每天一场,内容对于贾赦来说很是简单,不过对于书都没办法买齐的贫家子弟来说,还是比较困难,院试过后就是府试。

    “大爷中了,恭喜大爷成为童生”守儿快步跑了回来,报喜。

    “真的?”春月开心得蹦了起来。

    贾赦看到他们开心的模样,笑了笑,不过心里的这口气也算是放下了,虽然他早觉得自己能过,但是结果没出来,就存在变数。“是第几名?”。

    “第十名”守儿道。

    “恩,春雨,给守儿一点奖励,难为他那么早就跑去看成绩,再给府里的人都多发一个月的工钱,让他们也为爷高兴高兴”贾赦对这个成绩挺满意的,这当然是他藏拙之后的结果,第十名,处在靠前的位置,又不是最前,刚刚好。

    “是,大爷”一贯稳重的春雨也露出开心的笑容。

    “还有,守儿,待会儿我写封信,你找人带回京城,这事儿也要报给父亲、母亲听”贾赦道。

    “大爷放心”守儿点了点头。

    “大爷,有人找您去喝酒,说是您的同门”门外的小厮跑了进来禀报。

    “你让他们在小客厅等着,我换身衣裳就出去”。

    “是,大爷”小厮说完就走了。

    “大爷现在也有同门了,不过,大爷可得小心一点”春月和春雨拿出衣服给贾赦换着。

    “安心,现在上门的必定是来攀附的,虽然明知道这样,爷也得去,金陵的学子圈还需要这些人来引进去,也本来就是出自贵勋世家,即使爷考了进士,这些读书人也不一定看得起爷,你们常年都在内宅,敬大哥哥考了进士,进了读书人的圈子,也被人排挤,爷现在的身份和他们相比自然是高贵,但是爷现在礼贤下士,说不定能真结识一两个有前途的读书人,那爷也算是打入了读书人的圈子了”贾赦道。

    “真是委屈爷了,爷出生国公府,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春雨道。

    “呵,爷出生尊贵,从小就有丫头服侍,现在不过是和读书人交好就算委屈了,那那些清贫的读书人,从小要帮忙种田,带弟弟妹妹,还要自己抽空读书,这又算不算委屈呢?好了,我先去了,别让人家等久了”
[猎人]“儿子”的诱惑

    贾赦来到小客厅时,就看到有两个少年等在那儿。贾赦快步走了两步,道:“在下贾赦,不知二位是?”。

    “我们和你是同一期的考生,在下贾化,字时飞,这位是杨树,他是十二月份的,虽然说已经十七,其实刚满十六,现在还没有字”和其中一个少年道。

    “在下贾赦,由于刚刚出孝不久,父亲还没来得及赐字,两位请坐”贾赦坐上主位,不由得打量了一下贾化,这个人就是后来的贾雨村,贾家的覆灭就是这个人点的火。

    “时飞兄,你和贾兄是本家了”杨树道。

    “可别这么说,我怎么能和贾兄相比,贾兄可是荣国府的少爷,贾演将军的孙子,我哪里逼得上”贾雨村道。

    “怎么不能相比了,咱们以后都是同门,你何必妄自菲薄,贾兄,你说是不是”杨树道。

    贾赦一挑眉,到底是读书人,怎么可能那么多傻白甜,刚开始他还以为这个杨树是被保护得很好的小孩,结果还是一个芝麻包子。“对了,你们去见过座师了吗?我家是武将出生,对于科举的东西不是太懂”。

    “张大人说后天下午见诸位学子”贾雨村眼睛里闪过一丝遗憾,但是到底没露出什么异样。

    “这样啊,到时候时飞兄和杨树小弟一起啊,我们家现在为我的事,忙得焦头烂额呢”贾赦无奈的耸耸肩。

    “没事儿,到时候有我们呢”杨树插嘴道。

    “大爷,府里备了酒席,请您的两位同窗吃饭”守儿跑了出来,道。

    “那时飞兄,杨树小弟,我们移步吧”贾赦笑了笑。

    一顿饭吃得还是比较顺心,他从杨树嘴里知道了,今年金陵考上童生的考生里,他们三个的年龄相仿,都是十七岁,还知道了,他们的座师家族是在京城。

    “贾兄,咱们出去找点乐子怎么样”杨树挑挑眉,道。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刚刚出孝,就去那地方,影响不好,杨小弟也少去,现在正要,科考呢”贾赦摇了摇头。

    “真是无趣,什么叫红袖添香”。

    “噗嗤,你还红袖添香,贾兄家的丫头比那些头牌不知要出色多少,贾兄还会看得上那些庸脂俗粉?你也不用脑袋想想”贾雨村道。

    “大爷”守儿跑了过来,由于的看了贾雨村和杨树一眼,然后悄悄附在贾赦耳边说。

    “既然贾兄还有事儿,我们就先走了,我们后天辰时,在张大人门口见”贾雨村对杨树使了了个眼色,杨树也会意的站起来告辞。

    “确实有点事儿,在下就不多留你们了,守儿,你给爷送下客”贾赦道。

    “是,大爷”守儿抱拳。“两位大爷,这边请”。守儿带着两人离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