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红楼]大老爷的逆袭之路 第5章

    “大爷,路上您小心些”春嬷嬷叮嘱道。

    “安心,不是还有父亲和二弟吗?嬷嬷在家也小心,注意身体”贾赦道,他还记得第一世,春嬷嬷跟着他去了金陵,但是嬷嬷年纪大了,在京城生活了几十年,到了金陵反而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在病中听闻自己在孝期让丫头爬上了床,病得更重了,只觉得没有照顾好自己,早早的去了,这一世把嬷嬷留在京城,希望她能好好的颐养天年。

    “虽是这么说,到底大爷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马上这么久看不到了,嬷嬷这心里不是滋味”春嬷嬷道。“跟在大爷身边的人,到底需要警醒些”

    “嬷嬷,安心吧,我去拜别母亲就要走了,嬷嬷自己多保重”。

    “大爷去吧”。

    贾赦来到荣禧堂外,这是他回来后,第一次来这里,想起第一世,即使他袭爵之后,他也没住在这里过,哪怕一天。

    “喜鹊姐姐,母亲在吗?我是来拜别母亲的”贾赦道。

    “您稍等,刚刚二爷来了,正在里面说话,我去回禀太太”喜鹊道。

    “有劳喜鹊姐姐了”贾赦道。

    “太太,大爷来了,现在正在外面等着”。

    “让大爷进来吧”。

    “大爷,太太让您进去”喜鹊出来,对正在走神的贾赦说道。

    “多谢”贾赦向喜鹊道了谢,然后就踏入了荣禧堂的上方,看着里面熟悉又陌生的摆设,贾赦微微有些恍惚,他想到了上辈子一事无成的自己,觉得有些讽刺,在发生丫头爬床被父亲带人撞破前,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带领荣国府一路荣光下去,担负起荣国府这个责任,发生那件事后,张家依然把女儿嫁给自己,他希望能够守护好妻子,过平平淡淡的小日子,可惜,祖母把他保护得太好,后宅的一切他都不懂,第一个嫡子死于后宅,妻子长卧病榻,生下第二个嫡子后撒手人寰,妻子逝世前拉着自己的手,说:让太太养孩子,自己不要太过关心,这样反而会害了孩子,让自己躲在家,万事装得荒唐一些,所有的事情都让老太太和二房做主,贾家所犯的事,也怪不到自己头上,顶多制自己一个管家不严的罪过,再凭借老太太和当今的感情,再加上张家,保下琏儿一条命还是可以的,可惜妻子不知道,后来太子犯事,连累张家,张家百年世家,就这样没了,活下来的族人,也是自己悄悄拿私房钱安置的。

    “母亲安好,孩儿马上就要去金陵了,母亲自己多多保重”贾赦给贾母作了一揖。

    “刚和政儿念叨着你,你就来了,政儿还小,你这个做兄长的,都替我照顾照顾他”贾母微笑道。

    “母亲放心,二弟如此讨人喜爱,且书念得也不错,再加上有父亲打点,以后二弟肯定能前程无量,儿子于读书上不同,以后说不得还需要依仗二弟”。

    “你瞧瞧,到底是老太太身边长大的,嘴就是甜,政儿,你哥哥这么看中你,你以后可不能让你哥哥失望”贾母拉过家政,把人抱在怀中,道
强占,溺宠风流妻

    “一定不会让大哥失望的”贾政也笑得开心。

    贾赦笑了笑,并不接话,想到第一世,贾政十四岁开始参加童试,直到父亲死之前,都没考上秀才,还是后来父亲上折给他求了一个官职,也给他买了一个秀才的头衔后,才好看一点,据说这个二弟读书的学问也考一个秀才绰绰有余,到底也是大家族出生,资源都是最好的,只可惜,这人遇到考试就什么也写不出,在第二世,人们把这种病成为考试恐惧症。

    “太太,老爷身边的小顺子过来,老爷说时辰不早了,可以上路了”。喜鹊进来禀报。

    “那你们去吧,路上小心”贾母摸了摸眼睛里的眼泪,道。

    “那么母亲保重,我们要出发了”。

    坐在去金陵的船上,贾赦拿着书有些昏昏入睡,他的精神还是可以的,但是父亲和二弟貌似都有些晕船。贾赦想起第一世的憋屈,又看到他们受罪的模样,贾赦莫名觉得有些开心。

    “大爷,我们坐船都坐了半个月了,怎么还没到金陵啊”春月抱怨道。

    “哪有那么快,估计还有半个月”贾赦懒洋洋的,想起上辈子,从地球的这一端到另外一端,一天时间也够了,现在的交通还真是不方便,从京城到金陵,走水路,最快也要半个多月,他们这是扶灵回去,肯定不会加快,至少也要一个月。

    “这么久?我都已经看了这么久的水了,真的觉得很无趣”春月耍赖道,完全不记得她刚开始上船时的兴奋劲。

    “真是一个小丫头,你得学会发现美,懂得欣赏”贾赦放下书道。

    “大爷明明就不比春月大多少,在这里装大人,您说说,春月和奴婢怎么发现不了美了”春雨也放下手中的针线,问道。

    “你们说一句看了半个月的水了,再没东西好看了,但是你看看,天空中飞过的鸟儿,每一只都是那么的不同却又有自身的美丽,还有每天早上不断升起的太阳,那样有生气,照在你的身上,整个人的感觉都是那样美好,晚上夕阳落下,给你身上披上了一身霞衣,你觉得自己不美吗?”贾赦笑了笑,三世为人,他已经慢慢学会放下。

    “那若是没有出太阳呢?”春月不服的回到。

    “那你有没有注意船下,许多鱼儿都浮出水面给你们跳舞,你居然没有看到”。

    “为什么奴婢每天看的景色被您这么一说,就变得这么美啊”春月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都说了,你没发现美丽的眼睛,以后多抬头看看,想想自己变成鸟儿,无忧无虑的飞在天空上,不时的路过些白云,一切伤心都会慢慢过去”。

    “嗯,奴婢记下了”春月笑了。

    “好了,我睡一会儿,把书都收起来吧”贾赦笑了笑,然后就躺下了。

    在金陵守孝的日子并不难熬,他原本是孙子,守孝一年就足够了,想到第一世守孝时发生了那些不愉快的时,他就像再给祖母多守些日子,他回禀了父亲,也和父亲一样,守了三年的大孝,原本贾代善也想让贾政和贾赦一样守大孝,可惜贾母实在想儿子,且贾代善一直觉得亏欠妻子,只得由金陵的一个族叔护送贾政回京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