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老爷,政哥儿还小,又在读书,是不是这一次就不要他去金陵了,有老爷和赦哥儿也可以了吧”贾母摸了摸眼角的眼泪,道。

    “什么话,政哥儿以后是要走科举这条路的,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你要是真心为他好,就应该让他去金陵替祖母守孝,这对他的名声有好处,以后他拜师也方便些”贾代善驳回了贾母的请求。

    “我这不是心疼他吗?赦哥儿从小长在老太太跟前,从前你去打仗,都是赦哥儿陪着我度过那么多心惊胆战的日子,他还这么小就要千里迢迢的去金陵,我这心里怎么放心得下”。

    “好了,不要哭了,这不是有我看着呢,你真心疼他就让他去锻炼锻炼,还有,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也要清理一遍”。

    “我知道的,老爷”贾母擦干眼泪。

    “大爷,您看还需要收拾什么东西”春嬷嬷把自己准备的行李都列了一个单子,她把单子交给贾赦,看需不需要添加什么。

    “嬷嬷,你安排就好,只是随行的人,嬷嬷,你挑好了吗?”
[HP]S·M事件簿

    “已经挑好了,春月,春雨,你们两个跟随大爷伺候,春彩一向守本分,就然让她随我这个老婆子替大爷守院子,外面跟的小厮就让守儿跟着吧,到底是去金陵守孝,带太多人和行李了不好,到时候缺什么,大爷就吩咐守儿去买”。

    “是”春月和春雨一脸的欣喜。

    “春嬷嬷,我……”春彩刚想开口,留下,就被春嬷嬷给打断了。

    “怎么了,春彩,我一向看中你,我们一定要给大爷守好院子,最近京城了常传,说许多小厮趁主人不在,就把主人房里的东西给偷走了,咱们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真出现这种事儿,整个荣国府都脸上无光”春嬷嬷道。

    春彩听完,偷偷看了贾赦一眼,看他并无任何反应,就知道此事已定,只得心不甘的道:“是,必不辜负大爷受托”。

    “嗯,辛苦你了,爷的院子就交给你和春嬷嬷了,你们都是祖母身边的人,我放心”贾赦笑了笑,春彩的异心贾赦已经从春嬷嬷那里知道了,其实有过第一世记忆的他,早已经清楚,第一世春嬷嬷也有提醒过他,结果他还是看在春彩是祖母身边服侍过的丫头,把她带去了金陵,结果这丫头趁着自己伤心之时,爬上了自己的床,还被父亲抓了一个正着,以至于他的面子里子都丢尽了,想着张家当时还能把若岚嫁给自己,也是非常痛苦的吧。

    “大爷放心,必定不会辜负大爷的期望”春彩,说罢就退下了。

    “春彩是之前服侍祖母的人,春月和春雨是祖母赐给我,和我一起长大的丫头,你们都是我的人,再等你们大一些,我就给你们找一个好人家嫁了,再送一份嫁妆,让你们做正经太太,虽然日子可能不是和在府里一样富贵,但是当了正经太太后也体面一些,如果你们的孩子有能力,说不定还能给你们请个诰命”贾赦说道。

    “大爷”春嬷嬷刚想阻止。

    “嬷嬷,不用说了,我考虑过了,和我订婚的张家小姐可是清贵门第,我能和他们家小姐定亲已是祖母舍下脸面求来的,我不是读书的料,但是我的孩子保不齐是,那些读书人最瞧不起的就是我们贵勋家族,以后少不得为了我的孩子求到张家,所以等我到了三十岁还没孩子的话再考虑纳妾”贾赦一脸的坚定。“好了,你们都退下吧,今日的承诺爷会一直记得,但是你们也记得,不要做出格的事,不然爷会很难办,最后苦的还是你们”。

    “是,大爷”春彩、春月和春雨三人退下。

    待她们离开后,春嬷嬷开口道:“大爷,你这又是何苦”。

    “这不是没有办法了吗?我今年十四,二弟今年十岁,敏妹妹也有两岁了,我估摸着父亲的身子依旧硬朗,母亲一直有意无意的阻止我接近敏妹妹,父亲也一直更喜欢二弟,以后二弟朝中有父亲,如果敏妹妹找了妹夫,这个妹夫又是有能的,那在朝中二弟就有父亲和妹夫帮衬,内院也一直是母亲在主持中馈,母亲对二弟和敏妹妹的态度与对我的又何如,嬷嬷应该看的很清楚,我在家中整个就孤立无援,等张家的女儿嫁进来后,张家就是我天然的盟友,以后朝中有张家为我周旋,内宅有张家的女儿为我张罗,那么,我为张家的女儿牺牲一点也不算什么”贾赦看着茶杯里的茶水,这辈子他握着这么多张底牌,他不相信,他还会是哪个被打压得只能躲在女人乡醉生梦死的贾赦。

    “苦了大爷了”春嬷嬷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老太太在时,大爷只需要好好读书就好,现在老太太刚刚没有,大爷就要慢慢为自己筹划,老爷和太太都靠不住
(清)红楼之尤氏有终的奋斗生活

    “好了,嬷嬷,不用伤心了,其实这样也好”贾赦从怀中掏出手帕递给春嬷嬷。“不知是以前看过的哪一本游记,里面说,老鹰的窝筑在万丈高峰,等幼鹰长大,老鹰就把幼鹰从窝里推下,让他们学会飞翔,如果推下的过程中,幼鹰没学会飞翔,就会被摔死,但是学会之后,就能飞得更高,成为正真天空中的霸主,嬷嬷,只有经受住折磨,我才能走得更远,我不想做那只摔死的幼鹰”。

    “那老鹰还真是狠心”春嬷嬷道。

    “怎么不说那老鹰真是爱孩子呢?虽然有老鹰的保护,幼鹰能活得很好,如果老鹰遭遇不幸,那幼鹰靠谁保护呢?所以他们还是幼鹰的时候,老鹰就告诉他如何保护自己,以后忽然失去老鹰的时候,这样幼鹰依然能活得很好”。

    “大爷睿智,只是嬷嬷心疼大爷,大爷也太苦了”。

    “我不苦,小时候有祖母保护,现在我也能一个人承担”。

    “大爷……”春嬷嬷刚想说什么,春彩就走了进来。

    “大爷,赖姐姐来了”。

    “哦,请她进来”贾赦喝了口茶,道。

    “请大爷安”赖嬷嬷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

    “赖姐姐来了,赖姐姐不是才生孩子吗?怎么不在家多休息休息,这么急着当差”贾赦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道。

    “这不是放心不下太太吗?老太太刚刚去世,太太要打点老太太的身后事,又要打点老爷和两位爷去金陵的行李,这才把奴婢叫了过来,奴婢到底也跟着太太伺候过一段时间,对于这一些也熟悉”赖嬷嬷道。

    “辛苦赖嬷嬷了,赖嬷嬷坐,春彩,给赖嬷嬷搬张凳子过来”。

    “好的,大爷”。

    “不麻烦,不麻烦”。

    “赖妹妹,你就不要推辞了,大爷这是心疼你刚刚出月子不久”春嬷嬷道。

    “多谢春嬷嬷”。

    “赖姐姐,坐”春彩搬来凳子。

    “赖姐姐,过来有什么事吗?”

    “太太是让我过来问大爷,去金陵的行李打点得怎么样了,随行的人员怎样安排”。

    “行李春嬷嬷已经打点好了,至于随行的人员,春月和春雨是从小随我一起长大的,而且年纪还小,正好陪我去守灵,春彩和春嬷嬷都是祖母身边的妥帖人,就让他给我看院子,外面的小厮就带守儿,反正去守孝,又不必外出应酬,一个小厮足够了”。

    “既然大爷都这边都妥帖了,奴婢也要去二爷那里问一声了”。

    “赖姐姐吃杯茶再走?”贾赦道。

    “不了,这不时间挺紧的”。

    “那行,春彩,替我送送赖姐姐”。

    “是,大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