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都市 > [红楼]皇桑这职业!> 第33章 少年成名,名扬天下(十九

[红楼]皇桑这职业! 第33章 少年成名,名扬天下(十九

    自从嫁到甄家,甄史氏就自持史候家嫡出姐儿的身份在甄家目中无人不说、还作威作福,平时碍于甄史氏对于甄应嘉的仕途有些助力,甄老夫人也就没计较甄史氏的大家小姐脾气。只是后来因着史大龙、史小龙被水斓亲自送回史候府、甄史氏的母亲被禁足、而他其余出嫁、尚在京师的姐妹居然使不上劲、不止没能使甄史氏出来,还纷纷把自己给赔了进去,特别是那嫁到荣国公府的贾史氏那完全只是个摆设,中看不中用。

    因着不能给甄家带来明显的好处,这甄史氏在甄家的地位也每况日下,好在她所生的嫡女通过甄老夫人和太上皇帝的关系得以赐予当时还为太子的水斓为侧王妃,甄史氏自然有挺起了腰板,继续在甄家作威作福。

    在甄家作威作福的甄史氏满心以为她的闺女不能成为贵妃,也必然是四妃之一,但没曾想、甄小婉先是因为犯了错被贬成承徽,后来在太子登位时更是只封了个正四品的淑仪,这怎么不能让甄史氏大失所望了。

    如果光是这样的话,那么甄氏也只是失落不会失望。直到京师传来消息说当今皇后要为当今陛下广选淑女、已充后宫后,不知怎么回事,甄家那么不满自己的人居然说动了甄应嘉和甄老夫人,从支脉认养了一名年芳十四,长得花容月貌的姐儿认养在自己的名下,准备送往京师参加选秀。于是,在甄家本就不得人心的甄史氏越加不遭人待见了。

    .............

    宝泰元年五月,刚刚走马上任的纯慧太上皇后谕礼部:“榜谕京城内外,于大小官员民庶有德之家,务择其父母贤善,素有家法女子,年十四至十八,容貌端洁,性资纯美,言动安详,咸中礼度者,令其父母送来,吾将亲阅焉。”

    这话是这么说的,但偌大的京师内外,谁家父母贤善还是刁钻刻薄、就算是九五之尊也不人人调查清楚,而且这可是大雍朝首例选秀,如果得蒙贵人看重,一飞冲天、那可是阖族的大事。因此纯慧太上皇后榜谕张贴后,整个京师内外的人全都行动起来,不管相貌如何、只要家中嫡、庶女儿在规定的年龄内,全都涌向了礼部所在的府邸、向主要负责记录此次选秀的礼部书史报名,更别提其他州县接到消息、带着家中适龄姐儿往京师赶的各大小官员的妻子了
次元聊天群

    眼见事情闹得越来越大,脑子不够用的纯慧太上皇后傻眼了,经过给聪慧的当今皇后乌廷芳商议过后,由乌廷芳下懿旨,将时间推迟到宝泰年七月,以便外地官员女眷能够到达。

    到了七月,各地官员的女眷几乎全聚集在京师后,乌廷芳又下懿旨:将皇宫中空闲的宫女太监派往礼部、配合礼部各位侍郎展开海选,以剔除不合格之人——比如明显有缺陷、非完璧之人。

    这一场大规模的“海选”,就淘汰了大约一万千多名应选的秀女(其中被淘汰者大多数是各州县的富商之女和京师内外庶民之女),只余下大约五千名不到的秀女。这些秀女经由皇宫内侍迎至露天的皇级大殿,在那里接受初选。

    在初选前,水斓因为好奇曾找乌廷芳询问过,结果被乌廷芳递来的策划书给打蒙了。尼玛这不是清朝范本的八旗选秀吗,只是不局限于小范围择选,而是全国上下、从贤善之家采选秀女。

    被乌廷芳大手笔弄懵的水斓,呆呆的望着乌廷芳,在乌廷芳不解的目光下,水斓傻傻的问。“廷芳啊,你没事吧!”

    “?????”乌廷芳满眼问号的回望水斓,不明白她为何这么问。

    感觉自己有点方的水斓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说后宫女人是没有姐妹情的吗,怎么我瞅着你待贾贵仪和善有佳,到对那石琳琳有些冷淡。”

    “陛下到说起我来了,不是你让我大面上过得去,不必一视同仁吗,因此臣妾按照个人喜好来差别对待了。”

    说道这,乌廷芳到是噗嗤一笑。“别说臣妾了,该说陛下了,陛下觉得这选秀好不好。”

    “......”

    这让自己怎么回答,说好呢、万一传到朝臣的耳朵里、那些刻板、迂腐的儒生又该上书说为君子不该贪念美色了,这说不好吧,估计某些人员又要叫嚣陛下如今尚未有子嗣、长此以往恐危害国家安定。

    水斓纠结半晌,干脆笑眯眯的转而问乌廷芳。“廷芳这样可是在效仿长孙皇后...”

    “对呀~难道陛下不满意臣妾如此贤惠。”乌廷芳瞪着那双因为怀孕柔和了不少的凤眸,笑着的道。“臣妾自幼熟读女戒,知道大妇者不可妒,臣妾嫁给陛下这么多年,害得陛下都快壮年而立了才有了这肚里目前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臣妾着实心有不安!”

    乌廷芳知道水斓别处留宿,事后都让妃嫔喝了避子汤,心知水斓是不想庶出子女压在嫡出子女头上,乌廷芳感动于水斓的用心,因此在纯慧太上皇后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后,乌廷芳没有想法子压下,而是顺势扩大选秀的规模,务必选出好的秀女充盈后宫、并顺便加大她皇后的贤德之名。

    水斓其实也知乌廷芳的打算,他之所以这么问,一来是和乌廷芳开玩笑,二来也是真心问乌廷芳是怎么想的,怎么就没一般大妇该有的辣手摧花之心呢╮(╯▽╰)╭,难道这就是贤后与毒后的差别!算了,反正这事于自己也不亏。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答案的水斓又滚去位于御乾宫前殿的养心殿处理政事了,这一忙碌连开始的初选秀女也来不及去看热闹。

    大雍朝首次选秀,所谓的初选共分外三轮,第一轮每百人为一族,以年龄为序,从小到大的整齐站立,由宫中太监为他们逐个检查
超时空主播

    太监们在检查的时候,每检查一位,就会对负责记录的女尚宫报备说,某某人体型稍高,某某人体型稍矮,某某人体型稍胖,某某人体型稍瘦。等初选的第一轮结束后,被淘汰的秀女竟然达到了一千多人。

    剩余的秀女被安置在了东六宫的储秀宫歇息。尚有三千多人的秀女经过几日休整后,立马又开始了初选第二轮的择选。

    第二轮择选还是在露天的皇级大殿上搭建的帐篷里进行的,这一轮还是每百人一组。相比第一轮择选时的粗糙,这一轮的择选要精细得多。在帐篷里,经验老道的太监们个查验被检秀女的耳、目、口、鼻、发、肤、腰、领、肩、背等十项,有一项不合格的,就被淘汰。这一次不合格更多,淘汰了大约两千人。

    第二轮过后紧接着就是第三轮择选开始。也是每百人一组,这剩余的一千多名秀女,经由宫中老娥再次检查。由宫中老娥们观其形体,查其□□,嗅其腋味,抚其皮肤,然后命转圈走数十步,观察淑女走路的姿态、风度,不合格者淘汰,这一场下来只剩下不到三百人。

    这剩下的不到三百人,要在宫中住一个月。她们的言谈举止,性情等等都有宫中老娥,老太监们一一向乌廷芳禀告。经过这一个月时间的暗中筛选,最后记名的秀女不过仅仅五十名。她们中有些可为皇帝的妃嫔、选侍,有些出生贵重者则会被指婚给王公大臣和尚未成亲的皇子们,成为正妻。至于生下的一百多年未能记名的秀女则留在宫中成为宫女,待年满二十五岁才会被放出宫廷。

    这记名的五十名秀女大部分是官宦人家嫡庶女,只余小部分人是各州富商之女,其中紫薇舍人之后皇商薛家一女也赫然在册。这薛氏是已故紫薇舍人薛公之后,现任薛家家长薛植之嫡妹—薛罗依。

    这薛罗依长相圆润、模样端庄秀丽,隐隐约约间有几分(未来)宝姐姐的影子,乌廷芳对于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其好生养,适合如今被朝臣指责膝下空虚、尚无子嗣的水斓。

    这五十名秀女,除了这薛罗依和甄玉儿是由乌廷芳做主选的,其余者乌廷芳将名单交与水斓、由他定夺。对于女色方面,前世水斓就早已历尽千帆,见过各层次的女人,今世一出生就是太子、如今更身处九五之尊,什么类型的女人没有见过。说真的,如果不是偶尔还有点需求,水斓都快认为自己其实是性~冷~淡了。ヾ(。`Д′。)尼玛都是各种层出不穷的问题给逼的。

    没当上皇帝以前,水斓觉得自己既然能胜任太子这个职位,就一定能适应皇帝这职业。结果刚当上时,兴奋劲没过时还觉得不错,可现在一瞧,尼玛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最后因为子嗣的问题还得在后宫当种马努力播种,尼玛谁让劳资现在膝下空虚、唯一的儿子或女儿还在她妈肚子里待在呢。

    其实当种马也就算了,在就目前来说自己才刚刚登基、还要评估各方势力考虑各种政治纠葛,不能随着自己的喜好宠幸后宫妃嫔。就拿自己本就厌弃的甄小婉来说,为了安抚甄家、自己就算再厌恶她,偶尔还是会到她所住的漱芳楼留宿,毕竟就父皇活蹦乱跳的情况来看,就算想将甄家给灭了,大概也只能等他过世的那一天......

    尼玛想想或许要再等几十年才能把甄小婉给丢到冷宫去,水斓就一脸血!

    李狗蛋你这臭小子,最小给劳资认真经营锦衣暗卫,不然本皇帝绝逼在宫里给你留一个位置——远在江南,正在驻扎青~楼,了解民生动态的李卫、也就是李狗蛋小朋友猛地打了个喷嚏。有谁想我,难道是小花在想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