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历史 > 丞相的养成手册> 第37章 即墨宿月五【】
    蔺夫人等蔺尚书走后,看向蔺慎和太史淼,她心里憋着气,语气比蔺尚书在的时候冷淡了许多,“你们跟我来吧。”

    蔺慎拉着太史淼跟在她身后,穿过夹道回廊,走在蔺夫人身后,他低声道:“紧不紧张?”

    他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反而是担心他的淼淼会对陌生的地方有些害怕。

    太史淼弯眉弯眼的笑,她正准备说不紧张,忽然迎对面走来了一个人,那人身穿月牙白衣,五官惊艳一笔,线条流畅,肤色明润,清迅文雅,他神色淡淡,哪怕迈出一步也像是经过了精准的计算,既不急促,也不拖沓。

    太史淼:“!!!”

    傅修怀!

    她连忙低下头拉着蔺慎的手,却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换了一个身体,傅修怀是认不出她的
申公豹传承

    傅修怀怎么会来蔺家?按理来说傅家的人都不怎么看得起蔺家的,更不要说是傅修怀亲自到来。

    他身旁是刚才正准备出门的蔺秋云,俩人正低声说着话往这边走来,约莫是蔺秋云出门的时候正碰上傅修怀,所以暂时耽搁身上的聚会回来了。

    太史淼看到了,蔺慎和蔺夫人自然也看到了。

    蔺夫人上前道:“老爷。”

    蔺秋云嗯了一声,伸手展袖,对傅修怀道:“这是内人和三女,轻儿。”

    傅修怀颔首,唤了声:“夫人。”

    蔺夫人受宠若惊,傅修怀她自然是知道的,她常常拿礼儿和之做对比来勉励礼儿上进,他们蔺家已经不比以前,以前她父亲左都御史还活着,太上皇执政,老爷在朝中虽然做的事情不多,在傅修怀这样的人面前还能挺一下有些底气,现在却是不能了。

    她的父亲已死,老爷那里说得好听点儿,是三品官礼部尚书,可是谁都知道陛下要清洗朝纲,他们老爷也是躲不掉的。

    和即将衰落的蔺家不同,傅修怀年纪轻轻便是状元,从小跟在傅太傅身边耳濡目染,上次作为监考官监考乡试回来之后,已经在慢慢着手接了傅太傅的事,要不了多久,他就是正一品的太傅。

    蔺夫人从未想过这样的人会过来他们蔺府。

    傅修怀的目光落到了太史淼的身上,一眼掠过。

    太史淼的心脏噗却是通噗通的跳。

    好在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淡淡收回目光,蔺秋云接着道:“这是二子蔺慎,傅二公子举荐过的。”

    傅修怀对蔺慎颔首:“二公子表现出色,令我记忆深刻。”

    蔺慎说:“缪赞。”

    俩人无话,互相都没有深交的意思,傅修怀举荐蔺慎是因为蔺慎是他纵观考场表现最佳的考生,而蔺慎心里也很清楚这点,双方一语即过。

    蔺夫人不知道这些,她只看到傅修怀对蔺慎冷淡,心里郁结的气舒了不少,对蔺秋云说:“那妾身先带他们去院子里?”

    蔺秋云挥手让去了。

    太史淼跟着蔺慎继续往前走,和傅修怀擦肩而过,脚步声越来越小,待再也听不见的时候她心里提起的大石头缓缓放了下去。

    心惊胆跳之后她觉得自己这个样子真的有点怂,没想到来京都的第一天就遇见了这个伪君子。

    看到傅修怀的第一眼,昔日被他欺凌的记忆一拥而上冲入脑海,紧接着就是那些俩人一起隐瞒世人偷鸡摸狗的回忆。

    实在算不得上美好。

    蔺夫人带着他们绕过几处回廊,说到了。

    太史淼抬头,雪白的墙,漆黑的瓦,起起伏伏的波浪状从院门外延伸至两边,院门比两边高上不少,上面帖着匾额,题着小字西楼苑
熬鹰航空业

    里面还有一道一模一样的院门,中间相隔的距离七米左右,东西两方是崭新的屋舍,种着花花草草,中间一颗粗壮的松树,松树并不挺直,反而弯弯曲曲,枝叉横生,十分利于攀爬,前院通往后院的门上爬满了花藤,屋顶琉璃瓦,琉璃瓦上有精致美丽的雕花。

    “这是前院。”蔺夫人牵着蔺鱼轻说,“那道院门后的是正院。”

    “里面的家具都是新的,待会儿我会拨几个丫头奴才过来。”

    她将蔺鱼轻抱了起来,“我现在要去管事的那里给你们调份例,你们自己看看有哪里不合心的提一下。”

    蔺鱼轻在她怀里闹,“我要骑马儿!”

    蔺夫人摸了一下他的头发,“好好好,回去给你骑,我们院子里的奴才你想骑谁就骑谁。”

    她转身走了,太史淼和蔺慎两两相对。

    沉默了一会儿,蔺慎说:“想什么?”

    “红烧鱼。”太史淼甜甜的回答。

    她在来的路上就念着了。

    蔺慎瞅了她一会儿,见她仍旧不改初衷,就道:“那我们就去吃红烧鱼。”

    于是蔺慎和太史淼搬进来的第一天,就把蔺尚书府当成了自己家,去管家那里支了一百两银票,账管先生十分为难,“二公子,你刚回来,怕是不知道,这支钱的事儿,都要通过老爷和夫人的批准。”

    他余光看到绕到他背后拿银票的太史淼,连忙转身到:“哎哎!小姑娘!银票不能拿!”

    穿着白色褙子水蓝挑线裙的太史淼抱着怀里的一百两银票,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细声细气眉下的黑色泪痣楚楚可怜,“肚子好饿……刚来尚书府……没饭吃。”

    蔺慎在一边说:“舍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在来的路上嬷嬷没给东西吃,舍妹的肚子已经饿得很了,我这个做兄长的只是想取点银票,带她去吃好东西。”

    账管先生脸色难看:“夫人说了!府里所有要过来支银子都要先经过她那边才行。”

    他心里有些同情,孙嬷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很清楚,夫人安排他去带这两个孩子回来,想必心里是不怎么服气的,路上不知道怎么折磨俩人,但是他不能因为这个原因就让他们随便拿了钱。

    “然而我不经过大夫人也不能拿我怎么样。”蔺慎没有丝毫脸皮的开口,拉着太史淼就窜了出去。

    账管先生在后面追,然而他已经年老色衰,根本追不上蔺慎,跑了没几步就喘着气,唉叹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二公子怎么能这样呢!”

    蔺慎怎么能这样呢!

    怀里的银票热乎乎的,太史淼不可置信睁大了眼睛,蔺慎看着她的表情,习惯性的轻轻戳了她的脑门,含笑道:“怎么了?这么惊讶。”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出了尚书府,守在尚书府门外的守卫们视而不见。

    他们只是负责不让莫名其妙的人闯进尚书府,尚书府的人来回出去他们是不会管的
神鬼探

    “以为我不会做那种事?”

    太史淼连忙点头。

    蔺慎笑,低声道:“傻,为你我什么没做过。”

    只要是她,总是感觉自己什么都可以去做。

    他抬头看了下周围,尚书府外是一条横穿的官道,来往的马车和人流交织,不远处停着一辆洁净素雅的马车,是傅修怀的,驾马的少年正坐在上面巍然不动的看着书。

    太史淼看了沉默了一会儿,很好,这很傅家。

    “我们去那边。”蔺慎伸手指向东边,他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从西边过来的人几乎是没拿什么东西的,反而是东边过来的没几个不拿着东西,街市在东边。

    太史淼笑眯眯嗯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朝东边的官道走去。

    一柱香后俩人找到一家酒楼,走了进去,肩膀上搭住白帕子的小二嬉皮笑脸的迎了上来,“两位客官,要些什么东西。”

    “有红烧鱼吗?”太史淼仰头细声细气的问道。

    小二点头,“有!客官要红烧鱼吗?”

    蔺慎说:“那上一盘红烧鱼,其余的再来三盘菜,要一汤一荤一素。”

    “好嘞!客官!还有吗?我们店里的小螺丝酥糕点味道很好,要不要来一点?”

    蔺慎低头看太史淼咬着手指偷偷瞅他,颔首道:“来一点吧。”

    小二连忙点头,转身兴高采烈的叫菜去了。

    酒楼里很热闹,到处都是人,蔺慎带着太史淼找了一个没人的桌子,抱着她坐了上去。

    很快糕点端了上来,擦得发亮的盘子干干净净的,泛着光,盘底是青翠的叶纹,上面堆着五六个小螺丝酥,食如其名,像是螺丝一样,来回的打着卷,上面堆着芝麻酱,花椒、小茴香、八角搅拌的粉末均匀的洒在上面,闻起来让人胃口大开。

    “菜正在做,马上就上来!客官稍等!”

    小二放下了糕点,笑眯眯的道,然后又跑开了去。

    太史淼伸手抓了一个抱在手里咬了一口,一口去了一半,她以前是吃过小螺丝酥的,大概是很久没吃了,居然觉得比宫里的还好吃。

    “慢点吃,别噎着。”蔺慎看她吃得急,皱眉道。

    太史淼放慢了吃的速度,慢慢嚼着,吞了下去,“好吃。”

    “好吃?”一个正在经过的少年迅雷不及掩耳的坐在板凳上,伸手拿了一个塞进嘴里,“我尝尝!”

    太史淼:“!!!”

    蔺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