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老身有颗少女心> 第二十八章
    兰兮暂且在魔宫里住了下来,她和墨临放佛约好一般,谁也不再提要不要回仙界的事情。这件事情似乎也成了一个禁忌,这魔宫里与兰兮认识的人,也都没有敢问这个问题的。

    兰兮与墨临虽不是久别重逢,但也是经过了这么多的磨难才重新在一起,面对彼此的时候,都有些小心翼翼。

    墨临很宠她,每日忙完事务,恨不能时时都呆在她身边,抱抱她,亲亲她,手脚也很不老实起来,趁她不注意,不是捏捏这里,就是揉揉那里,一改之前的禁欲风,每次都将兰兮闹了个大红脸
对不起穿错了

    有一次闹得有些过分,兰兮便嗔着骂他耍流|氓。谁知他干脆拦腰将她抱起,按在床上,一边解她的衣襟,一边坏笑道:“既然已经给你骂了,不若便将这罪名坐实了,省得白担‘流|氓’这两个字。”

    这副无赖模样,哪里还像一个堂堂的魔君。

    兰兮忙制止他乱来的手:“不行不行,这个要留到我们成亲以后!”

    墨临不肯停下,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颈间:“都已经是本君的人了,之前两次,你不是表现得很好么,这会儿怎的还害羞了。”

    兰兮抵住他的胸膛,疑惑地问:“哪两次?”

    墨临一愣,好似有些奇怪她突然问这样的问题,反应过来以后,便刮了刮她的鼻尖:“又跟本君装傻呢?别以为这样本君就会放过你。”说着便将她耳朵咬了一口。

    “等一下!”兰兮再一次推开他,沉思了一会儿,目光渐渐变得迷茫,喃喃念叨了一句:“好像是有那么两次,可是什么时候来着?”

    墨临停下手上的动作,有些诧异地看着她:“这种事情你居然记不清了?”

    “有点糊涂。”兰兮揉了揉额头两侧,“总觉得最近记忆力下降得厉害,我是不是要得老年痴呆了呢?”

    “瞎说!”墨临啄了一下她的唇,不再闹她,顺势躺在她的身侧,又伸手将她揽在臂弯中,“许是之前的记忆灌进得太突然,才会冲击后来的记忆。过些日子便好了,别自己咒自己。”

    “哦。”兰兮翻了个身,搂住他的腰,窝在他怀里。闭上眼睛又想了一会儿,有些头疼起来,“我想睡一会儿,你不许偷袭我。”

    “偷亲算不算?”

    “那也不可以!”

    “好好,你不让亲本君就不亲,都听你的。”墨临抚着她的发,“快睡吧,本君陪着你。”

    “嗯。”

    兰兮睡了一下午,以至于晚上的时候没了睡意,瞪着眼睛看屋顶。

    墨临要陪她四处走走,兰兮推他去殿中:“你去忙吧,我就在魔宫里四处转转,不会走远的。”

    “可本君想陪着你。”墨临转身抱住她,耳鬓厮磨地腻歪着。

    兰兮由着他抱了一会儿,无奈道:“那我不出去了,我回床上继续酝酿睡意。”

    “那好吧,本君让修崖和擎沨陪你。”墨临将她抱了又抱,才不舍地放开她,然后将修崖和擎沨唤进来,吩咐他们仔细陪着兰兮,不许有闪失。

    兰兮无奈地冲他们俩笑笑:“你们魔君总是小题大做。”

    修崖和擎沨了然地看着他们俩,各自偷笑。

    兰兮提出想去看看重台,想知道他魂魄缝补得怎么样了。墨临说:“昨日已经修补好了,现在正在恢复,你去看看也好,他同你情况相似,以前也忘却了很多事情,现在应该想起来了,你们正好可以叙叙旧。”

    “好啊,那我去啦
红楼之我左眼能见到鬼。”兰兮听到这个好消息,兴奋道。

    “去吧。”

    兰兮带着修崖和擎沨,兴冲冲地跑了过去。

    她之所以这般高兴,是因为重台的恢复,意味着她心中的愧疚又少了些。

    之前墨临与乐歌假成亲那日,灵雎在分辨两个“兰兮”孰真孰假的时候,曾问过她这样两个问题:“你知道你大哥陷害魔君的这件事情吗?你知道魔君当年牺牲二殿下来保全你的魂魄这件事情吗?”

    她当时便有些疑惑,也将这个疑惑记在了心里:第一件事情她知道,可第二件事情,她之前从未听别人提起过。

    而她恢复记忆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追着灵雎问清楚了这个疑惑。

    灵雎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便告诉了她。

    原来当年她跳下诛仙台以后,大哥果然收集了她残留的几许魂魄,去找墨临要结魂灯。这原本便是她想出的救墨临出来的办法,而墨临也确实答应了。

    可是待到墨临回到魔族才发现,他被兰羽困住的那段时间里,重台曾几次去救他,不幸被兰羽和祁辛联手打散了两魄。

    一魄落入凡间,经过几千年的轮回,辗转落在了小宛身上。另一魄被祁辛捡回来,养在他的蓬莱阁。

    当时魔宫的人正在用结魂灯为重台修复魂魄,墨临若是此时拿走结魂灯,便会让重台因为错过最佳的修复时期而变得痴傻。

    可是那时,兰兮的情况要比重台严重得多,她的肉身没有了,魂魄也残缺不堪,若再不修复,恐怕她便要从这三界中彻底消失。

    灵雎说,墨临那时也做了权衡思量,才会最终决定牺牲自己的弟弟,来保全她。他看见魔君拿走结魂灯时的神情,分明是难过得快要哭了。

    那么骄傲的魔君啊。

    这件事情墨临始终没有告诉她,约莫也是担心她知道以后,心里会愧疚吧。

    诚然她确实很愧疚,她甚至在想,若不是当初自己自作主张以为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会不会墨临以后也会被其他人救出来,或者凭他的能力,他终会自己逃出来。

    可她当时做出那样一个决定,不仅害得她和墨临几千年不能相见,还害得重台痴傻了这么长的时间。

    幸而经过几番波折,重台终于也恢复了。

    想到这里,兰兮的步子也轻快许多。“不晓得他恢复以后,还记不记得我呢。”

    兰兮想。

    她与重台有两段相处的时光,一段是前些时候,她尚未找回记忆时,被痴傻的重台当成玩具抛向天空,还有一段时光,便是那两百年中,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

    那正兰兮与墨临还在相爱相杀的时期,不晓得是谁先对谁动了心,反正谁都咬紧了牙关不肯说出口。而她能与墨临能戳破最后一层砂纸,也多亏了重台,她的助攻。

    重台比兰兮小不了多少岁,年龄相近,性格也相仿,故而玩得极好
[韩娱]我老婆是霸道总裁。他看出了兰兮的心思,便为她出谋划策,商量着试探一下墨临。

    他骗墨临说,她在魔宫里有一个相好的,她要和那个相好的私奔,彻底远离墨临的魔爪,时间就定在子时三刻,北苑的大榕树下。

    然后他又跑来告诉兰兮:“大哥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拍碎了一张桌子,嘴上虽然说着没什么,但身体很诚实嘛。”

    兰兮一方面窃喜,一方面又有些担心:“时间紧迫,我去哪里找一个相好的啊。”

    “找你个大头鬼哦找。”重台说,“你若是真的找一个人假扮你相好,那肯定来不及解释就被我哥拍死了。”

    “那怎么办?”

    重台一字一句地教她:“大哥肯定会去找你,到时候你就说,在这魔宫里你确实有喜欢的人,我哥肯定会问是谁,到时候你就眉目含羞地看他一眼,然后装作忸怩着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那时候我哥肯定就明白你的意思了,若是他心里也有你,便肯定会同你表白;若是他心里没你,且一直追问你喜欢的是谁,你就说你喜欢的是我……”

    “啊?”兰兮惊讶道。

    “啊什么啊,就按我说的做!”

    于是子时三刻,兰兮等在北苑的大榕树下,脸上挂着重台专门找人为她化的桃花妆,听说腮唇上的胭脂还是斩男色。

    兰兮尚还记得那晚她的心砰砰跳得厉害,紧张地将重台教给她的词儿背了又背,终于等到墨临前来。

    可最终这些词儿她都没有机会说出口,因为墨临居然早就看穿了一切。他说:“要私奔的人,怎么连个包袱都不带?”他挑起她的下巴,又笑,“还有时间上妆?看来是有别的心思,莫不是在等着给心上人表白?”

    “魔、魔君……”他不按剧本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词了。

    墨临捧住她的脸:“嗯?这唇上的胭脂,是本君喜欢的颜色,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颜色怎么会很好吃?

    可是不等她问出这句话,双唇便被墨临咬了上去。

    如今兰兮回想起这个美妙的夜晚,仍会觉得心里酥麻悸动得厉害。

    这感觉还未消退,便已经走到了重台的房前。

    她抬手敲了敲门,却久久不见有人开门。

    修崖和擎沨帮着她喊了一声,却听见里面传来重台闷闷又暴躁的声音,好像是隔着被子发出的:“不见不见,我谁都不见!”

    “怎么了这是?”

    兰兮与修崖和擎沨面面相觑,正欲再敲,却被另一个声音制止:“你还是过几天再来找二殿下吧。”灵雎不知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对兰兮说,“他现在应该是一个人想静静。”

    “他为什么想静静?”兰兮奇怪道。

    灵雎凑过来,笑得贼贼的:“大概是想起了,往日他尿裤子的黑历史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