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快穿]万人迷日常> 第十四章 入戏14
    第十四章入戏14

    此时另一边,宁致远和肖越却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肖越觉得很累,他查清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将证据放到了宁致远手中。

    那个男人叫梁华皓,在c市里颇有几分名气。这个男人在生意场上的狠毒和精准都是出了名的。肖越是知道梁华皓的,却也没想到宁致远竟然在这个时间就已经认识了他。

    宁致远的脸色仍有些发白:“真的……真的是他。”

    梁华皓在十年后宁致远众多的男人中,也算是十分重要的,地位甚至超过了肖越。

    宁致远出的什么事情大多都是他来摆平,他把宁致远保护得很好的同时,又允许这么多男人同时占有他。肖越想不明白,对于梁华皓来说,宁致远到底算什么?

    一个情人?还是一个宠物?

    肖越说:“你和他早就认识了,对吧?”

    他讽刺的语气,让宁致远狠狠皱起眉头:“你什么意思?”

    肖越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他已经不想再和宁致远纠缠下去了。自从知道那件事情的真相,他才发现,原来这么多事情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或许……他也是梁华皓和宁致远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肖越说:“我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

    宁致远的眼神有些闪烁。

    肖越忍住满腔的怒火,不由问他:“好,那你告诉我,你和他到底什么关系?”

    宁致远想起梁华皓,那天梁华皓吻他的时候,正巧被夏瑾看到了。可是……以那个男人的手段,甚至让宁致远也不得不开始怀疑,那天就是梁华皓故意所为的。

    一想起被无辜牵连的夏瑾,宁致远的脸色更白了。

    “他恨我。”

    这个答案,就连肖越也有些吃惊。

    梁华皓恨他?怎么可能?

    肖越哑声问:“怎么回事?”

    宁致远看了他一眼,满眼的疲惫,他已经不相信肖越了。虽然这件事情终究是梁华皓的错,但伤害夏瑾的却是肖越。宁致远忍住恶心:“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肖越的心沉了沉:“这件事情我自然会调查清楚
纸婚禁脔。不过……万一被我知道梁华皓参与了布布的事,就别怪我了!”

    肖越转身离开,走出了咖啡厅。

    但在夏瑾的事情上,无论怎样为自己开脱,他都是最有过错的那一个。

    这是他的罪,他必须背负起来。

    而这边,宁致远的脸色仍是苍白,因为梁华皓的所作所为,让他对夏瑾的愧疚已经达到顶峰。宁致远站起身,脸上带着失魂落魄的表情。他想……最有资格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的,就是夏瑾了。

    即使自己再难堪,也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他。

    这样想着,宁致远迈着沉重的脚步,缓缓朝着医院走去。

    出了咖啡厅,此时的天空忽然下起大雨,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磅礴的大雨,淋湿了街面。

    宁致远终于来到医院,由于外面还下着雨,他几乎是淋在雨中。

    他几乎是惨白了脸,好不容易让于明熙同意他和夏瑾见面。宁致远见到夏瑾后,他略微的说了几句,而后夏瑾就决定和宁致远单独谈谈。

    于明熙有些担心,夏瑾却朝着他微笑:“乖乖在房间等我。”

    这种撩人的话,也不知道阿瑾什么时候学会的,于明熙脸色立马红了。

    ……难道是他拿的小黄书里的话?

    于明熙虽然有些担心,还是点了点头,却让手下的人在外面好好盯着,一旦有什么动静,就保护夏瑾。

    于明熙的目光幽暗,阿瑾不让他去,可不代表他不能让别人过去。

    况且和阿瑾独处的还是宁致远,他无论如何也放心不了,阿瑾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这边,夏瑾披了一件衣服,打着伞和宁致远来到外面。

    宁致远看着他:“零呢?他……怎么样了?”

    夏瑾已经不想纠缠:“零是所有人格之中最弱的那个,他已经消失了。”

    宁致远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被这个突然而来的消息,打击得摇摇欲坠。他的嘴唇白得不像话:“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夏瑾摇了摇头:“在这事上,你也是受害人,没有必要跟我道歉。”

    “不!”宁致远看着他,双手紧紧捏住夏瑾的肩膀,而伞也因此落在地上。

    磅礴的大雨,顿时将两人打湿,夏瑾冷得打寒颤,却看见宁致远眼中的痛苦。他皱着眉问:“你想告诉我什么?”

    宁致远咬咬牙:“梁华皓,他是我的哥哥……”

    夏瑾睁大了眼,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不是……”喜欢你吗?

    宁致远摇头:“他怎么可能喜欢我?他恨我,恨我抢走了他的母亲
[重生]他妈的又怀上了。”

    宁致远这才慢慢道出两人的事情来。

    梁华皓和宁致远是同母异父的兄弟,宁母是c市有钱人家的女儿,当年,因为家族联姻嫁给了梁华皓的父亲。虽然是联姻,可梁华皓的父亲是真的喜欢她的,把她如珠如宝的宠溺起来。

    宁母却不爱梁华皓的父亲,她之前有一个初恋,就是宁父。

    宁父是个才华横溢的人,但家里很穷,两人门不当户不对,交往一年过后,就和宁母分开了。

    几年后,再次和宁母相见,宁母已经嫁人,变成了梁华皓的太太。可宁母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宁父,两人在婚内出轨之后,宁母摆出脱离家族,也要和梁华皓的父亲离婚的态度,终于成功离了婚。

    她之后虽然如愿以偿的和宁父在一起,可梁华皓当时已经三岁,梁华皓的父亲因为受不了打击,一蹶不振。

    他做了很多尝试,努力挽回,都没有用。

    梁华皓长得很像宁母,父亲开始将怨气发泄在他的身上,他的童年都是在虐打中度过的,直到成年,终于用手段接过父亲手中的产业,这才动用势力找到了宁母一家。

    他没能找到复仇的对象,因为那个时候宁母已经因病去世了,他看到了这个比自己小八岁的弟弟。

    他不懂,为什么自己一定要在虐待之中度过。

    而他的弟弟,却能享受到许许多多的爱。

    在一次次被自己的父亲虐打之中,梁华皓扭曲了。

    所以才设计了这次的局。

    夏瑾听完,大约猜到了几分梁华皓的做法。他大概是想让宁致远痛苦吧,所以才用了这种手段:“那肖越呢?他在这里面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夏瑾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差不多快要攻略下来的肖越,忽然又对他转变了态度。

    宁致远却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这一切,恐怕宁致远比他还要乱。

    夏瑾叹了口气,准备捡起雨伞,却想起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接收到原身的记忆……

    等等,难道说……

    夏瑾睁大了眼,一个猜测涌上心头。

    肖越,难道他是重生的?

    夏瑾皱紧了眉头,细细的对比了一下肖越之前和之后的态度,发现了几分端倪。

    既然如此……

    夏瑾勾起一个冷淡的笑容,他之前还觉得,这个肖越并不是那个肖越,并没有在夏瑾头七的时候将他挫骨扬灰。

    ——而现在,冤有头,债有主。

    说曹操,曹操就到,夏瑾听到系统提示,肖越就在前面不远处
(西幻)随风散去

    他捏紧了手,打算放手一试。

    “谢谢你,我知道了。”

    宁致远摇了摇头:“这对你,终究只是无妄之灾。”

    夏瑾的眼中有几分闪烁:“怎么会呢?我也有错。”

    “我和肖越决裂了……”夏瑾勾起一个惨淡的笑容,“我毁了自己唯一的栖身之所。”

    宁致远看到夏瑾冷得发抖,身上披的那件衣服也掉落下来。而夏瑾失魂落魄的模样,让他看了心疼,宁致远忍不住说:“夏瑾,仅仅为了一个肖越,你就这么折腾自己?”

    夏瑾听到系统跟他说,肖越就在附近偷听。

    这出大戏,可得演好。

    夏瑾对宁致远说:“是!他是对我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但是……我不恨他。”

    宁致远震惊,夏瑾之前对肖越那样决绝的话,他不是没有听到:“夏瑾……你……”

    夏瑾说:“是他在我最黑暗的时候,把我拉入阳光。所以……我永远都恨不了他。”

    宁致远只觉得鼻子发酸,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被这样伤害过后,竟然也不去恨。

    因为淋了太久的雨,在他说出那句话之后,意识终于模糊了。

    夏瑾的心脏仿佛一点点冷却,他失去所有力气跌入宁致远怀中,宁致远这才觉得这个少年十分瘦弱,他一点都不张扬跋扈,他的刺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肖越这才从黑暗之中走出:“布布!”

    夏瑾心脏病发了,这次很厉害。

    宁致远和肖越连忙将他送到医院里面,于明熙也连忙赶了过来。

    手术室的灯亮起,宁致远看到夏瑾没有求生*的样子,咬咬牙,狠狠说道:“夏瑾,别放弃自己!你既然没了栖身之所,那就我给你栖身之所!”

    肖越和于明熙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可几人根本没有力气吵架了,夏瑾的生命如此脆弱,轻轻触碰,就会让他消融。

    于明熙忍不住冷冷的告诉肖越和宁致远:“你们以后别再来打扰阿瑾了。”

    “阿瑾……他没有几天可活。”

    “就让他最后的日子,快乐一点不好吗?”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肖越终于哭了出来。他知道……他明明知道布布有心脏病,还做了那种事,这件事情,他就是罪魁祸首。

    布布……你为什么不恨我!

    肖越忽然哭了出来,为自己的罪孽。

    不仅是设计夏瑾,打了那一针,更为了以后,他在夏瑾头七的时候,派人摔碎了夏瑾的骨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