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综]式神录> 第31章 东京之乱之二·异状

[综]式神录 第31章 东京之乱之二·异状

    “你!”

    “等一下,犬神。”正中间的长相清秀的制服少年伸出手,拦住禁不住挑衅的,正龇牙释放妖气的少年。

    眸光慢慢地从站在縁側上的女孩身上移开,然后滑过站在她身侧的白色狩衣的大妖怪和白虎,最后落在室内以银发和红发这两位大妖怪为首的众妖怪身上。

    玉章的表情微沉,他虽然有野心,但也不是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仅是站在那里,他就知道实力相差甚远,尤其那只白虎和那三个一眼就能看出实力深不可测的大妖怪。

    “这一带妖怪中流传这一种说法。”

    “啊?”未来莫名地瞧着他。

    “要想拿下关东这块地方,必须闯过两道难关。”说着玉章伸出两根手指,慢条斯理地解说着:“一是盘踞在关东几百年的妖怪实力奴良组。”

    “二则是,近两年横空出世的住在东京最偏远地区的天才阴阳师少女。”

    “欸~”

    真是会说话。

    压下那么一瞬间爆涨的虚荣心,未来扬眉一手捏住了咒符,凉凉地一笑:“所以,你打算先闯我这关?”

    “我就说这近几天总是有小妖怪在我身边出现,这是你的试探吧?”

    “不。”纤细的手指抚上额头,玉章收敛了自己的敌意:“我并没有此打算。”

    “玉章?”他的同伴诧异地看着他。

    “真是会说谎呢,小狸猫,你该不会以为你说一句‘没有此打算’我就会放你走吧?”

    未来抬脚从縁側跳下,眼瞳暗沉下来,宛若化不开的墨,唇角上挑,她笑得嘲弄:“让我来告诉你们一件事吧,阴阳师的大本营可不是这么好近好出的。”

    双指夹着咒符抵于唇边,灵力突涨,未来低声念道: “天雷,地雷,云雷,水雷,斗雷,五方雷神,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

    她在民宿了布置了两层结界,一层是普通的防御结界,但被酒吞童子轻易破坏了,不过这也就自然地触发了第二层结界——五雷结界。

    一层防御一层攻击,酒吞童子也就罢了,她可不会好心到让不在她式神录里的妖怪在她的地盘上放肆地来去自如。

    “滋滋滋——”

    头顶上突然出现的一道道的电光宛如天地之间纵横交错的河流。

    眼眸微弯,未来抬起了夹住咒符的手,双唇动了动:“土御门流中最具攻击力的结界,我一直都想试一试呢~”

    半空中的手下落:“五雷降
男主的职业素养。”

    “咔嚓——”

    光芒骤然强烈起来,巨大的闪电如一利斧,劈了下来,那一瞬间,它的光芒映红了整间民宿,被击中的地方尘土飞扬,冒起了黑烟,妖怪的惨叫被雷声淹没。

    未来站在原地,等着烟尘散去。

    “哦?”

    看见那依旧站立的身影,她发出略微讶异的声音,然后扬唇一笑,绕开狼狈地倒在地上的妖怪,走到玉章面前。

    他虽然站着,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膝微曲,白色的制服沾染了尘埃,衣角被劈得焦黑,他一手执着一把刀身带着缺口的刀,刀尖触着地面支撑他的身体,不停地喘息着,看起来也没什么反抗之力。

    目光落在那把太刀上,眼眸微沉,未来蹙起了眉头:她从那把刀上感觉到了生命力……

    看样子是这把刀挡住了五雷的攻击。

    “真是把好刀,虽然看起来很破。”未来说似真似假地赞叹着,然后朝伸出了手。

    玉章下意识地出手,银光一闪,看似很钝的刀刃划破了她的掌心。

    “嘶——”

    未来吃痛,条件反射地收回了手。

    手腕被轻柔地握住拉高,脑袋微后仰,瞳眸中映出了大天狗微蹙眉头的样子,未来一愣,刚想朝他笑一笑。

    突然心脏被猛地一揪,她的面色一白,绵延的疼痛从其中漫延开来,同时血液灼热起来仿佛在燃烧一般。

    “唔……”

    未来抽回了手,微微躬身,抓住了胸前的衣料。

    “未来?”肩膀被扣住,大天狗将她转过来,他垂头,浅蓝地眼眸低敛着。

    鼻子传来酒香,受伤的手被拉起,刚刚那瞬间的疼痛散去不少,但全身流动的血液在沸腾,朝旁边投去一丝目光,她诧异地发现手心的那道伤口处好像有什么在冒出。

    “那是……什么?”

    酒吞童子瞧着她懵懂难受的样子,手下用劲将她从大天狗怀中带出来,然后在她肩上一推,送到围过来的妖怪中。

    “未来大人?!”萤草接住了被推过来的少女。

    “女人,给她治疗。”

    “哦……哦。”萤草拿出蒲公英,一手拉着未来的手将其摊开:“治愈之光。”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未来眨了眨眼,不适的感觉完全消失了。

    将手展开,她瞧着完好无损的手有些疑惑:刚刚是怎么了?

    她转身,看着怀胸站在玉章面前的妖问: “酒吞童子,刚刚……”

    “没什么,你不用在意
星际婚姻介绍所[重生]。”他侧头瞥了她一眼,态度随意地说。

    怎么可能没关系,她刚刚可是很痛的!

    突然想起什么,未来立即圆瞪了眼,指着他质问:“啊!刚刚谁准你命令我家萤草的!”

    淡淡地收回视线,酒吞童子转身直接越过她,朝縁側走去。

    “喂!你——”

    这家伙还真把这儿当他家了!?

    火气发不出来,未来愤愤地收回了手,咬着下唇,在原地缓了一会儿,然后环视了地上躺着的六个妖怪,最后将目光落在半跪在地的玉章身上。

    未来刚想抬脚,就被大天狗拉住。

    “未来还是小心一点儿比较好。”他的语气依旧温和但可从中听出不容置喙的强势。

    “哦……好的。”想到之前自己一时不察造成的后果,她不免有些心虚,未来乖巧地点了点头,就停在了原地。

    大天狗见状便放开了手,眸光滑过少女完好无损的掌心,浅蓝色的眼瞳沉了下来:为什么这个孩子身上会有那种东西?

    “呐,小狸猫,报上你的名号来。”未来俯视了半跪着的少年。

    “四国隐神刑部玉章。”少年仰头,金色的眼眸中透露强烈的不甘。

    “倒是个识时务的小狸猫。”未来笑着夸赞:“反正也教训过了,你们走吧。”

    她说完双手捏诀很干脆地撤去了结界。

    “你……”

    “不杀我们?”玉章疑惑地蹙眉。

    未来大胆地转身,然后随意地摆了摆手:“我不爱干白工,看你的命应该很值钱,等有人出钱了再说。”

    面色渐渐地复杂起来,玉章沉默地看着未来的背影慢慢地站了起来。

    白工吗?

    他原本以为是她对付不了奴良组,才一直呆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现在看来似乎只是因为没人买奴良组妖怪的脑袋吗?

    视线从一直站在原地的白色狩衣大妖怪身上移开,眸光隐晦地到了地上一扫,玉章面色阴沉地吐出两个字:“走了。”

    躺在地上的几个妖怪艰难地起身,晃晃悠悠地跟上自己的大将。

    啧,他失算了。

    看来所谓的天才不是说着好听。

    刘海垂下在他眼前留下一片阴影。

    不过,今日的耻辱他绝对会讨回来。

    等解决奴良组之后
公主在上

    》》》

    “酒……要喝吗?”

    瞧着走进来的少女,酒吞童子自然地举起了酒盏。

    未来嫌弃地撇过头:“我还未成年,不能喝酒。”

    “真可惜。”

    “真是的,别这么自然地跟闯进这家民宿的主人搭话啊!”未来气恼地抱怨,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在他对面席地而坐。

    单手杵着下巴,未来若有所思道:“说起来四国隐神刑部……”

    “好像在哪里听过。”

    “未来,我以前跟你讲过的。”姑获鸟见酒吞童子并不打算做什么,便收回伞剑然后耐心地向未来解释。

    “那是四国八十八鬼夜行组长的名号。”

    “哦。”未来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所以那些家伙特意从四国来想争夺关东的奴良的地盘?”

    “说起奴良组……是不是上次见过的那个救人类的妖怪?”

    “未来大人想要插手吗?”

    偏了偏头,发丝滑到身前,未来看了说话的雪女一眼,沉吟了片刻:“唔……”

    “妖怪间争夺地盘的事跟我并没有直接关系吧?”

    “只要他们不过分我就不会去管。”

    说完,她收回了杵着下巴的手。

    “只不过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家伙之间的小打小闹会大到哪里去?”茨木童子听罢嗤笑一声。

    “嗨嗨嗨!妖怪里就数你和你挚友最厉害了。”未来朝天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哼,你知道就好。”

    “……”唇角没忍住抽搐了一下,他就没看出来自己在客气吗?

    “喂,丫头。”

    “嗯?”未来疑惑地转头看向白虎:“怎么了?”

    “不光是关东,关西那边也不太平了,你最近出门最好小心一点,别在不长心地被哪路的妖怪给拐走了。”金色的兽瞳瞟了一眼自然地坐在正厅中的某个妖怪,白虎意有所指道。

    关西……

    是指京都吗?

    的确呢,置行倔也好,饿者骷髅也罢,这些实力堪比或许甚至比sr更厉害的妖怪都是在京都出现的。

    花开院家在京都布置了很厉害的结界没了效果了?

    眼眸沉敛,眉头微微蹙起,未来淡淡了点了点头:“啊,我知道了,不会再让大家担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