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动漫 > [综]普通的美甲师> 第六十章 ||||首||发
    真岛龙也并没有打算放留衣走。

    留下留衣的人,或者留下她的命,他原本就是这样计划的。他从来不认同他父亲的做法,放任这种女人走无疑是给换金所留下巨大的隐患。只是明面上不好上去抓人,留在总部守株待兔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哪怕是影级忍者来到这里也别想轻易逃脱。

    为了赚钱,与换金所签订协约的浪忍和叛忍不在少数,这些人如今都成了他们的打手。留衣小心的感应着屋内屋外,看来龙也这次是下定决心要留下她了。

    屋内的阵法缓缓运转,屋外的忍者伺机行动。如果不是鼬的帮助,留衣恐怕真的只能选择和换金所继续合作。

    “就算有‘咒杀’在,也要留下我吗……龙也,这份觉悟很好哦。”

    留衣转身走向门口,轻轻转动铜制的把手,门应声而开,等在门外的忍者看到留衣的脸,露出瞬间的慌乱,又咬着牙努力的平复脸上的表情。

    “可是有了觉悟,并不意味着就不需要付出代价了。”

    “想要收取代价,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实力。留衣,这里可没有你精心布置的阵法,也没有那些你所需要的珍惜材料,甚至没有配合你的人。作为一个普通忍者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留下比较好。”

    说完,龙也后退几步,回到写字桌前,跌坐进椅子里。

    “这里就交给你们。”他向着门口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我等着你们的汇报。”

    留衣眯起了眼睛,传送阵法吗?果然,新的总部已经不在这里了。这帮家伙为了引她来还真是煞费心机。

    随着龙也身影的消失,门外的几个人也攻了进来。

    “我巫女留衣的称号也不是白叫的
重生之盲君。至于龙也那个家伙,我会总这里……杀过去找他的。”

    金色的符文在皮肤上不断的溢出,留衣抬起右手,手腕翻了个花,金色的符文在她手中汇聚成一把金色的折扇。

    “来战吧!”

    ——

    留衣不在家的日子,鼬和鬼鲛被派出远门做任务。

    佩恩越来越明显的要求他们收集尾兽和人柱力的情报,包括他们的战斗情况、任务数据、活动范围、交际关系……

    木叶来的宇智波鼬,除了负责木叶的九尾,还要负责查看雷之国的二尾和八尾。

    鼬和鬼鲛惯例去看望了在木叶的小白菜鸣人,然后来到雷之国准备去调查一下二尾和八尾的行踪。

    不知道是巧还是不巧,闹腾的奇拉比刚刚被抓回云隐村,被他哥哥关在小黑屋里反省,二尾由木人正在出任务,从云隐村出发的路上就这么被两个黑底红云袍的家伙盯上了。

    作为完美人柱力的由木人是云隐村的超强战斗力之一,加上这位女性不服输的性格,她时常会向雷影要求一些危险的任务去做。雷影拗不过她,给她配备了专门的小队同她一起做任务,同时也是保护她的安全。

    一般的战斗中,由木人几乎不会完全尾兽化。所以鼬和鬼鲛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看到了完全尾兽化的由木人。

    “二尾真是厉害啊,尾兽化到这种程度,还保留着清醒的意识……”远远的看着巨大的二尾,鬼鲛掂量了一下背后的大刀鲛肌。

    若论查克拉量,不知道他能不能和这位二尾拼上一拼呢?

    鼬打开写轮眼仔细的观察着二尾体内的查克拉运行状况,想到留衣和小椿,希望回去之后还能再帮她们一把……

    就在这时,鼬怀里的那枚黑色名片突然发热起来。滚烫的温度仿佛是要烧起来一般,鼬脸色一变,对鬼鲛说:“我离开一下,二尾这边的信息已经收集完了,八尾还被关在牢里,一时不会被放出来,到时你先回去向佩恩回报……到时候我会去找你汇合。”

    鬼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怎么突然说要离开?”

    “有点私事。”

    “私事啊……”鬼鲛若有所思,“留衣?”

    鼬没说话,直接瞬身离开了。

    “除了她也没有别人了吧……”

    黑色的名片越来越烫,似乎是在催促着宇智波鼬。他知道,出现这种反常现象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阵法的主人已经没办法维持它的正常运转了。体内容纳者无数阵法的留衣若是无法维持阵法……那她必然是性命垂危了!

    离她前去换金所已经过去了将近三个月,这个女人到底在干嘛?

    利用从留衣那里学来的简单阵法,以及黑色名片与主人之间的联系,鼬确定了留衣的位置,急速奔跑而去
首长大人轻轻亲

    地下换金所的总部正在雷之国。

    三个月的时间,留衣差不多踢遍了换金所所有的网点。最后一站当然是总部。

    她用自己的实力告诉换金所,别来惹她。

    真岛龙也自然也受不住这等欺辱。所以,如今他面前的留衣也差不多是强弩之末了。

    “我真是没想到,你还能做到这种程度,真岛留衣。”身上伤痕累累,男人勉强站稳,盯着对面同样气喘吁吁的绿衣女人。

    “我也没想到,地下换金所的实力居然变得这么弱。”留衣甩了甩有有些发麻的手臂,“我不姓真岛,这一点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龙也。”

    “可是老头子无论如何都想给你冠上这个姓氏,真是讽刺啊。明明有自己亲生的孩子却毫不在意,对一个捡来的孩子却这么好……”擦去嘴角的血渍,龙也身上的衣服不复整洁。

    “哪有如何,终究我还是会走,地下换金所和我有关系的也只有你死去的父亲而已。万幸,现在我们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了。”

    龙也隐忍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他嘶吼着似是想要摆脱眼前的一切。

    “我不会让你走的!”他喊道,“你只能在这里,或者死在这里!”

    “我能不能走,不是你说了算。”留衣抽出金色折扇,“这种事情……只有我说了才算!”

    巫女挥舞着折扇跳起祈祷之舞,金色的阵法符文随着折扇来回舞动,留衣的防守密不透风,龙也连续几个忍术都拿她没有办法,但是龙也知道,留衣也是有极限的,那个极限……已经很近了。

    虽然比他预计的要晚来很多,但是好在,关键的时候老天还是站在他这一边。

    金色的符文渐渐破碎,龙也的眼中迸发出光芒。

    就是现在——

    锐利的风刃雷霆万钧地冲向留衣,狂躁的忍术连带着这男人心中驳杂的思绪,势要将一切都撕裂。

    “就这样了结了吧。”

    收敛了所有阵法,留衣把剩下所有的力气都用在强化身体上,如果被撕成碎片还能活下来吗……她自己也很想知道啊。

    前提是真的能把她撕碎。

    红色的查克拉盾立在留衣面前,挡下了龙也的攻击。

    “留衣,你在干什么?”

    黑发的忍者睁着猩红的万花筒写轮眼,干净的晓袍与残破的瓦砾废墟格格不入。他甚至没有掏出苦无,只是开着半个身子的须佐能乎,轻巧的挡下了对方的风刃。

    “我在打架啊。”留衣看着鼬,笑了出来。

    “打架……怎么不叫我?”鼬开着写轮眼,须佐能乎的骨骼和肌肉逐渐丰满,最终那半个身子变成威武的武士,将他和留衣护在其中,“要是我没有碰巧路过这边来看一下,你是不是就要死在这了?”

    “嘛,这种事情……才不会的啦
九转金丹!”留衣嘿嘿一笑,“打不过我会跑啊。”

    “不要把麻烦带回家。”

    说实话,这世界上能打过超高达级须佐能乎的忍者……留衣也就见过另一个开高达的千手柱间,还有六道老头手下的九个小怪兽。

    不过说起来,鼬的须佐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的?

    地下换金所的总部被开高达的宇智波鼬以及拼命给鼬加增益状态的留衣合伙搅成了粉末状。以及他们的首领真岛龙也被迫签下了令他颜面尽失的不平等条约,并且获得了“不如爹”的评价。

    两个黑长直愉快的打道回府。

    “鼬,你真的只是路过?”

    看着留衣满脸的问号,鼬面不改色的点点头。

    “你们宇智波家的人都有特异功能吗?”留衣苦着脸说道,“难道是写轮眼的特殊功能?”

    并不是。鼬微微低下头,试图用刘海遮住有些发烫的脸颊。

    “……如果不是碰巧遇到我,你打算怎么办?”

    “倾家荡产呗~”伸了个懒腰,留衣晃悠着手臂把自己挂在鼬的身上,这几年鼬真的长高了好多,“无论怎么样得保住命呀,我可是把我最贵的材料都带来了。”

    所以说倾家荡产是真的啊……阵法越厉害,所需材料也就越珍惜。这么去地下换金所大闹一场,留衣多年的存货也被消耗的差不多了。

    “啊呀啊呀,我变得好穷!鼬君,我要没钱养你了怎么办?”

    鼬瞥了她一眼,继续默默往锦城走着。

    “不要走那么快啦!我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

    “上来。”

    看着眼前半蹲着的鼬,留衣吃惊的张大了嘴。

    “你要背我?”

    “不是身体还没恢复?”

    “啊啊!鼬君你真好——”

    趴在鼬的背上,留衣再一次觉得,真的不能把鼬当做当初那个少年来看了。

    万幸的是,他的背上还有她的位置,

    回到锦城的时候,留衣已经在鼬的背上睡着了。

    将留衣送回房间,让她舒服的在床上躺好,鼬轻轻的给她盖好被子,再在床头放一杯水。他点点头准备转身出门,却犹豫了一下又将脚步收了回来。

    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本,放在了水杯的边上,鼬终于走出了留衣的房间。

    转天留衣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床头的水——和那个小本本。

    “这……鼬的存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