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入豪门出不来> 第25章 chapter25
    岳清瑶握住玩具枪,《翌日曙光》里的女主角形象她已经牢牢印在心上,随时都能在脑海里播放。

    导演喊了开始,她便开始投入了角色,双手握着枪,抿着唇,眼观四方耳听八方,每一小步都跨得小心翼翼,仿佛自己就在森林里,要和毒贩进行一场生死较量。

    另外有两个陪演,分别饰演毒贩和女主的搭档,毒贩手上的枪已经没了子弹,但他却用匕首挟持了她身受重伤的搭档,要挟她自己开枪打自己的腿。

    搭档:“雨晨,别管我,快走!”

    毒贩:“快!否则我杀了他!”

    岳清瑶胸口起伏,锐利的眼神盯着毒贩,镇定的语气道:“好,我做!”她握着枪缓缓指向自己的腿,手心出了汗。

    毒贩面目狰狞地大喊:“快!开枪!”

    岳清瑶食指扣着扳机,在最后一刹那,她的枪口变了方向,正中了毒贩的大腿,在毒贩喊疼的时候,她迅速上前打开毒贩,将自己的搭档救了下来,在地上翻了个身。

    当毒贩举着刀过来时,岳清瑶手上的枪再对着他的肩膀开了一枪!

    这一场戏结束。

    虽然台词很少,但是很考验演员的演技,每一个神情,每一个动作,都是决定这场戏成败的关键因素。

    岳清瑶本身运动细胞发达,刚才做的那一系列救人的动作很完美,给观众的感觉她就是一名训练有素的女警察。

    陈豫钟看完了岳清瑶的表演后,很讶异。岳清瑶一个三线演员,最近靠着萧政宇才在娱乐圈有了点知名度,连这一次试镜也是靠萧政宇才得到机会的。还以为,她没什么真本事,但她刚才的表演,出乎意料的精彩。

    难怪萧政宇说无论最后选谁做女主角他都投资,看来,他是胸有成竹。

    余欣洁和何冰姗也看傻了,刚才那一段动作戏,在没有任何动作指导的情况下,她竟然完美的做了出来,这是大多数老演员都做不到的
废物九君妃太狂妄

    高毅看了岳清瑶的表演后,几分钟前还不悦的脸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说:“你们几位都回去等消息,结果也就这几天会出来。”

    “恩恩,好。”

    岳清瑶去会议室拿了包,于静兰也刚好过来,“瑶姐,试镜好了吗?”

    “好了。”

    “怎么样?”

    “应该……不算太烂……”岳清瑶刚才演完之后看到众人的反应,自己演的应该不烂。

    岳清瑶上了车,绑好安全带。

    于静兰嘟喃道:“对了,今天洗手间的门是不是余欣洁特意关上的,我看她从洗手间回来后,挺得意的。”

    除了余欣洁,岳清瑶也想不出还会有谁去做这种事。

    “要不是你懂得撬锁,可能现在都还困在厕所。”于静兰不平道。

    岳清瑶笑了笑,“黑历史,以后少提。”

    “我只是想说余欣洁太狠毒了,平时在媒体面前一副温柔善良的样子,暗地里什么坏事都做,想起来真恶心。”

    “同感。”一边开车,岳清瑶一边说:“今天一块去吃饭吧,叫上梦琦,我请客。”

    于静兰欢呼,“好呀好呀,去哪里吃?”

    岳清瑶道:“去吃酸菜鱼,好久没吃了。”

    于静兰拿出手机,“那我打电话给琦姐。”

    岳清瑶和于静兰先来到酸菜鱼餐厅,一进门,就有一对情侣走过来,惊讶之中带着喜悦,“你是清瑶吗?”

    岳清瑶对他们笑了笑,“嗯,对。”

    “我们最近在追你的那个真人秀,你好棒。”女孩说着从后面的双肩包拿出纸笔,“你帮我签个名吧。”

    “好。”岳清瑶握着笔给她在纸上签了个名。

    “谢谢。”女孩道:“介意合照一张吗?”

    “可以啊。”粉丝热情,岳清瑶也一样热情。

    合照了一张,岳清瑶直奔二楼的包厢。本来想她们三个在一楼找张桌子坐下就好,但似乎因为《越闯越勇》这个节目爆红,很多人都认识她。

    为了避免吃饭过程中有人打搅,岳清瑶选择包厢。

    岳清瑶点好了菜,刘梦琦才过来。

    刘梦琦放下包,问:“今天的试镜怎么样?”

    “还好。”

    于静兰说:“琦姐,你是不知道,试镜前一秒,瑶姐还被困在厕所了呢。”

    刘梦琦看向岳清瑶,“为什么?吃坏肚子了?”

    岳清瑶捧着茶杯抿了一口茶,“不是
拒做宠妻,魔少强爱。”

    于静兰解释道:“是余欣洁那个女人,明知道厕所门坏了,还把门合上,害瑶姐被困在里面。”

    没想到还有这种事。

    “余欣洁那婊\子是扫把星,遇上她准没好事。”刘梦琦又觉得奇怪,望向岳清瑶,“那你是怎么出来的?”

    岳清瑶轻描淡写地说:“撬门。”

    刘梦琦:“……”

    “自己撬?”

    “对的。”

    刘梦琦伸出大拇指,“我真是佩服你。”

    “被锁在门里撬门还是很简单的,要是锁在外面,那我可就没办法了。”岳清瑶耸了耸肩。

    此时,手机响了,岳清瑶一看电话号码,竟然是周慧芯!

    岳清瑶对着其他两个人做了个嘘的手势,接了电话,含着笑喊了一声,“伯母。”

    “清瑶,你明天有空吗?”

    岳清瑶明天早上有个通告,“下午两点之后,应该有空。”

    “哎呀,那正好,我明天想去听音乐会,下午四点,在大剧院,你跟我一块去吧。”周慧芯说。

    岳清瑶:“政宇去吗?”

    “他呀,小的时候每次让他陪我去这些地方,都不情不愿的,现在大了,那就更不情愿了。”

    “那伯母,我陪你去吧。”

    “恩恩,好。”周慧芯在电话里笑着说:“还是咱们两个女人一起去有话题聊,听了音乐会,还能去逛逛街。”

    “好的,你安排吧,我都可以。”

    萧政宇有句话说得对,自己闯下的祸,要自己收拾。她既然要求萧政宇和她假扮情侣,他配合她在媒体和别人面前演戏,她当然不能对他那边的亲人不管不顾。

    岳清瑶挂了电话,桌面上的酸菜鱼已经上了,一大盆,红色的辣椒,白色的鱼肉,淡黄的酸菜,表面上覆盖一层辣油,看着很有食欲。

    刘梦琦和于静兰已经不客气地吃了起来。

    低头吃鱼的刘梦琦抬了抬头:“你婆婆?”

    岳清瑶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婆婆的意思,“嗯,她让我明天陪她去听音乐会。”

    刘梦琦:“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平时的业余活动都跟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于静兰插上一句,“而且,我们跟他们不同的是,他们觉得音乐会是一种品味,而我们去了,就只想睡觉。”

    岳清瑶笑了笑,“我尽量不要让自己睡着
史上第一邪妃。”

    刘梦琦给她勺了一碗酸菜鱼放在她面前,“你现在要积累经验,我跟你说,以后在有钱人的面前装起逼来才不露馅。”

    岳清瑶和于静兰都笑了。

    吃了饭,回到家已经十点钟了。岳清瑶一进门,电话又响了。

    这次是萧政宇。

    岳清瑶歪倒在沙发上,对电话那头的人说:“萧总,晚上好。”

    “不好。”

    不好?岳清瑶坐直了,“怎么了?”

    萧政宇磁性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今天月影影视的陈豫钟打电话跟我说,你撬了他们洗手间的门,要向我索赔。”

    岳清瑶不敢置信地眨了眨眼睛,“他们的门本身就是坏的。”

    “那你要不要解释一下,今天发生了什么事,试个镜你都能把别人家的门给撬了?”

    听着萧政宇的语气,岳清瑶笑了笑,一边站起来往阳台走,一边说:“是今天我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人锁在了厕所,把手坏了,所以我就拆了。”

    萧政宇抓住‘被人锁在了厕所’这句话,“被人?被谁?”

    岳清瑶手臂撑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夜景,“如果是余欣洁,你信吗?”

    “她锁你做什么?”

    “这……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女人之间的明争暗斗,男人是理解不了的。”

    萧政宇:“……”

    “母亲今天是不是找过你?”萧政宇问。

    “嗯,她让我陪她去音乐会,顺便逛街。”

    “会很闷。”萧政宇说。

    岳清瑶笑了笑,“那是跟你,跟我就不闷了。”

    “你答应了?”

    “是啊,你陪我演戏演的那么好,我当然也不能亏待你那边的人。”

    萧政宇:“所以,你觉得这是在等价交易?”

    “呃……这……”岳清瑶想了想,“不等价,我觉得,你付出的比较多一点,我做的只是一些小事。”

    萧政宇不悦,但岳清瑶看不到他的脸。

    “喂?”岳清瑶对着电话喊了一声,“你怎么不说话了?”

    “明天的音乐会,我也去。”

    岳清瑶以为他是不放心,“你那么忙,我陪你妈去就好。”

    “明天的音乐会,有我一个朋友出演。”

    岳清瑶明白,“好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