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入豪门出不来> 第12章 chapter12
    “早。”萧政宇说。

    “呵呵,早。”她手上还挽着周慧芯的睡衣,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还给她?可是她穿过了。自己带走?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这套睡衣是蚕丝的,价位至少上万,扔了就太暴殄天物了。“对了,你妈的这套衣服,怎么处理?”

    “放在这,下次穿。”萧政宇淡淡道。

    岳清瑶嘴角扯了扯,“好吧。”只要她的身份还是萧政宇的女朋友,那就还有机会住在萧家的。

    只好把衣服挂进了萧政宇的衣柜。

    萧政宇起床进了浴室,在浴室柜里拿出一套新的洗漱用品给她。

    岳清瑶说:“还是别开新的了,太浪费。”

    “下次用。”

    “哦哦。”她差点忘了。

    岳清瑶洗漱完毕,把头发盘了起来,拿起包,对萧政宇说:“那我先走了,你帮我跟伯父伯母说一声。”

    “你自己回去?”

    岳清瑶点了点头,“嗯,我打的回去。”

    三个小时的车程,岳清瑶可不好意思要求萧政宇送他。他现在掌管着传祺集团,事情一定非常多。

    萧政宇拿起手机,“等会,我安排司机送你。”

    萧政宇拨通了司机的电话,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再等十五分钟。”

    岳清瑶想了想,从这里搭车去古城,非常不方便,既然萧政宇安排了司机送她过去,那也就不耽误他的工作了。

    回到片场,已经是上午十点。

    男女主角已经演了几场戏,岳清瑶的戏被挪到了下午。

    岳清瑶一现身,刘梦琦就八卦的拢了过来,“昨晚跟你的霸道总裁去哪里烂漫了?”

    “见家长。”

    “这么快!”刘梦琦惊讶地捂住嘴,“你们,不会快结婚了吧?”

    “远着呢。”岳清瑶看了看时间,“我先去化妆。”

    刘梦琦把她拉了回来,“说清楚再去啊,你们家长都见了,为什么还远着啊?”

    因为他们的恋情是假的啊
妖王陛下。但这是秘密,岳清瑶暂时不想让第三个人知道。于是找了个借口,“萧总,他只是想玩玩,不想结婚。”

    刘梦琦认同地点了点头,并用同情的眼神地看着岳清瑶,“也是,像这种豪门,不会轻易结婚的。”

    岳清瑶指了指化妆室,“我可以去化妆了吧?”

    “去吧。”

    岳清瑶化好了妆出来,这时候正演着一场叶婉晴与年轻的十九王爷一起谈论诗词的戏。在剧中,十九王爷才十八岁,对饱读诗书的叶婉晴十分爱慕。在叶婉晴被封为昭仪后,他便默默将对她的爱慕隐藏在心中,只要能在宫宴上能见她一眼,便心满意足。

    刘梦琦凑过来说:“演十九王爷那个男孩,听说是s戏剧学院的大二学生,父母都是圈内人。”

    岳清瑶看了看她,“怎么,你对小鲜肉有兴趣?”

    “我哪敢老牛吃嫩草。”刘梦琦眼神示意了一下余欣洁,“那个女人,这几天跟他还挺暧昧的。”

    岳清瑶偷偷笑了笑,“口味这么重。”

    “人家小鲜肉愿意,这几天,当着她的面姐姐,姐姐地,叫的不知多甜。一会儿帮着打伞,一会儿去跑到外面给她买冰饮,勤快的不得了。”

    岳清瑶斜睨了旁边的人一眼,“所以,你这是在羡慕?”

    刘梦琦抱着臂膀,甩了个冷脸,“我对诱拐未成年人,没兴趣。”

    后面几天的戏份,小鲜肉戏份比较多,听说剧组把他的戏份特意提前安排了,因为他是请假出来拍戏的,还要回去上课。

    岳清瑶和他的对手戏不多,几乎没有机会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

    小鲜肉确实对余欣洁献了不少殷勤,要是没戏,就围在她身边打转,拿着扇子给她扇凉。

    五月中旬的温度达到了三十度以上,拍古装剧的演员们都要穿着繁复的古装,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宫玉开拍半个月,总体进度超出了预期,三十集的剧集,有望在两个月之内拍完。

    今天有一场戏是叶婉晴被封了昭仪之后,在御花园的荷花池旁与穆妃撞见。叶婉晴低头福身要给穆妃请安,穆妃冷着脸扬着下巴从她身边擦身而过,肩膀特意撞了她的肩膀。

    这一场戏并没有难度,岳清瑶把嫉妒与轻蔑的眼神做的很到位,在与叶婉晴擦肩而过时,碰到她时,叶婉晴脚下没站稳,直接掉进了荷花池,“啊!救命!救命啊!”

    掉进荷花池的余欣洁奋力挣扎。

    导演和工作人员都慌了,“快,快,救人!”

    最先跳下荷花池的是那一名小鲜肉,再是剧组的道具师。余欣洁被几个人合力救上了岸,吐了几口浑水,身上的衣裙沾了黑色发臭的淤泥,那张好看的脸上贴着湿透的头发,皱着眉咳着嗽,女神的形象全无。

    大家都围着她嘘寒问暖,岳清瑶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应该保持沉默。

    郭玉玲气愤地瞪着岳清瑶道:“岳清瑶,竟然把欣洁推下水
夫纲难振!你也太狠了!”

    岳清瑶道:“我没推,是她自己没站稳。”

    “你还狡辩,刚才是你故意把欣洁撞下去的,我们都看到了!”

    岳清瑶懒得解释,“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信不信是你的事。”

    导演吩咐工作人员,“快,把欣洁带回酒店,处理一下。”

    两个化妆师带着扶着余欣洁离开了片场,导演看了一眼岳清瑶,没说什么,再对着其他人吩咐道:“先拍下一个场景。”

    岳清瑶并没有受影响,继续拍下一场戏。下一场戏,是他和男主角的对手戏。

    傍晚,听到有工作人员说,余欣洁发烧了,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住院了。

    晚上回到酒店,刘梦琦和岳清瑶坐在同一张床上,“清瑶,你今天真是太帅了!”

    “哪个地方帅?”

    “就是今天你把余欣洁撞进池塘里的时候。”

    岳清瑶放下剧本,“如果我说不是故意的,你也不会信对不对?”

    刘梦琦眨了眨眼睛,“真不是故意的?”

    岳清瑶点了点头,“真的。”

    之前的一些和余欣洁的对手戏,岳清瑶确实做了点惩罚她的事。但是今天那场戏,岳清瑶确实不是有意的。

    剧本上写了是要在女主角请了安之后,穆妃擦肩而过特意撞她一下。当时余欣洁就站在池塘边上,岳清瑶根本没想过她会站不稳掉下去。

    “你说不是故意的我当然相信。”刘梦琦搂了一个枕头,“不过,现在剧组里的人都以为你是故意的,虽然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是心里一定都那么想。”

    剧组里的人怎么想她,岳清瑶不知道,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她之所以没有受到任何刁难,甚至连导演都对她客客气气,完全是因为她是萧政宇的女朋友。

    岳清瑶重新放开剧本,“算了,随他们怎么想,反正,我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人。”

    余欣洁发烧住院之后,她的经纪人袁航从g市赶了过来。

    郭玉玲向袁航汇报了这些天发生的事,每一句话都说得义愤填膺。袁航听完后,深吸了一口气,“岳清瑶也确实太过分了!”

    “岂止过分,简直就是恶毒!”郭玉玲趁着袁航在,赶紧诉苦,“岳清瑶那个贱人仗着自己是萧政宇的女人,在剧组里横行霸道,连导演都让着她。”

    靠在病床上的余欣洁说:“这个剧组根本就是垃圾,这戏,我不拍了。”

    “你先别冲动。”袁航安抚道。

    “我冲动什么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这部戏开拍这半个月以来,我吃了多少苦?都是岳清瑶那个贱人害的,我实在忍不下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