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一入豪门出不来> 第10章 chapter10

一入豪门出不来 第10章 chapter10

    片场的灯光道具等都已准备就绪,演员们各就各位之后,场记打下场记板。

    身穿华服的穆妃迈着端庄的步伐走进了宫殿,在檀木椅上坐下,跟在她身后的叶婉晴奉上茶,穆妃漫不经心地接过,带了金义甲的手揭开杯盖,浅抿了一口,舌尖尝到了涩味,脸色一冷,把茶递给了旁边的叶婉晴,“换一杯。”

    叶婉晴白了她一眼,“是,娘娘。”

    “咔!”导演喊了一声,“这一场重拍!”

    导演上前来说,“刚才这场戏,前半部分好,但是到了后面,欣洁,你要注意一下眼神。”

    余欣洁不情愿地说:“好的。”

    岳清瑶用手上的手帕气定神闲地擦着鬓角,像是在幸灾乐祸。端着茶杯的余欣洁恨不得把手上的茶水泼到岳清瑶的身上。

    她虽然是女主角,但前面的戏只能做女配角的丫鬟。要是别的女演员,倒是没什么,偏偏还是岳清瑶!看到岳清瑶趾高气昂,她心里就有一股火。

    导演举着手上的喇叭,“各就各位,准备重拍!”

    场记改了场记板,对着镜头,“第三幕第四场第二次!!”

    穆妃进了宫殿,坐下后,叶婉晴奉上茶,穆妃尝了一口,递给身后的叶婉晴,“换一杯。”

    叶婉晴恭敬地应了一声,“是,娘娘。”

    叶婉晴弯着腰端着茶退了下去。

    “okay!”导演道:“这一场过,准备下一场。”

    演完戏的余欣洁把手上的杯子往剧务手上一塞,冷着脸走到休息区,郭玉玲早已经准备了水和扇子,给她扇凉。

    余欣洁看着那边和导演讨论的岳清瑶,一口白牙差点咬断,想到她要做岳清瑶身边的宫女,帮她端茶递水,穿衣梳妆,便觉得浑身难受。

    接下来的一场戏,是穆妃领着几名嫔妃去看卧病在床的皇后。

    岳清瑶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很到位,当她念出穆妃的台词,在场的人都产生了错觉:这不是台词,而是真正的穆妃在说话。

    她把这个角色演得活灵活现。在镜头面前,她总是微微扬起下巴,傲慢,目中无人,看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带着轻蔑,说的每一句话,即便是一句普通的话,语气也能伤人三分。

    导演谢睿常对她竖起大拇指,“演的很到位,不错!”

    五月份已经开始热了,演员们还要穿着几层衣服,头上带着几斤重的假发和头饰拍戏
冷少诱爱,小妈有毒

    回到酒店,刘梦琦和岳清瑶都累得趴在床上动不了。

    刘梦琦搂着枕头,看着旁边床的岳清瑶,“清瑶,我跟你说,每次看到余欣洁在你面前恭恭敬敬,明明心里不爽,还强颜欢笑的模样,我就特别想笑出来。”

    岳清瑶全身瘫软在床上,“这有什么好笑的?”

    “有啊,你演的太好了,你往镜头那么一站,我就觉得好有气势,余欣洁根本就没了女主角的光环。”刘梦琦翻了个身,把枕头垫在胸下,“你看她平时仗着自己是公司的一姐,好像整个公司都靠着她赚钱似的,在外人面前装的一副小鸟依人温柔贤淑的模样,在我们面前就趾高气昂,嘴巴又毒,我早就想好好教训她了。”

    “演戏而已,又不是真的教训她了。”岳清瑶说。

    “管它是不是演戏,总之,看到她被人欺压,我心里就爽!”刘梦琦翻出剧本,“清瑶,我跟你说,明天有一场戏是你煽余欣洁耳光的,这么好的机会,你到时候可别手软了啊!”

    这一场戏是叶婉晴在御花园和皇帝赏桃花,被穆妃知道了之后,煽了她一巴掌。

    岳清瑶微微勾起唇角,她之所以跟萧政宇提出演女配角,是因为这一部戏的女配角实在是个诱人的角色。

    早上演了几场戏,这一场煽巴掌的戏挪到了下午。

    场记拍下场记板时,穆妃的贴身宫女说在御花园,皇帝和叶婉晴一起赏桃花,叶婉晴以桃花作了一首诗,皇帝还用笔墨写了下来,赠给了她。

    穆妃得知此事,砸了一个价值不菲的花瓶。

    叶婉晴刚回宫,给穆妃请了安,穆妃举起巴掌,往她脸上煽了下去,“贱人!”

    这一巴掌煽地很响亮,连旁边举着话筒杆的采音员都惊了一下。

    “啊!”叶婉晴喊了出来。

    叶婉晴的这一声喊得违和,完全不像是女主角该有的反应。

    导演喊了咔!重来。

    余欣洁捂着被煽的右脸,指着岳清瑶对导演哭诉,“导演,她下手也太重了!”

    岳清瑶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谢导深吸了一口气,一个是当红女星,一个是传祺集团老总的女友,他两边都不说话,对着工作人员道:“待会这场戏重拍。”

    转身安慰余欣洁,“欣洁,你先休息一下。”

    趁着中场休息。

    郭玉玲找到导演,小声说:“谢导,这一场戏用替身吧。”

    谢睿说:“这一场戏是正脸镜头,不能用替身。”

    第一次ng,岳清瑶这一巴掌煽地很轻很轻,几乎没有用力。

    在场所有人都无语,那一巴掌实在煽地太假了
天下无双“爷”很妖娆

    导演说:“重来,煽巴掌的时候再用点力!”

    岳清瑶点了点头,“好的,导演。”

    导演说用力,岳清瑶第二次ng就用力煽了下去,余欣洁捂着脸,脸上辣辣地疼,忘了接下来的台词怎么念的了。

    于是,进入第二次ng。

    片场外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在场的工作人员见到他,小声地打招呼,“萧总。”

    萧政宇站在了外圈,看镜头前的岳清瑶演戏。

    岳清瑶一巴掌煽在余欣洁脸上,怒道:“贱人!竟然……”

    后面没了声音。

    “咔!”导演对着岳清瑶道:“清瑶,怎么回事?”

    岳清瑶不好意思道:“导演,抱歉,我忘词了!”

    余欣洁狠狠瞪了岳清瑶一眼,喘着粗气,要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她早就上去煽她几巴掌了。

    “重来!”导演道:“这次认真点!”

    第三次ng,岳清瑶一巴掌煽下去,“贱人,竟然敢勾引皇上!”

    余欣洁捂着脸跪下,“娘娘息怒!”

    “来人,把她给……把她给……”

    “咔!”导演不耐烦地再次喊了暂停,并要求ng。

    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岳清瑶在前面的戏很多几乎都是一次过的,偏偏在这一场戏上面ng了多次,显然是针对余欣洁。

    但《宫玉》剧组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传祺集团旗下的员工,对这个未来可能成为老板娘的人物,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岳清瑶揉着额角对导演说:“导演,抱歉抱歉,今天脑袋有点晕,忘词了!要不明天再拍吧。”

    “再拍最后一次,如果再找不到感觉,就明天。”

    郭玉玲故意提高了音量,“欣洁,某些人也太狠了,你脸都有点肿了,疼不疼?”

    岳清瑶面不改色,第四次ng,她照打不误。

    这一次,总算过了这一场戏。

    在场的人,也都松了一口气。

    场外有人喊:“清瑶,萧总来探班了!”

    岳清瑶听到声音,顺着声源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到了萧政宇。

    为了做出情侣的样子,岳清瑶欢快地跑到他面前,挽住他的手臂,“你要来,怎么不提早说。”

    萧政宇顺着她的话说:“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那边的余欣洁看到萧政宇和岳清瑶亲密地样子,扔了手上的矿泉水瓶,转身离场了
锦绣风华之第一农家女

    谢睿过来和萧政宇打招呼,寒暄了几句。

    萧政宇说:“谢导,接下来还有清瑶的戏吗?”

    “还有两场。”谢睿道。

    萧政宇示意了旁边的岳清瑶,“今天有点事,能否先借她一用?”

    谢睿笑着说:“萧总的人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我们这边时间比较好安排,没什么影响的。”

    岳清瑶的嘴角扯了扯,什么叫借她用一用。这个说法很多歧义啊喂!

    不过他们现在的关系,好像也不算过分。

    萧政宇对旁边还穿着古装的岳清瑶说:“去卸妆。”

    “哦。”

    进了化妆室,化妆师还没过来,岳清瑶先把头上的凤钗珠饰取下来。

    “手疼么?”站在身后的萧政宇问。

    这句话,一听就不像是在关心她的。岳清瑶看着镜子里的萧政宇,答:“疼。”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果然,不是在关心她。

    岳清瑶转过身来,看着萧政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的手疼,余欣洁的脸更疼,要不你去关心关心她。”

    萧政宇走过来,“我该关心的就只有你而已。”

    “我是说真的,你去关心一下她,没事的,反正我和你也是假的。”岳清瑶很平静地说,语气里没有一丝怒意,似乎萧政宇去关心余欣洁,她也不会有任何动容。

    萧政宇看着她,“卸妆。”

    “哦。”岳清瑶转身把手上的镯子和戒指都取了下来。

    “对了,你刚才说有事,是什么事?”岳清瑶一边拆耳环一边问。

    “我母亲要见你。”

    “上次不是见过了吗?怎么还要见?”

    萧政宇淡淡道:“身份不同。”

    “哈?”岳清瑶前一刻还对‘身份不同’这四个字一头雾水,突然想到什么,睁大了眼睛看着萧政宇,“女朋友?”

    “对。”

    “额……”

    萧政宇挑起眉,“自己闯下的祸,要懂得收拾。”

    岳清瑶当初只想到自己做了传祺集团总裁的女朋友之后可以炒作,还可以让圈内人误以为她是有后台的。根本没想过还要以女友的身份见萧政宇的家人。

    岳清瑶机械地扭过头看着萧政宇,“一定要见吗?”

    “不一定,不过,你要是演不好女朋友这个角色,戏我也就只能陪你演到这了
诱宠娇妻:老婆只疼你。”萧政宇说。

    岳清瑶囧了囧,这绝对是在被要挟。

    “我去!”反正他妈她也见过了!要是现在萧政宇宣布他们之间不是男女朋友,那后果不堪设想。

    岳清瑶卸了妆,换上便服,上了萧政宇的车,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三个小时的车程,岳清瑶几乎睡了三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黑了,街道两边的夜景也是自己熟悉的。

    岳清瑶伸了个懒腰,“对了,待会我见了你妈,要做啥?”

    “演戏。”

    岳清瑶:“……”

    “还有呢?”

    “吃饭。”

    岳清瑶:“……”

    “我要不要买点礼品过去?”岳清瑶问。

    “不必。”

    到了萧政宇家的豪宅,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岳清瑶进了屋,周慧芯还是那么热情地握住她的手,“来来,快洗手,吃饭了,就等你们两个了。”

    周慧芯领着她进了饭厅,萧政宇的父亲萧金维已经在餐桌上等着了。

    岳清瑶还是认得萧金维的,见了他之后,礼貌地打招呼,“伯父,好。”

    “是清瑶对吧,来,快坐。”萧金维道。

    岳清瑶入了座,坐在周慧芯的对面,萧政宇的旁边。

    周慧芯今天的心情很好,“我第一眼见到你,当时就觉得你和我们家政宇很般配,没想到,是你们两藏得太深。”

    岳清瑶干笑了笑,“我和萧总是一见钟情。”

    周慧芯愣了愣,“萧总?”

    “政……政宇。”岳清瑶改了口,说着,含着笑看了看旁边的萧政宇,“平时和政宇一块,都是开玩笑地喊他萧总的。”

    周慧芯了然地点了点头,“你们年轻人,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萧政宇盛了一碗汤,放在岳清瑶面前。

    岳清瑶动作很自然地用汤勺舀着喝了一口。

    周慧芯笑了笑,“我们政宇啊,从国外留学回来也好几年了,我还没见过他把哪个女孩子带回家呢。”

    岳清瑶尴尬地笑了笑,“那是因为他平时比较内敛。”

    “他呀,就是爱冷着一张脸,一副谁也不爱理的样子,也只有你能把他摆平。”

    摆平?这个词用得好像有点不对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