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历史 > 凤凰羽毛麒麟角gl> 第38章 十全大补汤
    麒璘从知府衙第回来,就一直怪怪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中午吃错了什么东西,麒璘老是说身子不舒服,更是连晚饭都吃不下。凤皇倒吸两口凉气,莫非是来到人间水土不服?(你们来了人间好久了好伐)为此,凤皇特地在晚饭后下楼问了店家很多问题,比如牛吃了什么草会生病啊,猪有没有什么相克的食物啊,有没有见过麋鹿呕吐啊……之类的
硬核危机

    ……

    “哦,这个样子啊。那掌柜的,你知不知道马要怎么养?”

    “呃……”

    这是凤皇问到的第六种动物。

    店家突然语塞了。

    “掌柜的没养过马?”凤皇一脸无知。

    “不是这个问题……”店家苦笑,看这姑娘好像不是跟他开玩笑呵?“那个…姑娘大晚上地问了那么多关于各种小动物的问题,是打算在客栈里养吗?”之前养了只锦鸡还好说,这次又说猪又说牛的,莫非要养在客栈的后院?…有钱人怎么都那么不可理喻呢。

    “哦,不是,有个朋友病了。”

    “原来如此……嗯?”

    等店家回过神的时候,凤皇已经转身上楼了。

    ……

    麒璘可能是病了。

    如刚才所见,凤皇从来没有试过给小动物治病,掌柜的也对这方面一知半解。凤皇有些焦急地在床边徘徊,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探了一下麒璘的脸,烫烫的。“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今天是不是乱吃东西了。”客房里有两张床,一张睡着大湫,一张睡着麒璘。

    至于凤皇。

    她躺在梧桐枝上。

    好几次因为客栈的小厮要收拾房间而将梧桐枝扔了出去——你丫的,凤皇差点没暗中把那个小厮给打死!我的温床也是你随便能动的?!然后就跟客栈的人解释说这是家传古木,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意义重大,不能遗失。

    真是超级温柔的呢。

    “凤皇…”

    “嗯?”凤皇循声望去,见麒璘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模样,莫名心疼。“哎,肯定是乱吃东西了,不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中午的时候还好好的呢……麒璘,有没有觉得身子哪里不舒服?”问了掌柜的那么多次,都说对小牛生病毫无办法呢……(?)哎。凤皇有怀疑过是不是那姓江的在饭菜里下了药,可是又觉得这个动机可能性不高。干嘛老是想着陷害我家傻姑娘?给她下:药的人肯定是吃饱了撑的……

    麒璘皱着脸在床上呜咽,一只手抬了起来想抓住些什么,凤皇忙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我的傻姑娘,你受苦了。

    凤皇心里念着。

    “…凤皇,我…唔…”

    “怎么了我的傻姑娘。”

    “难受,超级热…”麒璘有些痛苦地低声吼叫,背下睡的地方都快被她身上温度灼伤了,过高的体温让她倍感不适。麒璘支着身子翻了个面,顺便躺到床的里边;可就是这个翻身,让她压在后边的小尾巴露了出来,此刻,正摇晃不停地高高晃动着。

    凤皇沉默了一下
田园深处有人家

    随手到桌上拿了一把剪刀。

    怎么难受得小尾巴都出来了呢,变幻人形那么多天,可是从来没有过。(哦也不是,之前麒璘有一次洗澡,水太烫了也把小尾巴弄了出来…什么?)我怎么会偷看她洗澡?好笑。

    “要不要我带你去看一下人间的大夫?听别人说人间有药房这回事,里面会坐着一个白花花胡子的老头。”凤皇将剪刀放在了枕头旁边,瞥了她一眼。这家伙正趴在棉被上大口呼吸,脸变得红红的,好像刚泡完热水澡一样。“这可怎么行,我真怕你躺着躺着就自燃了,到时候把整个客栈烧掉……”然后还烧掉我的梧桐枝我就不用睡觉了。

    真棒。

    “呜,我觉得我走不动……”麒璘闷在棉被里轻声呢喃,“这种感觉好难受,可是又有点熟悉…凤皇,该不会是……”

    “嗯?”

    “莫非……”

    “嗯嗯?”

    “好像到了那个那个时期。”

    “嗯……嗯??”

    真是简明扼要说重点,那个那个时期……凤皇怔在原地,呃了很久。“但是我记得你没那么快到那个时候啊,不是说这个轮回是以年为单位的吗?…”言下之意就是傻姑娘你是想趁机占我便宜?…还是说你希望我对你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麒璘倒是痛苦地摇了摇头,只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中午喝了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熬成的汤,回来客栈就觉得身体里像有一团火在烧一样……”

    “汤啊…”凤皇眨了眨眼,耳边突然回荡起江见越的那一句:这是十全大补汤,郡主辛苦了那么多年,喝这个正好能养养身子呢……

    养你个脑袋把麒璘的某时期都给养提前了。

    ……

    麒璘烧得迷迷糊糊,见身边许久都没有动静,便回头去望。

    只见那人背对着自己,衣衫半解。房里的红木桌上点了半根蜡烛,那摇曳的火光渗着一层昏黄,此时正零散地打在凤皇的肩膀上,肌似凝玉,吹弹可破。神智混乱的麒璘愣是看呆了,夜色和灯火作用下似乎更能挑起她心里的情|欲,加上中午那盅十全大补汤…不行了,麒璘感觉自己要昏阙了。

    凤皇将脸微侧回来,见她一脸痴呆相,勾嘴一笑。

    “凤、凤皇……你……”麒璘呆得说不出话,眼见凤皇已经褪去了身上衣裳,仅留下最后一件、赤色肚兜的细绳正系在她脖上和腰间,让人一看就有一种要伸手去扯的冲动。

    “似乎你之前与我说过,真到了那时期,看看我是否见死不救?”凤皇低眉转身,肚兜上绣着百鸟朝凤的纹样。她抬眼看着麒璘,朱唇轻启:“今日你既真的有了这需要,麒璘,你猜我救、或是不救?”

    答案似乎显而易见。

    只是麒璘的心底还是有些不确定,眼看凤皇离自己越来越近,那体香也萦绕鼻间。

    心猿意马……

    “湫宝还在睡觉,待会儿可别把她给吵闹醒了…”

    “你这是说我?”麒璘俯身上前将她勾在怀里,暖香温玉
大明末年。指尖顺着她手臂而轻抚,而双目则是紧紧地望着她,只道:“我觉得这一句话还是用来提醒你比较好呢……条件不适,今夜若是发生些什么,会不会不够愉快?”

    二人相视而笑。

    ——

    “哇!!!救命啊!!!!”

    “救你大爷的,给我闭嘴!不关你的事就不要出声,你吵到我了!”

    “不可以虐单身人啊啊啊啊你们能不能好好地当一个反派啊啊啊啊……”

    坐标:梧地,梧桐林子。

    古树经历了三四五六七八天当教书先生的生活,面对这群文学底蕴不高的梧地街坊实在是操碎了心……没办法,‘绑匪’还在提着大刀,总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做好是不?大概他们光临梧地其实是来扫盲的吧……古树一边背着古诗一边暗中观察他们,某一天阳光灿烂风景优美他发现那龙二子睚眦和某龟太玄关系异常亲密……

    竟然不带上龙三子一起玩,真是王八蛋。

    “你说会不会是他们两个朝夕相处多了,所以慢慢地擦出了爱的火花?……毕竟梧地一片和谐,各种旷世恋情,这两个龟孙子总是对人施法,灵力一旦灌入他人体内,总会带出一些本体原有的特质……”古树啧了两声,第一对怼的就是大熊和二熊,那两个感情都成教科书了,不受影响才怪。

    至于睚眦磨指甲……是不是因为那个被他们施了法可是以前很爱美的鹿大婶?

    造孽,走了一对情侣,还有千千万万对情侣……古树万不得已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只是偷偷睁开了那么一下下,就看到睚眦和龟孙子太玄正在某棵树下*……原谅他,他真的很想找人救命。

    “我做什么事又与你何干!我现在要你做的事情你都做好来了吗,如果不想死,就给我听话!”太玄威胁人的时候是真凶,凶到古树恍惚以为他让自己去杀人。但是转念一想,这龟孙子一直让自己去扫盲,……有病吗真的想问。

    “大爷,您为什么那么关心街坊们的教育水平?”

    您也关心一下大家的饮食健康好不咯,你整天把街坊们圈养在我身边,树皮都要被啃掉了啊,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人身安全!喊你大爷了,真的,要不我给你下跪。

    “我自幼喜欢文学,但是族中长老一直希望我能继承武之术,从来不让我碰文学的东西…”太玄神色黯淡,看回古树的时候又变回凌厉神色:“至于我们要找的人,我们自当会想办法,那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看不出来?”

    古树一愣。

    原来是一个从小被打击过的花朵……不对,所以他们让我教书是为了控制我留在原地,以防我阻碍他们动手?古树不可置信地看了太玄一眼,尤其是看到他那阴森森的笑容,心底毛毛的……

    所以为什么他要把这个计划也告诉我?真的有病吗?

    药丸,他们这样是找不到人的,我不用担心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