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9章 韩岭打人
    “彪哥!彪哥!镇长来了,快起来呀。”章子进去推床上刚又睡着的王彪。

    迷迷糊糊的王彪一听见镇长二字立刻就惊醒了,他现在的一切都是全靠着他哥,他哥最近可是对他不满他多了,刚训过一次没多少天呢。想到这王彪赶紧下床,趿拉着鞋,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走,“都他妈。赶紧其他,我哥来了!”

    刚走到门口就看见站在院子里的一群人,“哥,你咋来了?”王彪笑的肥胖的脸上挤谄媚的笑。

    王镇长还等着处理完赶紧去上班呢,也没和他啰嗦直接就问他:“你是不是扣着一个叫徐明海的人?赶紧把人放了,和人开玩笑也不能这样不让人回家呀,你看人家家人找人都着急的找我去了。”当着外人的面王镇长还是给自己弟弟留了几分面子呢。

    王彪一听这话赶紧的说:“哥,这次不怨我,你看我的脸,我昨天正剪这头呢,他冲进来就打我,把我打得到现在脑子还懵呢,你说我找谁惹谁了,他上来就打我。”

    “彪子!”王镇长不想和他打哈哈,想快点解决回去。

    “是真的哥,你不相信就去问理发店驼子,他可都看见了呢。我被打成这样没没想咋的呀,但是他给我拿点医药费不是应该的吗。”王彪还在自顾自的说。

    听着他这些话,知道事情是怎么样的徐家众人个个愤怒不已。徐老三都想上去在照着他的猪脑袋打一顿,但是给徐大哥徐二哥拉着胳膊拦着了。

    刚才王镇长也听大队长说了事情经过,具体什么情况他不关心,不过肯定是他作妖在先,要不然,哪会有不长眼的去招惹他。王镇长没让他讲下去,“赶紧把人带出来,让人回去,要真是他不对,你上医院拿药的时候后开个费用单,这样让人家掏药费也是明明白白的,哪能扣着不让走呢。”

    王彪不情不愿的扭过头对身后的章子和另外一个人说:“去把人带过来吧。”说的时候满脸的阴鸷。妈的,这一次便宜这小子了,说完还不眼神不住的往站在徐家三兄弟后边站着的韩秀英身上瞟,不是说这小子媳妇儿漂亮吗,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勾人
战栗(高干)

    徐明海两人从西厢带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没了绳子,昨天晚上韩秀英只看见了脸上比较明显的血迹,今天在亮光下,她看到徐明海脸上的上淤青红紫一片,嘴角也被打烂了,身上的衣服沾满灰土,歪七扭八的。

    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昨晚放那种药的行为过分了,这种下手狠辣,就活该。

    王镇长一看徐明海的样,皱了皱眉眉头,“打架哪有一个人的错的呀,你看他自己也伤的不轻,你俩也就当是扯平了,什么医药费不医药费的,让人跟着家里回去吧。”

    看着英子站在哥哥后边,有看到那胖子的样儿,徐明海心里都想杀了他,但是他明白,他现在是弱势,是弱势,强权下,由不得不低头,但是这仇,总有一天他要讨回来了。

    大队长听镇长的话音,赶紧的上去谢人,说:“谢谢王镇长,是这小子不懂事,我们领回去一定好好教训教训。”

    徐家哥几个看着弟弟被打成这样,都是心中一股子怒气,可却只能忍着。一行人在大队长说完话也就徐老大说了句“那王镇长我们就先回去了。”了的场面话。其他人连吭都没吭一声就一起出去了。

    院子里的王镇长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王彪,“你最近就不能收敛点呀,上一次不是和你说了,你最近就不能不找吗!”

    好多人都以为王镇长不管王彪是因为怕他老娘闹,确实是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还有一点事很多人不知道的,那就是这个弟弟平时还挺惦记他这哥哥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吧,反正能三五不时的往他家拎东西去看他。

    作为一镇之长,看着风光,为了以后的长久,他不能乱伸手呀,所以他手里钱不多,可古话不都是这样说的嘛,“千里去当官,只为吃喝穿。”他这镇长当得还没这个弟弟能弄来钱呢。

    只不过这家伙手里存不住钱,这个月即使能弄来一百,下个月也能一分没有的让他老娘去他家要,可是当他有一百的那天,保准晚上能给他这当哥的送去五十。所以只要不出大事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彪子好那些个检察举报的称兄道弟的玩的好,真敢触霉头挑事的也不多。

    但最近不行,他老丈人都给他在县城打点好了,现在是考核的关键时候,一点错都不能,决不能因为这个弟弟在这个关头坏事了。

    “你记着,这段时间能不能憋住,都他妈要憋住,决不能在闹出啥事,现在我被人盯得紧,从我身上他们找不到什么把柄,但你的这些个事这些个闲话,照样能让人对我印象下降,如果因为你到时候坏事了,看我怎么收拾呢。”王镇长越训脸色越难看。

    “好了,别说了,年前我都老实呆着行了吧,但是那龟孙子打了我不能就这么算,年后我要干什么你不能管,这口气不出我以后还怎么还有脸出去!”王彪说的激动的脸上横肉乱抖。

    “随你”王镇长不想和他再浪费时间,警告完了自己的目的达到就行。

    韩秀英一行人出了院子,个个脸色难看,“先回去吧,这事这样算了。”大队长知道里边有猫腻,但是那又能怎么样,谁让人家有官大呢,有些亏只能认了。

    徐家兄弟都没有说话,上了驴车,徐明海张口想说什么,被韩秀英截,“先回家,回家再说吧。”

    一路上几个人心思各异,徐家三兄弟是心里堵着郁气,不仅是对那个王彪还有一部分是对徐明海,这么大的人了,还不长心眼
神仙也有潜规则(重生仙斗)

    韩秀英现在心里倒是非常平静,徐明海能安全回来就好,其他的吗,以后再说。

    徐明海一路上低着个脑袋,心里难受,有自责也有反思。

    虽然驴车走的不慢,但是到徐家寨的时候也九点多快十点了。在村口几个人下车和大队长分开,徐家三个兄弟都没有会自己家了,而是跟着徐明海往家走去,外边的事了了,他这惹祸的也该教训教训了。

    可谁知道还没等他们三个人动手呢,有人就下手了,还比较狠。

    徐家老大和老宅就隔着一堵墙,而且三个儿子都出动了,这事不可能瞒得过徐父徐母。徐母知道后止不住的担心、流泪。而徐父担心的同时还有对徐明海的怒气。小崽子,就他能耐,会惹事!

    徐父气的嚷嚷着回来就要抽一顿,还没抽着呢,就给来串亲戚的徐小溪和韩岭听见了。

    在门外听了徐父徐母大半谈话的韩岭心里什么滋味都有,拳头紧攥。这小子结婚前是怎么保证的,竟然还敢出去乱转惹事,欠收拾!

    当徐明海走到自己家的时候,院门没锁是关着的,由于心思不定,所以也没在意,可当他推开门刚一进去,迎接的就是雨点般急切的拳头,是韩岭打的。

    徐父徐母不放心,想来徐明海家等着人回来,可徐小溪怀孕四个多月了,怕惊着她,也就徐母和她留在老宅,徐父和韩岭去了。盖好屋的时候徐家老宅是放着一把徐明海家院门钥匙的,所以俩人拿着钥匙开了门,在院子了等着。

    徐明海一进来,徐父看见,正要上手教训呢,女婿就快一步的冲上去揍人了。韩岭是真的气,换亲,始终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他总是怕妹妹过得不好,怕因为自己毁了妹妹一辈子。看见徐明海一进来他就止不住的想揍他。

    “结婚前是怎么说的!才多久呀,啊!就出去惹事。”韩岭一边打还一边吼徐明海。

    徐明海知道自己有错,心里愧疚,不还手,韩岭打的用力。看着韩岭不要命的打徐明海,惊着的徐父和其他三兄弟赶紧上去来拉人。本来想着教训教训徐明海的几个人,现在看着这样就只剩下心疼了,再不成事那也是他儿子,是他们兄弟呀,再打就该打傻了。

    “哥,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哥!”韩秀英看着韩岭下手的力道,赶紧去拦他。

    徐家父子误挨了韩岭几下拳头,终于把他拉住了,“好了岭子,明海刚回来,让他喘口气,咱们再教训他。”

    被拉着的韩岭找回些被愤怒、慌怕冲昏的理智,也知道自己下手重了,他是真的害怕英子这辈子跟个不成事的男人,怕害了英子一辈子。

    韩秀英拍拍徐明海身上的灰土,问他怎么样,徐明海摇摇头说别担心,没事。

    不打架了,几个人坐在堂屋,开始对低着头沉默不语的的徐明海进行教育。韩秀英知道,徐明海怎么着都躲不过这一关,不过是让人说说,她相信徐明海不会因此就走到死胡同里,消沉的出不来。

    去伙房烧了热水给端上,想想大家都跟着忙了这么久了,徐家三兄弟肯定还没吃早食,徐明海也要补补。韩秀英没在管堂屋的几个男人,自己开始整治饭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