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5章 算计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5章 算计

    徐明海从何主任那回来,告诉韩秀英这事的结果,韩秀英心里十分满意。不仅有车票了,连徐明海接下来的活计也有了,该是不会再整天的玩牌了吧。

    “何主任要的东西你打算怎么办?”韩秀英想让徐明海忙起来,去干点事。

    徐明海想了一下说:“野鸡我可以去山上挖陷阱捉,鱼也可以去河里捕,就是这鸡蛋咱家没有。”分完家之后徐母本来说是要给他们一些小鸡仔喂的,但是韩秀英那个时候刚来,她觉得自己养不活,也就没要,在这之前他们家吃的鸡蛋都是徐母偶尔给送来的。

    “既然何主任说给钱了,要不然你去老宅问问。咱家没有,收别人的吧。”韩秀英觉得只能这样。

    “英子,过两天咱家就要买车了,你高不高兴。”商量完正事徐明海就开始搂着媳妇说其他的了。

    第二天徐明海早早起来去了一趟山里,然后他就去找徐明斌了,因为他要去先试试车,过两天他自己就要有车了,他怎么能不会骑车呢。至于收鸡蛋的事,嘿嘿,有媳妇儿呢。

    两天时间,徐明海上手就会了,而且觉得感觉不错,现在他就等着去县城找何主任拿票呢。

    到了去县城的那天,徐明海的背篓里放了二十多个土鸡蛋和一条鱼,野鸡暂时没弄到,他想着先送点,等下次他有车了就多攒点再去送过去。

    何主任看徐明海拿的东西也没嫌少,只是交代他,“回去之后尽量多的找,越多越好。”

    “好的,何主任,回去我会想办法在多弄些。”徐明海现在看何主任比谁都亲,刚才他一进来何主任就把车票给他了,还问他知道在哪买不,如果不知道可以让人领他去。

    徐明海说自己知道地方,谢绝了何主任的好意,还要给意思意思给他车票钱。当然何主任没收,他说如果想谢他就把他要的东西给弄来就好。

    辞别何主任从医院出来,徐明海就去了县城唯一的百货大楼,上次他只是匆匆进去瞟了一眼,里边的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是可望不可及,所以根本没敢认真看,这次他进来可是挺直了腰板。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钱壮穷人胆”徐明海现在可是身上揣着二百块钱的人。

    琳琅满目的商品让徐明海觉得自己像是进入了另一世界,有他只听说的话匣子还有他没见过也没听说的电风扇等等,这和他从小熟悉的乡镇供应站完全不一样。

    徐明海看着里边挂着的各式衣服,各种布匹,还有女人用的各种纱巾脸霜,身边走过的女人的打扮,他突然觉得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
超级信用卡测试版。就他这些钱,买个车都要花去大半,都要心疼好久,他什么时候能给英子这样的生活?

    徐明海站在人来人往的百货大楼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否定,他一直觉的自己是可以让媳妇儿跟着自己过上好日子,但是现在呢,这里边的东西他能给媳妇儿买什么?不说钱,就是票他都弄不来。这次的车票是求着何主任找的,难道以后想给英子买布做衣服也要找何主任要票吗?

    即使何主任愿意他又怎么好意思一直开口,而且靠别人,能指望多久?徐明海心里五味杂陈,更多的是一种对生活,强烈的想改变,却又发现无能为力的恐慌。

    被跑来跑去的一个小孩撞了一下,徐明海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出来,收拾好情绪找到买自行车的地方把钱和票给了售货员,领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就出来了,连那售货的小青年傲慢无礼的态度也没计较。

    骑上锃光瓦亮的新自行车徐明海的心情稍微好一点,但是整个情绪还是不高。

    步行的速度是远远比不过自行车的,徐明海骑车着子用了不到平时的一半时间就到他们镇上了,一般徐明海是不会在镇上停留的,走了那么远的路他都是急着往家赶,这次也一样,但是还没出镇呢,就给同村的徐大头拦住了。

    相比徐明海的淘徐大头才真是懒惰无赖的混子呢,不过人家也知道要脸面,偷鸡摸狗的事从来不在自己村干。

    “呀,明海行呀,这自行车不错!看着这么光亮,是今天新买的吧。”徐大头拦在徐明海的自行车前。

    从小都是一块长大的,在村里玩牌也经常见到,徐明海停下车和他说话,“嗯是新的,今天才买的呢。”说到这徐明海心情好点,毕竟靠自己赚钱已经买了车子不是。

    徐大头这人嘴非常巧,很会说话,三两句夸得徐明海低沉了半天的心好了不少。

    “明海,要不要和我去玩两把?那可是新玩法。”徐大头想让徐明海和他去玩牌。

    一他开始徐明海是婉拒的,他想快点回家,但是徐大头说他那么着急回家是不是离开媳妇云云,徐明海当然说不是,解释有其他事,徐大头还是拦着不放,说什么“不会是你媳妇儿和徐二花家的一样是个母老虎吧?所以你才不敢在外边久呆。”

    如果是其他时候徐明海徐明海顶多怼徐大头两句,但是他今天在百货大楼受的刺激实在太大了,情绪低落不想说那么多,想起媳妇儿又觉得愧疚觉得自己没本事,而且今天骑车快时间还早,玩两把堵了徐大头的嘴再回去也没啥。

    徐大头把徐明海绕绕弯弯领到一个胡同里的院子里,里边还有三个人,一个长得高高瘦瘦,还有一个是又低又瘦,穿的和徐大头没差,都是农村常见的打扮,另外一个长得比较矮,但是吃的比较胖,梳着中分头,穿的也比其他人好,徐明海一个都不认识。

    徐明海进去一看发现人自己都不认识,就不想玩了,想回去。但是其他几个人上去哥哥弟弟的主动拉着他热情的攀关系,说早就听徐大头说过他,有本事有能耐,一通吹捧。

    反正最后徐明海是没走成。

    人上了牌桌有些事就由不得自己做主了,徐明海本来打算玩一会呢,但是不知道他是不是今天走霉运,除了刚开局的两把小赢,之后一路的输。

    玩牌的人总是想着说不定下局我就赢了就翻本呢,但是事实证明等到徐明海输了三十块钱也没见回本,反而是越输越多
请叫我女王大人

    徐明海攥着兜里最后的一元钱,输懵想赢的脑子终于有些清醒,不能再玩了。

    “我不玩了,我该回家。”徐明海站起来看着徐大头和另外三个人说。

    “哎,兄弟急什么,现在还早着呢,再玩两把。”

    “是呀,是呀,咱们接着继续玩呀。”

    “兄弟,你这方位好,坐西朝东,这个点正是要手气好的时候,怎么能走嘛。”……

    一个个劝着徐明海不要走接着继续来。

    他们越不让走徐明海越是想要回去,心里隐隐觉得自己是不是被人合起伙来坑了。

    那个吃的比较胖的那人一看徐明海这非要走,也不拦了,只是说下次有空还一起玩呀,他今天手气也不好,都给徐大头他们赢了,不能就这样算了,下次还一起,他俩一起杀回去报仇,翻本。

    徐明海骑着自行车想了一路这使,从心疼输了的钱,到觉得自己像是被人骗。

    吃晚饭的时候徐明海还在想这事,心里揣着事,韩秀英明显感觉他不正常,要是按着平时的样,买个自行车他还不得高兴半天,兴奋的一直话唠,但是今天从外边回来之后话就一直不多,问一句才说一句。

    韩秀英张张口本来想问他遇见什么事了给闹成这样,但是想想还是让他自己先琢磨吧,琢磨不透了自然就和她说了。

    徐明海自己没想多久,晚上睡之前就和媳妇儿交代了,略过县城百货大楼的那段不愉快,把镇上的事,一点也没藏着噎着全说了。韩秀英听完第一反应是徐明海今天出门忘带脑子了吧,这么简单的局都被坑能进去。

    “像是做的局,故意坑你呢?不过也不一定,万一是你今天手气真的不好呢?“韩秀英压着心中冒气的郁气,好言的开解他。

    如果不是看他现在这蔫不拉达样,韩秀英都想拎着他耳朵吼他,你傻呀,这么简单的局都识不破。但是现在看他这没精神的样,韩秀英觉得自己不能再打击他了,没把人赔那,还能全须全尾的骑着新自行车回来已经不错了,韩秀英这样安慰自己。

    “是吗?那万一真是被坑了呢?”自觉犯错的徐明海不自信的问。

    韩秀英想想这事也不能就这么算,“要不你抽空再去镇上看看,打听打听他们是什么人,看看情况。”

    徐明海觉得也是,想知道是不是被骗了,自己再去一趟镇上看看不就可以了,瞎琢磨也没用。

    耐不住这事揣着挠心抓肺的,徐明海第二天下午就想去镇上探探。

    “你去可以,但是打听出什么事千万不要冲动呀,你就一个人,在镇上和他们起冲突还是咱自己吃亏,你到了镇上把他们的情况打听清楚,如果是被坑了,回来咱俩想个办法坑回来就是了。”

    徐明海临走的时候韩秀英千叮咛万嘱咐,只是去打听消息,一切等他回来俩人商量再做其他的,徐明海也保证不乱来。但是,总会有意外不是。

    男人,谁没有冲动的时候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