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穿越七十年代小日子> 第34章 财多人变
    在杀完猪之后徐父问徐明海想怎么分,徐明海说:“爸,猪肉反正就这些,都是咱自己人,咱也不用拿称称了一家大致十几斤,估计不到二十斤,来吧,谁想要那自己下割。”

    自己兄弟还都是老爷们,谁也不会有啥歪心思,徐大哥、徐二哥、徐三哥三个人分了较小的半扇肉,剩下较大的半扇肉,徐明海先割了七八斤,打算晚上拎到村长家。

    “明海,我和你妈吃不了这么多,你少给点几斤就够。”徐父看着徐明海要给他的那块肉说。那块肉至少有三十斤,徐父不要,自己上去拿刀割了十斤左右。

    “那把这块肉给小溪家送过去吧,还有英子她爸妈呢,多送点比较好。”徐明海拎着肉递给他爸,让他爸给他找个盛肉的东西
造化之门

    徐母看着小儿子不忘闺女十分欣喜,虽然里边有又给他老丈人家的,但是现在闺女怀孕,好吃的还是能多数进到自己闺女肚子呢。

    徐老爹给拿了个大盆先放着,看着另外边上的猪杂碎和猪头说:“剩下的东西你收拾收拾和你的肉一块带着吧。”

    徐明海想着媳妇儿的手艺说:“爸,猪头你收拾好让妈煮了吧,用它做菜,今天在老宅吃,其他的找个东西盛着落黑我在弄回家。”

    一下子拎这么多肉过街确实太打眼,兄弟几个都决定晚上回去在拿。一个猪头也不小了,徐母用了一大半配上其他菜,弄了一大锅炖菜,中午徐家这么一大家子人都聚到老宅吃饭,欢欢喜喜其乐融融。

    吃完饭徐明海先是让媳妇儿自己回家休息,自己去给段老头送点,然后回家躺了会就和媳妇儿一起去大梨树村里。给他们拿的肉在徐明海的背篓里,背了一路,感觉两个肩膀都有些酸。

    这次送肉俩人也没呆多久几乎是放下肉说几句话,问了问小溪情况就回来。

    “你和小溪一天结的婚,小溪这都几个月了,你怎么还没动静。还有明海,你们可要赶紧要孩子呀,我告诉你们……”徐母现在说起孩子就对着他俩念叨个不停。

    韩秀英和徐明海对了一眼,徐明海马上开口:“妈,你看我们这来得晚,在不回去就该走夜路了,今天咱们先说到这,下次来了我们在陪您聊。”

    俩人辞别韩家一家人就顺着原路往家赶。

    “英子,我觉得大哥对小溪还挺好的,我刚看见小溪要去倒水,大哥看见了赶紧过去接过来自己给她倒好,还问她水热,要不要给她倒腾凉些。”徐明海看见这样的一幕着实心情不错。

    “别看大哥平时话不多,其实大哥人是很好的,小溪嫁给了他,现在还怀着他的孩子,他不对小溪好还能对谁好?”韩秀英想着韩岭的性格说。

    徐明海拉拉韩秀英的衣脚说:“英子以后我也会对你好的。你不怀孕的时候我也对你好。”

    韩秀英听徐明海这样说停下脚步扭头对着他认真的问:“明海,小溪都有孩子了,你真不着急?”

    上辈子自己活了一世,无儿无女,现在这辈子,都结婚大半年了,就连李丽都怀孕了,她肚子还是没动静,她自己都有些着急了,但是到了徐明海这,每次说到孩子他都说不急,韩秀英不知道他是真不急还是把事窝在心里。

    “当然不着急了,晚些要才好呢,咱来结婚还没一年了,小日子还没过够呢,我可不想这时候来个小要债鬼。”徐明海扶着媳妇儿的肩膀一脸认真的说。

    其实当斌子给徐明海说李丽怀孕他要做爸爸的时候,他不是一点失落都没有,但是那又有什么办法,媳妇儿已经找段大夫私下摸过脉了,他俩什么事都没有,健康的很,孩子不来他有什么办法。

    而且说真的,徐明海觉得现在有孩子还不如没有呢,家里又不是多富裕,来了他这当爹的也不能给他啥好日子。再说了,就媳妇儿和自己俩人现在过着不是挺好的嘛,干嘛给自己再弄个讨债的来呀。

    “好啦,英子你也别在意了,该来的,时候到了总会来的。咱们现在就先高高兴兴把眼下日子过好,说不定哪天你不注意他就悄悄来了呢
嘲讽。”媳妇儿好像对孩子看的太重了,徐明海想要开导她。

    “嗯。”韩秀英被徐明海说的心里稍稍开朗了些,顺其自然吧。

    韩秀英倒是想开了,想顺其自然的想先过好现在的日子,谁知道徐明海又走迷着了。

    杀猪过后才两天村里就传徐明海买了一头野猪买了一百多块钱呢,从那天起徐明海只要出去就有村里的年轻人在他面前说些闲话,大都是说“明海哥厉害,一个人进山就能弄到头野猪。”刚开始还都是些能听的夸奖的话,到后来就变成“明海哥了不起呀,简直是在咱们徐家寨小辈里的第一。”,“明海你比斌子强多了,太有本事了。”这些不着四六的话。

    有时候人能抵挡的住疾风暴雨的侵袭,却不一定能抵挡着得住糖衣跑的轰炸,几天下来韩秀英明显的觉得徐明海人有些飘了。

    “你去做什么?今天不采草药了?”韩秀英看徐明海出门没带背篓,想问他干什么去。

    徐明海意意思思的说:“都连着做了这么多天活了,自己歇几天,出去玩会。”说着就跑出去了,怕韩秀英再说啥。

    在农村尤其是农闲的时候,大家没事做一般都是聚到一起玩牌,或是闲唠嗑。闲聊还没什么,玩牌可是相当于赌牌,输了是要给人钱的,韩秀英怕他出去赌牌,想多交代两句,但显然徐明海现在不太想听。

    徐明海在村里最近好话挺多了,也觉得自己很有能耐呢,有钱有本事,所以上山采药整个人就懈怠了,在村里转悠着和大家玩。而且现在他在村里还非常受欢迎,走哪都有小子叫明海哥。

    之前他可没这待遇,村里老人和善的会说他淘,嘴碎的会说他不成事,就是个混混。想当初结婚前,村里有多少和他一般大的老爷们看不起他,背后说他没本事,没能耐,就他这样的结了婚估计连家都养不了,可谁又能想到他徐明海能有今天。

    所以徐明海现在很享受在人堆里大家对他的夸奖或者说是吹捧。

    说玩牌不好吧,村里几乎一半人没事的时候都会玩,男女老少都有,韩秀英觉得不能硬管,还要想个好点的法子。尽量减少徐明海出去往人堆里扎的机会,等过段时间,依着他的性子,就是她不说啥,他自己就该检讨,从新回归正轨了。

    又过了两三天,韩秀英觉得徐明海出去逛的差不多了,村里好的坏的话也该听够了,就和他说:“明海,你之前不是说想买车吗?咱现在有钱了,你要不要去县城再看看。”

    徐明海躺被窝里翻个身都快要睡着了,一听媳妇儿说买车,立马来了精神,“上次去问了说是价格说是一百六十九,但是人家要工业票。不过不要工业票,卖猪的第二天我就去买车了。”

    对了,还要票呢,韩秀英想想说:“要不你去问问何主任,咱家不是还有做好的卤肉,给拿过去点,问问他能不能帮着找找票,如果能咱也不白占便宜,价钱合适了,咱可以出点钱,把人家的票买过来。”

    韩秀英现在想赶紧给徐明海找个事做,不要整天去打牌。这东西玩玩就可以了,还想长期待在牌桌上,呵呵,不可能。

    徐明海往媳妇儿那靠靠,觉得媳妇儿说的是个办法,“说不定你说的还真能行,那个何主任一看就是有能耐的,那好,明天早上起来我去县城一趟。”徐明海想着或许马上就能买车了,激动的睡意全消,自己不睡也不让韩秀英睡。

    徐明海第二天欢快的背着背篓进就进县城了
命元大时代

    “你好像有些日子没来了吧,这次又带了多少?”何主任见徐明海拎着竹篓进来就问他。

    徐明海把竹篓放地上,搓搓手不好意思的说:“是有些天没来了,嘿嘿,何主任,我这次来不是为了卖草药,前些天我捉了头野猪,给您送点肉,顺道想问问您能不能帮个帮。”说着徐明海就把背篓里的卤肉给拿出来放桌子上了。

    何主任闻着桌上飘来的诱人香气,撇了一眼那个灰色的小陶罐说:“你小子,有事就直说,能帮的我尽量帮,不能帮的你再去想其他办法。”

    徐明海把自己想买自行车却差车票这事说了,“您能不能看看你周围谁家有多余的呀何主任。我不白要,价钱合适我可以出钱买过了。”

    何主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农家汉子,这才多久呀,就弄到买车的钱了?

    “你知道自行车的价格吗?买车的钱攒够了吗?”他有些不放心他,怕他不知道价格,到时候空欢喜一场。

    说到钱徐明海神采飞扬的说:“放心吧何主任,我还买了些猪肉,我去市场上打听过价格,加上我之前卖草药的钱,足足的。”徐明海并没有说实话,韩秀英曾告诉他出门在外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和何主任好像还没熟到什么都说的地步。

    何主任听他这么说,又从新审视一番,想了想斟酌这说:“自行车这票我可以给你找到,也能不收你的钱直接把票给你,不过我也有个忙,想让你帮帮你看看能不能行。”

    “何主任,有啥我能帮您的您直说就是了,不用和我客气。”一个医院的主任有啥能用到自己的地方,徐明海一时想不通。

    “我知道你家是村里的,能不能帮我收些土鸡蛋,越多越好。还有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们村临山临河吧,如果能逮这鱼和野鸡我也要,越多越好。”何主任也没绕弯,直接和徐明海说了自己的目的。

    徐明海想不通他一个城里的主任,每月不是都有供应吗?怎么还缺这些东西,看着要的量还不少呢,不过也没多问。要鸡、鸡蛋和鱼做什么那是他的事,私下的东西,知道的少点更安全。

    “可以呀,我可以在我们村里帮着弄这些东西,你要的急吗?一两天估计不会弄太多,要等几天。”徐明海和他说。

    何主任看徐明海能帮着办到,能找到鸡、鸡蛋和鱼,心情不错,对徐明海说:“不着急,你自己弄不到,也可以先在村里私下的收着,我也不白要你的,到时候按价格给钱。你今天先回去,我下班后帮你问问车票的事,两天之后你再来,应该没问题。”

    “那好,谢谢何主任,那我先回去帮着弄你要的东西,至于钱,那就别说了,你能帮我找到自行车票就是帮了我大忙了。”徐明海觉得因这车票的事,他不好收徐主任的钱。

    看徐明海这样说何主任笑笑,“哪能不给钱呀,你也不容易,放心吧,我不让你吃亏的。回去吧,两天后再过来就行。”

    告别何主任,徐明海今天把车票的事解决了,高高兴兴的往家走,憧憬两天后自己拿到车票买辆车起的自得情景。

    兴奋中的徐明海怎么都料想不到,两天后虽然他能起上自行车了,但是更大的霉运却等着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