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历史 > 重生之作死> 第57章 天大侮辱
    “诶!世子爷,您在哪儿呢?”

    这头,钱知县依旧还挺着胖胖的肚腩,四下里到处扭着头、垫着脚、伸着脖子,在这前院里面乱成一堆儿的人群里面搜寻着明不依的踪迹。

    只不过刚刚这些宾客们因着方才的争吵,几乎差点儿乱作一团儿,而明不依却是恰好就在人群的最中央的位置。

    钱知县的个子也不高,此时垫着脚望去,就只能看见一片乌压压的人头攒动,每个人脸上都带着一种因这个消息而惊诧莫名的表情,无数张人脸在钱知县的眼前晃过。

    到了这时,钱知县才发现了一个苦逼的事实。

    他好像是还没见过瑞王世子长得一副什么样子,压根儿就不认得他!

    想来也是,这瑞王世子是真正的天潢贵胄、皇室血脉,他只不过是个小小一县之地的知县,以前又如何能够见得到真正的龙子龙孙?

    就连方才那家里面的小厮手忙脚乱、连滚带爬的找到他来递上拜帖的时候,他还是一连看了三遍,依旧不敢相信那拜帖上的名字是真的
星际大管家

    瑞王世子明不依!

    当初瑞王世子来到他们岭阳郡的时候,钱知县也是听说了这个名字的,也是因着这个颇为不像嫡生子的名字,从而好奇的打听了一下这瑞王世子的来历。

    这一打听,这才算是真正了解了这世子爷和瑞王府那‘不甚和睦’的关系。

    只是当时对他而言,这都是别人家的家事!就算是皇帝老子,家里面的事情也总是牵扯不清的,而这些事情,都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县令可以操心的事情,他也懒得再关注下去。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因着这世子爷来到岭阳郡所引发的风波,居然会这么快就牵连到他这个小小县令的头上。

    他已经年过花甲,为官几十载,除了一头白发和一身富贵肉之外也没什么别的太突出的地方,不好也不坏。

    只是这次把他牵扯到这次事件中的,却是他发妻的娘家侄儿!

    这个娘家侄儿姓季,年逾中年才考了个秀才,学识人品都很一般。原本这样的人他才懒得看上一眼,但是因着自家夫人的这层关系,他最终还是对着不得不对着这个季秀才多加照拂一二。

    没法子,这才是他们家正儿八经的亲戚,虽说是姓氏不同,但是这亲戚关系却还是比像钱益之流硬是要贴上来的所谓‘本家’所要亲近的多。

    可是不成想,这一照拂、就照拂出事情来了。

    前一段时间,他这个娘家侄儿去了一趟岭阳郡的首府,用的是外出游学、增长见闻的借口。虽然钱知县对着这个借口很是不屑,觉得就他们岭阳郡这个巴掌大的穷破小地方,你就算是再游再逛,又有什么用处呢?

    但是这事儿他也懒得管,于是就没有注意、听之任之了。

    可是没想到,自从他这娘家侄儿回来之后,就开始不对劲儿起来。

    显示神神叨叨的,整日里闭门不出,接着就又开始频繁的出没外地,他的家里面也是经常有外地来的生人出没。

    这季秀才本身没有什么真材实料,但因着这安和县知县是他亲姑父的缘故,还是在县衙里面得了个看管库房的位子,这个位子可是个肥差,不知道当初羡煞了多少人!

    可是这段时间以来,钱知县就发觉他这娘家侄儿,不禁开始神神叨叨、与外地人频繁接触,而且还开始不务正业,这库房的活计可是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再管过。

    深觉这样下去像个什么样子的钱知县,后来就把这季秀才给叫到了自己身边,想要问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没想到,他这娘家侄儿见自己来找他,一见面还不等自己先问话,他反倒是滔滔不绝的开始劝说起来。

    这这些劝说的主题绕来绕去,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劝自己不要再做一根而两面骑墙迎风倒的墙头草了,加入了瑞王爷的这一派势力,不禁可以有一个大靠山,将来还可以再做一番大事业。

    季秀才的这番话听得钱知县是心惊肉跳,这才晓得了,原来自己这娘家侄儿出去岭阳郡首府游历了一番竟是被瑞王府的势力给招揽了去
女保镖的邪魅狼夫

    这瑞王府家大势大的,若当真在这关同洲只是有瑞王府这一家子的话,钱知县很有可能就是被季秀才给说动了,当即就点头加入瑞王府一脉。

    但是这三岁小儿都知道,这天高皇帝远的关同洲,除了这瑞王府之外,还有谢大将军这个庞然大物啊!

    甚至这谢府在此地落脚的时间,比上瑞王府还要早很多,就是瑞王府,也是这两年也才有实力有底气和谢府正面对抗。

    至于他娘家侄儿口中所说的将来再做一番大事业的话,钱知县也详细的问了,但是他那侄儿却总是闭口不谈,只是说时机未到。

    像是这番态度,已经在官场上活成了精的钱知县,心中顿时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当然是死活都不愿答应,还是宁愿做个两面到的墙头草。

    可是貌似季秀才却是对他的拒绝不以为然,从那以后,三天两头的就跑来找他,想要凭着自己口中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钱知县。

    钱知县被搅扰得苦不堪言,心里面对着这个娘家侄儿也是腻歪够了,几次都想让家里人把他轰出去。

    但是再想想这季秀才已经投靠了瑞王府的势力,还经常与瑞王府的人手有来往,钱知县就不由得又怂了,也不敢再命人把季秀才轰出去,生怕惹恼了瑞王府一脉的势力。

    于是他的那个娘家侄儿就更是有恃无恐起来,甚至当明不依这个世子爷最近从岭阳郡的首府,搬到了他们清河府之后,季秀才跑来家里面劝说他的时候就变得更多了。

    甚至有几次险些都快要把他给说得动了心,可是心里面的那一丝理智却总是能够把他的心思给拉回笼,再想一想自己拿刚出世的可爱孙儿,钱知县就又咬咬牙把持住了。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想来想去,最后也是只好随大流的也给身在清河府居住的世子给送去一封请柬,要他来参加自己孙儿的百日宴。

    这明不依虽是瑞王府的世子爷,但是他与自己家里面却是一向不睦,反而最近更是亲近自己的老丈人家。

    而且这世子来这岭阳郡有一顿时间了,这站稳脚跟儿的速度也是飞快,虽说现在他手下的势力没法和瑞王府和谢府这两个庞然大物相比,但是眼看着就隐隐有种要自成一派的势力趋势。

    当然这个办法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钱知县心知自己虽是有心要利用这瑞王世子与瑞王这父子两个的矛盾,来为自己当下的局势解围的心思,但是这瑞王世子却是未必肯心甘情愿的给他做枪使。

    甚至于,他这个小小的知县的请柬,人家那个真真正正的皇孙贵胄,说不定连看也懒得看上一眼,更不用说来赴宴了。

    所以这宴会一开始,他也没有抱有什么希望,甚至于当家里面那个拿来拜帖的小厮,连滚带爬的赶到内院里面,说是他让等的贵客到了的时候,他还沉浸在逗弄自家孙儿的乐趣之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逗完了自家白白胖胖的孙儿之后,这才想到了在门外等候的小厮,之后他就看到了拜帖上的名字……

    然后他就用着比那个小厮还要连滚带爬的姿势,一路甩着自己的小肚腩跑到了待客用的前院
寒门贵女

    “世子爷哦!您老人家在哪儿呢?方才下官一时疏忽,迎接来迟,万且赎罪啊!”所以您老赶紧出来吧!不要再来躲猫猫了!

    钱知县身上穿着正装官服,但是因着刚才进院门的时候一不留神摔了一跤,身上原本整整齐齐的官服此时已经发皱、还沾着没有拍打干净的尘土。

    一时之间这衣服,配着钱知县一张白白胖胖的脸上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睛,也是看起来有些好笑的很!

    只不过此时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发笑,更是没有注意到钱知县此时的尊荣,只是全都被方才钱知县喊出来的那声“世子爷”给惊着了,现在一个个全都是一脸发懵的表情。

    无论是儒生学子、还是乡绅族老、亦或是安和县里面的富商们,此时全都是面面相觑,一个个惊疑不定的神情看起来比现在的钱知县还要好笑。

    “什么世子爷……”

    “咱们这个小地方,哪来的什么世子……”

    “钱知县莫不是失心疯了……”

    “咱们在这儿坐了这么长的时间,也没见着有人自称世子的……”

    “世子爷是哪儿位……”

    在片刻诧异的寂静之后,整个院子‘轰’的一声炸响了、彻底热闹了,在场的众人纷纷交头接耳,脸上的神情就在这瞬间展露无遗,一个个都精彩极了。

    此时明不依依旧还在不动神色,脸上挂着一副饶有兴趣的微笑看着自己对面的季秀才,也在暗暗地观察着他的神色。

    对面的那人,自从钱知县一路连滚带爬的进来之后,脸上的神情就一改方才的那种隐隐的势在必得,反而浮现出一丝压抑隐藏不住的懊恼之色,虽然还没有达到吹胡子瞪眼睛的地步,但是也快差不多了。

    看到了这儿,明不依才算是真正放下心来。

    这个季秀才不但是突然无缘无故的来找茬挑事儿,而且也像是早就知晓了自己的身份,方才也是丝毫不露惊诧的神情,很明显就是这事先得到了消息的瑞王府那一脉的人。

    只是刚刚他看到钱知县进来的时候,脸上懊恼的表情浮现,像是生怕这钱知县会坏他的事儿一样,这就是说明,此时钱知县还不是和他一伙的。

    这个钱知县还没有投靠瑞王府,这得知他来到的消息之后的神情又激动地太过于明显,说不得是有事儿想要求他。

    而且这事儿说不定还与这瑞王府有关!

    自己今日这趟宴会可是来对了,说不定再努力一把,还能把这个钱知县拉到他这边来,若是能够再得到一个县的支持,那还真是没白来。

    思及此处的明不依,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影正在愣愣的向他凑过来,一直到他身边尽职尽责的护卫挡住了那个凑过来的人影,他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

    他抬头看了看那个被护卫挡在一边的年轻人,发现这人就是方才在季秀才出言找茬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他仗义执言的那个年轻人。

    明不依挑挑眉,微笑着向他拱手道:“这位兄台,在下还真得感谢你方才的仗义执言
南宫二少的小情人。”

    李牧见着自己眼前这个贵公子,正一脸微笑的向他致礼道谢,再看看这人身上的一身贵气,不禁就更有些踌躇。

    最后他还是一咬牙问道:“方才,公子说、说自己姓明……”

    李牧的声音不大,但还是被周围的一些其他宾客们给听到了,瞬间,明不依就感到了有好几道愕然的目光投到了自己的身上。

    明姓,乃是国姓!现在这大启朝的皇族,皆是姓明。

    而恰好,今天这钱知县孙儿的百日宴,这来来往往的宾客,全都是以往大家伙儿的熟面孔,都是知根知底的。

    而今天这不多见的生面孔,恰巧就是这个第一次见到的小公子。

    再看看这个小公子一身的好气质,带着他们这个穷地方怎么也养不出来的钟灵敏秀,再加上刚刚这个小公子亲口承认,自己是从外地来的……

    方才因着这个小公子待人接物实在是风度翩翩、君子儒雅,所以刚刚其他人都没有往天潢贵胄这方面去想。

    但是先是经过了钱知县冷不丁的喊着‘世子爷’跑过来,现在这李牧又想到了这个公子刚刚说自己姓明……

    “明公子——”

    李牧的嘴唇颤了颤,开口喊道。

    刚才他终于想到了,怪不得进门时候,听到那个小厮念拜帖念到‘明不依’的名字时,他就觉得这名字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一样。

    现在再回想一下,前几日同窗聚会的时候,有几个出外游历的同窗在谈论之时,不就是说过这瑞亲王的嫡长子,近日来到了他们岭阳郡了,还从岭阳郡的首府搬到了清河府。

    他们这个安和县正好也是在清和府里面,听说跟这个世子爷住的地方离不了多远。

    正好那些同窗们还说,那瑞王世子虽是嫡长子,但是这名字也实在是奇怪,竟然是叫“明不依”……

    明不依……

    李牧此时的瞳孔都惊愕的颤了颤!

    随着李牧与明不依的对话,越来越多的人也是渐渐回过神来,逐渐的用着不可思议的眼神愣愣的瞧着这个方才还在与他们对饮的小公子,像是突然见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见到这种情况,方才还在想法为难着明不依的季秀才,此时也不得不恨恨的一瞪眼。他原本知道了这瑞王世子要来这里赴宴的时候,同样也是几乎惊愕的不敢相信。

    可是他又想着,自己现在也是这瑞王府一脉的人了,瑞王世子和瑞王府不对付,若是自己能够在这宴会上趁着这个世子爷还没有表明身份的时候,先给他来一个下马威,杀杀他的锐气,岂不是好?!

    这样既能为瑞王府出一份力,又能让这个小世子爷在众人面前丢面子,这样即使是之后那世子爷的身份揭开,也会得不到当地人对他能力的信任。

    最重要的是,这些天来他一直都没能说服自己的姑父投靠瑞王府,这让之前在别人面前夸下海口的季秀才,很是丢面子
[综]男神遍地走!若是现在他阻碍了这瑞王世子的计划,说不得就可以弥补之前自己所吹下的牛皮。

    所以在这个一石三鸟的驱使下,季秀才这才丝毫也没有犹豫的,在刚刚开始像明不依找茬挑衅。

    只是他原本看着这个瑞王世子还只是个少年,原本他估摸着这个少年年龄小不会有多少见识和才学,这才敢出言挑衅欺他年少。

    可是不成想,这个少年年纪虽小,但是口舌甚利,居然叫他讨不到半点儿的便宜。而且还竟然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得了那么多人的拥护,大家伙儿全都护着他,反倒叫自己闹了个灰头土脸。

    现在钱知县都已经出来了,明不依的世子身份眼看着就是要揭穿,季秀才深知有他那个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姑父在这儿,自己再闹下去也是绝对讨不来好,于是不得不含怨在心、自己先悄悄地退下了。

    眼看着季秀才咬牙切齿、心不甘情不愿的缩到了渐渐围拢过来的人群后面,像是想走的样子,明不依的眉心也是微微一皱,招手把自己身边的一个护卫给叫了过来。

    趁着那个季秀才还没有走远的功夫,他紧忙在这个护卫耳边小声嘱托了一番。

    护卫得了命了,微微欠身行礼,紧接着也躲到了人群之外,追着方才季秀才离去的痕迹,也紧跟着离开了。

    明不依透过那些熙熙攘攘涌过来的人群、看着方才这两人离去的方向,眸色微沉。

    这个季秀才既然身为瑞王府的人手,一定还知道其他的消息,现在不管这人到底是条大鱼还是一只小虾米,先网到他的渔网里面再说!

    “等等!这人怎么可能是瑞王世子?!”

    突然,一声惊呼打断了明不依的思索,也随之把其他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眼见得其他人的目光都往自己这里看过来,钱益的表情也是不禁变了一变,但还是硬撑着说了一句:“堂堂的世子爷可是王爷家的嫡子!”

    “可是这人,明明就是叫做‘明不依’,分明就是个庶子的名字——”

    “他怎么可能是个世子,大家伙儿莫被骗了……”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憋在自己心里面的话,钱益总算是微微喘了一口气,心里面好受多了。

    自从他和这个小白脸的公子哥一起进门开始,他就对着这个抢走了他所有的风有的人怎么看怎么都是不顺眼。

    可是他为了不搅乱钱知县孙儿的百日宴、不惹得钱知县心里面不快,所以就一直把自己的不满一直都憋在心里面,不能说出来、也不好说出来。

    所以后来当季秀才来找麻烦的时候,他的心底里才会那么高兴。

    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接下来的情况急转直下的也太出人意料了些!

    先是那个来找茬的季秀才,看着也有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会被一个看起来才十多岁的小白脸给三言两语的挤兑了回去,反倒是把自己给弄得灰头土脸。

    后来,一向是喜欢摆着官威的钱知县,居然会狼狈不堪的一路小跑而来,就连摔了个狗啃泥也好不在意,一进院门就开始喊着‘世子爷’
远山近

    现在,眼看着周围的人居然都要把这个小白脸给认成世子了!

    到了这时,钱益终于是忍耐不住,不禁脱口而出就是方才的那句话。

    紧接着,他看着众人的目光就这么依次的向自己这边看过来,心里面虽说是有些慌乱,但是还是忍不住把自己憋在心里面的话,一股脑的全都倒了出来。

    这番话直指明不依,将他说作了是庶子,可谓是大为不敬,此时在自己心里面已经肯定了明不依身份的李牧,在听到了自己同窗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之后,面色也是一变。

    “宜谦兄,慎言!”

    他急忙上前了一步,挡在了钱益和明不依之间。

    虽说钱益平日的行为也多有让李牧看不过眼,但是毕竟还是这么多年的同窗之情,现在李牧生怕钱益再这么说下去,直接就得罪了这瑞王世子。

    到时候,自己这个口无遮拦的同窗,可是真的会吃不了兜着走。

    恰在此时,方才钱益的那一嗓子,却是为了看着人群却急得团团转的钱知县给指明了方向。

    钱知县看着人群聚集的地方,硬是拨开了其他人,挤了进去。

    “下官参见瑞王世子!”

    他拱手弯腰向着明不依行了一个大礼,却是连身上的沾满了灰尘、然后又被人群挤得皱巴巴的官服都顾不上了。

    刚刚他一挤进人群中,就看到了一个样貌俊美的少年正在被人群围观。

    虽说他以前从未见过这瑞王世子,但是猛然间见到了这个身姿挺拔、仪容清俊、一身清雅气质挡也挡不住的少年,瞬间便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这等气派,绝对不会是他们这个穷山恶水可以养出来的人物。

    所以此时,钱知县对着明不依,便是一丝一毫也不敢怠慢。

    “无妨!”

    明不依也上前一步,扶起了钱知县,笑道:“钱知县,既然此行前来是为了参加你孙儿的百日宴,怎么不让我去见一见你的孙儿呢?我倒是挺想看一下刚满百天的孩子,生得什么模样!”

    钱知县听到明不依这般说法,心里清楚他其实是想找个清静的地方,避开这里的众人再谈论正事儿,所以就忙不送的引着这位世子爷往后院去了。

    明不依面上一副安定自若的神色,毫不停留的跟着钱知县走了。

    从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往钱益那边看上一眼,像是丝毫也没有把这个并不是瑞王府人手的跳梁小丑、放在自己眼里一样。

    为此,李牧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被忽略了个彻底的钱益,他却是有些愣愣的望着明不依离去的背影,心里面一股无名的怒火,也是愈演愈烈。

    被人都懒得看一眼,这真是,天大的侮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