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仙侠 > 鸾仙曲> 第95章 淇妃
    高解熊没有陪送风倚鸾,只有藏书阁的两个小侍从跟着她。

    走了几步,她想起丹房似乎距离藏书阁挺近的,因为今天楫离从丹房过来只用了很短的时间
英雄联盟之重生2013

    于是她转头问小侍从,丹房在何处。

    小侍从便随手指给她方向。

    风倚鸾想了一下,说:“我自己走走吧,你们两人不必跟着,你们回去休息吧。”

    侍从应了一声,不敢违背她的命令,便止步于原地,目送风倚鸾走远。

    风倚鸾顺着小侍从指点的方向,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丹房,很好找。

    她摆出旁若无人般的架势,迈步走进了丹房的院子,然而刚踏进院子没几步,就听到屋内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和一个略为熟悉的声音,是一男一女在说话。

    是楫离和淇妃。

    她停下脚步,随后又轻轻地踮着脚尖挪到了窗边,侧身贴在窗旁细听。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当她听到那两个声音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

    只听到屋内淇妃说:“不会?那么三品的驻颜丹和雪颜丹总该会炼吧?”

    楫离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这些都不曾学过。”

    淇妃便提高了语调嘲讽道:“呵?亏你还是一位三品的丹师,却连这些最基础的东西都不会,还有脸在这王宫里谋事?”

    风倚鸾听到这句话,只觉得拳头都痒痒了,这淇妃太过份!竟敢这样说楫离?!楫离是药师,又不是专门来伺候你的,又不是专门为你炼制什么虚头巴脑华而不实的美颜丹的!

    她正攥起了拳头,又听楫离说:“我从前所学的都是一些,比较实用的丹方,淇妃娘娘若实在需要这驻颜丹和雪颜丹,如果有丹方的话,我倒也可以一试。”

    淇妃却说:“你这是怎么说话呢?实用的丹方,难道在你眼里,我所要的东西就都不实用了?”

    楫离说:“不敢有此意。”

    “哼,不敢?我倒觉得,你的胆子大得很呢,有何是你所不敢的?”正说到这里,只听淇妃忽然提高了语调,用尖冷的声音喝道:“你这大胆野修,还不跪下?!”

    楫离似乎并没有跪下,而是用尽量克制的声音问:“不知我有何错?”

    风倚鸾觉得听不下去了,此时她也管不了自己的修为比淇妃差了多少,能不能打得过这淇妃,反正不能让楫离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

    她正要冲进去说话,却听淇妃冷笑着说:“外面听窗根的那位,进来说话吧,有话当面讲清为好。”

    风倚鸾迟疑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推门进去。

    淇妃说:“公主来了啊,知道你们都是村野出身,私下就不必拘礼了,且坐。”

    风倚鸾质问她:“你堂堂一妃子,为何要跑到这里来刁难楫离?”

    “刁难?有吗?我来,其实是有话想问他
我的疯狂动植物们。”说着,淇妃又转过脸看着楫离,冷冷地说道:“我听下人禀报说,你第一次混进宫中的时候,就到处向人打听王后的所在,此番进来,依然如此,我且问你,你究竟是何人?你意欲何为?你们与王后是什么关系?”

    楫离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知道了,没想到你在宫中安排的眼线这么多。”

    淇妃说:“笑话,我掌管着整个后宫,这宫中的一草一木,一举一动,又怎么逃得过我的眼睛?”

    楫离抬起下巴,坦然地说:“不错,我是在打听王后,一心想找到她被关在何处,但我与王后平素并无任何关系,也并不认得她;还有,你不觉得你为人太过于阴险狡诈?你以妃子之位迷惑君王,谋害王后,以下犯上,独宠专权,心如蛇蝎,祸乱宫闱,你不觉得,你的所做所为实在太过了吗?”

    楫离说到这里时,风倚鸾原本攥紧的拳头里直替楫离捏了一把汗,心说这楫离也太正直、太耿直了吧,你说话会掉脑袋的吧!

    我们混进这宫中,是有所图谋的,不能为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坏了我们的计划,甚至把命都丢了。

    等等,如果自己揍淇妃一顿的话,也一样会掉脑袋的吧?

    算了算了,五十步笑百步,原本都是一样心性的人,要死就一起死也行,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她正这样想着,只听淇妃不怒反笑,摇着头说道:“呵,谋害王后?恐怕还远远轮不到我吧。心如蛇蝎,祸乱宫闱,这些词还轮不到安在我的身上吧?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你只不过是一介莽夫而已,岂能以你的些微见识,来妄自揣度宫内之事,并将这些恶毒的词句全都安在我的身上,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楫离不在意她说了什么,只说:“我打听王后的事情,既然被你知道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是打算报知与僖王,然后将我抓住关起来或者杀掉?”

    淇妃笑道:“不瞒你,实际上,正是僖王派我来找你的。你既然承认了此事,我便想再问你一句,你找王后,是有何企图?是想帮她逃出去呢,还是有另有其他的图谋?既然你说你并不认识她,这事便十分蹊跷,难道你们仅仅只是,觉得他可怜,想要帮她脱离所谓的困境?”

    楫离说:“请恕我不能相告。”

    淇妃看他不说话,叹了口气,说:“如果我告诉你,王后自己心甘情愿将自己封在禁宫中的,你会信吗?”

    风倚鸾和楫离同时一愣,都觉得这的确很难让人信以为真。

    淇妃继续说:“我来,就是想好心好意劝你一句话,既然鸾公主正好也来了,我便一并劝你们两位一句,你们两个人,能被僖王收进这宫中,已经是莫大的福份,希望你们知福惜福,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该管的事不要管,不该问话的不要多问,这宫里的事情,根本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风倚鸾问:“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两个人装聋做哑,只闷头修炼混日子?”

    淇妃说:“这有什么不好呢?你们需要什么,僖王都会给你们,如果愿意知道感念君王恩遇的话,便也多替僖王分忧解难,留你们在宫中,是为了让玥阖国强大起来,而不是让你们整天打听王后的事情。这世上啊,很多事情不知道为好,另外也不要再向宫女和侍从们打听了,我实话告诉你们,这宫里真实的情况,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