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恐怖 > 我又被人穿了> 第068章 租车
    第68章租车

    沈乐心坐在医院的台阶上,望着雾茫茫的夜空发呆。

    一个人昏厥在公共场合,整整十二个小时之间,始终无人上前查看帮忙的可能性有多大?

    答案是零。

    但巫刚又并没有被送到医院急救,这便表明他穿到她身上的时候,本人出于一个相对隐秘的地方。

    不可能是房子。

    如果他在深城有住房或者租房,他就不会选择住在宾馆。

    饭店?网吧?朋友的家里?车……里?

    车里!

    沈乐心激动的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她咽了咽口水,跑出医院大门拦了车赶往巫刚住过的那间宾馆。

    表明警察身份之后,前台小姑娘很遗憾的对沈乐心说道:“我们宾馆没有专设停车场,客人的车基本上都停在前面的小广场上,那里没有安装监控。”

    “那打扰你了。”沈乐心道谢之后,坐到宾馆大厅沙发上再次发呆。

    如果当时巫刚坐在车里,那他必定是一个人
天地烈风。但他怎么会有车呢?偷?抢?或者,租?

    可巫刚他用车做什么?

    他每天出门又做了什么?

    穿到她身上时他人到底在哪里?

    沈乐心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脑子越转越快,但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低头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钟,她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出门拦车直接去了警局。

    整个警局灯火通明,一问之下才知道,昨儿晚上扫黄组出动,抓了不少人回来,正忙着审讯呢。

    他们队办公室倒是没什么人,沈乐心打开王强的电脑,很快便把深城市几大租车公司基本信息给调了出来,随后挨个给他们打电话。

    每家都有值班人员,但无论沈乐心问什么,他们的说辞都是客户*机密,他们不可能向外透露。

    把沈乐心给气了个够呛。

    她咬着牙瞪着电话,最终决定等天亮了直接杀过去。

    然后不小心窝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沈乐心,沈乐心……”睡梦中,感觉到有人在喊她,沈乐心不高兴的挥挥手,准备翻个身继续睡。嗯,毫无疑问,她从椅子上掉了下去,摔得浑身疼的沈乐心终于睁开了眼睛,蒙圈的看着站在眼前的两只脚。

    两只脚?

    她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分外尴尬的抹了把脸,低着头小声道:“局长,早上好。”

    傅升好笑的抽了抽嘴角,尽量让自己不要那么严肃,免得吓到了人家小姑娘,“怎么睡在这里?昨天晚上没回去?”

    “回了,回了。”沈乐心连忙说道,“我早上刚到的。”

    “傅勤交了什么案子给你查?”傅升没有猜穿她小小的晃眼,微挑了眉问道。

    “咱们市的人在淮海市失踪那件案子,就是老大前两天飞到淮海帮忙的那件。”沈乐心清楚傅升知道这个案子,便也没有瞒着,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傅升笑了笑,“说说看,你查出来什么了?”小丫头这才跟着学了几天啊,就能独立思考案情了?

    “还……什么都没有。”

    什么抢车啊租车啊,都只是她的猜测啊!沈乐心觉得更尴尬了,她搓了搓手,头埋的更深,“我猜测他回到深城之后,为了出行方便,有可能会选择租车。嗯,所以才一早赶过来调一下租车公司,等下挨个去查查。”

    “你自己?”傅升声音沉沉,显然不太赞同。

    不过是去租车公司查查档案,并没有什么危险啊?不过想到自己曾被窦智杰挟持的历史,沈乐心发现她完全没有立场反驳。

    “嗯,队里的人都忙着路峰绑架案呢。”只有她一个无所事事的。

    傅升想了想,开口道:“你先待这里等会儿,我从其他队里调个人,陪着你一起去
剑帝破苍穹。”

    沈乐心根本来不及拒绝。

    她咬着手指头坐回椅子上,后知后觉的发现局长他老人家对她实在是慈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事没烦二主,宋未陪着她跑遍了整个深城市的租车公司。

    最后在一家规模比较小的租车行,找到了巫刚的租车记录。沈乐心长长的吐了口气,心中是从未有过的高兴。“这位客人十六号下午三点钟左右在我们这儿租了辆途观,押金和租金付的是现款,租约签的是十天。因此他第二天来退租的时候,我们只退还了他的押金。”

    “什么时候退的车?”沈乐心忍不住学着傅勤的模样拧起了双眉。

    “十八日凌晨十二点半,当时是我一个同事给他办的退理手续。”

    沈乐心便点了点头,“你把他的联系方式抄给我吧。”

    两个人走出租车行,宋未沉吟了片刻,说道:“巫刚来到深城,住了宾馆租了车,但又在第二天晚上同一时间段退房退车,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是遇到了什么变故?”

    变故应该就是穿到了她的身上。

    在他们查巫刚的同时,远在渤海市的贺云鹏接到了报警电话,有人在水库里发现了一具尸体。

    贺云鹏赶到的时候,法医正在勘察现场。

    “尸体在水中至少浸泡了五六天,已经肿胀的不成样子了。”法医秦昊看到贺云鹏,面无表情的说道。

    贺云鹏掀开白布一脚,双眸微微凝了凝。

    尸体虽然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但他身上所穿的衣服还保存完整。

    蓝色的休闲外套和牛仔裤!

    “如果不出意外,这个人极有可能会是巫刚。”贺云鹏摇着头说道。

    “怎么会呢?队长,咱们不是查出巫刚去了深城吗?如果这个人是巫刚,那去深城的是谁?巫刚可没有双胞兄弟啊?”贺云鹏的下属,潘文元不太相信的说道。

    “等回去做个dna对比,就能确定了。”

    但如潘文元所说,如果死者是巫刚,那回到深城的那个究竟会是谁?

    白玉再一次接到了绑匪的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用了变音器,刺的人耳膜一跳一跳的,“警察是不是还在你们身边。”

    “没有了,这次真的没有了,求你别再伤害我丈夫了。”白玉哽咽着声音求到。

    “呵呵呵……”

    电话那端传来一连串笑声。

    “骗谁呢?”

    傅勤微眯起眼睛,沉着脸扯了扯唇。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