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科幻 > 末世好孕> 024 抚恤金
    叶昱和算命先生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身后金刚和书生远远跟着,那金刚嘴里小声骂道:“滚犊子,叶扒皮这几天掉钱眼儿里去了,书生,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嗨~~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的?就那晚......”书生一脸暧昧的冲金刚笑,“听说招惹了一清白姑娘,现在到处给那姑娘凑钱呢。”

    “我操~!老子还奇怪叶扒皮那晚上怎么没来打牌,原来!!!!”

    未完的话,金刚也不说了,他扭头看向书生,两人的脸上皆是那种神秘兮兮又幸灾乐祸的表情,又看着前方的叶扒皮,金刚不禁感叹,

    “不容易啊,快25呢吧,终于开荤了。”

    “是啊,比您这34了还没开荤的人,可强多了!”

    “你麻痹的能不提这茬嘛?!!!”

    ......

    说着说着,众人已经陆陆续续的进了会议室,各自找了各自的位置,不再说话了,每个人都摆出一张正经严肃誓死保家卫国的好儿郎面孔来,不一会儿,进来了几个领导,扫了眼全副武装的20人,这里共三支特种小队全是历届兵王,部队里筛选出来的最优秀最拔尖儿的人才,某些领导的眼神,有些舍不得,但还是给每个人都发了一张表格。

    “叶扒皮,这事儿看起来挺严重的。”

    叶昱边上的算命先生,拧着眉头,摸了把下巴上的小胡子,笔尖点了点纸上的抚恤金数额,叶昱撩起眼皮一看,嗤笑了一声,这抚恤金的数字,可是比正常数额,翻上了三番不止。

    他们这支特种小队,外面的人称呼为敢死队,就是哪儿需要杀人,他们就去哪儿,他们杀人,当然也有几率被杀,每回出任务,上头都会发他们这么一张表,算作遗书吧,表上会清楚明白的写明,如果他们光荣牺牲,国家将会给他们多少多少抚恤金。

    久而久之,敢死队里的人,光从这抚恤金的数额,就能看出这次任务的难易程度,这今次任务的抚恤金,闯历史新高。

    他们还不能拒绝,没有拒绝的权利,进了敢死队,命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叶昱很冷静的在抚恤金发放人那一栏,写下了苏酥的名字,从今往后,他的抚恤金,就只给苏酥了。

    这边的苏酥还什么都不知情,她取完了药,又问咨询台要了一份浊世佳的值班表,算了下时间,浊世佳在12月30号那天,值的是上午班,下午不坐诊
无限重生炮灰系统

    苏酥决定12月30日晚,偷偷潜入浊世佳的家里,把她打晕了扛回别墅!至于那个会在30日晚上爬到明阳山顶等她一起看星星的叶昱,就让他站在山顶吹冷风吧。

    从医院出来,苏酥就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他们已经在商业区的一家西餐厅坐好了,等着苏酥过去一起吃中饭,苏酥匆匆开了车过去,放眼那间极端有品位的西餐厅里,父母已经坐在了一张靠窗的桌子边,点好了牛排意面和披萨,等着她过去吃了。

    苏酥的家境,不是属于那种特别好的,父母都是芸芸众生里的普通一员,虽然家境算不上好,但是比起社会底层来,还是有点小钱享受下人生的,比如偶尔出去吃顿西餐,一年计划个家庭国内旅游,这种小小的家庭情调,苏父和苏母很喜欢去做。

    苏酥被苏母数落了几句穿得太少,就挨着苏母坐了下来,看着苏母已经给她把牛排切好了,只恨不得亲自喂她几口,苏酥心中就有些叹息,一个人,无论活了多大的年纪,经历了多少事情,在自己的父母面前,她就一直还是那个嗷嗷待哺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

    苏酥也乐得被父母照顾,没什么形象的懒懒靠在椅背上,真的在等苏母给她喂牛排,而她的眼睛则盯着挂在墙上的电视里的新闻,看着里面的报道。

    苏酥看的这条新闻属于都市新闻,说的大概是一个在湘城的富翁,在湘城的某理财公司投资了一笔钱,但是他这个月应该得到的收益,却迟迟到不了账户,富翁怀疑自己被骗了,多次找了那家理财公司,但理财公司的人竟然诸多借口,最后富翁没办法,闹到了都市新闻里,由记者出面,带着那富翁去与理财公司交涉。

    现在新闻里就在报道,那个理财公司的负责人,对着记者大吐苦水,说什么其实他们也没办法,总公司在德市,现在总公司的人联系不上,钱还留在德市没有到湘城理财分公司的账户上,请原谅...巴拉巴拉...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这个人说得还蛮真诚的,老苏,你看,他都快哭了!”

    一边给苏酥喂牛排,苏母一边点评着墙上的新闻,苏父背对着电视,手里拿着一张报纸在看,听到苏母的话,可有可无的嗯了一声,随意闲话家常了一句,

    “德市最近的麻烦可真是多,看这里,有个名叫王军的小伙子,因为一个叫李滢的女孩儿,千里跋涉,徒步进入德市,结果呢,失踪了,家里人把寻人启事都登上报纸了。”

    阳光穿过玻璃,照在面色有些苍白的苏酥脸上,她一边嚼着牛排,一边想着德市,显而易见的,德市被管制得比十几天前要厉害了许多,并且消息被封锁得很彻底,那么大一个德市,流传出来的也就是一些周边新闻,要不是她这么个对末世有经验的人,根本很难嗅出其中的尸臭味儿。

    苏酥一瞬间,心里有些梗得慌,就像是看着一个人,慢慢慢慢的在自己面前痛苦的死掉,她知道这个人会死,但却没办法去救,大势所趋,没办法。

    吃完了西餐,苏父苏母还要继续逛街,苏酥借口去书店买点那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书,转身去了当铺,把从界市带出来的那些苏母的金银首饰,全都给典当了,拿了差不多两万多块钱,继续挥霍当土豪。

    再多要囤的东西,苏酥也想不出来了,只是上超市买了些冻肉,也就几千块钱的,又给小爱买了几套小衣服,几箱奶粉,一些适合低月龄婴儿看的黑白卡片,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