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科幻 > 末世好孕> 021 先发制人
    更何况,苏父苏母觉得,苏酥快要把白落落给勒死,这只是传闻,现在那个白落落,不是好端端的躺在医院里嘛?根据李安心和李小雨的口述,人家好似还活蹦乱跳的每天跑到隔壁谢清衍那里串门儿呢,苏酥才多大点子力气,苏父苏母又不是不知道,平日里就是提个塑料袋,都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会差点儿勒死一个大活人???

    这绝对是白落落想要把事情搞大,然后借这件事来要挟苏酥,苏父苏母考虑到这一点,就觉得自己这方怎么着都得先发制人才行。

    当然,他们的这些打算,都是不会跟苏酥说的,在他们的认知范围内,苏酥一个人躲到这么僻静的地方来,是来躲避同学们的流言蜚语,也是来躲着独自舔舐伤口的,如今的苏酥已经够让人难过了,苏父苏母要办的事儿,就不拉着苏酥一同烦恼凑合了。

    苏母抱着苏酥哭了很久,哭得苏酥都忍不住和她一起哭了起来,可天知道她完全只是单纯的受到苏母的情绪影响,难免有些软弱的心情出现罢了。

    但苏酥一哭,苏母反而就不哭了,当母亲的,如果自己的子女性格强悍,那母亲就只能跟着瞎操操心而已,但如果子女的性格懦弱,那就一定要为母则刚起来。

    苏母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态,她将苏酥赶上了楼,自己留在楼下,和苏父小声商量起了这件事,苏父还特意打电话到单位,请了两个月的长假,两人打定了主意,不给他们家苏酥讨回个公道,就留在湘城过年不走了!

    这当然更合苏酥心意,只是自父母知道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后,苏酥的日子就有些难过了起来,她每天早上睁开眼,看见的就是父母脸上的愁云惨雾,虽然这两人谁都没在她面前再说过一句这件事,但从两人那架势上,苏酥就能看出,两人斗志昂扬的,就像两只斗鸡一样。

    接下来的几日,只有苏父一人出门,说是去学校找老师,他们将苏酥交给学校,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学校自然要给个说法的,苏母则留在家里守着苏酥,变着花样给苏酥做好吃的,似乎要倾尽她所有的温柔,来抹平苏酥所受到的伤害般。

    然后时光便如流水一般,悄然到了12月份,气温在某天醒来,陡然下降了十几度,灌木上都结了一层薄薄的霜,天空总是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整天整天不见太阳,那是长久的事,人们走在街上,只觉得莫名的悲伤,整个社会被一股不安定的因素渐渐笼罩。

    苏酥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凝了会儿精魄,在终于固定了一颗不会再跑掉的银光后,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起身洗漱,然后穿着双拖鞋,跑到一楼,打开了中央空调和地暖。

    “苏酥啊,我们今天出去给你买些棉袄,你赶紧过来把早饭吃了。”

    厨房里,传出来苏母的声音,又听里头叮叮当当的响着,苏酥回头一看,苏母已经端了碗汤上桌,她急忙跑到餐桌边,拿起根勺子,一边喝汤一边扭头找苏父,

    “爸爸呢?又去学校了?”

    “没有,你爸爸今天不去学校,他在后院把你玩儿的那个大棚,给我好好捯饰捯饰
一宠上瘾之温缠入骨。”

    苏母还在下面,脖子却是伸长了望后院看去,苏父正在那里修整苏酥做的大棚,对于这个大棚,苏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瞧见了,就来了兴趣,整天惦记着要苏父把这个大棚弄得规范些,她好种点小菜,总比买外头那些打了农药的菜强。

    今天下了些小雨,班主任又要监考,自然没时间接待苏父,于是苏父就留在了家里,专心给苏母捯饰起大棚来,而苏母则打算出门,拉着苏酥到商场里给她买几件冬装。

    “让爸爸也跟我们一起出去呗,天气这么冷,我给你们买几件皮草去!”

    苏酥咬着勺子,冲苏母讨好的笑,苏母回头撇了苏酥一眼,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皮草?哪儿来的那么多钱,你有钱就给自己买,我和你爸不要!”

    过了一会儿,苏母扭头,又回过身来,走到苏酥的对面坐着,手指摸了摸餐桌桌面,像是仔细斟酌了一下,试探性的问苏酥,“苏酥啊,你这房子不是你同学的吧,不然哪里能让你这样折腾,还有租房子的钱,是不是小叶给你的?”

    “哪个小叶?!”苏酥明知故问装糊涂。

    “还有哪个小叶?就是那天把我们从德市捞出来的那个小叶,他...就是那个男人吧。”

    苏母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就在观察着苏酥的反应,见苏酥的情绪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苏母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我和你爸,打算约小叶出来,和他好好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妈,他最近忙着呢。”

    “是嘛,你们一直都有联系嘛......”

    苏母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那探寻的目光里,陡然升起了一丝亮光,苏酥都不用脱鞋,就能用脚趾头想到,她这个联想丰富的母亲,脑子里早已经有了n种想法。

    对于苏父苏母来说,苏酥如今租的这房子,可是他们一辈子都没住过的豪宅,苏酥能有这样的手笔,背后少不了有人支撑,苏父苏母是舍不得花这个钱,租这么阔气的房子的。

    再说学校里现在都在传言,跟苏酥滚床单的男人,替苏酥把白落落这事儿压了下来,还跟校领导打了招呼,没个有钱有势的人,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加上叶昱前段时间,在德市所展现出来的能力,而苏酥从小到大交的朋友,哪儿有小叶这号人物?

    苏父苏母一点儿也不怀疑,叶昱就是跟苏酥滚了床单的那个男人。

    从一个父母的角度来说,听到自己的女儿被人欺负了,第一反应当然是生气暴怒的,但冷静过后,事情还是得回到现实里来,苏父苏母自然就希望能在这个事件中,替苏酥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然后苏父苏母在这段时间的奔波中,发现了叶昱的能力,苏酥这么久不去上学,也不参加学校的考试,校领导居然还给他们承诺一定让苏酥拿到毕业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