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科幻 > 末世好孕> 020 真实情况
    因为手里有了苏父的私房卡,苏酥花起钱来就更随心所欲了些,她先去农贸市场买了一些蔬菜种子,粮食种子,数量不多,大约每个品种买那么一小袋就够了,接着苏酥将今天的重点集中放在了药品上。

    像是无聊闲逛一样,苏酥逛了好几家药店,主要买的是一些创可贴、纱布、绷带、消毒碘酒等一些日常药品,感冒药抗生素等,平日里治疗个头疼脑热小病小痛的那些也备了一些,但是数量不多。

    末世之后,出去打怪升级找个物资,受伤流血什么的简直太常见了,碘酒绷带等是必备必须的,感冒药和抗生素那些,是为了苏父苏母准备的,其实苏酥估计父母也用不上抗生素,因为她发现父母在发烧,只是两老自己没察觉罢了。

    但还是备着吧,以防万一,如果父母发烧只是单纯的感冒,不是异能觉醒的前兆呢?异能者用不上感冒药和抗生素,但普通人需要啊。苏酥还特意为苏父买了不少跌打痛风膏,以及苏母的更年期必备,逍遥丸、谷维素、大豆、蜂蜜、蜂王浆。

    然后她还需要一把武器,趁手的武器!

    这个有些难搞,在末世之前,枪支弹药刀具等都是属于管制物品,叶昱身上倒是有枪有刀,但他这个人,对这些东西是严防死守,苏酥别说要了,就是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那就只好上超市多买几把锋利的菜刀、水果刀什么的了!

    好菜刀用好钢,好钢的价格也都不便宜,最贵的有上千块一把的,最便宜的几块钱一把都有,苏酥一口气买了10几把尺长的西瓜刀,打算末世之后,把丧尸的头像切西瓜那样给切开!这又一次让卖菜刀的超市推销员乐开了花,写下送货地址后,苏酥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建材市场。

    她分了好几天,趁父母出门的时候,跑到建材市场,购买了一些建筑工具,以及微型家用水力发电机,还有一些太阳能电板,这些全都是白天父母不在的时候,老板们送来后,给苏酥锁进了地下室。

    将苏父卡上的私房钱花得差不多了,苏酥也想不出要买些什么了,接下来的日子,她就一门心思的窝在别墅里,白天趁父母出去学校扯皮的时间,要嘛修炼修炼她的精魄,要嘛就在院子里捣鼓她的蔬菜大棚。

    要搭个像模像样的蔬菜大棚,对苏酥来说还是有点儿难度的,但是不会她可以学啊,网上那么多资料,只要她肯学,没有学不会的,就算是一开始搭得差了些,但是并不代表着不能改进啊。

    看着院子里那被她折腾了好几天,终有有了个大棚雏形的那几平,苏酥高兴的拍拍手,弯腰进了大棚,开始往土里撒种子,她买的种子很齐全,因为是第一次种菜,所以随便往土里撒了些,她只擅长杀人打怪,这些农家乐从来就没做过
重生之女帝

    不过农家乐这些东西苏母很擅长,等末世一来,苏母开始担心起生存问题后,自然会帮着她管理这些蔬菜的,苏酥一点儿都不担心,现在只当第一批种子用来种着玩儿。

    不过说起末日之后的生计,苏酥摸了摸小腹,也不能总是吃大米和蔬菜,还是得补充肉质,得将厨房里那个偌大的冰箱塞满,全都要放进冻肉!

    想到这里,苏酥将手里的那袋白菜种子丢在大棚边上的小凳子上,快速进入厨房洗手,顺便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时间还早,苏父苏母还有两个小时才会回来,她要不要去超市搬些猪牛羊鸡肉?

    “咔擦”

    一声开门的声音响起,苏酥回头,还没走出厨房,就听见苏母气呼呼的大声喊道:“苏酥,你给我出来!”

    一听这声音里蕴含的情绪,苏酥的脑仁儿就有些疼,她穿着拖鞋,慢悠悠的走出厨房,就见父母双双脸色阴沉的站在客厅里,苏父还轻轻推了一把苏母,低声说道:

    “这事儿,你冲苏酥发脾气做什么?她也不想的。”

    “白落落我自然会去找她,我不光要找她,我还要告她!”苏母上前,一根手指头狠狠的戳了苏酥的眉心一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还整天瞒着瞒着,你说说你怎么这么不争气,都被人欺负到被下药了,还不肯告诉父母真实情况,啊?!!!你,你真是要把我给气死啊。”

    骂着骂着,苏母忍不住就是热泪滚滚,伸开双臂一把抱住苏酥瘦弱单薄的小身子,哭喊了起来,“我的孩子哟~~你让你妈操碎了心哟~~这怎么得了哟~~~这学是上不成了哟~~~你这辈子该怎么办嗷~~~~~嗷嗷嗷~~~”

    身后的苏父,满脸的都是凝重的坐进了沙发,自马甲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点燃,躬着背揉了揉眉心,他们连续找了苏酥的班主任很多天,那班主任都是热情接待,任凭苏父苏母怎么打听情况,或者发脾气放狠话,那班主任都是一副笑脸,摆明了能拖多久是多久。

    今日苏父苏母协商着换了个角度,不去找班主任了,而是买了一堆零食,跑到苏酥的宿舍里打听情况,结果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宿舍里的李安心和李小雨,两人在苏父苏母的糖衣炮弹下,你一句我一句就将事情说了个明明白白彻彻底底。

    包括苏酥被白落落下药,白落落跑回宿舍羞辱苏酥,以及苏酥用鼠标线将白落落快要勒死一事。

    至于苏酥现在为什么能逃脱法律的制裁,学校里也传遍了,跟苏酥滚床单的那个男人,好像势力也不小,帮着苏酥说了句话,这事儿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相信不久之后,就会彻底淡出人们的视线了。

    可是每个父母的眼中,看到的都只是自己孩子受到委屈的那部分,苏父苏母现在的心情,就只能用心痛、心酸、委屈以及愤恨难平来表达,他们家苏酥得被逼成什么样儿,才会拿起鼠标线去勒白落落啊,这种事儿放在一个连蚂蚁都不敢踩死的苏酥身上,已经可以被理解为极端受辱之后的强烈反弹了好吧。

    ******作者有话说******

    下午5点还有一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