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科幻 > 末世好孕> 017 你还活着
    其实在末世之前逛街,这种感受就跟来到了另外一个超文明世界一般,苏酥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购买欲,每个女人都有种让男人抓狂的购物欲,不是女人理解不了,所以很多末世后才用得着的东西,其实可以去抢,但苏酥偏偏现在买了。

    买完了小床,苏酥又买了个腰凳和新生儿多功能宝宝背带,这两样东西非常重要,小爱出生在末世,苏酥也避免不了要上阵杀丧尸杀变异动植物,她永远都不会再因为要去战斗,而将小爱交给任何人,所以小爱得跟着她一起跑跑跳跳追追逃逃,有个背带将小爱背在背后胸前,苏酥将方便很多!

    然后她又给自己买了几条加绒加厚的孕妇裤,就是那种裤管很小,但腰腹很大的孕妇裤,这也是很必须的东西,省不得这个钱。

    这几样东西便花掉了苏酥一万多块钱,但是没关系,苏父的私房卡上有几十万呢,随便苏酥花便是了。

    之后苏酥又开车去了几个卖液化气的网点,因为她是私人购买,又没有任何资质手续,液化气罐属于易燃易爆物品,所以一次性在一家店里不能买太多,所以苏酥就找了四五家液化气网店,跟每家液化气老板订了五罐液化气,交上押金,谈妥明天送液化气过来后,夜已经到了9点多,她低头看了看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有几条未查看的短信。

    未接来电大部分是谢清衍打过来的,还有一个标识“班主任”的电话号码,是苏酥大学的班主任老师,这几个未接来电全被苏酥忽略了,她现在不想和这些人说半句话,只想接到叶昱的电话。

    但是继谢清衍和班主任之后,手机里再没有任何未接来电显示了,苏酥显得有些气馁,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再去一趟德市呢?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叶昱身上,似乎不是她的作风啊。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的手指已经点开了那几条未读短信,全都是谢清衍发过来的。

    第一条:“酥,你现在在哪儿?我很担心你,别恨我了好嘛?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爱你!”

    第二条:“你已经好几天没来上课了,我和老师同学都很担心你的安危,你现在在哪儿呢?”

    第三条:“酥,今天晚上的月亮真圆,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想起高中那会儿,有一次我打球受了伤,你在医院陪我,那时候的月亮就像今天这样的圆,答应我,回来好不好?”

    第四条:“你从来都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苏酥,别这么残忍。”

    后面还有五六七八条,苏酥懒得看了,从前面这几条信息,苏酥知道了谢清衍现在在医院住院,想来她那两脚踢得严重又不严重,严重的是,她把谢清衍给踢进医院了,不严重的是,她怎么没把谢清衍给踢死的?

    真想末世赶紧来,她现在立马就冲到医院去把谢清衍给杀了
[快穿]误人终生

    急不可耐的苏酥,开着车,趁着夜色正好,回到她的别墅里,开始准备明天去德市事宜,正在卧室里收拾东西,她听得窗外一阵车响,苏酥觉得很意外,像这种偌大一片区域,也许就那么几个人居住的地方,都这么晚了,居然还有车子在响动?

    再仔细一听,那车明显是朝着她这栋别墅开过来的,于是苏酥披上衣服,将衣服胡乱塞进背包里,起身走出落地窗,趴在阳台上一看,远处的车灯正好晃了下她的眼睛,她微微眯了眯,那车灯又闪了下,将远光灯变为了近光灯。

    这便可以确定,这辆车的确是往她这栋别墅来的了,苏酥急速直起了腰,两条麻花辫子在阳台上划了一个弧,苏酥的人就已经跑入了卧室,她连鞋都来不及穿,心跳得又急又厉害,隐隐预感到了车内坐的人是谁,又不敢太过确定,只能匆匆跑入客厅,打开两扇开的大门。

    此时正好,那辆车已经到了苏酥的别墅院子前,苏酥按下大门口的遥控按键,院子的铁门便自动打开来,那辆黑色的,军用吉普车便直接使进了院子。

    叶昱从停好的车里跳了下来,他浑身都是灰,脚上还有些泥,脸上有种没怎么睡好的倦怠,背上依旧背着那两把军刀,显然从德市来这儿,途中还没休息过的。

    他只是就着车灯的光,看了苏酥一眼,眼神落在苏酥赤着的脚上,什么话也没说,转身拉开吉普车的后座车门,让里面的人下车走了出来。

    “妈!”苏酥一见那满身尘埃的中年女人,就忍不住哭着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中年女人的脖子,不停的喊着,“妈,妈,你还活着啊,妈~~~”

    “哎哟,作死!”中年妇女一巴掌拍向苏酥的胳膊,她快被苏酥勒死了,嘴里故作凶恶的骂道:“你娘老子活得好好的,大惊小怪什么?!”

    “别哭了,搞得好像生离死别了一样,多大点儿事!”

    随着苏母身后下车的中年男人,便是苏父了,他有点儿肥嘟嘟的,脸上乐呵呵的,身高中等,身上还穿着一件军绿色的旧马甲,苏酥抬头一看,放开了苏母,又一把抱住了苏父,哭道:

    “爸爸,你们终于来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们南下,全都是我的错!”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哭得这么伤心,苏父苏母以为苏酥是为了让他们来湘城,结果让他们陷在了德市出不来而内疚,叶昱以为苏酥是因为委屈,在苏父苏母面前宣泄她极致伤心难过的情绪。

    正当众人不知该对痛哭流涕的苏酥说些什么的时候,苏酥突然之间就不哭了,她止住了哭声,放开了苏父,一把抹开眼泪,抬头仔细看了眼父母,还是她记忆中的样子,除了有些倦怠外,苏父苏母正好好的站在自己面前,没伤在哪儿,也没磕在哪儿。

    “进去说吧,你这不穿鞋的风格挺独特!”

    叶昱指了指灯火通明的屋内,又扫了一眼苏酥的赤脚,11月的湘城,已然进入了冬季,虽然不比北方,但苏酥看起来那么孱弱,赤脚踩在冰凉的地上,看起来怪渗人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