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科幻 > 末世好孕> 001 最后一个仇人
    磅礴的大雨中,又一波丧尸潮开始聚拢,准备对这个人类幸存基地来一次更为汹涌的攻击,基地里人心惶惶,城墙外的尸体堆了一层又一层,有丧尸的,也有人类的,怒吼声、哭泣声、惶恐的尖叫声,伴随着丧尸们那独有的“嗬嗬”声,在城墙内外此起彼伏的响起。

    雨中,白虎基地有名的消金窟,一栋别墅的卧室里,有一个男人,约50多岁的年纪,裸着身体,蜷缩在角落里,身上的白肉折成了几层,上面还有几条血淋淋的,新划上的刀伤,他微微闭着眼睛,眼皮似乎有些难以睁开,扭动着无力的头颅,正努力的挣扎着想要看清周围的景象。

    床边,一位身材丰盈的女子,正在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她身后的床单一片凌乱,气味有些暧昧,丝毫不让人怀疑,刚才,就在这张床上,发生了些怎样的事。

    “来了?”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已经穿好了衣服的女子,坐到梳妆台前,细细的梳理着自己的妆容,她的镜子里,那扇装修精致的房门缓慢打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名脸色苍白的女子,这就是苏酥。

    苏酥很瘦,也不是很高,看起来就像是那种还没有完全成熟的少女,走的是纯情楚楚可怜路线,然而这只能说是她的表面现象,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苏酥,末世里有名的“拼命三娘”,内心并不如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怜人可爱。

    走入房中,苏酥宛若一摊死水般的黑眸,冷漠的扫了一眼蜷缩在角落里的男人,自黑色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积分卡,递到梳妆台前正画着口红的女子眼前,

    “这是承诺给你的积分,拿去吧。”

    女子不慌不忙的仔细涂好口红,转头,抬眸看着苏酥,莞尔一笑,倾国倾城,她伸出双指,指甲上的豆蔻红得就像人血,手指夹住苏酥递过来的积分卡,凑至红唇边,眼神魅惑而妖艳,

    “谢谢了,以后还想抓什么人,尽管来找我,我很乐意做你的生意。”

    “没有以后了,这是最后一个了。”

    苏酥面无表情的看着角落里的男人,或许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男人浑身抖得厉害,越是抖,身上流的血便越多,他的周围,已经凝聚成了一摊红色的血河。

    站在苏酥身边的女子,涂了烟熏妆的眼睛,在听了苏酥的话后,愣愣的看了一眼比她还矮上半个头的苏酥,心里头漫过一丝许久不曾起过的悲哀,抬手,拍了拍苏酥瘦弱的肩膀,劝道:

    “咱们合作这么久,对你想做的事,也多少知道一些,我只能说,如果这是最后一个,结果不好的话,也...想开点儿。”

    苏酥没有说话,浑身冷得让人看起来就很绝望,背后的长发渐渐凝结出了冰晶,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男人,而身边的女子,见她许久都不回答,遂,叹了口气,摇头走出了卧室,临到了门边,女子回头,交代道:

    “哦,对了,人死后给我弄出去,顺便给我把这儿弄干净,不要每回都弄得我这儿一地的血。”

    点头,苏酥算是答应了,待得女子阖上门后,她踩着高筒皮靴一步步走到男人身边,抬脚,一脚踹上男人的头,顺便将靴底的血在男人的白肉上擦干净,男人闷哼一声,忍不了这疼,勉强睁开了一双布满恐惧与痛苦的眼神
我曾爱你噬骨

    苏酥在他睁开的那一瞬间,弯腰,一把揪住他的头发,自口袋里拿出一张旧照片来,厉声问道:“照片上的小女孩儿,在哪儿?”

    “什么...小女孩儿?”

    男人艰难的咳嗽一声,有血沫子喷出来,苏酥唯恐他将血沫子喷在照片上,将拿着照片的手急速挪开,又凑近了些,揪住男人头发的手指将男人的头发使劲扯了扯,

    “我再问一次,这个小女孩儿,照片上的两岁小女孩儿,在哪儿?她...她现在已经长到十二岁了。”

    “我,我买过很多女人,也糟蹋过不少小女孩儿,太多了,不记得这个女孩儿,十二岁嘛?十二岁的小女孩儿我这里有很多。”

    “不记得了?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十年前,你在春城,从白雪梨手里买来的那个两岁小女孩儿,现在在哪儿???”

    起身,苏酥抬脚,又是狠狠的一脚踹上男人的头,一脚又一脚,仿若要将这十年来所有的思念宣泄出来一般,末世十年,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她终于找到了当年买卖小爱的最后一道环节,所有的思念与痛苦,都要随着即将到来的答案解脱,苏酥显得耐心全无。

    “我想,我想...您别打了,别打了!”地上的男人惨叫着,抱头在血水里苦苦哀求着,“我想起来了,白雪梨当年确实卖给我一个小女孩儿,是不是叫小爱?她死了,当时丧尸太多了,她又哭又闹,吵着要妈妈,然后,然后......”

    后面的话,男人不敢说,结果也不用他说,丧尸围攻,如果没有个人引开丧尸,所有人都会死。

    苏酥停住了脚,化石一般站在原地,缓缓的将那只穿着皮靴的脚放下,脑子里却不断的回响着这男人说的话,小爱,她的小爱要找妈妈,要找妈妈么?丧尸太多了,身边又全都是小爱不熟悉的人,要找妈妈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但是眼前的男人,却把小爱丢出去,引开了丧尸?!也好,也好,总比落到这消金窟里强!

    “妈妈...妈妈来了啊,小爱,妈妈说过,一定会找到你的,小爱......”

    两串滚烫的泪,随着苏酥喃喃自语的话,落入了地上的血水里,溅出一颗颗细碎的冰血珠,忽而,苏酥笑了,绝望而又凄美的低下头,放下的脚又抬起,一脚狠狠的踹飞了男人的脑袋,狠狠道:

    “我的小爱死了,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末世第十二年,苏酥找了小爱十年,为了留着这条命找小爱,苏酥数不清多少次死里逃生,也数不清杀了多少的人,她的意志力一直坚强到让人觉得可怕,活着,曾经对苏酥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现在,苏酥低头看着手中精心保存下来的照片,照片中,两岁的小女孩儿,笑得温暖又可爱,苏酥的泪又一次模糊了双眼,她苍白的唇泛着银色的冰渣滓,低声道:

    “活不下去了,梅子,帮你收拾不了房间了,还得麻烦你帮我收尸了。”

    末世第十二年,怎么杀都杀不死的拼命三娘,宛若小强一般拼命活着的苏酥,在杀掉了她最后一个仇人后,自杀于白虎基地,著名交际花梅子的别墅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