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33言情!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33言情 > 爱情 > 不负妻缘> 第46章
    霍老夫人刚出正厅,就见懿宁长公主在靖安侯夫人的陪同下走来。

    懿宁长公主一身华丽的宫装,梳着飞天髻,戴着攒珠累丝孔雀金头面,容貌昳丽,气质雍容,一双凤眸带着盈盈笑意,使她看起来美艳不可方物。

    让在场的人惊讶的是,陪同懿宁长公主的少年。

    “呀,是卫国公世子
重建女儿国。”

    不知谁惊呼了一声,在那群偷偷往这儿张望的小姑娘中引成了躁动。莫说是这些小姑娘,就是那些今日前来给老夫人祝寿的各府的女眷同样也惊讶之极,没想到不仅懿宁长公主来了,连卫国公世子也来了。

    尔后,众人很快想起上回在公主府的赏花宴上,懿宁长公主似乎还特地对永郡王妃称赞过永郡王世子妃霍氏,连带的也对靖安侯府的姑娘另眼相待,特别是长房的姑娘,难不成……

    霍老夫人也有些吃惊,不过她到底经历过大风大浪,很快便收敛起面上表情,带着一群孙子孙女们上前给懿宁长公主行礼,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上前给懿宁长公主行礼。

    懿宁长公主虽然份辈没有老夫人高,但她是君,受得起这礼。

    “今日冒昧过府打扰,还望老夫人莫怪。”懿宁长公主扶起霍老夫人,面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丹阳与府里的八姑娘素来玩得好,得知今日是老夫人的寿辰,听说永郡王世子妃也回来了,本宫也过来给老夫人道声喜,沾沾老夫人的福气。”

    站在懿宁长公主身边的丹阳郡主许恬笑眯眯地说:“老夫人安,我许久没见霍八了,今儿听说是老夫人的寿辰,就央着母亲过来,老夫人莫怪。”

    懿宁长公主母女俩虽然来得突然,但话里表现出来的意思,却给足了霍老夫人面子。

    周围的人听罢,也不管这话是不是个借口,但看向霍老夫人的眼神明显带着羡慕。

    霍老夫人心里极为高兴,面上谦虚地道:“公主和郡主哪儿的话,来者是客,自然是欢迎的。”

    被丫鬟扶出来的霍婷眼里多了几分欣喜,欣喜地看向站在姐妹中的嫡亲妹妹霍妍,没想到她有这般造化,她自然乐见同胞妹妹好。

    卫国公世子在京城有多炙手可热,她深有体会,小姑子每次进宫参加宫宴,若是见到卫国公世子,都要将他挂在嘴边说上好几天,念念不忘。要是妹妹真能嫁入卫国公府,成为卫国公世子夫人,不仅能得到举世无双的夫婿,对靖安侯府及她在郡王府都有好处。

    霍妍却是莫明其妙,丹阳郡主许恬的意思是因为和她好,所以懿宁长公主今儿才参加祖母的寿辰的?她的面子有这么大么?

    况且,她从来不觉得自己和丹阳郡主玩得好,丹阳郡主的脾气那么坏,鬼才和她玩得好。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霍妍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

    你来我往的一番见礼寒暄后,霍老夫人亲自带着懿宁长公主入正厅,请她坐上首位置,不过被懿宁长公主推辞了。虽然懿宁长公主的身份尊贵,不过今日的寿星是老夫人,所以懿宁长公主只坐在副座上,没有抢寿星的风头。

    靖安侯夫人瞥了一眼周围那些神色各异的各府女眷,心里却有点忧虑。

    懿宁长公主的突然到来,自然也让她想到了女儿身上,不过这种想法在听到懿宁长公主的话后,很快就没了。

    自己女儿自己知道,虽然小女儿霍妍和丹阳郡主确实能说得上话,可丹阳郡主没有特别抬举女儿,两个小姑娘的交情平平淡淡。所以,她不太明白,懿宁长公主今儿特地过来做什么,甚至连卫国公世子都来了,难不成就是因为长女永郡王世子妃的原因给靖安侯府面子?

    这也说得过去,听说懿宁长公主和永郡王妃的关系一向不错
凶悍皇子妃

    懿宁长公主的到来虽然只是个插曲,却将气氛推到一个更热闹的高度。

    重新就座后,终于到了靖安侯府的子孙给老夫人献寿礼。

    先是靖安侯夫妻打头献寿礼,接着是二老爷夫妻、三老爷夫妻、四老爷夫妻、五老爷夫妻。

    长辈们献完寿礼后,就轮到孙辈。

    以霍承珏这嫡长孙打头,带着下面一群弟弟们给祖母献寿,接着才是孙女。

    子孙献寿礼,来宾观礼,这种节目一向常见,寿礼都是多种多样,有些虽然不值钱,却代表了儿孙们的一番孝顺心意,坐在上头的老夫人也是满脸笑容。

    在靖安侯府的姑娘们上来献寿礼时,在场那些观礼的女眷的目光落在那一排站开的姑娘身上。这次因为有懿宁长公主这个插曲,导致今日来给老夫人祝寿的人的注意力都落在靖安侯府的姑娘身上。

    不管懿宁长公主今日带着一双儿女过来给霍老夫人祝寿,是否真的是相中靖安侯府的姑娘,还是因为永郡王世子妃,但那意思也是差不多了,甚至有些人已经认定,懿宁长公主一定是相中靖安侯府的姑娘为媳,而且那人选一定是长房的八姑娘。

    霍婉带着几个妹妹们上前给老夫人祝寿,在众目睽睽中,不禁有些紧张。

    看到这一群姑娘上前时,众人的目光第一时间自然而然地落在霍姝身上。靖安侯府的姑娘们长相、气质各有千秋,都是钟灵毓秀的姑娘,只是一但有霍七姑娘在,再灵秀的姑娘都纷纷变成陪衬,使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她身上。

    不过在场的妇人大多数觉得懿宁长公主相中的应该是长房的姑娘,永郡王世子妃的嫡亲妹妹霍八姑娘才对,所以很快目光又转到霍妍身上。

    霍妍被那些似有若无的目光弄得很紧张,在霍姝将自己准备的寿礼给老夫人时,她忙跟着上去,献上自己的寿礼。

    霍老夫人见两个孙女的寿礼都是一样的,心里有点那啥,不过面上却没有显,皆是笑吟吟地接下了,对她们好一阵夸。

    在场的人打量完霍妍后,又分了点目光去看懿宁长公主。

    只见懿宁长公主眉眼含笑,手里端着茶慢慢地喝着,教人看不出异样。而她身后的丹阳郡主正瞪着靖安侯府的几个姑娘,卫国公世子神色淡然,没有特地将目光落在任何人身上,保持着君子之风。

    众人心里有些失望,什么都没看出来。

    接着是九姑娘霍妙的寿礼。

    她献的寿礼是绣在一个金丝楠木屏风上的经文,经文是老夫人所写,由她亲手绣成。不得不说,这寿礼非常讨喜,极具吉祥意义,若是放在平时,绝对能引人注意,让霍妙大为长脸。只是现下大多数人的目光都落在霍妍身上,对霍妙这份寿礼的反应就平常了。

    霍老夫人虽然高兴,可看霍妙还没有长开的身段,心里有些可惜,照旧夸奖了一番,让人搬下去。

    霍妙心里有些失落,失落后,又有些委屈,觉得都是霍姝和霍妍抢了她的风头
溺宠狂傲妻。要不是霍姝容貌姝丽,霍妍是长房的姑娘,这两个人哪里比得上她?

    虽然霍妍被人看得紧张,但瞥见霍妙那委屈又不能露出来的样子,顿时又高兴了。

    霍妙委屈,五夫人也气得肝疼。

    原本准备得好好的寿礼,绝对能让女儿成为今日最受瞩目的存在,就这么被破坏,估计在场能注意到女儿的人都没几个,怎么不让为此特地准备了好几个月的五夫人难受?现在,五夫人心里最讨厌的人已经从继女霍姝变成了长房的八姑娘霍妍,觉得这丫头天生就是和女儿作对的,平时常吵架不说,这种时候还抢了女儿的风头。

    只是五夫人再生气,也不能表现出来,让她心里呕得要死。

    靖安侯府的子孙献完寿礼后,接着是霍家的旁系子孙。

    这献寿礼的过程,整整进行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结束,这还没有全部完,还有一些出了五服的霍家子孙在外头磕个头就行了。

    献寿礼结束后,众人移驾到摆席宴的花厅吃宴席。

    吃过宴席后,天色还早,在西跨院那儿搭戏台唱戏,霍老夫人、靖安侯夫人陪着懿宁长公主过去看戏,其他府第的夫人自然陪同,还有一些不喜欢看戏的,可以在旁边院子的花厅中打牌。

    霍妍被人盯得不自在,正想找个借口离开,没想到丹阳郡主许恬这时候却过来了。

    “霍八,过来,我有话和你说。”许恬说道,紧紧盯着霍妍,不容拒绝。

    霍妍不喜欢许恬的语气,可现在在自己家,众目睽睽下,不好和她起争执,眼睛转了转,当下就道:“好啊,我七姐姐也过去。”

    许恬看了一眼霍姝,愣了下,很是傲慢地道:“当然可以。”

    霍妙见状,婷婷袅袅地走过来,柔声道:“郡主,我可以去么?”

    丹阳郡主眼睛一瞪,嗤道:“我和霍八说话,你来做什么?”然后上前一把挽住霍妍,“走,找个能说话的地方。”

    霍妍看霍妙被许恬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此落面子,心里笑得要死,面上却假意地道:“九妹妹,我和郡主去说说话,你们先去玩。”

    说着,一手拉着霍姝,三个姑娘就这么手拉着手离开了。

    霍妙被如此落面子,眼眶有些发红,特别是周围还有一些姑娘似有若无地看过来,让她丢脸死了,忍不住扭身就走。

    沈彤见状,忙跑过去寻她。

    直到一处无人的亭子里,方看到坐在那里默默掉眼泪的霍妙,沈彤真想叹气,可这是嫡亲的表妹,又不能不理她,当下道:“有什么好哭的?”

    霍妙咬了咬嘴唇,低声道:“我自认不输给她们,要不是我年纪比较小,又是五房的,不然……”

    如果她是长房的姑娘,今年及笄,指不定懿宁长公主相中的人就是她了。

    沈彤翻了个白眼,“瞎说什么呢?懿宁长公主今儿来不过是看在永郡王世子妃的面子,哪里是为霍妍来的?你想太多了
庶倾天澜。”

    霍妙见她言之凿凿,顿时有些狐疑。

    沈彤凑过来,小声地说:“我刚才听我娘说,永郡王是宗室里较为得用的,你大姐姐是永郡王世子妃,向来贤良淑德,在外颇有贤名,她婆婆永郡王妃又和懿宁长公主交情甚笃,懿宁长公主多少都会给老夫人一些面子,并不一定是相中妍表姐呢。”

    霍妙吃惊地看着她,尔后想了想,觉得这话也不错。

    要是懿宁长公主真的相中霍妍,刚才就会给霍妍些面子,而不是对所有的姑娘一视同仁。

    这让她心里多少好受一些。

    **

    三个姑娘来到一处僻静的院子后,丹阳郡主许恬左右看了下,对霍妍说:“霍八,这地方我好像来过。”

    霍妍很想对她翻白眼,嘴里说道:“郡主自然来过的,当时你还在这里迷路了呢。”

    丹阳郡主小时候曾随祖母忠义侯夫人来靖安侯府吃喜酒,和霍妍是不打不相识,懿宁长公主说女儿和霍妍玩得好,其实也不是骗人的,小时候的丹阳郡主和霍妍那是真的玩得好。

    只是霍妍不喜欢丹阳郡主娇纵的脾气,不想像其他府里的姑娘一样围着她、奉承她,久而久之,这感情就淡下来了,近几年来,已经没有什么往来。

    “郡主有什么要和我说的?”霍妍也不兜圈子,直接问道。

    许恬犹豫了下,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转头看向霍姝,说道:“让霍七到外面,我不想让她听到。”

    霍妍这回真的翻了个白眼,这回她倒是没有坚持,对霍姝道:“七姐姐,抱歉将你带到这儿来,你先去萱雨轩,等会儿我再去找你。”

    与其留下霍姝在这儿尴尬,还不如先让她去萱雨轩。

    霍姝无所谓,先前不过是霍妍恳求她,才会答应陪她过来,现在不用面对丹阳郡主,她自然也乐得自在。

    虽然丹阳郡主是卫国公世子聂屹的妹妹,但霍姝却将他们分得极开,聂屹是聂屹,丹阳郡主是丹阳郡主,不能混为一谈。况且这兄妹俩连姓都不一样,没什么好在意的,她就算想要拱聂屹,也不会从丹阳郡主这儿下功夫,下了也是白费功夫。

    对了,今天聂屹也来了,不知道他在哪里。

    想到这里,霍姝没有回萱雨轩,而是脚步一转,就朝另一个地方而去。

    “小姐,你要去哪里?”艾草见她走的路越来越不对,忙问道。

    霍姝转头朝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艾草心里有些不安,而这种不安在看到她家姑娘竟然来到一处偏僻的院子,然后绕着墙转了会儿,就开始爬树时,一脸被雷劈的表情。

    霍姝无视丫鬟的神色,很利落地爬上一株靠着墙的香椿树,借着周围一堵假山掩住她的身形,然后踩在一条枝桠上,双手攀着院墙,往院墙外的花园里张望。

    很快,她的目光就落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